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0.第260章 孤儿小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小静是个孤儿,几个月大时,被村民从山沟里捡回来的,当时村民们都很惊奇,因为他们居住的这个地方叫野狼岭,顾名思义,是个狼群经常出没的地方,在这里,每晚人们都能听到狼王啸月的嚎叫声!

    可一个被扔到山沟里的婴儿却没被野狼吃掉,这简直就是奇迹,据说在捡到的时候,婴儿的嘴角上还有奶水的痕迹,而人们还在附近发现了野狼的足迹和毛发,于是所有人都惊呼,这是一个吃狼奶长大的孩子!

    在一片忐忑不安中,小静被带回了村里,但谁也不敢收下这个被狼奶乳大的孩子,最后还是一对无儿无女的老夫妇收养了她,因为从来不哭也不闹,每天都安安静静的一个人玩耍,所以取名小静!

    八岁那样,一场瘟疫袭来,老夫妇先后去世,小静又成了孤儿,于是八岁的孩子开始独自挑起生活的重担,靠着家里留下的一把锋利的柴刀,她每天上山砍柴,下河摸鱼,抓捕山间的小兽,摘取野外的蜂巢……,一切为了活下去!

    也许真是小时候吃过狼奶的原因,小静表现出惊人的野外生活天赋,无论是最高的树,还是最陡峭的悬崖,哪怕是那些采药人都上不去的险峰,在她脚下却如履平地,野外的花草她能一一分辨药性,山中野兽的足迹难逃她的法眼,十岁那年她就成为了一名出色的山客,山客,就是靠山吃山的人,村里所有的孩子视她为偶像,而大人们则把她看成是妖狼转世,充满了畏惧,就这样,在崇拜和畏惧的目光中,小静慢慢长到了十二岁……

    按照汉朝的年龄,十二岁就是半大的孩子了,如果没有意外发生,再过几年也许小静就该嫁人了,汉制,女子十五岁及笄,算是彻底成年,可以生儿育女,没错,小静是个女娃!

    可惜,命运注定了这个吃狼奶长大的孩子不会平凡的度过一生,在小静十二岁生日那天(就是她被捡回来的纪念日),黄巾军乱兵来了,杀人,放火,并抢光了村里所有的东西,裹挟走了所有的百姓!

    为了活下去,小静成了难民中的一员,跟着大队人马一起,像蝗虫一样吃光了周围所有的郡县,最后来到了临淄城下!

    “招募攻城死士了,想吃麦饼的都过来,一个死士发两个麦饼啦!”

    食物的香气吸引了小静的注意,自从被裹挟出来,她与十几个孩子就聚在了一起,他们或者父母被杀,或者与亲人离散,都成了没人管的孤儿,为了在这个乱世里生存下去,孩子们不得不组成一个个小团体,共同对抗外面的危险,他们除了严重缺乏食物外,最大的危险就是很多人把他们视为食物,偷吃小孩,已经是难民营里心照不宣的事情了!

    压迫与反抗并存,猎食者有时候也会成为猎物,一天夜里,当小静用手中的柴刀砍杀了一个来孤儿群里抢孩子的无赖后,她就成了所有孩子的大姐大,从小就是孤儿的她为一下子拥有这么多的亲人而高兴,可要养活这些孩子也是个难题,在黄巾军里,孩子是没有食物配给的,好在小静有极其丰富的野外生活常识,她带着这些孩子挖草根,拔树皮,打飞鸟,抓野兽,收集一切可以吃的东西,即使如此,很多孩子还是因为饥饿而死去,在乱世中,活命都是一种奢望!

    “老大,不好了,小龟饿的快不行了!”一个面黄肌瘦的孩子跑到小静面前,同样的脚步虚浮,因为天气逐渐寒冷,想从野外弄到食物已经越来越困难,连野菜都挖不到了。

    小龟是孤儿中的一员,因为浑身瘦的没几两肉,四肢细小,肚子就显的很大,活像一只乌龟,所以大家都叫他小龟,因为饥饿,他已经浑身浮肿,奄奄一息!

    看了看身后十几个同样开始出现浮肿的胖头娃娃,小静知道,再没有食物,大家撑不了多久了,人长期饥饿的话不是变瘦,而是变得虚胖,这就是浮肿,身体就像充了气一样鼓起来,看起来很发福,可用手指轻轻一按,就会出现一个深坑,很长时间也恢复不了,等有一天连浮肿都消下去时,人的大限也就到了!

    “看好弟弟妹妹们,不要被人给抓走,我去弄点吃的回来!”小静嘱咐好几个稍大的孩子后,向正在招攻城募死士的黄巾军小头目走去,到了现在只能用自己这条命拼一下了,成功,就带食物回来,失败了,那自己这个做老大的就先走一步,也省得亲眼看着身边的孩子们一个个饿死!

