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3.第243章 孤军西征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迁都之路,也是一条血泪之路,十几万西凉大军裹挟着数十万百姓一路向西而去,董卓令自己的心腹爱将李傕、郭汜带三千骑兵手执钢刀在后面督队,百姓中但凡有不听号令者,杀!有私自逃跑者,杀!有行动迟缓者,杀!

    一路之上到处都是百姓的尸骨,浓重的血腥味又招来了大批的狼群和野狗,这些四条腿的掠食者吃人肉都吃红了眼,不时的仰天长嚎,欢庆自己的盛宴,大白天它们都不肯散去,就跟在队伍后边,等着享用免费的美食,到了晚上,这些已经不怕人的畜生甚至会冲进难民群里,拽出那些小孩和年老体虚者,活生生的吃掉……

    乱世枭雄的成功路,都是用无辜百姓的尸骨铺就的,古今如此!

    董卓现在可是春风满面,数千名铁甲侍卫环绕左右,旌旗高扬,威风八面,根本就不像是在逃跑,而是胜利之后大军凯旋……

    队伍里上千辆车上满满的都是各种财物,有了这些东西,再加上麾下的十几万大军,他完全可以割据一方,关中一向号称‘四塞之国’,地势险阻,易守难攻,只要封闭函谷关和武关的通道,就可以关上门过自己的小日子,至于那个小皇帝,如果需要就再打几天汉室的招牌,如果没用了,取而代之也不是不可以!

    董卓计划就是像当年的秦始皇一样,据守关中,虎视天下,关东诸侯各怀鬼胎,早晚会起内讧,自相残杀,等他们都打的精疲力尽了,自己再统帅大军东征,到时候对他们用威还是用恩,就全凭自己喜欢了……

    “太师,大军裹挟百姓西进,一路上行动迟缓,还需严防追兵才是啊!”正当董卓陷入自己的美梦中时,谋士李儒拍马赶了过来,一脸担忧的样子。

    “诸侯们进了洛阳城,也就丧了那股锐气,再加上他们各怀鬼胎,谁敢来追赶老夫啊?”在董卓眼里,诸侯们就是一群恶狗,自己已经丢出洛阳城那块骨头了,难道他们还不满足吗?

    “诸侯们以二袁兄弟为首,大都是无能之辈,倒也不足为虑,但我估计有三个人肯定会来追赶,所以不得不防啊!”李儒虽然阴毒,但看人的眼光却一向精准。

    “哦,是哪三个人?”

    “第一个是曹操,此人胸怀大志,阴险狡诈,关键时刻又魄力十足,哪怕别的诸侯都迟疑不进,他也会领兵来追的,对此人,万万不可轻视啊!”

    “曹操?是个人物!”董卓认可的点点头,不禁想到了当初曹操刺杀自己的事情,如果不是自己恰巧在铜镜里看到他拔刀的身影,差点就被他得手了,最后这个家伙还是用‘献刀’为名跑掉了,确实是--阴险狡诈!

    “第二个是‘江东猛虎’孙坚,此人虽然谋略不足,但勇猛刚烈,屡败屡战,不出意料他也会领兵追杀!”

    “孙坚?有勇无谋之辈,看似勇烈,但实际上小家子气十足,为人又贪心,这样的人早晚会吃大亏,就算追上来老夫也不怕他,大不了再战一场就是!”对那头江东猛虎,董卓就没那么高的评价了,当初平定黄巾之乱,孙坚是靠向‘十常侍’送贿赂上位的,这个污点永远也抹不掉!

    “最后一个就是萧逸,此人我就不多说了,太师心中自有计较!”说道这里,李儒眼中也有些迷茫,鬼面萧郎?看不透!

    “萧逸!”董卓对到这个名字是爱三分,怕三分,恨三分,还有一分是惋惜,若能将萧逸收为己用,大概也不会被诸侯们逼的西迁长安了吧……,“传令,让我儿吕布领精兵五万断后,诸侯们要是敢来追,就让他们片甲不留!”

