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9.第259章 黄巾再现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大汉,初平二年,冬十一月,天下发生了几件大事!

    第一,虎鸠-吕布抱得美人归的好梦破灭了,貂蝉被太师董卓所霸占,父子二人之间开始产生裂痕!

    第二,孙策被荆州牧刘表兵锋所逼,立足不住,无奈之下只好把母亲和几个弟弟妹妹寄居在曲阿,自己则收拾父亲留下的残部,暂时投奔到淮南袁术麾下!

    第三,青州黄巾军造反了!

    黄巾军一直是大汉王朝的噩梦,人们清楚的记得,当初太平道首领张角自称‘天公将军’,张宝称‘地公将军’,张梁称‘人公将军’,兄弟三人喊出了‘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的口号,一夜之间,信徒百姓从其反着四五十万,遍布大汉东南各州,起义军所到之处攻破城池,杀戮官吏,兵锋直指京师洛阳,天下震动!

    万般无奈之下,汉灵帝放权给各地州牧,自行招兵防备,在统治阶级和地方豪强的配合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黄巾军镇压下去,但经过这次动乱,大汉王朝一蹶不振,变得奄奄一息;可以说就是这场规模浩大的黄巾起义动摇了汉王朝的统治根基,‘黄巾军’三个字已经成为天下人心中的梦魇!

    掌握朝廷大权的董卓惊惧!

    正在忙着争夺城池,割据一方的诸侯们同样惊惧!

    天下士族门阀更是惊惧!

    原因很简单,诸侯争霸也好,王朝更迭也罢,无非就是龙椅上换一个人,或者换一个姓氏而已,皇帝还是皇帝,士族依然受到重用,属于换汤不换药,要农民起义是不同的,他们是要重建一个王朝,重建一个新秩序,做个形象的比喻,诸侯争霸就是大家在一个锅里抢饺子,无论最后谁抢到,饺子终究还是在锅里,可黄金起义却是一板砖把锅都砸了,谁也吃不成!

    所以当初‘黄巾起义’的时候,士族门阀们才会那么卖力的帮助朝廷镇压,要钱出钱,要人出人,为的就是守护住自己的利益,如今几年过去了,没想到黄巾军竟然死灰复燃,再次在青州南部起事,并迅速做大,短短一个月间,连破济南、乐安、东莱诸郡,就像滚雪球一样,当黄巾军来到青州治所临淄城下时,已达百万之众!

    “杀!……”黄巾军将临淄城团团围困后,发起猛烈进攻,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三天来,百万黄巾军不眠不休,就像海浪一样,日夜冲击着临淄城!

    放眼望去,目光所到之处,全是密密麻麻的人群,这些人表情木讷,衣衫褴褛,与其说是军队,还不如说是一群难民更为妥当;除了少数头裹黄巾的人手里还有件像样的兵刃,其余人手里的武器真是五花八门,菜刀、锄头、镰刀、木棒……

    其实黄巾军中许多人在几天以前还是本本分分的农民,可黄巾军起义后,实行的是裹挟政策,没到一处必定烧毁屋舍,抢光所有能吃的食物,带有一切家畜,有时候连树叶都跟你撸光,将一切能够赖以生存的设施全部破坏,于是那些无家可归的百姓为了不被饿死,只好跟着黄巾军一起,去下一个城池劫掠,就这样百姓变成了流寇,他们就像一群群的蝗虫,所到之处横扫一切,吃完一地,再换一地,直到吃无可吃,或者被剿灭为止!

    临淄城东门外,黄巾军大阵中,立着一杆高达数丈的杏黄色大旗,上书五个大字,‘天公小将军’,旗下一匹黑鬃战马,马背上端坐一员大将,此人二十七八岁的年纪,却生的一张娃娃脸,头顶青铜盔,身披镔铁甲,手持一把三尖两刃刀,威风凛凛,他就是黄巾军的大首领--张燕!

    没错,就是那个被萧逸几人从河边捡回来的倒霉鬼张燕,当初从塞外贩马回来,张燕的商队在盘龙河被‘紫木公子’带人血洗,随从全部被杀,张燕带伤跳河逃生,后来在小道观里修养数月才恢复元气,怀着难以熄灭的仇恨之火,最后张燕不告而别,去闯荡属于自己的人生路了!

    几年时间,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机遇,张燕回到青州后,四处联络黄巾军残部,并接过了张角的大旗,以太平道正统自居,自称‘天公小将军’,积极谋划起事,不过此时的天下已经没有了黄巾军立足之地,正当张燕无限苦恼时,老天爷帮了他一把,诸侯们开始讨伐董卓了!

    十八路诸侯讨董,声势浩大,天下震动,人们只看到关东联军将士所向披靡,一路打到了洛阳城下,逼迫董卓迁都洛阳,以躲避兵锋,却不知道在这成功的背后付出了多么惨重的代价!

    自古以来打仗就是在拼钱粮,三十诸侯联军将士,每天人吃马喂,再加上运输途中损耗的,以及兵器、盔甲之类的补充,消耗的粮草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大到足以拖垮一个国家!

