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9.第239章 伤心一刀
    ,精彩无弹窗免费!

    皇宫禁苑东侧,有一座独立的宫殿,与追求高大、雄伟的汉家宫殿不同,这座宫殿格局精巧,布置奇特,充满了西域风情,这里就是海燕公主的寝宫,当年汉灵帝对这个女儿宠爱非常,常对身边的大臣说,‘朕之女,聪慧英武,天下无双,’因此特意为她花巨资盖了一座充满异域风情的寝宫,就叫--无双宫!

    无双宫内,海燕公主正在床榻上安寝,虽然在睡觉,可身上的衣服却是完完整整的,她是‘和衣而眠’,自从董卓进京以后,每晚睡觉海燕公主都是不脱衣服的,一则是出事时可以反应快一点,再者也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那把金柄弯刀就放在身侧,只有握着这把刀,她才能安心的睡上一会!

    虽是在睡梦中,可海燕公主的眉头却依旧紧缩,两只小手也紧紧握着,双腿蜷缩在一起,那模样就像母亲肚子里的婴儿,可见她的内心深处是何等的不安,人只有在心怀恐惧时,才会选择这种睡姿……

    自从董卓入京以来,杀戮公卿,欺凌皇室,何太后、少帝刘辨都被毒杀,现在坐在皇位上的刘协也完全是个傀儡,而且朝不保夕,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步他哥哥的后尘……

    身为皇室最后一根支柱,海燕公主心中的压力可想而知,如今董卓又要迁都长安,满朝文武在屠刀的恐吓下无人敢出言反对,一旦离开洛阳这个根本之地,皇室也就彻底失去了最后的威严,变成任人宰割的羔羊,她已经失去了一个弟弟,不能再失去另一个了,可该怎么办才能保住大汉江山,保住她们姐弟二人的安全?

    谁才是自己的保护神呢?怀着这样的疑问,睡梦中的海燕公主依稀见到了一个彪悍的身影,为她挡住了扑过来的猛兽,那道身影是如此的熟悉,还有一张微黑的小脸,深深的酒窝……

    “殿下,殿下不好了,西凉大将张济带兵入宫,直奔这里来了,还要求见公主!”一身绿衣的侍女玲玲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一年多的时间,她那娇小的身材已经发育的玲珑有致,再加上清秀的面容,可以预期以后也是个倾城倾国的祸水。这样的身材、相貌原本应该是一个女人最大的骄傲和资本,可现在带给她的却是无限的惊恐,自从西凉军霸占京师以后,四处欺男霸女,无数貌美的洛阳女子都遭了殃,就连皇宫也没能逃脱毒手,董卓自己就带头夜宿龙床,****宫女,其他西凉将领有样学样,经常带兵来皇宫里光顾,不但宫女被抢走无数,甚至连先帝留下的嫔妃都没能幸免……

    几乎每夜都有女人的尖叫声传来,而后第二天就会拉出一车车****的女尸,许多后妃为了不受辱,都选择了投井自尽,以保全清白,据说后宫里有一口深井,一夜之间被死尸填满了,最后跳下去的人都不是淹死的,而是摔死的……

    “不要慌,万事有本宫在……张济?他到哪了?”海燕公主手持弯刀让自己强行镇静下来,梦境终究是梦境,这时候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了,对张济她到是略知一二,此人乃是董卓的心腹爱将,而且文武双全,若论统兵征战的本事,在猛将如云的西凉众将中也是数一数二的,还听说此人残酷嗜杀,大将军何进满门就是被他诛灭的,不过倒是从来没听过他贪恋女色,西凉众将都来皇宫里抢女人,唯独张济,一次也没来过,这次深夜闯宫,又是为的什么?

    莫非是为了自己?

    “回主子的话,已经闯到宫门外了,小太监‘花心’在哪里勉强只应着,恐怕也档不了多久,咱们快躲一躲吧!”玲玲的眼中满是惊恐,那些被抢走宫女的下场,她可是一清二楚,绝对的生不如死!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乃堂堂大汉公主,不信他敢无礼!”心中虽然同样七上八下的没底,但海燕公主只能用已经不复存在的皇室威严给自己打气了,这也是她最后的精神依靠!