    诺!……

    ……………………………………………………………………………………………………………………………………………………………………………………

    “借刀杀人,他们这是想让我去送死呀!”玄甲军大营里,萧逸看着那份张扬派人送来的军令不停的冷笑,派自己去追杀董卓,胜了功劳全归你们,败了我自己承担后果,没准还给我准备了‘军法从事’的好戏,果然够狠,够毒,够黑啊!

    “这样的计策到底是谁想出来的呢?”萧逸开始在心底一个个盘算起来。

    “张扬?……不,此人遇大事缺乏决断,既没有这份谋略,也没这份狠毒!”

    “袁术?他倒是有这份狠毒,可这位的智商严重不足,根本不可能想到这一步!”

    “莫非是袁绍?他现在没有出手的理由啊,……难道说是他们几个人凑在一起谋划出来的?又或者幕后另有黑手?”

    摸着下巴,萧逸心里也有些犯愁,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份军令,而且正大光明,如果不听,那就给了他们收拾自己的借口,自己在诸侯们中的口碑如何,萧逸可是一清二楚,估计早就恨他入骨了吧……

    可如果听了,那无异于羊入虎口,凭自己这几千人马,就是人人都内裤外穿,也斗不过董卓那十几万大军呀!

    “难!难!难啊!”萧逸越想越气,以前和张扬还有几分香火情,大家虽然有些矛盾,但毕竟还没撕破脸皮,这次好了,把自己往火坑里退,以后可以彻底的分道扬镳,追就追,不过不能瞎追,得给他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来人,擂鼓升帐,召集所有军官议事,本统领这次要玩个大的!”

    “诺!”小斌永远是那么听话!

    第二天一早,曹操就带领本部人马一路向西追去,根本就不用辨别敌军的方向,只要跟着死尸的痕迹追就可以了,西凉军虐杀百姓,走一路,杀一路,这些残破的尸体就成了最好的路标,同时也在催促曹操,快点追上去,解救这些无辜的百姓!

    曹操不顾一切的追杀,他的部将们却是一个个胆战心惊,他们一共只有不到三万人马,还大都是步兵,和董卓的十几万西凉铁骑对阵,胜利的机会极其渺茫啊,但军令难违,既然曹操执意要追,大家也只好舍命陪君子了!

    现在曹营众将唯一期盼的就是董卓没有防备,追上去打上一家伙,然后立刻就撤,这样既保全了面子,也不会受太大的损失!

    夜幕时分,追击了一天的大军已经是人困马乏,用两条腿追四条腿,确实够他们一受!

    “大哥,让将士们歇歇吧,奔波了一天,实在是跑不动了!”曹营众将一起跑过来求情,再跑下去,队伍就要散了!

    “嘿!停下队伍,埋锅造饭,让将士们暂歇吧!”曹操看看已经累的盔歪甲斜的士兵,又看了看沿路的百姓尸骨,郁闷的他用马鞭猛抽自己的战甲,有心杀贼,力不从心啊,如果有十万精甲铁骑,他一定能追上董卓,为国除了此贼!

    一声令下,早就精疲力尽的曹军将士立刻瘫坐在地上,一个个口喘粗气,汗流浃背,死活也不愿意从地上爬起来了,他们大都是曹操从民间招募不久的乡勇,缺乏训练,一天的奔波下来,已经到了他们的极限,路上掉队的人也不在少数,至于队形,早就跑乱了……

    “轰!轰!轰!……”正当众人躺在地上拼命导气时,远方突然出现了一条细细的黑线,随后黑线越来越粗,越来越近,还有隆隆的马蹄声传来……

    “不好,是西凉铁骑!”曹操立刻反应过来,看来董卓是早有防备,“敌袭!全军备战!……快,列阵……盾牌手向前列阵……”

    曹军本就疲惫不堪,又训练不足,一时之间那里反应的过来,顿时乱成了一团,任由曹营众将如何抽打,也无法排列出整齐的迎战队形……

    “果然不出李儒所料!送死的真的来了!”另一边吕布可是以逸待劳,按照李儒事先的安排,他带领五万大军早已经摆好了口袋阵,就等着猎物上钩了,“将士们,太师有令,斩敌一首,赏金十两,斩获敌将者,赏黄金百两,有斩杀曹操者,赏千金,封万户侯!”

