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2.第242章 再施毒计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天机楼大堂中,十八路诸侯已经吵成了一团,吵架的分为两派,一边是以袁绍为首的十七路诸侯,而另一边,只有曹操一个人,非常可怜的一个人!

    吵架的原因也很简单,董卓焚毁洛阳,挟持天子西逃,天下震怒,曹操主张立刻率军追击,而其他诸侯一致反对!

    “董卓暴虐,焚毁洛阳,如今天下百姓都在仰望我等,诸公还坐等什么?那董卓一路西逃,军无战心,再加上他是裹挟百姓同行,必然行动迟缓,我等只需统领精兵星夜追杀,必获全胜!”

    曹操已经是在狂吼了,额头上的青筋绷起老高,每到关键时刻这些‘猪队友’总是掉链子,当初他主张火速进兵,可他们死活不听,结果被董卓焚毁了大半个洛阳城,如今他主张追击,众人还是不听,非要给董卓以喘息之机,让他养成力气再回过头来收拾咱们吗?

    被口水喷了半天,诸侯们还是低头不语,虽然曹操说的在理,可众人死活不愿动身,就连一向强悍善战的孙坚也不发表任何言论,这位江东猛虎也不知怎么了,一夜之间整个人都变得浑浑噩噩,就傻傻的坐在那里,不说也不笑,别人讨论追击的事,他也是一言不发,有人问起他的意见,这位还一脸的茫然,显然早已是心不在焉,看他那半哭半笑的奇怪表情,就像捡了狗头金似的……

    盟主位上,袁绍也在保持沉默,诸侯们不肯西征原因很简单,一方面是忌惮董卓的实力,毕竟他还有十几万西凉大军,一旦把他们逼到绝路上去,困兽之斗,可是会伤人的,而且谁冲在第一个,谁就伤的最厉害,,大家当然不愿意做那个替死鬼!

    再者,关中八百里秦川,又号‘四塞之国’,地势险阻,易守难攻,打进去容易,想退出来可就难了,诸侯们的根基大都在关东诸郡,如果贸然的西征,被人抄了老家怎么办?

    至少袁绍就对自己的弟弟袁术很不放心,他可以十分的肯定,只要自己前脚杀进关中,袁术后脚就会阻断归路,然后掉头去抄自己的老巢,到那个时候,前有强敌,后无退路,粮草断绝,就是想哭都找不到坟头啊!

    袁绍也想好了,董卓不是跑长安去了吗,那他就坐镇关东,经过这次火焚洛阳的事情,汉室已经是威严扫地,小皇帝只是个招牌而已,汉室宗亲满天下,比狗都多,到时候再从里面找个窝囊废,给他戴顶皇冠就是,反正传国玉玺已经丢了,大家都是白板皇帝,那个真,那个假呀!

    这样一来自己就可以和董卓东西分治,大家各过各的日子也挺好,用上几年时间,等自己慢慢的把这些诸侯们都收拾掉,整合好军队,再举兵西征不迟,到时候这个天下就不早姓刘,而是改姓袁了!

    “好,你们不去,曹某独自前往!明天一早我就带领本部人马追杀董卓!”曹操狠狠的一跺脚,迈步走了出去,以他的智慧如何看不透这些诸侯的想法,全都顾着自己的小算盘,让天下人大失所望啊!

    没有包容天下之心,又如何能得天下!

    ……………………………………………………………………………………………………………………………………………………………………

    夜幕时分,诸侯们各自找地方安息,并州刺史张扬的驻马地就选在了‘白马寺’,因为西凉军兵大都崇敬鬼神,所以这里的和尚们到没受到什么骚挠,再加上有萧逸暗中保护,这场大火虽然焚毁了无数的宫殿、房舍,白马寺却丝毫无损,当然了,和尚们把这全归功于佛祖的保佑,每天香上的更勤了,谁又能想到,这其实是一个双手沾满血腥的‘阿修罗’护佑的呢!

    用了一顿斋饭,在佛家的禅唱声中,张扬在佛堂里闭目沉思起来,“十八路诸侯联合讨董,如今仗打到这个份上,连洛阳城都大半毁于战火,下一步又该何去何从呢?”

    诸侯们十有**不会继续打下去了,以后是留在洛阳和董卓长久的对峙下去,还是各回各家?

    如果回并州,那里可是挨着西凉,董卓会不会兴兵来犯?自己又该如何抵挡?

    北边的匈奴人会不会趁机落井下石?

    诸侯们会伸出手来拉自己一把,还是见死不救?……

    无数的疑问涌上心头,张扬却一条也做不出决断,这些事情就像一团团的乱麻,首尾相连,环环紧扣,让人根本就无从下手,这让他不禁想起萧逸来,虽然此人桀骜不驯,不是一个好部下,但在分析天下大事上却无人能与之相比,他总是能看透重重迷雾,一下子抓住事情的本质,可惜,‘刀子太过于锋利了,反而不好用啊!’

    思索了半天,张扬也没能理出什么头绪,遇事迟疑不定本就是他的性格缺陷,无奈之下,张扬起身恭恭敬敬的上了三柱香,希望佛祖能给他些启示吧!

