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5.第255章 虎痴也来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公孙赞和袁绍停战了?”东郡-太守府,曹操正和一帮文臣武将商讨刚刚收到的军报,界河一战,公孙赞的精锐部队死伤惨重,再也无心恋战,连夜撤回幽州,舔爪子,养伤口去了,袁绍同样损失不小,还折了大将鞠义,所以也没追赶,而是专心消化刚得到不久的冀州,积聚实力!

    大堂中所有人都在沉思,幽州、冀州两大集团停战会有什么影响,以后的发展走向又如何?到底谁会吃掉谁?

    曹操的军政会议相当自由,没有各种礼仪的约束,也没有上下尊卑的限制,只要心中有想法,哪怕是个参加会议的小校都可以畅所欲言,大家可以窃窃私语,可以公开讨论,也可以偷偷的递纸条,甚至可以像菜市场里那样,讨价还价,比谁的嗓门高!

    要想打胜仗,就必须讲真话,战争来不得半点虚假,而要想听到真话就必须得言论自由,曹操为了创造这种气氛,自己以身作则,

    第一,不穿正式的礼服,常服,铠甲,猎装,哪怕穿睡衣来都可以。

    第二,坐姿随意,人只有身体放松才能精神放松,所以在曹操的会议上,横躺竖卧都可以,只要你能想出好主意,就是拿大顶都没人管你!

    第三,可以带宠物出席,比如曹操就带着他养的那条小黑狗!

    经过这段时间的驯养,小黑狗明显长大了一圈,同时也更加凶猛了,加上有曹操的恩宠,顿时变得目中无狗起来,每日在府邸里四处游荡,见人就叫,遇人就咬,凶的厉害,因为它身份特殊,所以大家也不敢把它怎么样,结果这小家伙越加的猖狂起来,今天竟然对几名谋士汪汪起来,个子虽然不大,但气势吓人呀!

    当然了,它也不是谁都敢惹,对萧逸它就怕的要死,每次见到都立刻夹着尾巴逃跑,如果实在跑不掉,也会摇头摆尾,恭顺的很,一副我不咬人,我是哈巴狗的模样!

    究其原因,上次小黑狗在府里四处立威时,正好被萧逸遇到,前世就是一位爱狗人士的他立刻如获至宝,一把掐住小黑狗的脖子,抱在怀里好好玩弄起来,揪耳朵,捏鼻子,提尾巴……,然后摆出各种可爱的造型,玩的不亦乐乎,最后甚至还恶作剧似的用手指弹了小黑狗的丁丁;小黑狗虽然极力挣扎,又怎么逃得出萧逸的手心,被虐了个够,一直玩到曹操派人崔他去开会,这才恋恋不舍的放开!

    血的教训哇,从此以后只要有萧逸在场,小黑狗肯定乖乖的往曹操袍子底下一钻,死活也不肯出来,对它幼小的心灵来说,外边那个‘黑脸恶魔’实在太恐怖了,我不是对手,还是等长大以后再报仇吧……

    “看似是个平手,实际上公孙赞败了!”郭嘉喜欢一边喝酒,一边思考问题,据说这有助于启发他的灵感,“这一仗看起来是两败俱伤,但冀州地广人多,钱粮富足,袁绍可以迅速的恢复实力,而且还会发展壮大,再看公孙赞的幽州,地处北疆,人烟稀少,又有游牧部落不时来袭击,很难恢复战争的创伤,再加上这次大战,他的白马义从死伤无数,动摇了基本,日后恐怕再也无力与袁绍抗衡了!”

    “萧郎,你又怎么看?”曹操频频点头,对郭嘉的论述很是满意,不过他还想听听萧逸的意见,关于军事上的!

    “公孙赞完蛋了”!萧逸的回答更直接,也更决断,“白马义从是幽州军团的灵魂,一向号称天下无敌;这次界河一战算是被打断了脊梁骨,无敌的神话一破灭,军心士气也就再难恢复,而且公孙赞此人也不是心性坚韧之辈,胜则骄傲,败则气馁,经过一败,以后他恐怕再无胆量与袁军在野外决战,战马的铁蹄一旦奔腾不起来,离灭亡还能有多远?

    公孙瓒日后早晚会被敌军重重围困而死,天下诸侯争霸,此人可以除名了!”

    “奉孝,无愁具是高见!”曹操拍手称快,同时在心里暗暗把公孙赞的名字划去了,这个人已经够不成威胁了,“诸位,那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做?”