    “万胜!万胜!”财帛动人心,万户侯更是所有西凉将士梦寐以求的,在吕布的带领下,西凉铁骑发出狼嚎般的呐喊声,像潮水般冲杀过来,人人悍不畏死,几个冲锋就把曹军给杀的人仰马翻……,

    虽然敌强我弱,但在曹操高超的指挥下,曹军还是勉强列成一道防线,将吕布的人马死死挡住了,但西凉军攻势凶猛,步步紧逼……,众人只好保护着曹操且战且退,结果西凉大将李傕、郭汜带兵从后面包抄过来,两面夹击之下,曹军顿时大乱,再加上天色已晚,人们分不清方向,也看不清敌军到底有多少人马,乱兵们自相踩踏,死者无数;最后连曹操都和大队人马杀散了,单人骑马落荒而逃……

    “可恶,大局已乱,必须找个地方,把军旗竖起来,将败兵召集在一起,如此还能再战一场!”遇到挫折就认输可不是曹操的风格,一边跑,他一边盘算着反败为胜的办法,结果没当心脚下,加上天色又黑,‘轰’的一声,直接被绊马索钩倒在地……

    “抓住他!哈哈!还是个将军,活该老子们发财,快砍下他的人头好回去领赏!”两名西凉小兵扑上来一把抓住了曹操,原来他们一直埋伏在草丛里捉拿战场上的逃兵,好回去领赏,没想到曹操一头撞了上来……

    “我命休矣!”曹操双眼一闭,脑子里一片空白,英雄不怕死,但英雄也不想死,他还没施展自己的满腹才华,他还没有建功立业,他还……

    正当曹操闭目等死时,草丛中突然冲出一骑,马上端坐一员大将,挥动手中宝刀,‘擦、擦’两下,就斩了那两名西凉小兵的首级,而后跳下马扶起曹操,上下一阵打量,见曹操并无大碍,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时曹操也回过神来,定睛一看,救命的人原来是自己的族弟曹洪,关键时刻果然还是自家兄弟靠得住!

    “大哥无恙就好,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快走!”曹洪一直在乱军中寻找曹操,可巧刚才听到那两名西凉兵大叫,这才冲过来救了曹操。

    “贤弟,今天愚兄恐怕就要葬身在这里了,你勇武过人,贼兵拿不住你,快快逃命去吧!”曹操垂头丧气的坐在乱草丛中,指了指自己的战马,原来刚才那一下,曹操的战马直接被绊断了马腿,正在那里哀鸣不止,再也无法骑乘了。

    “大哥,上马!”曹洪三两下脱掉身上的甲胄,而后用肩膀把曹操托上自己的战马,“天下可以无洪,但不可没有大哥你,小弟愿步行死战,定要保护大哥冲出去?”

    “愚兄此番得生,全赖贤弟之力!”曹操不是一个容易被感动的人,但这次却是泪流满面,乱军之中,大将无马就相当于没了半条命,曹洪这是拿自己的命换他的命啊!

    “走!”曹洪一手托刀,一手牵着马缰,保护着曹操向喊杀声比较弱的地方跑去,只要逃出生天,军队散了可以再聚,战马没了可以再买,只要有曹操在,就有希望在!

    二人一马就这样在漆黑的夜里,深一脚,浅一脚的逃难,为了不引起敌军的注意,他们连火把都不敢打,可不得不说,人要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就这么胡跑乱跑的,二人竟然最后跑到了一条大河边……

    “抓住曹操,马背上的是曹操……抓活的呀!”以前为了找机会刺杀董卓,曹操可是经常出入西凉军的大帐,跟那些西凉将领们称兄道弟,因此认识他的人还真不少,再加上他又骑在马背上,目标太大,立刻就被追兵认了出来,很快,无数西凉兵高举火把,呐喊着就围拢了过来……

    “大哥怎么办?”曹洪紧紧握着手里的长刀,已经做好了拼死一搏的准备!

    “刷!”曹操也拔出了腰间的佩剑,眼中寒光四射,一脸决然的样子,他可不是准备厮杀,而是要自刎,“大丈夫不能受辱于敌,今日你我兄弟也只有舍生取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