    “主子,主子,快跑!”随着两声尖细的叫声,寝宫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随后小太监‘花心’就被人掐着脖子扔了进来,涨红的小脸直接着地,屁股高高撅起,就像只翻了壳的大乌龟一样,那模样要多惨有多惨,据说一些有特殊爱好的西凉将领,可是连貌美的小宦官也抢的,不知道今天‘花心’会不会‘菊花残,满地伤’……

    “吱……”的一声,寝宫的大门被人重重的推开,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出现在哪里,为首的正是张济,虽然是深夜入宫,张济还是穿了一件大叶黄金甲,头顶战盔,腰佩宝剑,面沉如水。

    “臣,张济参拜公主殿下,殿下万安!虽然一脚踹开了寝宫大门,张济却没有闯进来的意思,反而是站在门外,躬身行了一礼!

    “张将军深夜闯入本宫的寝室,不知所为何来呀?”海燕公主一手握刀,一手拉着自己的侍女玲玲,连靴子都没穿,光着一双小脚丫就跑来宫门前,今天她也想好了,如果这些西凉兵胆敢无礼,她就横刀自刎,为汉家保留最后一点尊严!

    “打扰公主安歇,臣惶恐,可微臣也是受人之托,不得不如此!”张济的口吻很客气,不过却不是臣子对主上的那种忠诚,反而像一个人去朋友家里做客,见到女主人的那种感觉,至于谁是男主人吗?呵呵!

    “是谁,董卓吗?”想到这种可能,海燕公主手心的汗水都出来了,每次大朝会的时候,董卓看向她的眼神,都令海燕公主彻夜不安,那是猛兽见到猎物的神色,发情的猛兽!

    一名身材高大的亲兵突然从后边闪了出来,迈步直入寝宫,张济反而退了出去,还主动把大门关上了。

    “站住,不得无礼!”寝殿里的主仆三人同时惊叫起来,小太监‘花心’爬起来挡在最前面,侍女玲玲虽然吓的都快哭出来了,还是死死的拉住了公主,至于海燕公主已经把刀放在脖子上了,随时准备给自己放血。

    “别怕,是我!”随着低沉的声音,那名西凉士兵抬头露出了一张微黑的小脸,正哭笑不得看着眼前吓得三只鹌鹑一样的主仆!

    “小道士,是你!”玲玲率先尖叫起来,海燕公主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他真的从自己的梦中走出来了吗?

    “没错,就是我”说着萧逸从怀里拿出一只龙纹玉镯,那是在北邙山中他用一只‘叫花鸡’从公主手里换来的,当然了,他还英雄救美了一把,幽冥魔豹,那可不是谁都能对付的。

    “小道士,你怎么当兵了,还是西凉军?”看到是当初救过他们性命的小道士,侍女玲玲再没有刚才害怕的情绪,反而一脸好奇的走过去,在萧逸身上摸来摸去,就像见到一件宝贝。

    也许她心里巴不得被这个小道士抢走吧,玲玲可是私下打听过的,道士跟和尚不一样,是可以娶妻生子的。

    跟一脸花痴的玲玲不同,海燕公主心中却是惊疑不定,一个小道士,就算他去当了兵,也不可能深夜进入皇宫来呀,更何况还有西凉大将张济给他守门,这也太不可思议了,难道他还有什么秘密身份不成?

    海燕公主也是聪明异常的人,顿时在心里盘算着各种可能……

    “我没当西凉兵,只是送给张济一枚护身符,他欠了我的人情,所以就带我进来了!”见海燕公主有所疑惑,萧逸连忙开口解释,这也都是实话!

    “呼!……”看着萧逸那纯朴的眼神,海燕公主终于松了口气,西凉军大都出身蛮荒边界,一向崇尚鬼神之说,对巫师,道士之类的人从不冒犯,就连乱兵打劫,也不会对道观下手,因此用一张道家的‘护身符’贿赂了张济,倒也说的过去。

    “赶快跟我走吧,明天一早董卓就会劫持圣驾迁都长安,到时候必然会有大的劫难,到时候就算是皇室贵胄恐怕也难逃此劫!”萧逸已经从张济那里得到了确切的消息,所以才会冒险深夜闯宫,他来洛阳城的目的之一就是带海燕公主离开,对那张熟悉的面孔,无论如何他也割舍不下,那是自己心里唯一的美梦了,萧逸绝不允许它破灭!

