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1.第261章 东进兖州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临淄城,太守府,如今这里成了黄巾军大首领张燕的驻地,至于以前的主人,他们的人头全挂在外面的旗杆上示众了,这就是所谓的杀官造反,自从三天前黄巾军攻入城内,整座城市就陷入了一场浩劫,杀戮,劫掠,****……

    饥饿的难民疯狂的抢劫着一切东西,无论是吃的还是用的,全不放过,一些流寇则四处搜罗女人,对他们这些没有未来的人而言,女人和美酒就是他们的一切!

    张燕一个人坐在大堂里,面沉如水,眼前的一切并不是他想要的,他原想高举‘天公将军’的大旗,杀尽所有的贪官污吏,杀出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温饱,处处和谐的清明世界,可如今,黄巾军带来的并不是天堂,而是活生生的地狱!

    经过三天的劫掠,一座原本繁华的城池彻底变成了废墟,那些失去家园的百姓为了活下去,只能选择加入到难民大潮中,于是黄巾军又多了好几万兵员……

    虽然感觉自己走错了路,可是事到如今,张燕也没法停手了,他必须带领这些难民继续走下去,为他们寻找食物,否则暴怒的难民们就会吃了他,生吞活剥!

    “大首领!”一脸猥琐的黄鼠从外面走了进来,当初盘龙河一场血战,整个马队全军覆没,只有他侥幸逃了出来,可谓是大难不死,如今他成了张燕手下的一名小头目。

    “外面怎么样了?”

    “能抢的都抢光了,能杀得也都杀完了,没有三五十年这里休想恢复元气!”黄鼠也是一脸的黯然,难民就是一群野兽,一旦冲进城就会肆无忌惮的烧杀抢掠,就是他们这些首领也制止不住!

    张燕苦笑着摇了摇头,对此他也无能为力,自己只是名义上的最高头领,实际上黄巾军内部早已分裂成无数的派系,他们各自为政,根本就不会服从张燕的调遣。

    至于这些人的来源也是五花八门,有以前张角时期残留的黄巾余孽,有从各处山头跑出来的山贼草寇,有浑水摸鱼的地方豪强,还有一些干脆就是以前的官军,在城池被黄巾军攻破后,他们摇身一变,干脆从贼了,这样复杂的人员结构,要想让他们齐心合力,真是比登天还难呀!

    “去召集所有头目,开会,商量下一步去哪,天气越来越寒冷了,我们必须找个过冬的地方!”明知不可为,可有些事情张燕却不得不做,谁叫他还是名义上的大首领呢!

    “诺!……”

    张燕原本是准备正午时分召开会议的,结果众头目就没一个准时的,包括那些自己直辖的手下,军纪涣散一直是他们最大的特色,陆陆续续,一直到黄昏时候才来了几十人,还都是睡眼朦胧的,许多人直接处在醉酒状态,是打着醉拳爬进来的,至于剩下的人,谁也不知道在临淄城的那个角落里醉生梦死呢!

    “诸位弟兄,今天把大家叫来,就是为了议一议,下一步咱们该向那里发展为好?”张燕是会议的发起者,自然由他来主持,寒冬已至,如果不找个粮草充足的地方驻扎,这个冬天恐怕不好熬呀!

    一提到粮草和过冬,众头目才算把神定下来,因为这关系到他们的生死存亡,临淄城虽然不错,但经过百万黄巾糟蹋下来,已经是残破不堪,估计也待不了几天了,那么下一步去那‘就食’就成了大问题!

    “有什么可想的,青州南边抢完了,咱们就一路向北杀过去就是,北海、平原都是数一数二的大郡,足够弟兄们吃些日子的!”说话的人叫管亥,原也是黄巾军余孽出身,手中一口板门大刀,骁勇善战,因此做了黄巾军中第二把角椅!

    不过张燕和管亥一向是面和心不和,原因也很简单,张燕不满对方的桀骜不驯,管亥则不满张燕‘天公小将军’的称号,有人的地方就有竞争,哪怕是贼窝;大家都是黄巾余孽出身,凭什么你是正统,对‘天公将军’这个大贼头的位置,管亥也想挣一挣的!

