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5.第245章 玉玺争夺战
    ,精彩无弹窗免费!

    洛阳,天机楼,诸侯们又一次大吵起来,这次吵架的双方,一边是盟主袁绍,另一边是哪位‘江东猛虎’孙坚!

    双方吵的很激烈,已经快发展到刀兵相向了,而起因则是为了一块石头,不过那不是一块普通的石头,它还有个正式的名字---传国玉玺!

    原来昨天晚上有一名袁绍的同乡从孙坚军中跑了出来,并给他带来一条惊人的消息,孙坚进入洛阳后,也是第一时间忙着带兵灭火,结果士兵们在淘井取水时,在里面发现一具宫装女尸,在女尸的脖颈上还挂了一个锦盒,外面用金锁封住,打开一看,里面赫然是一颗上有五龙盘绕,下面旁缺一角的金镶玉玺,玉玺上还有八个大字---‘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就算再没知识的人,也知道这八个字是什么意思,传国玉玺,经过几百年的传承,已经不是一件信物那么简单,而是变成了神物,是君权神受的象征,那是真龙天子的凭证,有了它那才是货真价实的皇帝,否则只能是个让人耻笑的白板皇帝!

    孙坚又惊又喜之下自然把传国玉玺藏了起来,至于藏在哪里,除了他自己和长子孙策旁人一概不知,显然孙坚是想把‘传国玉玺’变成他们孙家的‘传家玉玺!’

    结果没想到在打捞玉玺的士兵中有一人是袁绍的同乡,此人立刻跑到袁绍那里,试图用这份情报作为自己上位的机会,袁绍得知后立刻大聚诸侯,当面向孙坚索要起来,这就是事情的经过!

    “传国玉玺乃是汉家天子之物,如今天子被董卓劫持西去,玉玺就应该暂放在本盟主这里,等天下安定后,再还与汉家天子,还不快快与我交出来!”袁绍的眼睛都快绿了,干脆撕破脸皮,直接用盟主的大义名分索要起来!

    那可是传国玉玺呀,只要有了它,自己想立谁做皇帝,就更加的明正言顺了,说实话,对现在的小皇帝刘协,袁绍心里始终有一个疙瘩没解开,当初大将军何进和‘十常侍’争权,他袁绍是站在何进一边拥戴皇子辨继位的,如今刘辨已死,刘协登基,谁敢保证小皇帝长大后不会找自己的后帐,所以袁绍一直想自己再拥戴一个皇帝,一个听话的皇帝!

    这就是袁绍的真实打算,也是他不肯西进追击董卓的原因之一,怕的就是把刘协迎回来,自己就前途暗淡了!

    “天大的笑话,不知盟主是从何处听来的谣言,传国玉玺是汉家至宝,孙坚从不得见,怕是误会了吧!”孙坚打死也不能承认,那不是一个梨子,让了也就让了,还能得个‘谦让’的美名,那可是传国玉玺,得了它,那就有称帝的资本,孙坚可是要把它传给自己的儿子,儿子再传给孙子,皇位,谁不想做呀!

    再者一说,那传国玉玺是自己从井里捞出来的,那就是老天赐给自己的,要不然十八路诸侯都在取水灭火,为什么偏偏是自己捞到了,这就说明自己有天命,天命岂能轻易的让出去,就是丢了小命也不能丢了玉玺啊!

    “谣言?呵呵,你可认识此人?”说着袁绍抬手一指,在他的身后走出一名身穿江东军铠甲的人来,正是袁绍的那名同乡,此人名叫宋扬,生的倒也体型魁梧,只是目光闪烁不定,笑起来贱兮兮的,一看就是个油滑之人。

    “小的宋扬见过孙将军,捞取玉玺之时小人就在一旁,那具女尸还是小人用绳索亲手拽上来的呢,将军您就认下吧!”

    “这个……你……”孙坚本来就不是能言善辩的人,如今人家连人证都拉出来了,顿时僵在哪里,紧张的汗流浃背。

    而袁绍则是面有得色,威风八面的坐在那里,心里盘算着传国玉玺到手以后都该做些什么……

    “一个军中逃兵而已,也敢妖言惑众!”关键时刻,孙策突然跃众而出,几步来到那宋扬进前,猛地拔出宝剑,挥手就是一剑,直接将宋扬的首级砍下,血淋林的人头一路滚落到袁绍脚下,死不瞑目!

    “大胆小儿,安敢如此?”袁绍顿时大怒,挥手拔出腰间佩剑,孙策当着他的面杀人,这下可就死无对证了!

    孙坚这边自然也豪不示弱,人证已死,还是用处决逃兵的借口杀的,正大光明,还有什么可怕的,纷纷也拔出宝剑,和袁绍的部下对峙起来。

    双方剑拔弩张,火拼一触即发!

    “不可,万万不可啊,都是自家人马,何必刀兵相向呢?……快快放下!”诸侯们一拥而上,开始劝解,不过总得来说大家还是偏袒孙坚一方的,坚持认为他没有玉玺,其中以袁术最为坚定,指责袁绍不该以大欺小,无中生有的索要什么玉玺,人家说没有那就是没有,他袁术这次要帮理不帮亲了!