    可惜,佛祖的灵验没有降下,却等来了一条毒蛇!

    “袁太守麾下,公孙紫木参见刺史张大人!”紫木公子一身普通士兵的打扮,丝毫也不起眼,他现在无论做什么事,去哪,都非常的低调,就连袁术想封官职给他,也被推辞掉了,对虚名,他现在看的很淡!

    “不知袁太守派你深夜来此有何贵干呀?”听到是袁术派来的使者,张扬心中就是一惊,他和袁术一向没有什么交往,这个时候突然派人来联系自己,不知是福是祸?

    “无他,特为刺史大人解愁而来!”紫木公子笑的很漂亮,也很自信,对这些诸侯们他看的很透彻,全是些自私自利的小人,心里只有自家,没有国家,只要抓住这个弱点,就可以将他们玩弄于股掌之间,当然了,曹操除外,那个家伙比奸的还奸,比滑的还滑,谁也玩不了他,只有他玩别人的份!

    “哦?如今京师洛阳已经收复,董贼仓惶西逃,人心尽失,不日就会全军覆灭,大汉中兴有望,本刺史何愁之有啊?”张扬虽然在大事上缺乏决断力,但论起官场上打太极的本事却是炉火纯青,想试探我的底牌,你还毛嫩呢!

    “呵呵!刺史大人心中所愁的正是--无愁啊!”紫木公子一语双关,‘无愁’,就是萧逸的表字。

    “你到底什么意思?”张扬面色阴沉的一挥手,大群的亲兵手执刀剑冲了进来,任谁被一下子揭穿了心事也会恼羞成怒的。

    “我说了,无他,为大人解愁而已!”

    “好,那你就试着说说看,如果说完之后老夫依旧心中忧愁,那你就用自己的脖子试试这些刀剑磨的是否锋利吧!”

    “好,如今大人所愁的一为国家,一为人,不知在下猜测的对否?”紫木公子面对尽在咫尺的刀剑,依旧从容不迫,对于死亡,他已经没有丝毫的畏惧了,因为很多时候,他生不如死!

    “继续说下去!”张扬脸上没有任何变化,心中却在砰砰打鼓,董卓西逃,身为汉臣,他还是希望继续追杀下去的,一方面是他骨子里对大汉王朝依旧留恋,再者,如果等董卓缓过气来,首先受害的就会是自己,因为并州离西凉太近了,有这样一头饿虎在身侧徘徊,让人难以安寝啊!

    至于那个让他发愁的人嘛,不说也知道。

    “我有一策,可以一举两得,既对得起国家,也能免去大人的心腹之患!”紫木公子看了看张扬的表情,就知道这次自己又压对了,“董卓西逃,诸侯之中只有曹操将军执意追击,既然如此,大人您何不派出一支人马跟随曹将军一起西征,如果成功,则功劳尽归于刺史大人,可扬美名于四海,对于汉家社稷江山也算是尽心尽力了,如果不成,呵呵,自然有人去承担那兵败的责任,与大人您也无损呀!”

    “你与那萧逸有仇?想借老夫的刀杀了他?“张扬也不是傻子,立刻就明白了这是借刀杀人的诡计,不过这条计策确实让他心动,是个好办法呀,成了,自己就是救国救民的大英雄,不成,自己也算是为汉家尽力了,任谁也说不出什么,如果萧逸战败,或者是战死,自己还能趁机把玄甲军的残部收编过来,无论怎么算,也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只是,这样的计策如果是自己想出来的,那就千好万好,可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就让人很难受,毕竟那触及到了自己心里许多阴暗的东西!

    “呵呵,在下言尽于此,如何取舍大人您自由决断”紫木公子没有正面回答张扬的问题,他对萧逸岂止是仇恨那么简单,他们还是最好的对手,甚至是心灵上的知己,唯有你知我心啊……

    “有件事您不要忘了,当初丁原刺史是怎么死得?萧逸如今和曹操走的也很近啊,现在不动手,以后悔之晚矣!”

    紫木公子这句话正戳中张扬的心,当初丁原是何等的信任吕布,还收为义子,时刻带在身边,结果呢?一个官职,一个爵位,吕布就把义父丁原的人头送了出去,前车之鉴啊!

    “明日一早,曹操就要带兵追击了,请大人早做决断!告辞!”紫木公子面带微笑的转身走了出去,萧逸,看这次你怎么逃过这一劫,只要人性自私,你就死定了!

    看着紫木公子离去的背影,张扬几次伸手,却又都放下了,对方说的没错,现在自己不动手,等到白刃加身的那一天可就晚了,恍惚间,丁原人头在旗杆上随风摇摆的景象,再次出现在张扬的眼前,那颗人头还张着大嘴向自己哈哈大笑,“你也来了,也被部下砍了脑袋,好,快来跟我作伴吧……”

    “不!……”一声狂吼,张扬眼前的幻觉终于消失了,那绝不是自己的未来,绝不;“来人,传令下去,让玄甲军明日随曹将军一起,追杀董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