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2.第262章 围城打援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陈留城外,百万黄巾大军犹如惊涛骇浪般拍打着城墙,而且是一浪高过一浪,永无休止,这样的高强度攻击已经持续整整两天两夜了!

    两天的血战,守城将士伤亡无数,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而陈留太守张邈则接近于崩溃,他不是手提宝剑在城头督战,就是在太守府里拼命的磕头,祷告神明,祈求保佑?

    “求援的信使派出去没有?东郡的援军为什么还不来?”

    “回太守大人,前后已经派出去十一批信使了,可援军依旧迟迟未到,将士们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了!”一名浑身是血的校尉跪在张邈面前,苦战到现在将士们已到了极限,如果不是因为大家的妻儿老小都在陈留城内,估计守军早就崩溃了!

    “继续派人给我不停的催,告诉曹孟德,唇亡齿寒,如果陈留保不住,他的东郡一样得完蛋!”现在张邈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曹操身上了,东郡有三万精兵,还有‘鬼面萧郎’那样的绝世虎将,只要他们能来,陈留定可转危为安!

    黄巾军大阵中,张燕正在亲自指挥攻城,督战队手持明晃晃的大刀紧随其后,凡有临阵后退者,立斩不饶;自从进入兖州以来,他越发的无情了,每次攻城从不吝惜人命,有时候甚至是有意的让那些难民去送死!

    “大首领,城里又派人突围出去请援军了,咱们怎么办?”黄鼠一脸焦急的跑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他的独门兵器,一把奇形怪状的长形铲子!

    “老规矩,放信使出去,不得阻拦!”

    “为什么呀,大首领,东郡的援军若到,我们岂不是腹背受敌?”黄鼠一脸的疑惑,对于张燕的用兵之道越发的看不懂了,以前的张燕冲动简单,脾气比谁都暴,可自从经历过盘龙河那次生死磨难后,不但性情大变,用兵的本领也越发的诡异了!

    “呵呵,你懂什么,我就是要官军的援兵跑快点,最好能累他们个半死,管亥首领已经领着五万人马在半路上埋伏了,以逸待劳,必能大败官军援兵,到时候不光是陈留,连东郡也是我们的囊中之物!”

    “原来如此,大首领真是高明呀!”

    “高明?呵呵,只不过是跟人家学了点皮毛而已!”看着手中的三尖两刃刀,张燕不禁回想起了在小道观的那段经历,当初和萧逸等人一起习武,累了以后大家就凑在一起嬉戏,其中大家最喜欢的节目就是看萧逸的评书表演了。

    这个时代信息匮乏,在后世非常普遍的评书演义在他们听来那就是天书传奇,而且萧逸的口才不错,一段《大明英烈》说的绘声绘色,当然了,年代和人物都是做了改动的,可张燕依旧从中受益匪浅,尤其是许多经典大战的故事,更是让他从中领悟了不少用兵之道,包括现在用的这招--围城打援!

    评书,并不是讲故事那么简单,一个好的听客能从中学到很多有用的知识;从西汉开始就有说唱艺人存在,经过两千多年的发展和无数人的提炼,评书演义早已经是炉火纯青了,无论是故事情节,还是对人性的分析,以及对历史上许多经典大战的点评,无不入木三分,不客气的说,一部好的评书作品,那就是一部活灵活现的兵法呀?

    “不过,听说东郡曹操手下有一员虎将,人称‘鬼面萧郎’,神勇无比,不知管亥首领挡不挡的住啊?”说到这里,黄鼠不禁一脸的忧色,经过虎牢关一战,鬼面萧郎的大名早已经传遍天下九州,就是黄巾军中许多人也知道他的大名!

    “管亥?就是十个他,也比不上一个鬼面萧郎!”张燕回答的斩钉截铁,对萧逸的本领,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那可是他们的‘老大’!

    “那大首领还让管亥去埋伏,这不是白白去送死吗……”说到这里,黄鼠的声音嘎然而止,冷汗直接把身上的衣袍都给阴湿了,张燕的用意他大概已经明白了……

    管亥一向悍勇善战,又对大首领的位子虎视眈眈,已经严重威胁到了张燕的地位,如今派管亥领兵伏击援军,如果能成自然最好,如果不成,那就正好借官军的手把管亥除掉;如此一来,张燕就可以更好的控制住整个队伍,正所谓‘打死敌人除外乱,打死管亥除内患’,真是一箭双雕的好计策呀!

    只是有一点黄鼠死活想不明白,原本单纯如水的张燕怎么会变得如此阴险狡诈!这都是跟谁学的啊?

    ……………………………………………………………………………………………………………………………………………………………………………………

    兖州官道上,萧逸带领麾下五千玄甲军作为开路先锋,正在驰援陈留,按理说救兵如救火,玄甲军又都是清一色的骑兵,应该风驰电掣的急行军才是,可在萧逸的带领下,将士们磨磨蹭蹭,走三步退两步,行军速度比乌龟还慢;至于跟在后面的曹操也丝毫没有催促的意思,因为他走的比萧逸还慢呢!

