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1.第251章 论天下英雄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真是恶名传千里呀!”萧逸不好意思的一低头,正好看到郭嘉还在那呼呼大睡,怀里还死命的抱着一只酒碗,可见这家伙爱酒爱到什么地步了!

    顽皮心起,萧逸伸手从背后掏出一个金色的葫芦,这是当年他从卧虎山的一根野藤上摘下来的,温如美玉,坚如精铁,用来装美酒,更添三分滋味!

    葫芦塞轻轻一拔开,顿时一股浓烈的酒香就飘了出来,沁人肺腑,萧逸再轻轻一摇晃,香气更烈了,再看地上的郭嘉,在睡梦中微微皱了皱鼻子,而后眼睛不睁,竟然像僵尸一样直直的从地上起来了,顺着酒香一路飘到萧逸面前,嘴角还流出许多晶莹剔透的液体,随后一把抢过酒葫芦,开始仰头狂灌,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真不愧是酒中恶鬼!

    “没想到在梦中也能喝到如此美酒,莫非是酒仙临凡了,福气呀!”郭嘉的眼睛还是没有睁开,看来他还以为自己身在梦中呢!

    “蛇胆虎骨酒好喝吗?”萧逸出手如电,一把抢回了自己的酒葫芦。

    “好喝!”郭嘉舔舔嘴唇,一副意犹未尽地模样。

    “想天天都喝到吗?”

    “想……”

    “那就跟我回军营吧,哪里有足足一大缸这样的好酒,随便你喝!”萧逸就像骗小红帽的狼外婆一样,准备拐骗走这位鬼才!

    “好,咱们现在就走……去喝个够,……嗯?”差点被人拐走的郭嘉突然浑身一震,伸手在自己脸上使劲掐了掐,猛然睁开了双眼,“好疼啊……”

    郭嘉的眼睛黑白分明,就像天上的群星一样,深不可测,却又夹带着一丝顽皮!

    萧逸的眼睛漆黑如墨,犹如吞噬万物的黑洞一般,任何东西碰上去都啊有去无回,不过此时却含着一丝笑意!

    “我看足下器宇轩昂,眉分八彩,目如朗星,定是大富大贵之人,在下不才愿与你结为八拜之交,从此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肉同吃,有酒同喝……”,郭嘉一脸激动的样子,好像真是碰到人生知己一般,但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却从没离开过萧逸手里的酒葫芦。

    “哈哈!”看到郭嘉这副做派,萧逸忍不住大笑起来,想不到古代也有这么幽默的人,什么结拜,什么夸赞,最重要的其实就是最后一句,有酒同喝,这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都快赶上我了。

    “真想和我八拜结交?”

    “向往已久!”

    “嗯,那我叫什么?”

    “你……这个……大概,……呵呵!”刚才众人聊天时郭嘉正在呼呼大睡,鬼知道自己面前这个小黑脸叫什么,在他眼里萧逸的脑门上只有三个大字---酒大户!

    “哈哈!……”看到二人如此玩闹,满屋的人都哄堂大笑起来,既笑郭嘉的尴尬,也在笑萧逸的顽皮,修罗王,似乎也不是很可怕!

    “在下萧逸,字无愁,幽州渔阳人,今年一十八岁!”

    “在下郭嘉,字奉孝,颍川人,今天二十二岁!”

    一代鬼才郭嘉,和一代杀神萧逸,一文一武,世人称之为魏武帝曹操的左膀右臂,就此相识,并因为拥有共同的人生爱好--喝酒,而结为生死好友,终生不虞!

    “你就是那个喜欢吃人肉的?”郭嘉的目光终于从酒葫芦上,转移到了萧逸的一嘴小白牙上。

    “这个问题已经有人问过了,纯属谣言!”萧逸懊恼的拍着脑门,希望今天不要再被人第三次问这个问题了!

    “好吧,那换一个话题,你那里真有一缸这样的美酒!”郭嘉果然对美酒痴迷的厉害,连梦里的对话都记得一清二楚!

    “呵呵,一缸?其实还不止呢!”

    “哦?那你到底有多少美酒?”

