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4.第244章 我得无愁,天下无愁!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吼!吼!吼!……”西凉士兵用兵器敲击着盾牌,发出整齐的呐喊声,这是他们抓俘虏时一惯的做法,一则可以用雄壮的呐喊声摧毁敌人最后一点斗志,生擒活拿;另一则野外环境复杂,乱草丛生,这样可以把那些隐藏起来的敌人逼出来,免得有漏网之鱼!

    西凉军步步逼近,人人眼中冒出贪婪的红光,死死盯住被围在河边的曹家兄弟,在他们看来曹操肩膀上的就不是一颗人头,而是千两黄金,是万户侯的大印呀!

    生死关头,曹操反而镇静下来,自古艰难为一死,他不怕死,更不愿被人生擒受辱,双目微闭,宝剑搭在脖子上冰冷冰冷的,让人仿佛触摸到了死亡的感觉,狠狠一咬牙,曹操就准备拉动宝剑,这时候异变突生!

    “嗖!嗖!嗖……”无数箭雨划破夜空,向西凉军阵狠狠盖了过去,顿时射的他们人仰马翻,随即一支幽灵般的黑甲骑兵从夜幕中冲杀过来,人人脸上都是五颜六色的,活像一群从地狱跑出来的恶鬼,一手举火把,一手执兵刃,开始奋力劈杀周围的西凉兵将,为首一人身披螭纹寒铁铠,头戴蚩尤鬼面盔,正是萧逸,萧无愁!

    “曹公勿忧,无愁来也!”萧挥催马直冲西凉军阵中,手中凤翅鎏金镗上下飞舞,如舞梨花,只杀得对方人头滚滚,血如泉涌,马蹄所到之处,西凉军兵人人倒退,惊恐万分,谁也不敢上前迎战!

    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如果说西凉军中有一半的人知道曹操,那么知道萧逸的绝对是百分之百,就算没见过本人,那也听过‘鬼面萧郎’的大名,尤其是那张‘蚩尤鬼面’,简直是他们的噩梦;连‘虎鸠’吕布都在此人手下吃过大亏,华雄将军更是连头颅都人家给煮了,谁还敢上去送死呀!

    再向远处观看,只见黑夜中火光点点,鼓声如雷,不知有多少人马从黑暗中陆续杀出,从火光范围来看,至少得有上万铁骑才能造出这么大的声势,看来联军的大队援军杀来了;西凉军终于胆怯,向潮水般退了下去……

    “曹公无恙,无愁救护来迟,当面赎罪!”杀散周围的西凉军,萧逸催马来到曹操近前,看到他安然无恙,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刚才真是好险呀,要是再晚来半步,这位乱世奸雄就抹脖子了。

    萧逸毫不怀疑曹操有自刎的决心,刚才借着火光,他清楚的看到曹操的脖颈上有一道血痕,可见当时宝剑贴的有多近!

    “若非‘无愁’来救,今日曹某性命休矣!”虽然才从死亡线上挣脱出来,但曹操气度不减,一脸的尘土,满身的血污也遮掩不住他的统帅风范,依旧是稳如泰山一般!

    “曹公吉人天相,自有鬼神护佑,纵有危险也会逢凶化吉!”

    “萧郎,你带来多少人吗?看样子得有上万铁骑,莫非联军大队人马都杀来了?”死里逃生,曹洪也是一脸的欣喜,他知道关东联军里骑兵并不多,如今一下子涌出万马千军,那只能是联军倾巢而出了!

    呵呵!让曹洪将军失望了,在下只带来了本部两千多人马,诸侯联军还躲在洛阳城里按兵不动呢!”萧逸无奈的摆摆手,他手下的玄甲军只有五千人,还留下一半守护‘尚坊’,那是全军的命根子,丢不得,所以能带出的只有二千多人而已,至于万马千军的气势吗,呵呵……

    “哈哈!”曹操心思敏捷,立刻就想通了其中的环节,“好一手虚张声势啊,玩的漂亮!”

    看到曹洪还一脸茫然的样子,曹操给他解释道,“无愁确实只带了两千多人马,不过他让手下士兵多带旌旗、战鼓,制造声势,又让每名士兵举好几根火把,这样看上去就火光点点,鼓声如雷,好像来了千军万马一般,再加上‘鬼面萧郎’的威名,这才把西凉军吓退的。

    “萧郎大才,子廉服了!”子廉是曹洪的字,对萧逸的用兵之道,他现在是心服口服,虚虚实实,假假真真,鬼神莫测啊!

    “若非‘子廉’将军拼死力战,如何能等到在下到来,以‘无愁’看来,您才是世间罕有的福将啊!”

    能征善战,一往无前的叫勇将!

    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叫智将!

    浴血厮杀,死战不退的叫悍将!

