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8.第248章 唯才是举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大汉初平二年,注定是个多事之秋!

    秋七月,诸侯纷纷引兵东还,讨董联盟正式解体!

    秋八月,北平太守公孙赞摔麾下‘白马义从’猛攻冀州,揭开了诸侯们攻城略地的序幕,冀州刺史韩馥抵挡不住,特请袁绍出兵相助,结果袁绍的大军轻轻松松就进入冀州,而后他以四谋士田丰,许攸,沮授,逢纪为从事,尽夺冀州大权,韩馥无奈之下抛妻弃子,单人匹马逃生!

    而后公孙赞欲与袁绍平分冀州,袁绍不允,两军大战,僵持不下!

    秋九月,荆州牧刘表为夺玉玺与孙坚大战于江夏,孙坚轻敌冒进,于峡谷中伏,万箭穿身而死,一代豪杰就此陨落!

    就在天下人都以为孙氏集团会土崩瓦解时,孙坚十七岁的长子孙策,大显神威,在乱军中生擒刘表部将黄祖,而后换回孙坚尸首,又独自领军断后,全师而还,世人惊呼‘孙文台有子如此虽死由生!’

    至此大汉天下彻底进入诸侯争霸的时代,各地豪杰纷纷割据城池,独霸一方,征伐不断!

    就在所有人都忙于为自己抢一块地盘的时候,曹操却屯兵于兖州东郡,按兵不动,低调行事!

    夜,东郡城外,玄甲军后帐中,萧逸一边哼着自己编的小调,一边擦拭着盔甲,“小小帅哥擦兵刃,擦好兵刃去战斗,雄鹰展翅飞,美女抢回家,金银财宝一大包……”

    盔甲、兵刃是军人保命的东西,同时也是他们吃饭的依靠,所以每一名将军都会把兵刃视为生命一般,无论是军中大将,还是一名小校尉,哪怕是再懒的人,也会自己亲手擦拭兵刃,这是军队里一项不成文的规矩,只有亲自护理的兵刃才会有灵性,能和主人心神合一,成为兵魂!

    萧逸就是养护兵刃的高手,这一方面得益于他的细心和耐性,另一方面他在后世论坛里看到过许多养护冷兵器的小知识,他甚至在想,应该把这些知识整理出来,单独编一本书,就叫《萧氏养兵法》,流传后世,为子孙后代挣点版权和稿费,省得萧家子孙后代娶媳妇的时候没钱买房、买车……

    前世萧逸就在这上面吃过大亏,结果心爱的美眉跟有钱人跑了,这可是他心里永远的痛,这样的痛,绝不能再子孙身上重演。

    这个时代是没有防腐蚀的钝化处理技术,纯钢铁打制的盔甲、兵刃都及其容易生锈,所以必须勤加养护,擦兵刃不能用水,只能用最好的油脂,还必须是植物油,用细细的麻布沾好,再加上铅粉,一点点的仔细打磨!

    打磨的技巧也很重要,兵刃的不同部位有不同的擦法,比如凤翅鎏金镗的镗身,就要螺旋状的擦拭,这样挥动的时候才能够防滑,而镗刃则要顺势擦,决不能来回擦,那样会折损兵刃的锋利程度……

    擦完铠甲,兵刃,最后擦的是弓箭,一支支箭簇都擦的锋利无比,这可都是杀人利器,萧逸有很多支箭,狼牙箭,燕尾箭,透甲锥……

    当擦到最后一支穿云箭的时候,萧逸突然停了下来,看着这支箭愣愣的发呆,箭杆上面有一个绿豆大小的‘云’字标记,这是当年他和赵云在深山里结拜时互相赠送的。

    一别数载,也不知道自己哪位结义兄长如今怎么样了……

    深夜,曹操也是难以入睡,天下诸侯都开始动了,只有他还在观望,他就是想看看这些诸侯都有什么招数,等把所有人的底牌都看透,就是他一飞冲天的时候……

    不过在这之前,他得去跟萧逸商量一件大事,否则心里还是有些没底,想到做到,曹操换了身便装,没有惊动大队人马,只带了曹纯和几名贴身侍卫,骑马直奔玄甲军营地而来。曹操进玄甲军大营,就跟萧逸进他的中军大帐一样,无需禀报,纵马直入,这就是二人互相之间最大的信任!

    曹操等人来到帐外时,正好听到萧逸在里面哼小调,顿时将几名侍卫逗的捧腹大笑,可又不敢笑出声来,只好一手捂着嘴,一手捂着肚子,在哪拼命的抽筋,属曹纯笑的最是厉害,都快倒在地上吐泡泡了……

    谁也没想到,在战场上杀人如麻的‘鬼面萧郎’还有这么天真的一面,犹如孩童一般……

    “无愁参见曹公!”听到外边的脚步声,萧逸就知道是曹操来了,用脚步声辨人,这可是射雕手必备的本领之一!

