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0.第250章 山林求贤
    ,精彩无弹窗免费!

    狩猎是一件非常消耗体力的事情,所以必须大量的进餐才能补充回来!

    与这个时代每日早晚两餐不同,萧逸可是一日三餐的坚定支持者,不但他如此,玄甲军内部也是实行一日三餐的制度,就这一条不知为萧逸收拢了多少军心,许多士兵都削尖了脑袋想往玄甲军里钻,就是为了多出的那一餐,不要小看这区区一顿饭,古人对食物极其尊敬,认为那是苍天和厚土赐给自己养生的,丝毫浪费不得!

    “曹公,末将军中正好带有美酒,不如找个地方,烤些野味下酒如何?”人是铁,饭是钢,摸着咕咕叫的肚子,萧逸立刻提出申请!

    “好,那就找个地方,尝尝今天猎来的野味!”曹操也知道萧逸有吃三餐的习惯,而且还每日无酒不欢,大军征战,严禁饮酒,唯独玄甲军是例外,就是因为他们有个酒鬼将军。

    对此,曹操很是宽容,从不横加干涉,人无完人,古往今来但凡是名将或多或少都有些小毛病的,‘白起嗜杀,王翦贪财,廉颇好嫉……’,一代战神霍去病,骁勇善战,天下无敌,可他偏偏贪爱美食,就是远征漠北时,也要专门带上几大车的珍贵食材,随时取用,而汉武帝对比的反应是,不但不加责罚,反而专门派去几名御厨伺候他,生怕这位‘冠军侯’吃不美,说白了,上位者要的就是能打胜仗的将军,至于一些小节,无足轻重!

    再者说,一个连点小缺陷都没有的完人,谁还敢用?

    正好士卒来报,在山脚下发现一处庄园,于是曹操带着萧逸、曹纯等人催马直奔山脚,哪头大黑熊也被众亲兵抬着,准备中午料理一下,熊肉可是好东西,滋补无双,至于熊胆,用来泡酒可以滋阴壮阳,更是所有已婚男子梦寐以求的好东西,不过面对如此圣品,还是处男的萧逸童鞋只能是……呵呵……呵呵了……

    在山路上抬头巨熊很吃力,不是不想放在马背上,一则巨熊太重,保守估计也得**百斤上下,一般的战马根本驮不动,再者,也没有那匹马敢驮它,王者就是王者,哪怕已经死去,可依旧是威风不倒,凡是靠近巨熊尸体的马匹无不吓得屎尿横流,腿都发软,更别提驮了,唯一不怕的只有‘白菜’,可想让这位大爷驮东西,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所以众亲兵只好自己来抬了!

    庄园就在山脚下不远处,旁边还有条小溪,水质清澈,连游鱼都看的一清二楚,两岸杨柳成荫,充满了诗情画意,一般在山脚下居住的只有两类人,一是经常上山打猎的猎户,再有就是一些文人才子,喜欢来此游山玩水,避暑消遣!

    一行人来到庄园门前,立刻发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只见黑漆的大门就那么敞开着,既没有门童应答,也没有家丁守卫,一副任人进出的样子,不过在大门两侧有一副对联,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上联:闲人免进贤人进!

    下联:有财莫来有才来!

    横批:自己估量

    “哈哈!……没想到出来狩猎还能碰到这种趣事!”曹操本就是个比较诙谐的人,看到如此奇葩的对联,顿时大笑起来,“此间主人不凡呀,莫非是隐居在此的高人,早就听说兖州一带才子云集,颇多王佐之才,今日正好一会!”

    “闲人?贤人!……老夫首倡义兵,为国讨贼,应该算得是个贤人吧!”说罢曹操迈步走了进去。

    “做个闲人?呵呵!……那可是我人生最大的理想!”萧逸一摆手中宝剑,也跟了进去,自己是不是贤人,萧逸不敢确定,可谁要敢说不是,那就让他跟哪头笨死的熊一起去做伴!

    剩下曹纯等一众亲兵,忧郁再三,还是没敢进去,这里一看就不是平凡之地,万一他们一窝蜂的冲进去,惹怒了此间主人怎办?无数的民间故事告诉他们,得罪了高人隐士,那是要倒大霉的,‘手烂、脚烂、心烂、出门栽跟头,喝水都塞牙……’

    至于曹操的安全问题,有堂堂的‘鬼面萧郎’在一旁,就足够了!如果萧逸能对付,就用不到他们,如果连萧逸也对付不了,那就更用不到他们了,去了也是白搭!

