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1.第241章 火焚洛阳
    ,精彩无弹窗免费!

    黄昏时分,虎牢关外的联军士兵们突然发现,西方的天空中飘起了一个黑点,随后黑点不断的扩大,变成了一个黑色的烟柱,而后黑色的烟柱继续扩大,再扩大……,最后甚至遮挡住了半边天际!

    当夜幕降临时,人们终于看清了那些烟柱代表着什么,火,大火,烈焰冲天,整个西方天际都被照成了白昼,就像一轮正在燃烧的太阳,可现在是黑夜,西边也没有太阳,那里有的只是大汉的京师-洛阳城!

    士兵们疯了,将军们疯了,最后诸侯们也疯了,有人目瞪口呆,有人跪地哭泣,有人仰天长啸……,谁也没有想到董卓竟然敢火焚洛阳城,他怎么就敢这么做,丧心病狂啊!

    那可是洛阳,大汉京师,是花了十几代人的心血才建立起来的,是几千万汉家子民心中的圣地,如今一把大火,人们心中的信念瞬间崩塌,大汉,完了……

    盟主袁绍连夜擂鼓升帐,召集所有大小将领议事,只有一道命令,“联军倾巢出动,星夜攻打虎牢关,哪怕是用死尸堆,也要堆开它……”

    战鼓如雷,人潮如海!

    十八路诸侯全都红了眼,就连孔融那样的文弱书生都披甲上阵了,盟主袁绍亲自擂鼓助威,其余众人手提宝剑在前沿督战,但凡有后退一步者,杀!

    三军将士高举火把,呐喊着向虎牢关发动了猛烈的进攻,就像海浪拍打堤坝一样,一波连着一波,一浪高过一浪,无论上面的箭矢有多密集,无论有多少巨石砸下,联军将士死战不退,前面的倒下去,后面的踩着死尸继续奋勇蹬城,爆发出了开战以来最大的勇气,虽然这些勇气来的迟了些……

    反观虎牢关上,董卓等人撤走后,这里就交给了部将赵岑,还给他留下三万人马,赵岑也算是西凉军中一员悍将,常年征战沙场,军事经验十分丰富,可面对联军这样亡命的进攻,他的内心也胆怯了,尤其是洛阳方向冲天的大火,让他意识到,自己被抛弃了,成了断后的一枚弃子!

    “老子在这里浴血厮杀,你们在洛阳城刨坟掘墓,大发横财,最后跑的时候竟然都不通知老子一声,好,既然你们不把老子当人,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对着西方一通狂骂后,赵岑换了一身普通士兵的衣服,混在慌乱的人群里,消失不见了……

    群龙无首,数万西凉军顿时大乱起来,董太师跑了,当官的也跑了,那我们还给谁卖命啊,爹死娘家人,各人顾各人啊!

    随着一声呐喊,数万大军一哄而散,大部分放下兵器投降了联军,还有一些不想再当兵的,裹挟了些人手,军服一脱,直接跑到附近的山里当起了山大王,反正乱世土匪多如毛,这年头谁管谁呀!

    天明时分,联军终于彻底攻下了虎牢关,而后各路诸侯人不卸甲,马不停蹄,直奔洛阳而去,数十万人马就像长途赛跑一样,拉开了长长的距离,骑兵冲在最前面,步兵随后,辎重兵跟在最后面……,大军已经毫无阵型可言,各家的兵马也全混杂在了一起,根本分不清谁是谁,现在大家只有一个念头,跑,快跑……

    洛阳城已经是烈焰冲天,黑色的烟云覆盖周边上百里,经久不散……,诸侯联军赶到后却惊讶的发现,事情似乎没有大家想的那么糟糕,洛阳城北部和西部的宫殿,太庙,以及王公大臣们的府邸基本都烧成了一片废墟,可城南和城东地区却损失不大,比如‘太学、白马寺’,几条比较繁华的坊市都平安无恙,甚至连那座‘天机楼’都完好的保存下来了!