    但这些加在一起,也不如福将,所谓的福将就是运气逆天,历经百战而毫发无伤,总能在绝境中找到出路的家伙,这种人也许打仗不一定行,但保命天下无双!

    “哈哈!曹子廉天下福将,萧无愁勇冠三军,都是我的救命恩人,以后曹某必有厚报!”曹操仰天大笑,对二人下了定语,他说得厚报不是一句空话,曹洪虽忠却贪财,萧逸虽勇却嗜杀,这两个人以后都没少给他惹麻烦,但终其一生,曹操却从没有处罚过他们,天大的篓子也会兜住,这就是奸雄的诺言,一诺千金!

    1

    “请曹公在此安坐,还有许多将军都被西凉军困住,我去解救他们出来!”萧逸让手下保护好曹操,自己则挥动凤翅镏金镗再一次杀入茫茫夜色中,没有明确的目标,那里有喊杀声就冲向那里,那里有火光那里就需要救援,这一夜,萧逸血染征袍,连破数个西凉军的包围圈,杀的手臂都酸软了,终于把曹营众将一一解救出来!

    天明时分,西凉军终于全部撤走了,而曹操这边也收拢回万余人马,夏侯惇、夏侯渊、曹仁,李典、乐进等众将领也全都狼狈不堪的找了回来。

    “主公无恙!”

    “大哥安好……”

    1

    看到自家兄弟们都平安无事,曹操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只要统兵的大将们都没事,折损些人马不算什么,“走,将士们,回洛阳去,胜败乃兵家常事,我们重整旗鼓,来日再战!”

    “吼!吼!……”万余将士仰天长啸,有人狂笑,有人痛哭,昨夜一战,不只有多少好弟兄再也见不到了,但不管怎么说,总算能活着回去了,比起那些被战马踏成一团团的红色肉泥,他们就是幸运儿……

    败兵们垂头丧气,伤兵则拄着木棍缓缓而行,许多人走着走着就会一头栽倒,再也爬不起来了……

    追击的时候气势汹汹,回去的时则是狼狈不堪,这一场混战,曹军除了折损许多人马,物资损失的更是严重,所有的旗帜,战鼓,帐篷,粮草,以及做饭用的铁锅,全丢了个一干二净!

    许多士兵为了逃命,连身上的甲胄和兵刃都扔了,几乎是赤手空拳回来的,幸好玄甲军这边带来的军粮还比较充足,萧逸下令,埋锅造饭,不管胜仗败仗,先吃饱了再说!

    很快,炊烟渺渺升起,粟米饭的香气终于让这些垂头丧气的败军有了一点生气,不过在玄甲军的监督下,众军士还是依次排队取饭,避免了胡乱争抢,越是败军就越要注重军纪!

    “萧郎为何会突然引军前来?”曹操满身尘土的坐在地上,和普通士兵一样,一手锅盔,一手粟米粥,没有碗,就直接用头盔盛,吃的很是香甜,这一夜的厮杀,他早就饿坏了!

    萧逸苦笑一声,没做什么解释,只是把张扬那份让他出兵的手令拿了出来。

    “哈哈!好一个有眼无珠的张扬,真是瞎了你的狗眼,不过瞎的好,瞎的妙!”看到手令,曹操仰天大笑,连手里的锅盔都扔了出去,他没办法不高兴,如今萧逸和他的玄甲军相当于被当做弃子赶了出来,与并州军团再无瓜葛,成为了一只孤军,那普天之下谁能收容萧逸?谁又敢用萧逸?

    自然是非他曹孟德莫属了!

    “无愁参拜曹公,从此以后,水里火里,生死相随!”萧逸以拳击胸,单膝下跪,向曹操行了军中的参拜大礼!也就是说从此以后,二人就有了名正言顺的上下级关系,算是一家人了!

    “哈哈,快快请起!快快请起!……我得无愁,天下无愁!”曹操心花怒放,大嘴笑的都露出小舌头来了,先前战败的郁闷一扫而光,些许兵马算得了什么,有萧郎一人,足比得上十万大军!

    新收大将,见面礼是不能少的,可曹操跑的太匆忙,连头盔都跑没了,实在找不到像样的礼物,最后干脆把自己身后那件满是血污的披风拽了下来,亲自给萧逸披上,‘岂曰无衣,与此同袍!’这是军中最重的礼遇了!

    “恭喜主攻,贺喜主公!得此绝世良将!”看到萧逸来投,曹营众将齐声恭贺,周围的亲军士兵们也欢呼起来,人人喜笑颜开,多了这样一位神勇的战友,简直如虎添翼啊!

    “走,兵回洛阳,让那些诸侯们都看看,我曹孟德虽然吃了一场败仗,但依旧威风不倒!”

    “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