    走进院子,就越发的感觉到这里的不凡,庭院周边遍种桂花树,此时金秋十月,树叶已经开始凋落了,微风一吹,犹如遍地黄金一般!

    树下有青石制成的圆桌,上面还刻有棋盘,竟然还有一局没下完的残局摆在那,萧逸也是精通棋道的人,用眼轻轻一撇,心中就是一惊,只见黑白两方壁垒森严,旗鼓相当,但下棋的风格却又截然不同,白棋看起来大气磅礴,每一招,每一式都是那么中正平和,处处透着大气,棋由心生,可见下棋之人也是个胸怀坦荡的正人君子;而黑棋则诡异得厉害,棋路大胆至极,总是从不可意思的地方发动进攻,却又妙到豪颠,往往一击毙命,能下这种棋路的绝对是个鬼才!

    “萧郎,如何?”曹操知道萧逸在围棋上造诣非凡,当初在天机楼那也是横扫四方的存在。

    “深不可测!……真要对上,估计也是五五之数!”萧逸摸了摸鼻子,碰到这样的高手,真让他起了比试一把的心思,对手难求啊!

    “哦,深不可测?……五五分,呵呵!”曹操微微点了点头,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就像个即将挖到宝藏的冒险家一样,脸上全是期待的神色。

    庭院正中一排五间正房,红砖碧瓦,装修的很是朴素,但却处处透着风雅,大门也敞开着,走到近前,人还没进去,立刻就闻到一股浓烈的酒香,还有杯盘碰撞的声音传出,显然主人们正在饮酒作乐!

    既然有‘闲人免进贤人进’的话语,二人毫不客气,迈步就走了进去,随后就看到,一个,两个,三个……一堆人……

    没办法,场面实在是乱的可以,好几个人横躺竖卧,你抱着我的脚,我揽着你的腰,根本分不清谁是谁,有人在闭目轻声吟唱,有人在用筷子敲着瓦盆打节奏,有人在举杯痛饮,还有一位已经醉倒在地,正呼呼的打着鼾声!

    眼前这一幕让萧逸感觉特别的熟悉,这不就是前世大学宿舍的样子吗,同学们把酒言欢,醉酒后又是群魔乱舞,嗯,一样的豪爽,一样的温馨,一样的脏乱差……

    杯子,碟子,酒坛,烤鱼,烧鸡……,胡乱仍的头巾、靴子,擦!……还是个汗脚,那味道……

    “哦,来好朋友了,不用客气,先干上一杯再说!”一个正在饮酒的青衣文士从地上爬起来,举起酒杯就往萧逸手里送,这就是喝醉后的普遍反应,无论看谁都是来陪自己喝酒的。

    喝酒,萧逸岂会怕,接过酒杯闻了闻,不错,是陈年的桂花酒,再联想到院子里那些桂花树,就知道这些酒是怎来得了,很多文人雅士都喜欢在春季收集盛开桂花,泡在酒坛里,然后就埋在桂花树下,等到秋季叶落时,再聚上一些好友,共同品尝!

    好酒,一杯怎么够,萧逸看了看,众人中间有两个酒坛子,一个已经喝下去大半了,另一个坛子还密封着,萧逸迈步上前,从一群醉鬼中毫不客气的把那坛子酒抢了过来,而后一巴掌拍来封泥,仰头狂饮起来……

    这一坛子桂花酒至少有十几斤,屋子里的四个人分喝一坛,尚且喝的东倒西歪,萧逸一个人,犹如长鲸吸水一般,片刻之间,一饮而尽,“好酒啊,可惜,就是没喝够……莫非此间主人连酒水都管不起吗?”

    “都喝了?还不够?”屋子里刷的一下安静下来,无论是刚才喝酒的,唱曲的,还是打节奏的,人人目瞪口呆,酒意顿时醒了大半,就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萧逸。

    “这家伙不是凡人!”半响,那个刚才唱曲的青年人缓缓说道。

    ……………………………………………………………………………………………………………………………………………………………………………………

    “在下荀彧,字文若,颍川人氏,也是此间庄园的主人!”唱曲的青年人三十左右岁,一脸的正气,随后又一指旁边那个为他伴奏的,此人比他年长几岁的样子,“这是家侄,荀攸,字公达!”