    诸侯们立刻调动人手,将还在熊熊燃烧的大火扑灭,而后众人才发现其中的原因,原来城南和城东虽然也设下了不少火源点,但这些地方要么极其靠近水源,要么就是比较孤单的建筑,周围很是空旷,这样一来,点火的时候虽然也会浓烟冲天,但火源不会向四周扩散,所以损失也就很小了……

    虽然不知道放火的西凉军为什么会这么笨,但能保下半个洛阳城已经是谢天谢地了,谁还愿意去多想这些,扑灭大火后,诸侯们各自找地方安营下寨,因为房屋不够,许多军营就直接扎在了废墟上,盟主袁绍出身世家,最讲究的就是一个排场,所以他抢先占了‘天机楼’作为自己的大本营,如今在洛阳城,这已经是最奢侈的地方了,其余诸侯也大多如此,找到一些没被焚毁的大宅院安顿下来,只有曹操,进城之后什么也不顾,直奔‘太学’而去……

    “哈哈!太好了,列祖列宗保佑,这里没事,这些书籍都没事!”曹操此时正在‘太学’藏书楼的竹简堆里快乐的打滚,洛阳大火冲天,这里却平安无事,不但没有被焚毁,西凉军撤走以前还仔细的封闭了门户,所有大门都上了铁索,以防止那些乱兵们破坏。

    曹操不是那些没脑子的诸侯,略一思索他就明白了,这肯定是有人暗地里花费了不少心思才保存下来这些,否则怎么如此凑巧的留下了半座洛阳城,‘太学’的藏书也平安无事,对这些书籍的价值曹操可是一清二楚,绝对的价值连城,“不管此人是谁,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啊!”

    …………………………………………………………………………………………………………………………………………………………………………………………

    尚坊在洛阳城西南三十里的洛水河边,密密麻麻的一片,全是各类作坊,虽然只是最原始的手工生产,但这里已经是整个大汉帝国,或者说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工业中心了,就是这里出产的各类器皿,源源不断的供应着京师洛阳,这就是为大汉帝国输送血液的心脏!

    在尚坊里生活的还有几千名工匠,这些人一生都要在这里度过,没有假期,没有休息,有的只是没日没夜的操劳,只到有一天干不动了为止,然后由儿子或者是孙子接过自己手中的工具,继续操劳下去,很多人的祖上甚至从秦代开始就是尚坊里的大匠,他们世世代代为帝国效劳,也积攒下了精湛的手艺!

    可惜,无论他们如何战战兢兢的为这个帝国效力,在权贵们的眼睛里他们只是一些会制造精美器皿的工具而已,汉帝不看重他们,董卓不看重他们,关东的诸侯们也不看重他们,所有人都忙着在洛阳城里翻检,希望能得到一点西凉军留下来的残羹剩饭,想趁乱发财的,可不止是西凉乱兵……

    “轰!轰!轰!……”随着阵阵马蹄踩踏大地的声音,一道黑色的洪流突然出现在尚坊周围,而后他们以极快的速度向这里冲过来,只见这支军队,人如龙,马如虎,其势如泰山,真的就像一座山压了过来,把那些留守在尚坊里的工匠吓得魂飞魄散,许多人已经跪在地上,拼命叩首求饶起来,这样的骑兵大队,只需要一个冲锋就能把这里踏为平地!

    万幸,当黑色的洪流冲到近前时,突然分列开来,向尚坊两边包围过去,而后占领各处据点,插上了黑色的军旗,原来他们是来保护这里的,对着洪流涌动,一面黑色的大纛出现在阵前,上面赫然是四个大字--玄甲铁骑!

    大旗下,萧逸横刀立马,正在打量尚坊的情况,“张济做的不错,这里一草一木都丝毫无损,他真是有心了……”

    来到洛阳后,萧逸连城都没进,立刻带领玄甲军赶到这里,生怕有人抢先一步把桃子给摘走,万幸,那些诸侯们要不是忙着在城里翻东西,要不就是没想到这里,最后全便宜自己了。

    “你们谁是这里的坊官,出来见我!”萧逸向前一催战马,直接来到那些工匠面前,这可都是一个个的活宝贝呀,从此以后玄甲军的军械不用愁了!

    这时候的战争,一拼勇武,二拼粮草,第三拼的就是军械,因为冶炼技术的原因,这个时代的军械极易损坏,一把战刀,往往砍了几个人之后就会变成锯齿,打一场战下来经常要换好几次兵刃,所以每次打完仗,除了遍地的死尸外,就是堆积如山的破坏兵刃,这个时候如果没有一个良好的后勤部门为你提供充足的兵器,那你就只能拿着木棍作战了!