    “对,去北边,北海郡可是好地方,富得流油,那个太守孔融还是个书呆子,连刀都拿不动,估计咱们大军还没到,那小子就得吓尿了,吃完北海咱们还可以去冀州,那里的钱粮多的据说够用十年……”一群和管亥走的比较近的头目顿时狂呼乱叫的支持起来。

    “向北?恐怕是死路一条吧?如果有人想去那边送死,我不反对!”张燕轻蔑的一笑,这些头目大都是有勇无谋的莽夫,脑子里除了钱粮、女人,就装不下别的了;自己怎么就跟这些人混在一起了?

    “张首领什么意思?”管亥脸色阴沉,自己的建议被否决,这让他很不高兴。

    “什么意思?青州北部今年大旱,许多郡县都是颗粒无收,你想让弟兄们去哪里吃沙子吗?”张燕几乎是在狂吼了,对这些莽夫讲道理没用,就看谁的嗓门高了,“再说冀州,确实钱粮丰广,可大家别忘了,如今的冀州牧可是袁绍,此人‘四世三公’出身,手下文臣武将极多,连公孙赞的‘白马义从’都在他手里吃了大亏,就咱们那些手里拿着木棍的部众,去了不是白白送死吗?”

    “大首领说的对,北边去不得,去了就是送死呀!”张燕也有自己的支持者,顿时齐齐喊叫起来!

    “那我们去哪?北边去不得,东边是大海,剩下的不是南下徐州,就是东进兖州了!”

    “大家听我说!”张燕拍了半天桌子,终于让与会的人安静下来,“徐州被陶谦老儿经营的铁通一般,境内又太平无事,想要在那里打一块地盘过冬,恐怕没那么容易,在说南下徐州就必须得过丹阳,那里自古就是出精兵的地方,民风彪悍,咱们就是碰个头破血流估计也打不过去,所以为今之计最好的办法就是东进兖州!”

    一提到‘丹阳精兵’,众人立刻安静下来,尤其是像管亥这样参加过当年起义的人,脸上冷汗都流出来了,就是再无知的人,听到‘丹阳精兵’这四个字也会头皮发炸,那可是用一场场血战打出来的威名。

    当年‘天公将军’张角举事,也曾经带领十几万部众南下徐州,结果就是在丹阳城下碰到了硬骨头,当时与黄巾军对阵的只有万余丹阳兵,可就是这一万多人,硬是在野战中把十几万黄巾军杀的阵阵倒退,一路上死伤无数,最后不得不狼狈不堪的退出徐州境内。

    丹阳精兵之所以如此骁勇善战,和他们的成长环境有很大关系,丹阳郡大部分都是山区,耕地稀少,人们只能以打猎为生,恶劣的自然环境养成了当地彪悍的民风,打起仗来悍不畏死,因为自幼就生活在大山里,丹阳精兵人人都是翻山越岭的好手,堪称是最好的山地兵,陶谦一个文弱老儿,之所以能坐稳徐州牧的宝座,就是因为他广施仁政,结好丹阳当地百姓,得到了他们的拥护。

    去徐州和那群疯子一样的‘丹阳精兵’拼命,傻子也不干呀!

    “好,都听大首领的!”对张燕的建议,众人纷纷点头称是,就连管亥也不再争辩了,事关生死,东进确实是眼下最好的选择了!

    “传令下去,再修整两日,两日后全军开拔南下?”

    “南下?不是东进吗?”

    “对,先南下,到徐州边界上走一遭,吓唬陶谦老儿一下,同时也让兖州的官兵放松警惕,然后咱们再突然回兵向东,出其不意,横扫兖州各郡!”张燕一脸的阴笑,声东击西,这些鬼主意还是当初他在小道观里跟某人学来的,现在终于用上了!

    “大首领英明!”众人齐齐抱拳称是。

    初平元年,冬十二月,百万黄巾南下徐州,刺史陶谦急忙全境戒严,正在大家准备看着黄巾军肆虐徐州时,大首领张燕突然统兵东进兖州,一举包围了兖州重镇陈留,日夜攻打不休,陈留太守张邈抵挡不住,向东郡太守曹操求援,鸿翎信使一日三报,万分紧急!

    ……………………………………………………………………………………………………………………………………………………………………

    东郡太守府,曹操大聚文武,商讨救援陈留的事情,结果手下众人壁垒森严的分成了两派意见,救?不救!

    谋士荀彧的态度很分明,不救,不是不想,而是无能为了,黄巾军有百万之众,而曹操手下呢?人马总共不足三万,这点力量去和人家硬碰,就跟把一把盐扔进大海里一样,瞬间就会被溶解掉,到时候陈留救不下来,连东郡都得陪进去;所以当务之急是赶快在陈留布防,征调民夫,加高城池,积草屯粮,准备打一场旷日持久的保卫战!