    “下一步主公应该继续招贤纳士,扩充实力,再发求贤令!”荀彧起身,恭敬的回答到,他是士族子弟出身,对礼仪举止非常看重,所以众人中就是他和荀攸总是规规矩矩的,跟放荡不羁的郭嘉正好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

    一个把士族的烙印时刻戴在身上,另一个则用放纵的形式藐视权贵,这就是士族和寒门的不同,他们可以成为好友,可以共事,但永远也不会有想同的价值观和人生观!

    而萧逸则跟他们又不相同,既不多礼,也不随意,而是独树一帜,时刻保持着军人的铁血本色,甲胄在身,剑不离手!

    他们三个也代表了现在曹操麾下的三种不同势力,军方,士族,寒门,鼎足而立,在短时间内这种结构是比较稳定的,还能互相弥补各自的不足,但长久下去,就很难说了!

    “好,有了几位先生为榜样,相信这次的‘求贤令’一定会大获成功!”说着曹操一脸自信的看了看脚下那只小黑狗,嗯,是长大了不少,也更凶悍了!

    ………………………………………………………………………………………………………………………………………………………………………………

    不论出身,唯才是举!

    果然,当曹操再一次贴出求贤令时,再也没人敢用嘲笑的眼光看待了,荀彧,荀攸,程昱,郭嘉四大谋士的加入,就是最好的广告牌子,顿时兖州各地都纷纷震动起来!

    如今天下大乱,无论是士族门阀,还是寒门子弟,想要出来做一番功业的大有人在,人们之所以一直徘徊观望,是因为有两件事他们一直无法确定下来:

    第一,曹操是不是真的求贤若渴,万一他只是装装样子,想弄一身漂亮的羽毛而已,到时候自己千山万水的去投奔了,结果被人家好吃好喝,猪一样的养起来怎么办?

    这种事情古来有之,战国四大公子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圈养数千门客,可真正用到的又有几个?大部分最后还不是混吃等死了,这也是统治者消除隐患的一种办法,与其放你出去闹事,不如花点钱粮养起来,就当是养猪!

    还有就是大家对曹操的前途并不是十分看好,投明主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混个从龙功臣,荣华富贵,封妻荫子,这就像买股票一样,得买个潜力股,要是买错了,那就鸡飞蛋打了,如今诸侯争霸,龙蛇起陆,谁也不知道拿顶王冠最后会花落哪家,所以这时候的人们普遍选择了观望!

    投奔有风险,站队须谨慎啊!

    荀彧、郭嘉等人的到来无疑把这些问题全解决了,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连四大谋士都投奔的人那还差的了?这就像买股票一样,四位股票大师都把自己的全部身家压在一支潜力股上,那些散户还不立刻跟风,一时间来应者如云,不但是寒门子弟,就是士族门阀也不在少数!

    不过与寒门子弟全身投靠不同,士族门阀往往会把赌注分散在几个不同的目标身上,每一个有机会胜出的诸侯身边,都派上几个自家的子弟,这样一来不论谁胜谁败,都可以确保自家的传承不会断绝,这就是士族门阀能传承千年的秘诀所在!

    最典型的就是后来的诸葛三兄弟,大哥诸葛瑾在东吴,二弟诸葛亮在西蜀,老三诸葛钧在北魏,最后无论谁一统天下,胜利的都会是诸葛家族,其中三味,让人深思啊!

    人才大量的收获,武备也不能放松,曹操在东郡城外特设武科场,招募各地前来投军的勇士,而负责选拔的考官就是萧逸!

    如果说荀彧等人是文士们的榜样,那么萧逸如今就是武士们的楷模,因为他的崛起实在是太富有传奇性了;从默默无闻的山村少年,到世人皆知的绝世名将,萧逸用自己的奋斗历程,证明了一个草根少年是如何在这个乱世里崛起的,十八岁的鹰扬将军,自古以来能有几个?

    人们都清楚的记得,大汉朝原来也有过一个十八岁的少年将军,他的名字叫--霍去病!

    “好!好!好!……”东郡城外,武科场,萧逸大马金刀的坐在观看席上,看着那些前来应募的武士们参加各种选拔,骑射,兵刃,体力……,各种项目进行的是如火如荼,叫好的呐喊声更是此起彼伏!

