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7.第257章 连环计(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十月,秋高气爽,草黄马肥,正是狩猎出游的好时候,长安城里的文武百官、士族大户,纷纷套上车马,带着家眷、奴仆,去长安北面的龙首原游玩;虽说如今国事艰难,但再艰难也饿不到这些公卿大臣,所以一天不死要吃,两天不死要穿,三天不死,就必须得玩,这就是贵族的生活!

    吕布也带着自己的亲兵侍卫来狩猎了,习惯了战场厮杀的武将都有一种综合症,一天听不到号角声就浑身难受,三天不动兵刃就会吃不下饭,甚至有些比较极端的,几天不杀人就会发疯,这些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每天必须闻着鲜血的芳香才能入睡,而实在没人可杀时,就只好去打猎了!

    吕布如此,萧逸也同样如此,战争除了毁灭生灵,还扭曲人性!

    前几天才下过一场大雨,所以龙首原上的小路比较泥泞,再加上出游的车马众多,想要策马驰骋几乎是不可能的,但赤兔马是个列外,它可以肆无忌惮的奔跑,沿途的所有车辆、马匹纷纷为它让路,原因很简单,人们畏惧赤兔马的主人!

    吕布是天下第一勇将,是太师董卓的义子,是朝廷册封的‘铁戟温侯’,方天画戟所到之处,鬼神尚且辟易,何况是这些被压的大气都不敢喘的朝中文武!

    但万事都有例外,正当吕布春风得意,策马驰骋时,一辆漂亮的官车拦住了去路,两匹枣红色的骏马驾辕,大红色的车棚上装饰有美丽的牡丹花纹,就像一团锦簇般耀眼,其余各处也是镶金嵌银,奢侈无比;一看就是出自大富大贵之家,远远看去,就像是送新娘出嫁的喜车一样!

    就是不知道车中所坐之人,是否配得上这样的装饰!

    不过这辆官车似乎遇到了些小麻烦,一侧的车轮陷入了泥坑里,任由车夫如何用抽打马匹,就是死活冲不出去,看样子已经陷了好一会了……

    马到近前,吕布本想从边上绕过去了事,赤兔马神骏无比,跋山涉水如履平地,小小的泥坑还困不住它;可就在此时,车窗一挑,一张倾城倾国的俏脸突然露了出来,与策马而过的吕布正好打了个对脸,一瞬间,吕布如遭雷击,几乎是本能一带缰绳,赤兔马前蹄高高抬起,仰天嘶鸣不止!

    能让英雄止步不前的,唯有绝色美人而已!

    能把英雄送进地狱的,还是唯有绝色美人而已!

    身为董卓的义子,西凉军中头号悍将,吕布并不缺女人,无论是部下抢来孝敬给他的民间女子,还是从皇宫里弄出来的后妃佳丽,他都品尝过,可车中的女子却让他心动不已,青丝飘摆,面如粉玉,一张樱桃小口中似乎含着无限风情;这根本就不是凡间女子该有的姿色,那一颦一笑,动人心魄,月中嫦娥下凡了!

    “车轮不小心陷了,拦住将军的去路,奴家不是有意的!”声音清脆,车上的女子小脸微红,一副柔弱无助的模样,任何男人看了都会心疼的要死;那个男人能忍心让她伤心落泪啊?

    “无妨!无妨!有意的才好!”吕布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只觉的心里一麻,整个人都要飘起来的感觉,“姑娘端坐好,我祝你一臂之力!”

    女人的微笑就是男人的动力,吕布翻身下马来到车前看了看,然后一手抬住车轮,一手推动车身,双臂运起神力,顿时把陷入泥泞中的车轮给抬了出来,又向前走了几步,这才轻轻的放下车身,动作温柔至极,生怕颠到了车上的佳人!

    “污了将军的战袍,请将军拿去擦拭一下吧!”吕布又是搬车轮,又是趟泥潭,身上溅了一身的泥点,车上的女子露出一副不安的神色,随后玉腕伸出窗外,递上一副丝巾!

    洁白的,还带着淡淡的女儿香,应该是贴身存放那种!

