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4.第254章 白马银枪赵子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界河北岸,长枪如林,军阵如铁,为了这次决战,公孙赞所部三万大军倾巢出动,幽州兵团因为地位北疆,常年与游牧民族征战,所以军中骑兵的比例非常高,几乎占到了三分之一左右,其中最为精锐的就是中军位置的那三千‘白马义从’,这些人都是从燕赵一带招募来的勇士,人人弓马娴熟,盔甲、兵刃等装备更是冠绝诸军,是公孙赞麾下的王牌主力,也是幽州军团的灵魂所在!

    大阵正中帅旗下,公孙赞白甲红袍,一脸的得意,他的军团常年在北疆征战,战斗经验极其丰富,再反观袁绍的军队,虽然人数略多一些,但基本以步兵为主,而且没经历过多少大的战事,当初讨伐董卓之战,全靠萧逸的玄甲军冲在最前面,与袁绍没多大关系,所以这一战,公孙赞势在必得!

    帅旗一旁,刘备也在驻马观阵,这次冀州、幽州两大集团碰撞,虽然自身力量弱小,但出于朋友义气,同时也为了积极参加到诸侯争霸中,他还是带着关、张二人,以及麾下一千多人马前来助战!

    与幽州兵马整齐列阵不同,袁绍的军阵却处处透着古怪,袁军并没有把兵力全部放在南岸,而且一分为二,分出至少一万多人越过了界河,在北岸背水结阵,就连袁绍的中军帅旗也越过界桥,来到了北岸阵前,不知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我观袁军阵势古怪,唯恐其中有诈,兄长还须小心为上!”刘备虽然不精于军略,却洞悉人心,那袁绍毕竟当过诸侯盟主,岂会是平凡之辈,更何况他麾下谋士田丰、沮授等人,个个足智多谋,如此布阵,必有深意!

    “呵呵,玄德多虑了,袁绍世家纨绔出身,懂得什么兵法战略,如果他隔河对峙,我还顾忌他几分,没想到这个蠢货竟然越过界河,这是想学韩信的故事,准备背水一战吗?”公孙赞晃着手中的马鞭,一脸傲气的指点着军阵。

    “可惜,他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当年‘兵仙’韩信背水一战,那是彻底断绝后路,置之死地而后生,这才一战以攻破赵军二十万众,再看那袁绍,学的不伦不类,不但将兵马一分为二,首尾难以呼应,河上的界桥也没拆毁,留下了退路,一旦开战,士兵们只会夺路逃生,谁会给他死战,今天咱们赢定了!”

    “请公孙将军阵前答话!”袁军阵前门旗一开,袁绍一身金甲锦袍,立马阵前。

    “袁本初,你个无耻小人,背弃前盟,今天不分我一半冀州之地,休想罢兵!”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公孙赞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当初本来说好的,两家同时出兵夹击韩馥,平分冀州,结果袁绍使诈,打着救援的旗号兵不血刃就得了冀州,而自己呢,损兵折将不说,一寸土地也没弄到,白白辛苦一场!

    “天下城池,有德者居之,那韩馥心甘情愿让冀州与我,与汝有什么干系,想要土地城池,自己凭本事来取就是!”袁绍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只要能得到城池,做一次小人又何妨,不信看看青史,哪有正人君子得天下的,刘邦、项羽就是最好的例证!

    小人稳坐金銮殿,英雄自刎乌江畔,这就是现实!

    “气死我也!传令,擂鼓进军,给我踏平冀州!”统军之人大都性子刚烈,公孙赞就得加个‘更’字,既然谈不拢,那就刀口上分胜负吧!

    “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天可鉴,白马为证……”随着三声呐喊,数千‘白马义从’率先发动了进攻,铁蹄践踏大地,钢刀闪闪发光,就像一朵白色的巨浪向袁军猛力拍打而去,所到之处,一切皆为齑粉……

    袁军自然是拼死抵抗,但在无险可守的平原上,又如何能挡住骑兵的冲击,只是几个冲锋,袁军大阵就被冲的七零八落,袁绍见势不好,掉头直接逃过界桥,连帅旗都不要了,落荒而逃……,

    大军无主,立刻全线奔溃,溃兵纷纷夺路逃生,可界桥只有一座,容不下多少人通过,一时间溃军自相踩踏,落水淹死者无数!