    “参见将军大人,小老儿高廉,是这里的总坊官!”一名须发皆白的老头猫着腰,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跪倒在萧逸的马前,脸上满是惊恐的神色。

    “哦?老人家快快请起!”对手艺人必须要尊敬的,萧逸跳下马来,双手搀扶起老者,看着对方那双布满老茧和烫疤的手就知道,这是一位老铁匠。

    “不敢,不敢,将军有何吩咐请直说,小老儿无不遵从!”高廉打了一辈子的铁,也在尚坊里工作了一辈子,何时见过一位将军对他如此客气,以往那些权贵们来了,无不是非打即骂,萧逸对他如此客气,反把他下了一跳,连着退了几步,腰躬的更厉害了!

    “呵呵!不知道这尚坊里如今有多少工匠,都能制造些什么器物,大家生活的如何?”萧逸摸了摸鼻子,这次他可不是要杀人,而是尴尬的,难道自己长得很凶恶吗?好不容易想亲民一回,还差点把面前的老头给吓死,看来想和劳动人民打成一片是不可能了!

    “回将军大人的话,尚坊里连小老儿在内,共计有匠人3328名,另有家属两千余人,也在附近居住,工种也包罗万象,有泥瓦匠,木匠,瓷器将,漆将……,其中以铁匠最多,占到工匠总数的一半以上!”高廉一辈子都生活在这,对尚坊的情况自然了如指掌,“至于出产,弓箭,兵刃,各种攻城器械这里都能打造,至于其他的生活用品,如木器,瓷器,青铜器,漆器……,也都不短缺!”

    “好,很好,以后就由本将军接掌这里,放心吧,本将军会保护你们过上好日子的!”萧逸脸上都快笑出花来了,这些可都是宝贝啊,他甚至在想,如果把这些人带到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也完全能够自给自足,到时候自己就是划地为王也不是不可以的……

    “多谢将军,小老儿必效犬马之劳!”高廉再次跪倒在地,拼命的磕起头来,不管对方说的是真是假,自己多磕几个头,以后总能少受点虐待吧,那些上位者,哪有一个好人呦……

    “这里可有什么短缺的吗?”萧逸看了看眼前的老头,又看了看聚在远处的工匠们,这些人大都衣裳褴褛,面有菜色,看来以前他们的日子过得也不怎么样嘛,这样也好,只要自己对他们好一些,想来这些人一定会感恩戴德的。

    “回将军大人的话,这个……这个……”

    “缺什么,照直说,本将军绝不怪罪!”看到高廉吞吞吐吐的样子,萧逸就知道他肯定遇到困难了,这正是自己收拢人心的好机会啊!

    “回将军的话,尚坊里的人只会打造器械,不会种地,所有的口粮全靠洛阳城里接济,最近洛阳乱成一团,没人管照我们,坊里的存粮已尽,大家伙好几天都没吃上饱饭了……”

    高廉说的都是实情,董卓等人最近都忙着搬家,仅有的一点精力也去搜罗金银珠宝了,谁还管他们这些匠人的死活呀,如果萧逸再晚来几天,这些人不是饿死,就是出去逃荒要饭了。

    “胖刘,烧水,熬粥,再把营里的干粮,肉铺都拿出来!”萧逸一声令下,火头军们立刻闻风而动,在胖刘的带领下,几十口大黑锅一字排开,开始熬粥做饭,其他人也把随身的饼子,肉铺都拿了出来,递给那些工匠们,说实话玄甲军的伙食,在整个关东联军里都是最好的,谁叫他们有一个比奸商还要奸的统领大人呢!

    “多谢将军,将军慈悲啊……我等必效死力……”,工匠们黑压压跪倒了一片,拼命磕起头来,他们的人生愿望很简单,吃饱,穿暖就可以了,如今萧逸不但给他们吃的,还有连过年时都不一定见到的肉铺,大家顿时觉得幸福死咩……对萧逸自然是感恩戴德……

    ……………………………………………………………………………………………………………………………………

    洛阳城中,曹操正在‘太学’里翻检各类珍贵书籍,对一些孤本简直是爱不释手,连中午饭都没顾得上吃,爱书之人就是如此,可以一日不食,但不可一日无书!

    “回禀曹将军,我们晚到了一步,尚坊已经被玄甲军抢先占下了!”一名亲兵终于把曹操从书海里拉了出来。

    哈哈!好小子,下手真快,无妨,早晚都是自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