    “没事的,小姐一路走好!”吕布傻傻的接过丝巾,又看着官车远去,久久的回不过神来,他感觉自己魂魄已经被那个女子给带走了,“这个女子必唯我所有,如果是个姑娘就娶回来,如果是位妇人,那就抢回来,总之,谁敢阻我,我就杀谁!”

    发情的雄兽是可怕的,发情的男人则更可怕,为了争夺心仪的对象,他们不惜血流成河!

    “多谢将军对小女的援手之恩,老夫有礼了!”正在吕布发呆的时候,一匹脱毛的老马,驮着同样老迈的司徒王允慢慢走了过来。

    “原来是司徒老大人,车中坐的莫非是您府上的小姐?”吕布再狂也不敢对王允无礼,从汉桓帝时期王允就入朝为官,历经灵帝,少帝,献帝……,是名副其实的四朝元老,就是董卓见了都得对他礼让三分!

    “没错,正是小女貂蝉!今天秋高气爽,老夫欲带小女出来游猎一番,只可惜老夫老迈无能,到现在还是空空如也,让小女好生失望!”说着王允一指自己的马鞍,上面果然一件猎物也没有!

    “呵呵,原来哪位姑娘喜欢狩猎,也对,这个年纪的女娃,本就是最佩服英雄好汉的时候!”吕布突然觉得自己找到接近姑娘的办法了,打猎,不正是他所擅长的吗!

    “司徒大人乃是国之重臣,这跑马打猎的粗鄙之事怎敢劳烦您老人家!”吕布看了看王允的老胳膊老腿,又看了看那匹同样快掉牙的老马,这样的组合能追到猎物才怪,当然了话说的必须客气一点,这可是自己未来的岳父大人呀,“请司徒公在前面选一高坡处暂歇,中午时分,布自会把猎物双手奉上!”

    “如此多谢将军了,老夫备下美酒,专等将军中午一同进餐!”

    “哈哈!司徒大人敬候佳音吧!”

    吕布取出弓箭,一催坐下赤兔马,直奔龙首原的荒野而去,这里草木丰茂,禽兽众多,凭他的本领,射杀几只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到时候把猎物送给佳人,搏取一笑,再一起愉快的吃个午饭,多好的机遇啊,如果错过了,老天爷也不会答应的。

    怀着一颗艳遇的心,吕布开始了自己的杀戮之旅!

    …………………………………………………………………………………………………………………………………………………………………………………………

    司徒王允命人在一处坡地上铺下地毯,支起挡风的帷幔,然后一边饮酒,一边静等自己的猎物上门,今天他也是来打猎的,所不同的是,勇者猎兽,智者猎--人!

    正午时分刚到,吕布就带着几名手下亲卫,抬着大量的猎物跑来了,獐、狍、野鹿,个个肥硕,而且均是一箭毙命,论起骑射本领,吕布自认是天下第一!

    不过请注意,所谓天下第一,并不是天下无敌,因为还有一个同样骑射无双的萧逸存在。

    ‘鬼面萧郎’面前,谁也不敢自称无敌!

    “快将小姐请出来,谢过吕将军赠送猎物之恩!”看到吕布的眼睛四处乱瞄,王允手捋胡须会意的一笑,心里却在暗暗骂道,“果然是贪花好色之徒,不过越如此越好,不好色怎么能忘命呢!”

    貂蝉在侍女的搀扶下从车中走了出来,莲步轻抬,婀娜多姿的身材让吕布大饱眼福,口水都快把脚面淋湿了!

    “孩儿快来见过吕布将军,你不是一向钦佩马上英雄吗?这可是当世第一的英雄豪杰啊!”

    “不敢,不敢?司徒大人夸奖了!”吕布口中谦虚,胸脯却拔得更高了,不得不说,吕布的人样子确实不错,身材高大,虎背狼腰,面部轮廓棱角分明,虽然不是什么美男子,但阳刚之气十足;只是那双色咪咪的眼睛让整体形象打了个折扣!

    “多谢将军厚赐,将军神勇盖世,名不虚传!”貂蝉摆出一副乖巧的模样坐在司徒王允身边,不时的为二人把盏,每次与吕布的目光接触,都会做出一副娇羞的模样,可她真正的心思却早就魂飞天外了!