    “拿着,拿着,快吃,吃饱了就准备去攻城!”头裹黄巾的太平道小头目开始给报名的人分发麦饼,对许多人而言,这可能就是这辈子吃到的最后一顿饭了,所以每个人都在狼吞虎咽,死,也要做个饱死鬼!

    “我当死士!”紧握手中的柴刀,小静上前报名了!

    “你?小奶娃,老子是在招募死士,不是给人看孩子!”正在招人的小头目仔细看了看眼前的小娃,为了方便在难民营初入,小静一直都是男孩子装扮,一身破烂的皮袄,双脚赤膊,上面满是污泥和老茧,这是常年在山野中奔跑留下的痕迹,头发用一根麻绳束缚着,小脸乌七八糟,除了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中透着些灵气,小静和难民营里的其他男孩子没什么区别!

    “我不怕死!”因为幼年孤僻的生活,小静说话从来都是那么简短,说着反手一挥手中的柴刀,竟然开始割自己的肩膀,慢慢的割,锋利的刀刃过处,鲜血立刻就流了下来,可她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不怕死的人未必不怕痛,可不怕痛的人一般来说都不怕死,因为死容易,痛却难忍,所以多少英雄好汉在临死前所求得就是一个痛快,别受罪!

    “好,有种!就是你了!”小头目终于动容了,这么小的孩子却如此狠辣,真是从未见过,对别人狠不算什么,对自己狠才是真的狠;而且他从小静的眼神中看到一股狼才有的凶狠劲,这个孩子不简单呀,说着从竹筐里拿出两个麦饼递过去,想了想,又拿出一个,“小子,你值这个价码!”

    小静飞快的吃掉一个麦饼,现在她需要补充体力,否则那么高的城池是爬不上去的,至于另外两个,被她收在怀里,准备带回去给那些小孩们,如果没有这点食物,今晚估计又会饿死好几个孩子!

    很快数千名攻城死士被推到了临淄城下,这些全是亡命之徒,虽然手中的武器并不精良,盔甲更是一件也没有,但散发出的无边杀气却让城头守军都阵阵心悸,常年征战的老兵都知道,战场上最可怕的不是装备精良的锐兵,恰恰就是这些悍不畏死的死兵,一人拼命,十人难挡啊!

    “擂鼓!死士冲击!”张燕一声令下,几十面战鼓同时擂起,这就是出击的信号,数千名死士顿时疯狂的嚎叫起来,许多人都脱了个赤膊,几人一组,抬着简易的木梯,向临淄城头猛冲过去,身后的督战队立刻跟上,今天这些人不是冲上城头,就是战死沙场,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小静因为身材矮小,没法抬梯子,所以她只好跟在一组人后面,像头灵巧的小猫一样躲闪箭雨,同时向前猛冲;好不容易冲到城墙下,磨盘大的石头就扑天盖地的砸了下来,由于人群过于密集,几乎每一块都能砸出一道血胡同,城墙上的守卫者大部分都是本地的土兵,他们深深地知道,一旦让这上百万的难民冲进临淄会有什么后果,为了保护妻儿老小,他们也必须拼命!

    “杀,冲上去!”虽然死伤惨重,但死士们无一后退,反正后退也是死,一人倒下,十人跟上,就这样数千亡命之徒顶着铺面而来的箭雨,踏着同伴的尸体,无视敌人的刀剑,硬是用血肉突上了城头,随即展开了更加血腥的肉搏战……

    小静虽然身小力弱,却很灵活,她没像其他人那样爬梯子攻城,而是仗着自己从小在山涯上练出的本领,一边躲避弓箭,一边扣着城墙上的凸起攀缘而上,就像一头小猴子,很快就爬到女墙边!

    刚一露头,一名守军大汉手持明晃晃的环首刀劈头就是一刀,吓的小静急忙一缩脖子,险险的避了过去,随后一手扣住城墙,翻身而上,柴刀毫不犹豫的向对方的脖子劈去,对方没想到蹦上来的竟然是个孩子,微微一愣神,柴刀就劈在了脖子上,鲜血四溅,人头滚落,谁说孩子就不能杀人的!

    与此同时,其余各处城墙也纷纷被死士们突破,血腥的肉搏战开始了,死尸翻滚,人头落地,不时有攻城死士抱着守军从城头一跃而下,同时摔个粉身碎骨,在这样亡命的攻击下,守军终于崩溃了……

    小静不知道自己到底杀了几个,反正身上已经全被鲜血染红了,后腰上还挨了一刀,幸亏自己身材瘦小,否则这一下就能把她拦腰砍断,可人力总有用尽的时候,更何况是一个连饱饭都很久没吃到的孩子,当她踉跄着步伐一头栽倒在死人堆上时,小静知道,自己完了!

    “死了也好,死了就不会再有寂寞,不会再有饥饿,下辈子希望能拥有父母亲人……”

    “轰!……”冲进去,杀进去!”正在小静闭目等死的时候,城外的乱兵突然发出震天的呼喊声,城门倒塌,临淄城陷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