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7.第247章 大家都在谋划
    ,精彩无弹窗免费!

    曹操引军东归的消息立刻在诸侯中引起了极大的振动,再加上大军粮草已经开始短缺,人心思归,谁也不想在洛阳再待下去了,一时间纷纷拔营起寨,陆续准备东归!

    第二个开溜的是孙坚,正所谓做贼心虚,怀里揣着传国玉玺,已经让他几个晚上都睡不好觉了,总感觉每一个诸侯都在背后偷偷算计他,对身边的侍卫也起了戒心,既然能叛变一个,就可能叛变第二个;现在曹操走了,那干脆我也开溜吧!

    没有大张旗鼓,也没跟任何人打招呼,孙坚连夜就拔营起兵,偷偷的溜走了,而且行军速度非常快,等诸侯们反应过来时,就是想阻拦也来不及了!

    “江东鼠辈,私藏玉玺,你以为这样就溜得掉吗?”天机楼,袁绍气的七窍生烟,对传国玉玺他可是朝思暮想,没想到竟然偷偷跑掉了,好,你以为能逃过我的手掌心,“来人,速速传书信给荆州牧刘表,就说他们刘家的传国玉玺在孙坚手上,到时候他知道该怎么做!”

    袁绍这一手可谓狠毒,孙坚要回江东,必然要经过刘表的地盘,刘表可是正牌的汉室宗亲,又坐拥荆襄九郡,实力雄厚,就不信他能坐的住,传国玉玺,异性诸侯尚且眼红,何况是他们姓刘的。

    “另外,召集众谋士、将军前来议事!”

    “诺!……”亲兵侍卫撒腿如飞去通知众人。

    袁绍也是一位当世豪杰,这些年来利用自己‘四世三公’的名望也没少收拢人才,只不过在前面的战斗中,他实行的是‘保存自己,消耗别人’的战略,所以一直表现的很低调,现在到了抢地盘的时候,该把自己的家底都露出来了,也让世人看看,我袁本初的厉害!

    袁绍麾下四大谋士,田丰,沮授,许攸,逢纪,两大将军,颜良、文丑,这些人要么足智多谋,要么勇冠三军,都是一时的豪杰人物!

    “参见主公!”众谋臣武将到齐后,一同躬身行礼!

    “免了!诸位,曹操、孙坚已走,其余诸侯也是蠢蠢欲动,现在咱们也该商议下该何去何从了!”

    “主公,董卓劫持天子西迁长安,朝廷威严尽失,诸侯们回去之后必然会形成割据之势,互相之间征伐不断,为今之计,主公应该先下手为强,占一块钱粮丰广之地以为基业才是,须知手快有,手慢无啊!

    谋士许攸为人比较贪婪,谋划起事情来就像商人一样,喜欢计较厉害得失,不过这正对袁绍的胃口,听得他频频点头!

    “若论钱粮丰广,天下九州之中当以冀州为首,冀州地处河北,土地肥沃,人口众多,物产及其丰富,兼且左拥渤海,右揽太行,背靠燕、代,可以连结北方胡骑,南向以争天下,有地利之势!”

    谋士诅授博学多才,对天下九州地理状况了如指掌,首先就推荐了冀州这个地方,不得不说,他的眼光堪称精准,并且把国家自北向南统一的态势看的透透的!

    “冀州却是个好地方,不过那里已经有主了,冀州刺史韩馥,还是我袁家的门生故吏,熟人,不好下手呀!”袁绍早已动了心,一边偷偷擦着口水,一边把目光投向了逢纪,谋士们各有所长,逢纪的优点就是诡计多端!

    “冀州刺史韩馥,无谋之辈,兼又胆小如鼠,我有一计可以兵不血刃就拿下冀州”,逢纪果然没让人失望,转眼之间就想出了一条计策,“那北平太守公孙赞也同样贪图冀州,主公可以派人前往游说,约他一起合攻冀州,事成之后平分土地,那刺史韩馥惊慌之下必向主公求援,如此,我们的大军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挺进冀州,然后再给他来个反客为主……”

    说道这里,逢纪目露凶光,伸手做了个杀人的动作。

    “主公万万不可啊!”还没等袁绍点头,谋士田丰就跳起来出言反对,“主公身为联军总盟主,身负四海之望,用此阴险狡诈之计,夺人基业,就算侥幸成功也势必会被天下人所耻笑,有识之士谁还敢前来投效,望主公三思呀!”

    田丰这一番话,就像一顿板子狠狠的抽在袁绍脸上,气的他面红耳赤,却又不能发作,因为田丰的论断都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袁绍总不能直接告诉田丰,我就是要冀州,不要脸皮吧?

    一个人既要当****,还要立牌坊,确实不好做啊!