    身为一个正常的妙龄女子,貂蝉也不止一次的幻想过自己的未来夫婿,也许是自幼习武的原因,貂蝉的梦中情人必须是英武非凡,胆略过人的大英雄,当然了,如果能够有一点纯朴、幽默就更好了,如果再通晓音律,能和她琴瑟和谐共奏一曲那就是完美了!

    曾经有一个身影走进过她的心房,可惜,‘貂蝉有意,萧郎无情’,每当想起那张小黑脸,貂蝉就伤心欲绝,好无情的男人,连自己这样的花容月貌的打动不了他吗?

    真不知道到底什么样的女人才能征服他!

    征服鬼面萧郎,估计是所有女子的最大梦想,和最高成就吧!

    无论以前的梦境有多美好,终究是水中捞月,自从司徒王允双膝跪倒在她面前,说出那条计策,并把汉家的存亡大事托付给自己时,貂蝉就知道,自己梦想破灭了!

    自己的心给了一个男人,身体却要给另外一个男人,这样的痛苦,只有女人才会知道!

    痛不欲生啊!

    酒席上,司徒王允舌灿莲花,不停的吹嘘着吕布的神勇,直吹的是天下无双,古今第一,顺便也捧了董卓几句,当然了,功劳还是要归在吕布身上,简单一句话,董太师能有今日的功业全靠了吕布;得奉先者得天下啊!

    “不知吕布将军最近忙些什么,若得空,可到寒舍一聚,你我同殿为臣,理应多多亲近才是啊!”

    “布乃太师麾下一将,安敢与司徒大人并称!近日奉太师之命,即将前往西凉挑选一些马匹,届时必当选几匹好的,送到司徒府上!”

    “呵呵,将军之才,天下无双,且前程远大呀,今日虽为一将,日后自当统帅天下兵马,老夫所敬非将军之爵位,而是将军之才略也!”司徒王允不愧是四朝元老,见多识广,就是奉承起人来也是润物无声,堪称拍马屁的最高境界了,一番话语把吕布拍的忘乎所以!

    酒到半酣,司徒王允突然半开玩笑的手指貂蝉说道,“此女素爱英雄,曾言非天下英雄不嫁,如今观天下英雄者非将军莫属,我欲把小女嫁给将军为妾,还肯纳否?”

    听到这话,貂蝉顿时一脸娇羞的模样,顿了顿小脚,扭着小蛮腰飞似的跑回车里去了,临走还不望给吕布飞了个媚眼,水汪汪的,真把人的魂都给勾走了!

    “司徒此言果真?”吕布顿时从席位上坐了起来,双眼通红,就像一条恶狗突然看到快肥牛肉,谁敢和它抢,保准就咬谁!

    “呵呵,老夫四朝元老岂会诓骗将军!惟愿将军日后善待小女,老夫将来也有依靠矣!”司徒王允很喜欢吕布现在的神态,越疯狂越好,越凶悍越好,一只为了护食连主人都咬的疯狗才是他所需要的。

    要杀董卓,非吕布莫属!

    “如此多谢老大人!”吕布躬身一礼,心中更是欢喜无限,今天真是像在做梦一样,美梦啊!

    “事到如今,你唤老夫什么?”司徒王允似笑非笑的装出一副温怒的样子,又指了指躲在车上偷听的貂蝉。

    “哦!岳父大人在上,小婿有礼了!”

    “呵呵,贤婿快快请起,最近你有公务在身,正好老夫也需要一点时日准备嫁妆、礼仪,等贤婿从西凉挑选战马回来,老夫再择一良辰,为你们二人完婚!”

    “一切全凭岳父大人做主!”吕布虽然恨不得现在就把美人抱走,好好疼爱一番,但王允说的也在理,司徒嫁女岂能草率行事,再者挑选战马乃军中大事,耽误不得,反正等待几日也无妨,司徒公准备的嫁妆必然丰厚无比,到时候自己财色兼收,岂不妙哉!

    当天吕布喝的酩酊大醉,兴尽而归,第二天一早就怀揣美梦飞马奔向西凉公务去了!

    吕布前脚一走,司徒王允对着西凉方向冷笑良久,随后亲笔下了一张请帖--请太师董卓晚间来府中赴宴--司徒王允拜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