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0.第240章 侄儿服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走出寝宫大门,萧逸还能清楚的听到身后传来凄凉的哭泣声,不过这丝毫没有羁绊住他的脚步,海燕公主这一刀将他的梦想彻底打碎了,她终究不是‘她’,萧逸不得不将自己那颗受伤的心,再次用坚硬的外壳层层保护起来,男人一辈子,伤一次就足够了!

    寝宫门外,张济看到萧逸的样子也是微微一惊,尤其是那道血淋淋的伤口,让人触目惊心啊,萧逸的本领如何他可是一清二楚,普天之下能伤的了他的人,绝不会超过一掌之数,但绝不包括寝宫里面那三个人,要对付她们,萧逸一只手就足够了,所以这一刀必然是情伤,也只有情伤才能让大名鼎鼎的‘鬼面萧郎’血流不止!

    因为他终究是个男人,是男人就永远也躲不开这一刀!

    “走吧,她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祭给了大汉王朝,我带不走她!”萧逸的声音冰冷至极,与刚才简直判若两人,走进去的是纯朴善良的小道士-无愁子,走出来的却是遇佛杀佛的‘鬼面萧郎!’

    都说咀嚼苦楚是男人成熟的不二法门,就在走出寝宫大门的一刹那,萧逸觉得自己彻底成熟了,以后他会用一个成熟男人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还是这个世界里的女人!

    “萧郎保重,女人如草半天下,以你的本事,什么绝色佳丽得不到,切莫为情所伤啊!”张济上前拍了拍萧逸的肩膀,就像一个年长的兄长在安慰失恋的朋友,其实在心里他更欣赏现在的萧逸,冷酷,铁血,无情,这才是只手掌控天下风云的男人!

    “呵呵!已经伤无可伤了……,董卓的计划如何,什么时候开始动手?”萧逸直接转移了话题,受伤的狮子只会在寂静的夜晚独自****伤口,面对其他野兽时,它表现出来的永远只是坚强!

    “明日一早,董卓会挟持天子和文武百官先行离京,而后李傕、郭汜、我和樊稠,分别把守洛阳四门,驱逐城中所有百姓和大军裹挟在一起,向长安进发,黄昏时候再四门一起放火,把洛阳城彻底夷为平地!

    “能否把洛阳城保全下来?知道你心里仇恨汉家皇帝,可灵帝,少帝都已经死了,连汉家十二代帝陵都被你们刨了,天大的仇恨也该报了吧,这洛阳城是花费了无数人的心血建造而成,它属于一家一姓,而是天下所有汉人百姓的!”萧逸这次来洛阳就是为了一人,一城,人已经无非带走了,洛阳城他必须保全下来。

    “根本做不到,我最多能保全自己管辖的那四分之一,至于其他人都是董卓的死党亲信,不会听我指挥,天火无情,这洛阳城终究会化为一片焦土!”张济苦笑着摇摇头,对于汉家他已经没有什么仇恨了,这些日子他杀人杀的手都软了,要报仇,也该是别人来找他才是。

    “至少一半,还有太学,白马寺,尚坊,这三个地方无论如何也要给我保存下来,做到了,我保你侄子一生平安无事,哪怕他闯下天大的篓子,我也给他担着!”萧逸说的斩钉截铁,洛阳城里的皇宫他可以不管,那些权贵们的豪宅楼阁也可以不管,但这三个地方,绝不能毁于战火!

    萧逸选的三个地方都非同小可,‘太学’里有大汉王朝数百年来珍藏下的各种图书典籍,许多还是春秋战国时期就流传下来的孤本,其价值根本就无法估量,可以说是整个华夏文明的精华所在,董卓只顾得劫掠金银珠宝,对这些书籍根本就没搭理,在他们眼里那只是一堆烧火用的劈柴而已,但萧逸却知道这些书籍的价值,宁毁十座洛阳城,也不能损了一本书,城毁了还可以再筑,书烧了,就全没了……

    白马寺是佛家的圣地,也是他在中国的第一所寺庙,里面同样珍藏了大量的佛家典籍,佛学即是宗教也是一种哲学,劝人弃恶扬善,对教化人心有很大的作用,再者说萧逸要利用佛教向草原渗透,就冲这个也得把白马寺保全下来,否则正在草原上传教的小和尚‘无心’会和自己拼命的。

    最后就是尚坊了,那里汇聚了大汉王朝最精巧的一批人才,各种手工业者应有尽有,木匠,制纸匠,纺织者,陶瓷匠……,最重要的是冶铁,还有各种兵器作坊,大汉王朝最锋利的武器都出自哪里,得到尚坊,就相当于得到一座兵工厂,那就是以后争霸天下的资本!