    “我的营地里专门有一个酿酒的作坊,材料都是选最好的,器皿都是最精的,酿酒师是从蓟县梁家派来的,每日里各种好酒花样翻新,虎骨酒,鹿血酒,人参酒,枸杞酒,蛇胆酒,灵芝酒……,想怎么喝,就怎么喝!”说道喝酒,萧逸可是大行家,普天之下无出其右。

    “酒国英雄啊,萧兄在上,受小弟一拜,呜呜……,我终于找到组织了!”郭嘉的口水都快流成河了,听名字就知道都是绝世的好酒,对萧逸喝酒的境界更是佩服的无体投地,既然有个酿酒坊……,再看看自己,为了喝一坛子桂花酒都要苦苦的忍上一年,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不过好在自己终于找到组织了,以后跟着萧老大,想来不会缺酒喝吧!

    为了喝到好酒,郭嘉立刻忘记了自己比萧逸年长四岁的事实,酒国世界,善饮者为长!

    “好酒我哪里有的是!”萧逸又摇了摇葫芦,顿时屋子的人都流起了口水,这个时代的文人才子本来就有嗜酒的风气,就连有君子之风的荀彧都不例外,“不过,今天我们是来问道的,想喝好酒,那就拿出点真材实学,论一论这天下大道!”

    贤臣投明主,明主也要选择贤臣,萧逸这是想试试,这些人到底有多少斤两,是和历史上记载的一样才华横溢,还是沽名钓誉……

    “请曹公出题!”萧逸把酒葫芦递了过去,这样的机会自然是要留给曹操的!

    “好,当今天下大乱,群雄四起,各路英雄豪杰纷纷割据城池,称霸一方,孟德今天就请各位论一下天下各路豪杰的性格,能力,气度以及未来的下场如何!”曹操也是爱酒之人,但与之相比,他更爱这一屋子的大才,权利之醉人比美酒更让人痴迷!

    “嘶嘶……”,众人同时倒吸一口凉气,曹操的这道题可真不是一般的难,天下诸侯各据一方,各有所长,要想通过他们的脾气,性格,能力,推断出他们日后的结局,是兴是衰?是生是死?

    这可是未卜先知呀!非大智慧者不能如此!

    一时间众人都闭目沉思起来,而萧逸闻着四溢的酒香,他的酒虫也被钩出来了,这道题他也想参加,而且,他可是知道历史答案的呦,在一群高手面前作弊的感觉,真爽!

    除非上帝出来抓卷,否则,萧逸觉得自己赢定了!

    “西凉董卓日后如何?”曹操问出了第一个他想知道的对手。

    “我先来吧!”荀彧第一个睁开双眼,目光炯炯有神,显然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大汉天下承平日久,人心思乱,董卓借此机会领兵进京,把持朝纲,占据国家府库,挟持天子,如果他以此为根本倾全力向东以争天下,虽然暴虐无道,却也无人可制,可惜以人野心有余而魄力不足,焚毁洛阳,西逃长安,使得天下沸,再加上此人以暴虐领军,对部下多威少恩,得势之时还能勉强压制的住,一旦威风不在,手下必生异心,所以我料定董卓早晚会死于其部下之手!”

    “善,文若,请饮酒!”曹操拍手称赞,对荀彧以天道论成败的方法很是佩服,同时心中也有了一个评价,荀彧为人忠义,公平仁和,这是一个正才!

    “多谢曹公!”荀彧接过葫芦,狠狠饮了一大口,很是舒服的样子!

    另一边萧逸却是胆颤心惊,人真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吗?他发现自己有点小看古人的才智了,今天这场比赛,他有可能要输啊!

    “下一个,幽州公孙赞!”

    “我来!”这次开口的是荀攸,“公孙赞此人有勇无谋,性格怪癖,统军打仗还勉强可以,治理一方早晚会坏事,再加上他没有识人之明,纵有英才在手也不能尽用,早晚会为他人所败,不过此人还有几分血勇,不会甘愿受辱,十有**最后会自己了断的!”

    “好,公达请饮酒!”曹操听得频频点头称是,这个荀攸从人性上看成败,是个奇才呀!

    “下一个,淮南袁术!”曹操所问的都是诸侯们中的佼佼者,同时也是他未来最强大的对手。

    “袁术此人志大才疏,鼠目寸光,难成大事!”这次发言的是程昱,“袁术虽然手快抢了淮南的丰腴之地,但此人一向骄奢淫逸,不知爱兵爱民,再厚的家底早晚也得给他败光了,再加上袁术目中无人,狂妄自大,遇到大事还未完全明了就急于动手,此人,就是别人不打他,他也能把自己给玩死!”