    “全军压上,追击!”看到袁军败退,公孙赞大喜过望,一带马头,就准备亲自带队压上去。

    “兄长还须小心呀,河对岸局势尚且不清,为防伏兵,还是先派一小队人马过去试探下为好!”刘备再次出言劝阻,这场胜利来的太容易了,容易到让他心生不安的地步,堂堂的盟主袁绍,怎么会败的这么快?

    “玄德过于谨慎了,袁绍已逃,帅旗已倒,此时不追,更待何时,再说就算他有些埋伏又有何惧?我麾下‘白马义从’,铁蹄所致,天下无敌!”

    在公孙赞的坚持下,追击开始了,幽州的骑兵部队波浪般冲过界桥,用手中的马刀大力劈砍那些四散奔逃的袁军,杀的不亦乐乎,但同时,因为界桥附近地势狭窄,原本四处纵横的骑兵不免渐渐的聚在了一起,马蹄再也奔腾不起来了……

    界河南岸,刚才还狼狈逃窜的袁绍此时一脸的镇静,在几名谋士的簇拥下登上一座小山,正死死的顶着界桥上的幽州骑兵,眼睛中满是猎物落网的兴奋色,苍天保佑,计谋终于得逞了。为了对付公孙赞的‘白马义从’,袁绍和几位心腹谋士策划了许久,骑兵的厉害就在于强大的冲击力和机动性,如果在平原上交锋,就是十倍的兵力也很难困住他们,所以田丰等人献策,用一部兵力做诱饵,列阵于北岸,引公孙赞的骑兵上钩,界桥一带地势狭窄,骑兵根本施展不开,正好可以一举歼灭!

    现在他们在等一个最佳的出击时机,不能早更不能晚,必须在对方的骑兵刚刚过河,阵势混乱,又没有全部展开的时候,早了,敌人会被吓回去,晚了,对方大队骑兵展开,那就谁也抵挡不住了!

    “再过来一点,再过来一点……”每一名幽州骑兵冲过界桥,袁绍等人的心脏就会剧烈跳动一下,很快,白马义从大半冲过了界桥,队形也变得一塌糊涂,公孙赞拼命的呐喊,抽打,试图迅速把队形整理好,骑兵冲锋必须有严整的队形,一窝蜂似的乱冲,只会自相踩踏!

    “吹号!全军出击!”袁绍终于忍受不住那种巨大的压力,提前下达了出击的命令。

    “主公,不可呀,敌军尚未全部过河,此时出击,为时尚早啊!”田丰在旁一把拉住了袁绍的袖子,为了引诱公孙瓒上钩,他们花了多少心血,还牺牲了许多士兵,现在仓促出击,效果肯定会大打折扣的。

    “不等了,连公孙赞都过来了,只要擒拿住他,就算大功告成!传令鞠义,‘先登营’出击!”袁绍一把甩开田丰,现在他的眼里只有胜利,而且迫切的厉害!

    每个诸侯手中都有一支王牌军队,就像公孙瓒的‘白马义从’,萧逸的‘玄甲铁骑’,袁绍的精锐兵马叫做先登营,取‘先登死士,有我无敌’之意,而先登营的首领就是大将鞠义!

    鞠义领着数千‘先登死士’就埋伏在河南岸,他也是个善于用兵之人,为了避免被敌军发现,鞠义特意下令挖了几道壕沟,以隐蔽身影,看着公孙赞的骑兵不断涌入包围圈,他也是兴奋异常,打破‘白马义从’天下无敌的神话,无数将军的梦想,而这个梦想马上就要在他的手里实现了!

    “呜呜!……”听到出击的号角响起,正在壕沟里密切注意敌情的鞠义就是一惊,现在敌军还没有完全落入口袋中,此时出击,恐怕为时过早了吧,但军令难违,号角已经吹响,不打不行了。

    “先登死士,有我无敌!杀……”懊恼的拍了下脑门,鞠义还是从壕沟里一跃而出,带领麾下将士冲了上去,他们手中拿的并不是长枪大刀,而是对付骑兵的另一种利器,弩箭!

    一声令下,乱箭如雨,那些乱糟糟的幽州骑兵顿时遭到灭顶之灾,人马聚的太密集,马蹄绊着马蹄,后背贴着后背,根本就无处躲闪,先登营的士兵甚至根本就不用瞄准,只要箭射过去,基本上例无虚发!