    看到袁术一脸义正言辞的样子,不知道的人恐怕真要被他骗过去了,至于他为什会这样做,道理很简单,传国玉玺谁不想要,今天看样子这玉玺不是落入孙坚手里,就是落入袁绍手里,二人相比之下,袁强孙弱,所以说如果玉玺落入袁绍手里,那就是泥牛入海,再也弄不出来了,可要是在孙坚那里呢,呵呵,自己不就是还有机会……

    诸侯们大都也是这个想法,能混到这个位置上的,谁心里没点小算盘!

    最后在大家的劝说下,袁绍也只能不了了之,真要犯了众怒,他这个盟主也不好做;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孙坚又当众立下毒誓,如果藏匿玉玺就让他死于乱箭之下,这对于一名武将,可谓是最恶毒的诅咒了。

    当兵的都知道,大将军不怕千军就怕寸铁,‘寸铁’指的就是箭簇,再准确点说就是冷箭;战场之上错综复杂,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一支冷箭飞过来就会取了你的性命……

    当初汉高祖刘邦,就是在征讨叛臣‘九江王’英布的战役中,不小心中了冷箭,最后伤势发作死掉的,连皇帝都躲不开的东西,谁能不怕?

    ………………………………………………………………………………………………………………………………………………………………………………………………

    “报,曹将军追击董卓失利,引败军退回来了!”玉玺的事情刚刚平息,一名传令兵突然跑了进来,向诸侯们上报了一个不知道是好是坏的消息!

    这时候众人才想起来,他们还有一位盟友去追击董卓了,虽然打了败仗,但总比他们这些洛阳城都没出一步的强百倍吧,袁绍连忙下令摆酒,准备给曹操压惊,同时也是想借宴会的机会再敲打一下孙坚,对传国玉玺,他可是还没死心呢!

    “哈哈!……诸君无恙否?”曹操并不是一副败军之将的狼狈模样,相反他是大笑着走进来,一身的血污,满脸的征尘,但与这些衣冠楚楚的诸侯们相比,他挺得起胸,抬的起头!

    萧逸身披螭纹寒铁铠,手持斩蛟剑就跟在后边,与曹操寸步不离,任谁也看得出二人现在的关系,亲密无间!

    “孟德受惊了!”诸侯们齐齐问候。

    “无妨,胜败乃兵家常事,些许挫折算不了什么,再者说,这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曹操坐到自己的位子上,只是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酒,对这些诸侯们他是失望透了。

    而诸侯们看看曹操,又看看站在他身后侍立的萧逸,心中齐声暗骂,“你丫虽然吃了败仗,却得了萧逸这员大将,根本就不亏,早知道如此,老子也带兵去追了,得一个‘鬼面萧郎’,胜过千军万马啊……”

    并州刺史张扬此时更是一脸的灰败,萧逸从进来到现在,看都没看他一眼,张扬知道,自己永远的失去这员大将了,这不禁让他想起萧逸的好来,为他出谋划策,为他征战沙场,没有萧逸在,当初他早被董卓砍了,那里还能得到并州刺史的高位?

    “后悔呀!……可也晚了!”张扬知道萧逸的性格,外柔内刚,既然投了曹操,就绝不会再回归并州兵团了,“全是袁术你个小人从中挑拨的,害的老子失去一员大将,从此并州再无长城了……”

    想到此处,张扬狠狠的瞪起袁术来,真恨不得咬下他一块肉……

    曹操的酒量只能算中等偏上,一连饮下十几杯,再加上他征战刚回,身心疲惫,很快就酩酊大醉了……

    男人之所以如此喜爱美酒,很大一个原因就是酒后可以吐露真言!

    “我等始兴大义,为国除贼,诸公既已拿下洛阳,为何偏偏按兵不动,坐视那董卓迁都长安?”曹操步履蹒跚的从坐位上爬起,一手拿着酒杯,一手指着众诸侯继续说道,“我之本意是想让‘本初’引大军屯于孟津,其余众人据守成皋,制其险要,袁公路绕道武关,以震三辅,三路人马皆深沟高垒,步步紧逼,让那董贼疲于奔命,顾此失彼,以示天下之形势,如此大事可成!”

    “今诸公迟疑不进,各保实力,大失天下之望,操窃耻之,操窃耻之啊!”说道这里,曹操酒意上涌,一头向后倒去,幸好萧逸手疾眼快,一把扶住,对曹操刚才陈述的战略,萧逸心里已经明了,不得不说,真是一个高啊,这是典型的心理战!

    曹操知道,论真正的战斗力联军比不上西凉兵,所以他才主张兵分三路,步步逼近,不与董卓死打硬拼,而是一点一点的压迫对手的生存空间,董卓迁都长安,立足未稳,朝中大臣也都在观望,只要诸侯们团团围上去,长安城里必然发生内讧,西凉兵也会失去斗志,到时候再斩杀董卓,不费吹灰之力!

    可惜,大好机会就这么被这些‘猪队友’错过了,摇摇头,萧逸一把扛起曹操,再也不看那些一脸灰败的诸侯们,迈步走出天机楼,诸侯讨董,算是彻底完了,以后该走自己的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