    “无需多礼,深夜来访,打扰萧郎了!”曹操迈步走入大帐,而曹纯等人则很乖巧的持剑在门口守候,有些事情就算他是曹家子弟,也不能去听的。

    “无愁好兴致呀!”曹操指了指已经磨擦一新的凤翅鎏金镗说道,“可惜如此神兵,却无用武之地啊!”

    萧逸何等人物,立刻听出来了,曹操这是在以兵刃喻人,即是在说他萧逸,更多的恐怕是在自指,来到东郡已经数月,数万大军每日空费粮草,却无所作为,看来连曹操也有些坐不住了!

    “曹公,当年楚庄王登基之初,只是吃喝玩乐不理朝政,结果呢,三年不飞,一飞冲天,三年不鸣,一鸣惊人!”

    “哈哈!还是无愁最知我心!”曹操点头表示赞同,“不过要想一飞冲天,必须羽翼丰满才行,如今老夫该怎么培养自己的羽翼才是?”

    “这个嘛,以末将看来,君主的羽翼不是城池多少,不是大义名分,更不是金银珠宝,而是人才!”说道这里,萧逸也来了精神,“争夺天下最重要的就是争夺人才,很久很久以前,在我家乡有位厉害的人物就说过,存地失人,人地两失,存人失地,人地两得!”

    “存地失人,人地两失,存人失地,人地两得……”曹操一连默念了好几遍,眼睛越来越亮,大有找到知己的感觉,“好,说得好,无愁的家乡果然是人杰地灵啊……,此言深的我心,能说出这样话的人,堪称雄才大略,可惜未能与此人把酒言欢,共论天下大事,可惜!可惜啊!”

    看着曹操一脸向往的模样,萧逸却是直翻白眼,当然是雄才大略!这句话可是后世****太祖说的,那可是几百年才出一位的雄主,不过历史就是如此,英雄之间总是惺惺相惜的,哪位太祖不也在一首词里说过,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

    “人才?……人才!”曹操在帐篷里一连转了几圈,褶着眉头说道,“人才,天上不生,地上不长,如何才能得到呢?”

    “呵呵,简单,两个办法,一是招募,二是求访,兖州为天下之中,历来是学子汇聚的地方,只要曹公贴出求贤告示,相信一定会有大量的人才来投靠的!”萧逸对这点很确信,贴告示招人才,这在后世都是常用的手段,所以后世帝都才会小广告满天飞……

    “如今天下诸侯都在招揽人才,论起威望来,我可比四世三公的袁本初差远了,如何能在人才争夺上胜过他呢?”要想招揽人才,首先自己就得有极高的名望才是,就像灯火一样,越是明亮才越能招来飞虫,而曹操的名望,太监养子的后代,顶风都能臭出八百里,这才是他最大的心病,也是他深夜来此的目的呀!

    “袁本初沽名钓誉之徒,不足为患,他招募的都是些天下名士,这些人大都出身门阀士族,有名而无才,只是外表好看罢了,银样蜡枪头,到了战场上,我早晚一根根都撅折他们!”

    萧逸缓缓地伸出五指,做了个撅折的动作,“而且就是这些人袁绍也无法尽用其才,无非是用来装点门面而已,曹公又何须发愁呢?再者说,就算士族子弟不来,难道就没有别的人才了吗?”

    “哦,才从何来?”曹操的神情有些激动起来,语气中并不是在求证什么,而是找到一个志同道合者的兴奋!

    “自孔夫子创建私学至今,无数寒门子弟望眼欲穿的等待出仕的机会,曹公若能不计较门第出身,对他们一视同仁,贴出求贤告示,昭告天下,无数人才必蜂拥而至,如此必得其志!”说道这里,萧逸一脸严肃的上前行大礼参拜,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天下寒门子弟,为那些连饭都吃不饱还在艰苦求学的寒门子弟,求一个希望!

    大汉天下一直都被士族门阀所垄断,哪怕现在诸侯混战,所用的也大都是士族子弟出身的官员,最后无论谁胜谁败,得志的只能是士族门阀,一旦曹操开始招募寒门子弟为官,必然会引起士族门阀的极度仇视,甚至是疯狂的报复,这个后果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起的,有可能就是万劫不复啊!

    所以萧逸才会如此力挺曹操,只要你肯招募寒门子弟,我与你风云同舟,共抗天下风浪!

    “好,好,无愁真知我心也,你看看这是什么”,说着曹操从怀里掏出一卷丝绸,打开一看,赫然是一份早就写好的求贤令,上面有八个大字最引人注意,“不论出身,唯才是举!”

    原来曹操早就抱定了‘唯才是举’的想法,只是他同样知道这么做会引发多大的后果,所以才来找萧逸商议,希望得到他的支持,没想到两个人都想到一块去了,真是心有灵犀啊!

    “风雨同舟!”

    “生死与共!”

    两只有力的大手握在了一起,向这个国家的制度,向这个世界的规则,发出了挑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