    荀彧的意见得到了绝大多数将领的赞成,认为这是目前来说最为稳妥的办法!

    主位上曹操一言未发,只是不停的摸着胡须,似乎在权衡什么,至于众文武中只有两个人没有表态,在这种情况下,不表态就是反对的意思,一个是正在喝酒的郭嘉,另一个是正在逗小狗的萧逸!

    郭嘉和萧逸,一文一武,曹操最为倚重的两个心腹,不过这两个家伙也真是够奇葩的,也就是曹操有这个心胸和气度能容忍,换了旁人,不是一怒之下杀了他们,就是被他们活活气死!

    会议一开始,郭嘉就在不停的喝酒,他前几天去玄甲军大营里转了一圈,结果把萧逸刚刚酿好的虎骨酒顺跑了大半缸,这还幸亏胖刘发现的早,否则就一点也剩不下了;没办法,玄甲军大营虽然防守的密不透风,可有两个人却能来去自由,一个是曹操,另一个就是郭嘉!

    其实这也是萧逸有意为之,郭嘉什么都好,就是身体太虚弱了,典型的病秧子,可这家伙最讨厌的偏偏就是医生,宁可自己练金丹,吃朱砂,也不肯喝汤药;因为怕这家伙像历史上那样英年早逝,所以萧逸就想尽办法给他准备了一些补血养气的药酒,这个东西不用劝,他自己就会全灌下去。

    只是看郭嘉喝酒的那个疯狂劲,萧逸真怕他流鼻血,虚不受补可也是个麻烦!

    至于萧逸,刚一坐下就看到了在曹操脚下徘徊的小黑狗,只是微微打了个手势,小家伙就不得不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围在他脚下一个劲的转悠,装出一副“你怎么才来,人家好想跟你玩的架势!”

    小黑狗也没办法,对萧逸它打不过,又逃不走,曹操也不给它撑腰,被收拾了几次之后,无奈之下它只好摆出一副很乖的样子,希望少受点虐待,被弹小丁丁,真的很疼呀!

    “奉孝你怎么说?”沉默了一会,曹操开始点将了。

    “回主公!百万黄巾流寇,既是大敌,也是大机遇!郭嘉收起自己的酒葫芦,难得一脸正经的说道,“这些人原本都是安分守己的百姓,无奈之下才被流寇裹挟,若能将他们收为己用,就可以让主公的力量得到长足的发展,大家忘了当初汉光武帝是怎么起家的吗?”

    郭嘉的话顿时在人群中引起一片讨论声,身为大汉臣民,汉光武帝刘秀的发家史谁不知道呀,当初刘秀在河北也只是个小势力而已,后来在镇压‘铜马’农民军的过程中,他受降了几十万的流寇,对这些人刘秀既不杀,也不罚,而是全部收为己用,这让他的力量一飞冲天,迅速崛起为当时最大的一股势力,以至于对手们都称他为‘铜马帝’,讽刺他是农民军的头子,可不管怎么讥讽,刘秀就是以那几十万降兵为资本,短短几年时间就横扫天下,开创了光武中兴的局面!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啊!郭嘉这是在劝曹操做第二个刘秀!

    “萧郎,你呢?”曹操把目标又转到萧逸这里。

    “末将以为唇亡齿寒,陈留不保,东郡难道就守的住?”萧逸和郭嘉的想法不谋而合,只不过他更侧重于军事方面;黄巾贼人数虽多,但号令不一,指挥起来更是漏洞百出,以前之所以屡屡被他们得手,就是因为官军一味的死守,躲在城里被人家团团围困,不死才怪!

    所以我们决不能坐以待毙,应该把人马全开出去,机动作战,一旦展开大规模的野战,人多反而成了累赘,容易自相踩踏,到时候我们集中全力攻其一点,一点既破,全线就会崩溃!三万破百万,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呵呵!所有人里只有两个主战,没关系,现在加上我曹孟德就是三个了!”曹操从主位上站起,拔出腰间宝剑目视众人,“明日一早,大军倾巢出动,直指陈留,剿灭黄巾贼寇!”

    “诺!……”家有千口,主事一人,既然曹操做出了最后的决定,众人就只能全力以赴的支持了!

    三万对百万,豁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