    程昱说的很幽默,逗的众人一阵大笑,曹操也给他下了个评价,妙才!

    郭嘉看着葫芦里的酒越来越少,急得都快出冷汗了,可是没办法,回答问题也不是乱答的,看似大家再抢答,实际上他们是按照长幼顺序来的,荀彧辈分最高,所以第一个,荀攸为此间主人,所以第二个,程晃年纪略长,第三,郭嘉今年只有二十二岁,属他最小,自然是老末了!

    不过曹操的问的人物可是一个比一个厉害,也一个比一个难对付,越到最后,喝到美酒的难度也就越大!

    “下一个,河北袁绍!”说道这里,曹操特意加重了语音,显然他也知道袁绍日后会称为他称霸道路上的第一劲敌!

    “轮到我了!”还未开口,郭嘉立刻把酒葫芦抱在怀里,先低头看了看,感觉里面美酒还有不少,这才松了口气,缓缓说道,“袁绍家族四世三公,政治资本雄厚,他本人也是文武双全,堪称人中龙凤,再加上这些年来他招募了大量的谋臣武士,麾下人才济济,又新得冀州为根本之地,日后称霸一方不在话!”

    说道这里,郭嘉猛灌了一大口酒,继续说道,“不过袁绍外表谦和,内心狭隘,不能容人,手下虽有大才却不能尽用,再加上好谋无断,见利忘义,早晚会败于英雄之手,我对此人也有两句评语--凤毛鸡胆,羊质虎皮!”

    “凤毛鸡胆,羊质虎皮!……好,评的好,评的妙,把袁本初的性格说的透彻无比!”曹操拍手大笑,他与袁绍自幼一起长大,彼此之间最是熟悉不过,郭嘉这番话可真是说到他心里去了,“先生请饮……”

    曹操说道这里顿时愣住了,因为他发现郭嘉早就抱着葫芦拼命喝起来,喉咙里咕咕有声,真是把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胸怀大略,却又天真顽皮,这是一个鬼才啊!

    至此曹操对四位大才都有了一个直观上的认识,荀彧忠诚,荀攸正派,程昱精巧,而郭嘉诡异,这四个人正奇具备,互助互补,如果再有一个英雄人物从中调度,那就是最佳的梦幻组合啊!

    而荀彧等人对曹操也很是满意,别看曹操只是问了四个人名,但其中却包含了过人一等的战略目光,天下大乱,群雄四起,各处割据一方的大小豪杰无数,而曹操却能一眼看出谁是不值一问的庸才,谁是日后阻拦他一统天下的对手,这份眼光,绝对精准的厉害,堪称雄才大略!

    “我还有最后一问,长江刘姓三州牧如何?可能有何作为?”闭目沉思了一下,曹操把心中最后几个能对他产生危险的人问了出来。

    荀彧四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齐齐看向了萧逸,这个‘鬼面萧郎’有多少斤两,他们也想知道一下!

    “长江三州牧吗?”其实萧逸心中真最大的敌人是刘备和孙权,这两个才是真正的雄主,可惜,就是他说出来估计也没人会信,刘备现在落魄无依,连块地盘都没有,还在寄人篱下,至于孙权,哪位未来的东南霸主,今年应该只有八岁,乳牙还没替完呢,说他是英雄,鬼都不信啊!

    “长江三牧虽然都是汉室宗亲,但早已没了祖上的雄心魄力,这次诸侯讨董,三人无一前来参加就是最好的证明,扬州牧刘谣有心无力,荆州牧刘表有力无胆,至于那益州牧刘嫣垂垂老矣,难有作为,其子刘章也是个庸才,这刘姓三牧都是守户之犬,勉强能看好家业就不错了,难有大的作为,殊不知天下争霸,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三人的家业,早晚尽属他人所有!“

    萧逸也想一边喝酒,一边评论天下英雄,可惜,酒葫芦被郭嘉抱的死死的,抢不过来,无奈只好继续说道,“天下之心首在中原,而中原之心首在河北,河北一下,则曹公霸业可成,等到北方大定,末将不才,愿意提兵南下,江南虽有百万之众,尽可一战杀之!”

    说道这里萧逸终于把自己的酒葫芦抢了回来,结果一摇晃,没了……

    “无愁,天降杀才也!”曹操也给他做了个最精准的评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