    与此同时,颜良、文丑也指挥着两个步军大阵,以长枪、大戟开路,排山倒海般的压了过来,在三支军队的压迫下,幽州骑兵无处可逃,不是被乱箭射杀,就是被赶进了界河中,淹死者不计其数,公孙赞在一众亲兵的保护下,死战得脱,狼狈不堪的逃回了北岸,至于麾下的骑兵,则完全任人屠杀……

    全军溃败,眼看就要生死立判之时,从乱军中突然冲出一骑,白马银枪,威风凛凛,逆着逃窜的人群,迎着漫天飞来的箭雨,直奔‘先登营’大旗下的鞠义而来。

    冲出来的正是赵云,眼下局势万分危机,要想凭一己之力扭转败局几乎是不可能的,万分焦急中,他突然想起了萧逸当初用过的‘掏心战术’,当初在深山里被群狼围困,大家险些葬身狼口,关键时刻是萧逸单人匹马突围而出,在百步外一箭射杀了白狼王,大家这才转危为安!

    今天这一幕和当初何其相似,所以赵云决定也来次斩首行动,而目标就是鞠义,只要杀了他,就能给敌军造成混乱,从而给幽州兵马争取到重整队形的时间;于是战场上就出现了神奇的一幕,所有幽州兵马都在逃命,只有赵云一人逆水行舟,迎着满天的箭雨反冲了过来!

    “呵呵,没想到公孙赞麾下还有如此血勇之人,可惜,可惜了,本将军就亲自送他上路吧!”看到一人一骑突然向自己冲来,鞠义先是一惊,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因为赵云穿的是一件普通小校的衣服,连公孙瓒都败逃了,你一个最低级的小校难道还能扭转乾坤不成?

    鞠义挥动手中大刀,拍马直出,准备亲手斩杀对方!

    二人一照面,赵云二话不说,手中亮银枪如同毒蛇出洞一般,直刺对方心脏,另一边鞠义毫不在乎,反手用刀杆一磕,准备把对方的兵器磕出去,再挥刀斩杀!

    刀枪刚一相碰,鞠义顿时大惊失色,对面这员白袍小将不但神力惊人,枪头更是如舞梨花,一抖就是七八个枪尖,让他根本分不清那个是真,那个是假?……鞠义茫然了,赵云的长枪可丝毫没有犹豫,前心进,后背出,直接给刺了个透心凉,随后枪杆一挑,鞠义的死尸栽倒马下,死不瞑目!

    一枪刺杀鞠义,赵云毫不停顿,反手抽出腰间宝剑,跃马上前,一剑将‘先登营’的大旗砍断!

    大将鞠义阵亡,大旗又倒,失去指挥的‘先登死士’顿时乱做一团,阵脚动荡,再也无法形成合围之势,界桥周围的‘白马义从’残部趁机终于退了回去,没有全军覆灭在这!

    赵云杀散乱兵,一人立马桥头,现在最关键的就是争取时间,幽州兵马都是久经沙场的,现在溃败下去只是一时的慌乱,只要能重整队形,就能回军再战,到时候胜负还未可知呀!

    河南岸,鞠义阵亡后,大将文丑迅速接过了指挥权,调动人马再次杀了过来……,面对汹涌而来的大军,赵云单枪匹马傲立桥头,到了这一步,只有拼命了!

    “我乃常山赵子龙是也,谁敢与我决一死战?谁敢?”

    看到赵云匹马单枪傲立桥头,蜂拥而来的袁军士兵顿时吓得停住了脚步,任由军官们叫骂、驱赶,就是缓步不前,一枪刺杀大将鞠义的存在,谁不害怕?

    赵云一人,尽夺敌军之胆!

    “义士休慌,刘玄德前来助你!”关键时刻,刘备带着关、张二将,和本部千余人马赶到了,因为刘备生性谨慎,没有和公孙赞一起过河,所以本部人马丝毫无损,这时正好冲上来封堵界桥缺口!

    “杀!一步不退,挡住他们!”刘备人马虽少,但好在界桥地势狭窄,袁军施展不开,又有关、张、赵、这样的猛将在,双方一场血战,只杀的死尸推挤如山,却谁也奈何不了谁……,最后只好各自收兵回营!

    当天夜里,公孙瓒因为兵败之耻,借酒浇愁,酩酊大醉,至于在关键时刻拯救了全局的赵云,更是被他忘到阴山背后去了……

    “哦?公孙瓒没有犒赏哪位白袍勇士?呵呵!很好,这是苍天增壮士与我啊!”同样是当天夜里,刘备带着酒肉悄然来到赵云营中,亲切慰问,一番畅谈,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