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2.第252章 虎将典韦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番畅谈之后,曹操大喜过望,这是得了四位王佐之才呀,当下曹操决定请四人一起返回东郡,再详细的谋划一下未来发展的大略方针,人才对于曹操,就像一件精美的乐器落入了音乐家的手中,他迫不及待的要用它弹奏出最美妙的乐章!

    荀彧四人自然无不答应,学会文武艺,卖与帝王家,这是当时人们普遍的价值观,谋士们满腹的治国韬略,如今终于有机会一展胸中所学,正是他们期待已久的,岂会放过。

    再者,曹操知人善任,雄才大略,又是求贤若渴,正是他们这些谋士所迫切期待的明主呀!

    回东郡自然可以,但山上的围猎却不是一时半会能结束的,数万大军不能没有统帅之人,曹操很干脆,直接从怀里掏出一枚虎符给了萧逸,“军旅之事,无愁可自决之!”

    这就是曹操的用人风格,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知道什么事该自己亲力亲为,比如招募四位谋士,制定大略方针,也知道什么时候该大胆当权,比如把统兵大权交给萧逸!

    曹操走了,带着新收的四位谋士,还抬走了那头巨熊,以及小斌手里的熊掌,说是要做一顿全熊宴,款待谋士们来投,‘清蒸熊掌,红焖熊筋,爆炒熊心,……’

    “全熊宴?我也想吃呀!”看着自己的猎物被一帮人兴高采烈的抬跑了,萧逸真是欲哭无泪,估计自己在军营里藏的好酒也会被他们祸祸不少,尤其是郭嘉,绝对会连喝带拿,最后能给自己剩个空酒缸就不错了……,

    “无所谓了,这片山林如此广阔,有了熊大,就必然会有熊二,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只要绝影宝雕弓在手,熊掌一定还会再有的!”萧逸自我安慰了一番,而后拍马上山,开始指挥围猎大局。

    号角长鸣,旌旗招展!在萧逸的指挥下,曹营众将步步为营,开始逐渐缩小围猎的圈子,山中无数的飞禽走兽被驱赶到了一起,生存空间不断缩小,慌乱中野兽们互相踩踏,往日的捕食者和被捕食者,此时肩并肩的聚在一起,等着灭顶之灾的到来!

    在人类面前,任何野兽都只是盘菜而已,唯一的区别就是,有的菜好吃,有的不好吃,仅此而已,这就是吃货民族的骄傲!

    大自然法则中,弱者死,强者生,一些比较彪悍的豺狼虎豹开始咆哮着突围了,试图从围猎圈里冲出一条生路,萧逸又岂会让这些野兽如愿,下令用弓箭射杀,并进一步压缩范围,收网的时机就快到了……

    “吼!吼!……”随着一阵震天的狂吼,一头斑斓猛虎突然从包围网里窜了出来,直奔萧逸的帅旗方向而来,看来这头山林霸主也准备逃命了,可惜,它似乎选错了突围方向。

    “呵呵,没有老熊,老虎也不错,正好缺少虎骨泡酒呢,没想到自己就送上门来了!”这么好的材料萧逸岂能轻易错过,当下拉开宝雕弓准备射杀!

    猛虎一路咆哮不断,看样子似乎有些不太对,完全没有山林之王该有的霸气,反而是低着头,耷拉着耳朵,夹着尾巴狂奔,活像一条丧家之犬,看那意思,仿佛背后有什么更厉害的猛兽在追杀它一样?

    怪了,山里还有什么猛兽比老虎更加凶猛吗?就算是遇到巨熊,二者也不过是伯仲之间,谁也吃不了谁的,难道说这里出了山魈精怪不成?

    来不及多想,猛虎已经冲到进前,萧逸手中弓弦一振,一支狼牙箭毒蛇般飞出,趁着猛虎摇头咆哮的一刹那,射进它的左眼,随即又从右眼穿过,猛虎悲惨的咆哮一声,蹬了蹬腿,顿时毙命……,对眼穿,好猎手最喜欢用的一种方式,为的就是得到一张完好无损的兽皮!

    “好!好!将军神勇,伏熊射虎!”萧逸一箭成功,身边的亲军侍卫们顿时齐声喝彩,论起武艺、骑射,萧逸绝对是数万曹军中的第一人,是无数士兵心目中的偶像!