    “跟你走?去哪?普天之下那里还有一片净土?”海燕公主脸上先是一喜,但随即又变成了无限的惆怅,至于玲玲和小太监‘花心’,他们的神色随着自己主子而变化,主子去哪他们去哪,哪怕是地狱,这就是忠仆的宿命!

    “离开皇宫,去山东,去江南,去塞外,只要是你想去的地方,我都可以带你去,我们可以有自己的田园,牧场,牛羊,过无忧无虑的生活!”萧逸不是在说空话,他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心,原本的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宅男,只是机缘凑巧才来到了这个世界,杀戮不是他的本意,他只想好好的活下去而已。

    跟其他穿越者不同,别人穿越后都会随遇而安,很快的融入新的生活,而萧逸最大的人生梦想就是--回家,在这里,就算坐拥无限的权势,他也只是世界的弃儿,孤单,寂寞……

    现在机会来了,带着公主离开这里,找一个山野隐居起来,过自己喜欢的日子,平时种田,打猎,再生一大堆孩子,每天看着这张让自己魂牵梦绕的脸,也就跟回到原来的世界没什么区别了吧!

    “无忧无虑?那样的生活可以属于任何人,但绝不会属于我,我是先帝长女,堂堂的大汉公主,身体里流淌着这个世界上最高贵的血脉,我必须与大汉同生死,共存亡!”海燕公主的神情变得激动起来,仿佛已经进入了一种幻境,那是大汉历代先帝在她的灵魂深处打下的烙印,她永远只属于皇宫,属于这个王朝!

    “你把玲玲带走吧,去过你们想过的日子,当初在北邙山的时候就答应过,要把玲玲许配给你,现在本宫可以兑现诺言了!”

    “主子,奴婢早就立誓,要追随您一辈子,就是上刀山,下油锅,奴婢也不离开!”玲玲听到公主要把自己送人,顿时哇哇大哭起来,她自幼一直生活在公主身边,二人情同姐妹,可以说海燕公主就是她全部的精神依靠,离开了,她就不知道该怎么生活,所以虽然一脸不舍得看着萧逸,但抱着公主小腿的手却死死的不肯松开!

    一旁小太监‘花心’也是泪流满面,他们这些奴婢的宿命就是和主子困在一起的,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一对蠢女人!”虽然尊敬女性,但萧逸一直认为,在面临大是大非,生死关头的时候,女人往往都是愚蠢的,因为她们看待世界过于感性,而男人,选择理性!

    所以这个世界还是应该让男人来统治,也该由男人来做决定,既然你们不愿意跟我走,那就只好用强了,萧逸相信以后她们主仆俩都会感谢自己的,至于感谢的方式,呵呵……

    大步上前,萧逸轻舒猿臂,一边一个将两个还在啼哭的女人抱了起来,转身就开始向外走,“乖乖的跟我走吧,外边已经都安排好了,马匹、车辆,通关的文牒,足矣把我们送到安全的地方,到时候我……”

    “啊!……”萧逸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胸口,一道血淋林的伤口出现在那里,就在自己的心窝上,而凶器就是握在海燕公主手里的金柄弯刀,“自己征战无数,无论是面对来去如风的马贼,还是恶狼一般的匈奴人,哪怕是对上‘虎鸠’吕布,都没伤过半块头皮,没想到今天竟然受伤了,还是伤在一个女人手里,心爱的女人……”

    两个女人一左一右摔了下去,只剩下萧逸两眼茫然的站在那里,伸手摸了摸伤口,鲜红的血液微微有些热,黏黏的,有些腥气,这种味道原本是他最喜欢的,可现在……,伤口并不深,但却让他痛彻心扉,“她竟然用刀砍我?她竟然伤了我……”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海燕公主手里的弯刀早就掉落,此时赤足跪在那里泣不成声,一边哭,一边不停的道歉,她的心同样剧痛!

    玲玲第一个反应过来,直接扑到萧逸怀里,看着他流血的伤口满是惊慌,随即‘撕拉’一声,从自己的裙摆上撕下一块布条,小心的给萧逸包扎起来,一边处理伤口,一边哇哇痛哭,她也心痛,一半为了公主,一半是为了萧逸……

    “哎!……”一声叹息,推开小侍女玲玲,萧逸头也不回的向门外走去,世上最残酷的事情,莫过于美梦破灭,“你到底不是她,不是,她是永远也不会向自己挥刀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