    “元皓此言差矣!”关键时候还是最为油滑的许攸站了出来,直呼田丰的表字-元皓,“那冀州乃是国家之地,并非一人一姓所有,刺史韩馥不过是个守土长官而已,如今其才不能守,而主公前往守之,保境安民,都是为国家出力,有何不可呀?”

    许攸这一手偷换概念玩的及其漂亮,至少在法理上为袁绍找到一块非常好的牌坊,就连田丰一时间都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可又总觉得那里不对。

    这就是君子和小人之见不同了,君子可以欺之以方!

    “还请主公得了冀州以后,留那刺史韩馥一命,以显仁义之风!”眼看事情已经不可逆转,谋士中又无人支持自己,田丰只好退而求其次!

    “放心吧,本盟主得了冀州以后,立刻加封韩馥为‘奋武将军’,保他一份高官厚禄!”被田丰话语所逼,袁绍只能勉强的做下承诺,但心中已经很是不满了,随后又把目光投向许攸,怎么看怎么喜欢,“公孙赞那里就劳烦先生走一趟吧!”

    “义不容辞!”许攸很高兴能接到这样的差事,身为使者,去谈这种买卖,中间的油水可是大大的。

    …………………………………………………………………………………………………………………………………………………………………………………………

    洛阳城外,刘备三兄弟正满脸尘土的在北邙山中忙碌着,最近一段时间,无论别的诸侯如何争吵,刘备却在全力做一件事,那就是填坟!

    北邙山中大汉十二代帝陵全部被人撅开,金玉珠宝被搜刮一空,白骨被抛弃的遍地都是,任由豺狼野狗叼啃,对此别的诸侯基本置之不理,个别心思不正的还偷偷带人去光顾了一下,搜罗一些西凉兵留下的残羹剩饭,只有刘备,他身为汉室宗亲,不能不管!

    所以最近一段时间,他带着手下那一千多军兵,将遍地的白骨都收拢起来,重新埋入地下,被撅开的帝陵也勉强用巨石重新封堵起来,以他现在的力量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整理好陵墓,刘备以汉家子孙的身份进行了一次隆重的祭拜,甚至还杀了一头拉运粮草的黄牛,以牛祭天,称为太牢,是皇家才有资格使用的祭祀典礼!

    “不孝子孙刘备,叩拜于我大汉历代帝王陵前,汉室衰微,奸臣篡权,欺凌皇室,杀戮公卿,更惊扰列祖列宗陵寝,使得亡者不安,此皆子孙之罪也……,望列祖列宗在天之灵保佑,刘备有朝一日得展凌云之志,必伸大义于天下,诛杀奸佞,复我大汉河山,届时必重修帝陵,四时祭祀!”

    刘备头戴麻冠,身披孝服,非常虔诚的跪在帝陵前面,心中默默念着祭词,同时也是在暗中许愿,伸大义于天下,普天之下除了九五至尊的皇帝,谁还有资格,有能力说这句话!

    天下大义,就是天下江山!

    一阵狂风突然从北邙山中刮起,山风呜呜作响,好似有无数鬼魂在哭诉一般……,气势惊人,连山中蛰伏的那些猛兽都跟着惊恐的大叫起来,也不知是大汉的列祖列宗答应了刘备的请求,还是在斥责这个卖草鞋的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

    天命,谁也不知道笼罩在何人的头顶上!

    “大哥,咱们下一步怎么办?”将刘备从地上搀扶起来,关羽出言问道。

    “诸侯讨董已经是半途而废,咱们先跟公孙赞回幽州去,这次大战,你我兄弟也出力不少,他多少会给我们一块地盘的,以后就该是群众逐鹿的大局了,自然会有咱们兄弟显露头角的时候!”

    刘备对天下大局有一份独特的认识,而且很是精准,只是要想在诸侯争霸的夹缝中存活、发展,又谈何容易啊!

    “大哥,那萧逸带着本部人马追随曹操去了!”张飞显得有些失落,他可是很喜欢萧逸这个酒友的。

    “萧逸文武双全,难得的大将之才,曹孟德得了此人,如虎添翼呀!”刘备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感觉,如此人才为什么就不来追随自己,反而去跟着那个奸雄了呢,‘寂寞,可惜,忧郁,痛恨,后悔……,可谓五味杂陈!“

    ……………………………………………………………………………………………………………………………………………………………………………………

    洛阳城中一角,袁术也在向自己的谋士问同样的问题,“下一步,何去何从?”

    “将军可以速速返回南阳,而后进兵寿春,抢占淮南丰腴之地,那里物富民丰,足以割据一方,而后再看天下时机而动!”紫木公子也同样认识到了这些,论起谋略,他绝不逊色于人。

    “抢占淮南,如果那些地方官员不愿归顺如之奈何?”

    “无他,唯有杀尽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