    “报将军,前面有黄巾军挡住去路!”一名侦察游骑兵传来最新的军报,他们就是大军的耳目,随时侦察周围的一切动静!

    “有多少人马?在何处阻拦?道路是否已经被破坏”萧逸现在最怕的就是黄巾军占据一块险要,再把通往陈留的道路彻底破坏掉,玄甲军都是骑兵,对道路的要求比较高,如果对方拆毁桥梁,再把道路挖的坑坑洼洼就麻烦了!

    “至少五万黄巾贼寇,在大路上列阵阻拦,道路并未被破坏,看样子敌人似乎有恃无恐!”

    “呵呵!好,五万?”萧逸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五千玄甲铁骑,一比十,不是什么问题,“弟兄们,随我一起攻破敌军以后再吃午饭!”

    “诺!五千玄甲军将士无一怯阵,就像铁流一样,呐喊着滚滚向前,对萧逸他们有无限的信心,既然将军说打败敌人再吃午饭,那就肯定耽误不了大家的午饭,这就是必胜的信念!

    两军阵前,管亥手持一柄‘板门大刀’,正在来回驰骋,耀武扬威!

    他已经打听清楚了,官军的先锋部队不过才区区五千人而已,这点兵力还不够填牙缝的,他可是有整整五万人马,还都是黄巾军中的精锐,所以管亥干脆放弃了伏击的想法,而是摆开阵势,要光明正大的打一仗!

    此时萧逸却在摸着鼻子冷笑,黄巾军虽然人多势众,可惜军纪散漫,毫无阵势可言,纯粹是一群散兵游勇,这样的军队,一鼓可破!

    “来将通名,本‘渠帅’刀下不斩无名之辈!”与‘二首领’相比,管亥更喜欢称呼自己为‘渠帅’,这个职位还是当初‘天公将军’张角设置的,很有纪念意义!

    “不错,谢谢你!!看着凶神恶煞一般的管亥,萧逸满意的频频点头,真是难得的好材料呀,而且还是自己送上来的。

    “谢谢我?什么意思?”管亥一脸的诧异,对面的这个黑脸小子莫不是脑子有问题,两军交战,谢自己做什么,莫非他胆怯之下要求饶?

    “没错,就是要谢谢你,我的第二个骷髅盏有着落了!”说着萧逸一拉头盔上的‘蚩尤鬼面’,纵马直接杀出战阵!

    “来的好!”管亥一挥手中板门大刀对冲了过来!

    二马相对,凤翅鎏金镗和板门大刀在空中狠狠一碰,萧逸身形纹丝不动,管亥的战马却连退三步,一脸惊骇;就是在百万黄巾大军中,他管亥也是数一数二的猛将,没想到今天刚一交手就落了下风,好厉害的一员小将,好厉害的凤翅鎏金镗!

    “等等,凤翅鎏金镗?”管亥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再看看对方脸上的‘蚩尤鬼面’,鬓角上的冷汗顿时就渗了出来,“敢问,阁下可是人称‘鬼面萧郎’的吗?”

    “恭喜你,猜对,不过你没机会了!”萧逸目露杀机,手中凤翅鎏金镗更是舞的飞快,对方的头颅他要定了!

    “张燕,你个无耻狗贼,你害我!”管亥顿时破口大骂起来,早知道对方是大名鼎鼎的‘鬼面萧郎’,他肯定有多远躲多远,怎么会送死一样的选择上来单挑呢!

    可惜,为时已晚,本来就不是对手,再加上心中慌乱,管亥的刀法更加散乱了,战不五合,被萧逸一镗刺了个透心凉……;这还不算,萧逸一声狂吼,单臂用力,将管亥还在抽搐的身体直接从马背上挑了起来,而后就这样高举着凤翅鎏金镗,纵马在两军阵前驰骋起来……

    “吼!吼!吼!……”萧逸战马所到之处,数万黄巾军狂呼乱叫,人人肝胆俱碎,管亥在黄巾军中一向以勇猛出名,而今却像只小兔子一样被人挑在兵刃上示众,老天爷爷啊,那个带面具的家伙还是人吗?魔神啊!

    首领阵亡,黄巾军顿时军心大乱,数万败兵一声呐喊,抛弃手中的兵器纷纷四处奔逃,这就是流寇的本性,胜则一拥而上,败则一哄而散,让他们坚守阵地,做梦去吧!

    趁此机会,萧逸把手一挥,数千玄甲军排山倒海般的碾压过来,在黄巾军人群里纵横驰骋,铁蹄所过之处,人头滚滚,血如泉涌,死尸一片片的倒下……

    “传令,降者免死!”一勒马缰,萧逸手臂一挥,这才把管亥的死尸从凤翅鎏金镗上扔下来,第二个骷髅盏到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