    粮草这个东西,天上不掉,求神不来,只能从普通老百姓嘴里抢,不但如此,百姓们还要出壮丁,出牛车,千里迢迢的从后方把粮草运过去,一路上累死、累伤的不计其数,但出于对大汉王朝的忠诚,关东百姓还是咬牙坚持着,从无怨言,可惜,诸侯讨董半途而废,大失天下民心所望,而后老百姓还没喘上口气来,诸侯争霸又开始了,继续的征兵,拉壮丁,征粮草……,无止无休!

    战火的蹂躏把老百姓一步步逼到了死亡线上,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当人们实在没有活路可走时,他们就只有铤而走险了;趁此时机,张燕等人振臂一呼,再次打出了黄巾军的旗号,轻而易举就拉起了几十万人的队伍,一月之间,横扫青州各地!

    临淄为青州治所,城高池深,易守难攻,再加上里面兵源充足,郡兵的武器装备也算精良,黄巾军连攻三天都没能拿下,这不,刚才一波冲上城头的难民又被压了回来,除了白白死掉上千条性命,什么也没得到!

    “督战队上,再有后退一步者,斩!”张燕一声令下,从身边涌出数百身披战甲,头裹黄巾的士卒,这些人都是真正的太平道信徒,也是黄巾军中的骨干力量,所以张燕用最好的武器把他们装备起来,平时作战根本舍不得消耗,而是作为督战队使用!

    “回去,后退者死!”数百柄鬼头大刀齐齐挥动,顿时杀了个人头滚滚,溃退的难民在死亡的威胁下终于止住了脚步,开始重新整理队形,预备着下一次冲锋!

    “其余各门攻势如何?”

    “回大首领,临淄守军拼死抵抗,其余各军的渠帅也是久攻不克,这几天下来已经折损了好几万人马了,弟兄们已经疲惫,是不是休整几日再行攻城?”

    “不行,继续抽调人手,擂鼓攻城,今天,不死不休!”张燕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再耗下去,不说官府的援军随时可能到来,就是自己军中的粮草也支撑不了多久,黄巾军没有固定的粮草补给,全靠一路劫掠,可上百万的乱民,每日消耗巨大,就是再多的粮草也不够吃呀,所以他们每到一地最多能待上五天,五天以后,别说是粮食,就是草根、树皮也能吃个干净,真是寸草不留啊!

    “把食物抬出来,给我招募死士,今天就是用死尸堆,也要给我攻破临淄城!”挥动手中的三尖两刃刀,张燕瞪着一双通红的眼睛,下达了最后的绝杀命令!

    很快,一筐筐的食物被抬了出来,说是食物,其实也就是些粗粮做的饼子而已,里面还掺杂了大量的野菜,沙子,可就是这样的食物,也足以让众多难民垂涎三尺了,多久没吃到正经粮食了,许多人吃野菜都吃的眼睛发绿,可随着冬天的到来,就是野菜都很难挖到了,食物,就是人命啊!

    黄巾军实行的是配给制度的,那些能上战场的强壮战兵,每天能分到两个饼子,勉强吃个半饱,那些还算有些力气的男人,则是一天一个饼子,打仗时他们就是最好的炮灰,负责背土搬砖,挡箭雨,至于随军裹挟而来的妇女和儿童是没有口粮的,只能自己挖取野菜为食,在黄巾军众头领眼中,那些人除了吃什么也做不了,所以饿死也是活该!

    这就是乱世,人命不如狗,粮食就是这里的硬通货,一个饼子就能换几条人命,或者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所以那些妇女要想活命就必须有个身强力壮的丈夫做依靠,如果没有,那就卖弄风情赶快找一个,否则等待她们的只能是饿死的命运!

    饿死,世上还有比这更残酷的死法吗?

    至于难民中的孩子们,不是被饿死,就是失踪了,没错是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至于他们去了那里,只要看看每晚难民营的大锅里煮的肉汤就知道了,野兽饿急了会吃掉同类,人也一样!

    “招募攻城的死士啦,一人两个饼子,大家快来呀!”难民营里,一些黄巾军小头目抬着饼子开始卖力的喊起来,顺便还可以看看有没有长得不错的大姑娘、小媳妇,只需要一个饼子,今晚就有人给暖床了……

    “轰!”听到有食物,人群开始疯狂的汇聚过来,一些还算强壮的男人纷纷报名参加,所谓攻城死士,就是一些亡命之徒,这份任务基本上就是十死无生,但在食物的诱惑下,依旧有大量的灾民前来报名,与其在这里满满的饿死,还不如拼死一搏,至少还能做个饱死鬼,还有一些男人,为了给自己的妻儿弄一口吃的,也拿起简陋的武器,站到了死士队伍里,

    “我报名!……”

    “我去!”

    “我也去!”

    用自己的性命给妻儿换一顿饱饭,在乱世里,这是男人们所能做到的最后一件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