    萧逸看了看荀彧、荀攸二人,侄儿竟然比亲叔叔还年长几岁,这在后世绝对不可思议,但在这个时代却是再正常不过了,封建王朝实行一夫多妻制,同父异母的两兄弟往往能相差好几十岁,所以出现这样的叔侄组合并不奇怪!

    “在下程昱,自仲德,东郡东阿人!”一位满脸书卷气的中年人起身自我介绍,刚才就是他向萧逸敬酒,没想到碰到了酒坛霸主,把他们好不容易攒下的桂花酒喝了个精光!

    最后大家的目光一起转向地上躺着哪位,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人,形容有些消瘦,眼袋上还有淡淡的暗青色,似乎身体有些虚弱,屋里人的谈话一点也没打扰到他的睡意,此时正睡的香甜无比,一张小脸上还有淡淡的笑意,不时的伸出舌头舔舔嘴唇,似乎梦到了什么美味佳肴一般!

    “奉孝,醒醒,快醒醒!”荀彧连连摇晃,结果死活就是叫不醒那个青年,只好一脸尴尬的介绍到,“郭嘉,字奉孝,颍川人氏,为人聪慧豁达,就是有些贪杯中物,让二位见笑了!”

    荀彧,荀攸,程昱,郭嘉,这些名字就像一连串的惊雷狠狠劈在了萧逸的心头上,就算历史知识再浅薄的人也该知道这几位的大名呀,具是王佐之才,如果三国时代有个谋士排行榜的话,萧逸觉得面前这几位都有进前十的能力,尤其是地上那个郭嘉,他能进前三!

    想到这里萧逸把目光投向曹操,心中也是惊疑不定,难道说真是天命所归吗?出来打个猎而已,竟然一下子碰到四个顶级谋士,合该着曹操发迹,真是时来天地皆助力呀!

    “不知二位如何称呼,来此间又有何事?”荀彧的目光在萧、曹二人身上连连打转,同时也为二人的气质暗暗心惊!

    萧逸刚才一坛子烈酒下肚,此时面不改色,心不跳,一双眼睛反而更加明亮了,身上还若有若无的散发出金戈铁马的气息,让人觉得汗毛孔发紧,仿佛有一把凶兵架在脖子上一样!

    而曹操呢,在杀气的笼罩下,丝毫没有被压制的意思,相反还散发出一种大气磅礴的气势,与萧逸恰到好处的配合在一起,做个形象的比喻,如果说萧逸是一把能够斩破青天的神剑,曹操就是那倚天拔剑之人,真是一对奇妙的组合!

    “在下曹孟德,今日来山中游猎,偶然经过贵宝地,见此处文气冲天,必有大才隐居于比,故而冒昧一见,还请见谅!”曹操的目光何等锐利,自然看出了这四个人无一凡品,说话间甚至都有些激动了,就像一个在沙漠里干渴了好久的人突然碰到了水井,而且一下子还是四口甜水井,那感觉,从头爽到脚,再爽回来!

    “莫非是首倡义兵,过国平乱,而后又孤军追杀董贼之曹孟德将军?”荀彧脸上也是一惊。

    “正是在下!”

    “将军高义,真乃我大汉无二良臣,请受我等一拜!”荀彧,荀攸,程晃三人连忙起身整理好衣冠,躬身行了一礼。

    “不敢,不敢!孟德些许微名,没想到竟然为几位先生所知,未能为国除尽奸贼,惭愧呀!”

    这时候就看出来曹操当初孤军追击董卓是何等的英明了,就军事上来看,那确实是一场彻头彻尾的败仗,折了许多人马,但就政治上而言,却无异议给了曹操扬名立万的大好机会,是个实实在在的大胜战!

    战争都是政治的延续,所以说当初那一战,曹操不亏!

    “萧逸,字无愁!”自我介绍还是简单点好,再者看几人对曹操的反应,萧逸觉得自己的名声应该也不错,既然是夸奖的话,从对方嘴里说出来岂不是更好!

    “鬼面萧郎?”

    “吃人肉的那个?”

    “建骷髅京观的绝世杀神?”

    荀彧几个一人一句,嘴巴全都张的大大的,目光更是在萧逸的小黑脸上不停转悠,一副白日见鬼的模样,他们是在是无法相信,眼前这个眉清目秀的少年郎,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杀人‘修罗王’……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呵呵,这个,一点小名气,全是误传,误传!”萧逸一张小黑脸憋得通红,连忙极力否定,什么情况,怎么自己‘吃人肉’的谣言都传到这里了,以后还怎么出门见人啊!

    “没错,就是你!”几个人异口同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