    “好,我答应你,就用半个洛阳城换你一句承诺!”张济微闭双目,在心里盘算了半响,终于点头答应下来,“尚坊在城外,正好归我掌管,可以给你留下一批工匠,各种作坊也可以原封不动的留下来,至于‘太学’和‘白马寺’,都在樊稠将军的辖区,他与我交厚,可以去私下交涉,一定都给你保全下来!”

    “一言为定!”

    “致死无悔!”

    “啪!啪!啪!”二人在空中连击三掌,算是定下了彼此的承若。

    这就是古人最为推崇的击掌为誓,没有繁杂的程序,也不用多么恶毒的誓词,只须二人手掌相击,彼此就会豁出性命去完成这份誓言!

    “董卓暴虐,日后必遭天谴,为后代子孙计,你以后还是少杀些人吧!”说完这话萧逸觉得小脸有些微微发红,自己就是个杀人如麻的屠夫,这些年斩掉的头颅不计其数,现在竟然在劝另一个屠夫放下手里的刀子,可笑,可怜,可叹!

    “已经上了贼船,身不由己呀!”张济一声长叹,他又何尝不知自己杀戮过重了,可屠刀一旦举起,就很难再放下了,“无愁一向目光深远,你以为董卓去了长安后会如何?还能有多久的气数?”

    “董卓焚毁京师,迁都长安,把文武百官得罪了个干净,天下百姓更是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如果他能老老实实躲在长安什么也不做,凭以前积攒的老底,也许还能多活几年,否则必然造到士族力量的极大反弹,这些人可是杀人不见血的,什么招数都使的出来……”

    “那我该怎么做才能免了这场血光之灾?”张济不怕死,但他怕失去最后的亲人,这句话其实是为侄儿张绣问的。

    “屯兵他处,不入长安!”照着这八个字去做,可保你们叔侄平安无事,说着萧逸指了指眼前雄伟的皇宫,继续说道,“记住,无论有多大的富贵,有多高的赏赐,永远也不要进长安半步,越低调越好,最好让那些士族门阀忘记你们叔侄的存在,如此可保性命无忧!”

    “多谢,我必牢记在心!”

    “好,此间事了,我也该告辞了,如果有缘我们他日再见吧,保重!”说着萧逸翻身跃上早已为他准备好的马匹,抱抱拳,扬鞭直奔虎牢关而去,从洛阳到虎牢关,只有五十余里路,快马加鞭,一个多时辰就能到,城关虽然过不去,但翻山越岭对他而言不是什么难事,最迟明天一早,他就能回到玄甲军营地里。

    “保重!”张济对着远去的背影深施一礼,萧逸总是能在最关键的时候为他指明方向,有这样的朋友,看来老天对自己还是不薄的。

    “此人谋略无双,堪称一代鬼才,叔父为何不将他留下,收为己用,如有此人相助,叔父在西凉军中的地位必然能再上一层楼,日后如果董太师那里真的出现意外,叔父完全可以趁机取而代之!”同样是看着远去的背影,张绣却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痴儿,没想到你还有这些心思!”张济的目光中满是惊讶,他这一生看透了许多人,却万万没想到最后竟然疏漏了自己的侄儿,这小子野心勃勃啊,“虎头,人要想一生平安,必须量力而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看好自己的野心,群雄逐鹿这场大戏,不是你能玩的,至于此人,更不是你我叔侄能收服的!”

    “他到底是什么人?能让叔父如此看重,不惜用半个洛阳城换他一个承诺?如果被董太师知道我们这样做,那可是会杀头的?”张绣语气虽然依旧恭敬,却透出很大的不服气,少年人都是骄傲的,他并非是针对萧逸,而是咽不下胸中那口傲气!

    “他是谁?呵呵……,他是叔父的朋友,以前的乡亲,生死与共过的战友,‘无愁子’是他的道号,他的本名叫萧逸,”顿了顿,张济看着侄儿正在不停变换颜色的小脸继续说道,“如果你还不清楚,他还有个外号叫做‘鬼面萧郎!’”

    “什么?是他……‘鬼面萧郎’,杀了华雄将军那个……,他,他不是在虎牢关吗?……怎么就敢?这里可是龙潭虎穴啊!”听到萧逸这个名字后,张绣的嘴巴就没合拢过,心里就像被天雷劈中一样,外焦里嫩,还冒着丝丝热气……

    “呵呵!他有什么不敢的,这不是来了,又平安无事的回去了吗?”张济拍拍侄儿的肩膀,又宠溺的伸手帮他把嘴吧给合上,“这下你放心了吧,有他一句承诺,可保你一生平安无事!”

    “侄儿服了!”张济突然觉得叫萧逸的那声‘叔父;一点也不吃亏,这可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这样神勇盖世的叔父,多多益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