    正当士兵们准备上前收取战利品时,只见一道黑影突然从山上飞奔而下,途中所有草木齐刷刷的开始晃动,一些小野兽更是惊吓的四散飞奔,就像遇到山中霸主出巡一般,这种威势就是先前那头巨熊也无法比拟,看来这片山林里最厉害的家伙就要出来了,真不知道是何等猛兽,竟有如此煞气!

    “碰!”的一声,黑影瞬间就到了近前,将几名前去准备抬虎的士兵给硬生生撞飞了出去;众人急忙定睛观看,原来是一名身高九尺,膀阔十围的大汉,此人身上没有什么衣物,只是胡乱的裹了张兽皮,头发乱糟糟的,用一根皮绳系在脑后,浑身肌肉隆起,青筋凸显,端是彪悍无比,与其说这家伙是人,真不如说是金刚转世一般!

    尤其是他手中提的一对短戟,竟然有鹅卵粗细,用纯铁精钢打制而成,晃动间反射出幽幽寒光,看分量至少也有七八十斤重,在武将的兵刃里绝对算是重量级的了!

    “大胆军人,安敢抢我的猎物!”壮汉看到被射杀的猛虎,又看了看持弓的萧逸,顿时大怒,在这附近的山里,从来都是他欺负别人,无论多么强悍的野兽见了他也得绕道走,没想到今天竟然有人敢抢他的猎物,真是吞了熊心豹子胆!

    “逐虎过涧,好厉害的大家伙!”现在萧逸终于知道那头猛虎为什么奔逃了,原来后面有这大家伙在追杀,好厉害呀!用兵刃追杀猛虎,和用弓箭射杀完全不同,那可是和猛兽近身肉搏,没有超强的武艺和胆色,谁敢如此?

    “山中野兽都是无主的,自然是谁猎到就归谁,难道只许你一路追赶,不许本将军执弓射杀吗?”看着那对又粗又重的短戟,萧逸心中猛然想起一个人来,一个神勇而忠诚,在这个勇将辈出的时代里都名列前茅的厉害角色。

    “敢抢老子的猎物,先问问这对铁戟答不答应!”壮汉显然是个习惯用拳头说话的主,一言不合,立刻挥动铁戟冲了过来,劈头就砸,完全没在意自己是孤身一人,而对方却有千军万马,出现这种情况,要么他是个傻子,要么他就是有在万马军中冲出去的本领!

    “来的好,就让本将军试试你的本领如何?”萧逸见猎心喜,这样的对手实在太难求了,一晃手中凤翅鎏金镗迎了上去。

    “叮!……”一声巨响,两件同样霸道的兵器在半空中相碰,以强对强,就像打了个焦雷似的,震的周边士兵们耳朵嗡嗡作响,坐下的战马也是嘶鸣不止!

    一次碰击,在巨大的力量下,‘白菜’的马蹄都不由自主向后退了几步,萧逸手中八十一斤重的凤翅鎏金镗颤动不止,手臂也是微微发麻,能在正面交锋中和他对抗的,除了吕布,这是第二个!

    壮汉也没占到什么便宜,一连退出好几步,要是不用短戟撑了一下,差点就摔在地上;二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睛中看出了高昂的战意,武者最怕的是什么--独孤寂寞,现在对手来了……

    “你没坐骑,本将军不占这个便宜,咱们步战交锋!”萧逸一跃而下,拍拍‘白菜’的脑袋,让它闪到一边,而后又对周围的亲兵喊道,“谁也不准过来帮忙,更不许放冷箭,今天本将军要好好活动下筋骨!”

    “好,是条好汉子,今天咱们就步战见个输赢,谁胜了,老虎归谁!”壮汉伸处大拇指赞了一下,说实话,他还有些真怕那些当兵的用暗箭偷袭他,面对萧逸,他可是一点神也不敢分的。

    “来吧!”萧逸一抖手中的凤翅镏金镗犹如一条黑龙般压了过去,壮汉毫不示弱,手中一对短戟就像是两头猛虎迎战而上,一时间镗来戟去,寒光闪闪,还不时地发出焦雷似的兵器碰撞声,战到酣处,二条闪电般的人影完全纠缠在了一起,根本就分不清谁是谁,周围数丈内的草木都被他们的兵刃给荡平了……

    “好!好一场龙争虎斗,没想到这个壮汉如此厉害,竟然能和‘鬼面萧郎’打个平手,真是好本领!”看到二人这场酣战,周围观看的士兵不由的齐声叫好,对萧逸他们可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能和他打成平手的人,自然也让他们心折不已!