    凡是来报名参军的,萧逸一律录用,而且还会根据你的专长分配兵种:

    骑射好的可以做游骑兵!

    兵刃耍的好的可以做破阵死士!

    体力好的可以做盾兵,或者去扛辎重,押运粮草!

    如果这些你都不行,没关系,还可以去烧火做饭,火头兵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兵种,吃的好不好,这可是直接关系到军队战斗力的;在萧逸看来,没有无用之人,只看你是不是把他安排在一个合适的岗位上了。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那是一份自信,也是一种境界!

    “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啊?”一番选拔过后,最后站在萧逸面前的获胜者,是一名二十七八岁的青年人,弓马娴熟,长的也算相貌堂堂,就是略微有些胆怯,站在萧逸面前双腿直打哆嗦,估计是被‘绝世杀神’的名声吓得;心理素质有些不过关啊!

    “在下于禁,参见萧将军!”青年人根本不敢直视萧逸的眼睛,单膝下跪行了一礼!

    “于禁?你是于禁!”听到这个名字,萧逸心中不由一惊,未来曹操手下的‘五子良将’之一,以治军严谨,临危不乱而闻名,可惜就是欠缺了点血性,最后落了个兵败投降的污点,没能杀身成仁;但不可否认,这是一个颇能带兵打仗的家伙,这样的人,用还是不用阿?

    “不好了,禀报将军,外面有人和典韦校尉打起来了?”正在萧逸犹豫不决时,一名亲兵撒腿如飞的跑了过来。

    “什么?和典韦打架?谁这么不要命!找死也不是这么个死法吧,”听到消息,萧逸的第一反应就是有人在找死,“快说,对方伤势如何?死了没有?”

    “回将军,对方没有受伤,如今二人还在搏斗,根本就没人能分得开他们!”

    “擦!……能和典韦互搏良久,不分胜负,这是绝世猛将啊!”萧逸撒腿向外飞奔,这样的人才,他必须收为己用,“快去,把凤翅镏金镗给我抬来,本将军要去劝架!”

    “诺!”亲兵看了看已经跑远的萧逸,又看了看挂在兵器架子上的凤翅镏金镗,他觉得自家将军一点也不像是去劝架的,而是去打架的!

    武科场外,人群已经围成了一个大大的圆圈,里面典韦挥动一双大铁戟,正和一名手持长刀的壮汉拼斗,只见刀光闪闪,戟风威威,兵器的碰撞声不绝于耳,二人已经酣斗了数十个回合,依旧不分胜负,周围反而响起一片的叫好声,就连那些原本负责维持秩序的士兵也都跑了过来,看的如痴如醉,这样的比武,难得一见啊!

    “劳驾,你知道那个用刀的汉子是谁?他们又为什么打起来吗?”萧逸仗着自己有一身的蛮力,硬挤进了人群,连忙向一名在观看的亲兵打听起来。

    “小子,不知道了吧,听我给你说说吧;这个汉子是来投军的,据说名叫许褚,是谯县人,真是一身好武艺啊!”那名亲兵正看得入神,根本没发现站在身后的是萧逸,言语自然毫不客气,头也没回的继续说道,“那个许褚来了以后不按规矩排队,还四处询问怎么才能当上将军,结果恼怒了正在巡视的典韦校尉,双方就打起来了!”

    “想当将军,好呀,让我试试他的本领!”萧逸一手提镗,一只手轻松地拨开亲兵,迈步冲了进去。

    “你怎么插队……”被拨开的士兵顿时大怒,他也是费了好大力气才抢到这个最佳观看位置,可等他看清冲进去的是萧逸时,顿时吓得目瞪口呆,“自己刚才竟然叫萧将军……小子?嘎-嘎!”

    典韦此时正在和许褚比拼力气,二人的兵刃紧紧架在一起,双脚紧踏地面,各自使出全身的力气,试图压倒对方,那气势就像两头牤牛在顶架,一般人还真分不开他们!

    “呵呵!我来了!”萧逸先是一声大喊,给场中的二人提个醒,随即施展神力,挥动手中的凤翅镏金镗向二人的兵刃狠狠砸去……

    “轰!”的一声巨响,三件兵刃在空中相碰,就像打了个焦雷一般,巨大的力道将三个人震的同时后退,步伐散乱不堪,但不管怎么说,终于把这两头牤牛给拉开了!

    “想当将军吗?……嘿嘿!打败我就可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