    五十回合……

    八十回合……

    一百二十回合……

    二百回合……

    二人依旧胜负未分,战到这个份上,两人都已是精疲力尽,萧逸感觉自己的衬衣都被汗水浸透了,手臂更是酸痛的厉害,就是万马军中冲阵也没这么累过,这次可真是倾尽全力了……

    另一边壮汉也没好到哪去,身后的头发都被汗水粘到一起了,看上去就跟头人熊似的,“对方这个黑脸小子看上去年纪也不大,没想到竟然这么厉害,神力惊人,以他能降伏猛虎的力道碰上去,都有些吃不住了……”

    “好厉害!”

    “你也不赖!”

    “哈哈哈!……”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打到现在二人敌意全消,终于相对大笑起来,武者的友谊往往就是打出来的,而后兵器撒手,二人同时倒在了地上,再也没力气了……

    立刻有亲兵跑上来,一边拼命扇风,一边递上美酒,酣斗之后,身体里水分缺失的厉害,萧逸接过酒囊,先自己灌了一大口,而后抛给了壮汉,“来,请你喝酒!”

    “多谢了!”壮汉也没客气,嘴对嘴,一饮而尽,看来也是个酒国豪杰!

    “在下萧逸,字无愁!”

    “莫非是大名鼎鼎的鬼面萧郎?难怪这么厉害!”壮汉先是一惊,而后再次伸出大拇指,看来萧逸的大名真是人尽皆知,连深山里都传到了,“在下典韦,山野之人,没有字号!”

    “不打不相识,这头猛虎送你了!”二人几乎是异口同声说道,随后互相看了看,又是一阵大笑。

    “好汉子,有这一身本领干嘛屈居在山野里和这些虎豹为伍,跟我去当兵吧,到战场上大显神威,那才是男子汉的用武之地!”萧逸心中早已起了招揽的心思,典韦,那可是号称‘古之恶来’的人。

    “当兵吃粮?……可我是个山野之人!”典韦先是一惊,随后看了看萧逸的装束、旗帜,又看了看周围簇拥着他的亲兵侍卫,威风八面,这不禁让他心中就是一动,没有谁愿意一辈子当野人,去沙场上拼一场富贵出来,却是个不错的选择,可自己的出身?

    “呵呵,野人又怎么了,谁也不是天生富贵的……,这人吧,生下来都有一个命,或者富贵,或者贫贱,那是老天爷定的,投到富贵之家那是运气,投到山野穷苦之地也怨不得别人!

    但这命运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咱们运气不错,碰到了个乱世,乱世就有逆天改命的机会,而从军入伍就是抓住了这个机会,当年的‘兵家之仙’韩信如何,没当兵之前不也是个穷小子吗,后来呢?爵封楚王,威震天下!……典韦,跟我走吧,去战场上,用你手中的短戟,杀出一份功名富贵来,以后光宗耀祖,封妻荫子,那才是大丈夫所为!”

    萧逸鼓动三寸不烂之舌开始忽悠起来,他的口才确实不错,当年上初中的时候,还拿过班级辩论大赛第二名呢,而第一名是个女同学,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同学,结果人家对萧逸微微一笑,这家伙竟然激动的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于是输掉了比赛……

    英雄都难过美人关啊,何况一个处男呢!

    “好!典韦愿意追随将军,从其以后鞍前马后,杀敌立功!”典韦大步上前,半跪在地上,向萧逸行了大礼,对于萧逸的胸襟和武艺,他却是心服口服!

    “呵呵!从此以后,你就做我的侍卫亲军统领,日夜不离左右,来人给典韦准备铠甲,战袍,靴子,战马……,一切都要最好的……”,这样忠勇的人才,萧逸自然要收为己用。

    “多谢将军!”典韦再次大礼参拜,萧逸能不计较他出身寒微,刚来就委以重任,这是多大的信任啊,这样的主子,他跟对了,“不过,在下还有个疑问?”

    “呵呵!直说无妨!”

    “那个,您真的吃人肉吗?还是生吃……”

    “嘎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