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7.第237章 给你买一张护身符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刘备的努力终究是没能成功,连日来他四处奔走,拼命的游说各路诸侯火速进兵,可惜,除了曹操和孙坚表示赞成外,其余众人全都一口回绝了他!

    “此乃国家大事,关系到江山社稷的生死存亡,本盟主自有处分,无需尔等劳心!”

    “玄德呀,如今军中粮草不足,还是等后援到来以后再行进兵吧,届时老夫第一个杀进洛阳,营救天子!”

    “玄德过于杞人忧天了,没看到这几日虎牢关上旌旗招展,西凉军士操练的声音惊天动地吗,那董卓必然在暗暗添兵备战,断然不会弃洛阳而去的……

    万般无奈之下,刘备只好再次来拜访萧逸,希望能和这位‘鬼才’商议个好办法出来,结果得到的回答却是,萧逸有事外出了,如今营中一切事物暂由马校尉代理……

    “国家即将大难临头,此时此刻萧逸去那了呢?”左思右想后,刘备不禁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了洛阳城,但愿自己猜对了吧!

    洛阳,此时已经变成了人间地狱,前几日城中突然传唱出‘西头一个汉,东头一个汉,鹿走入长安,方可无斯难!’的谣言,一时间人心惶惶,朝廷百官也是议论纷纷,正当大家疑惑不定时,董卓突然带兵返回,接着连夜召集公卿大臣,宣布要‘顺应天命,侍奉天子,迁都长安!’

    顿时间舆论大哗,大汉王朝定都洛阳已经有二百余年,经过十几代人的苦心经营,这里已经是天下九州最繁荣富庶的地方,大臣们的家小产业也都聚集在这里,一下子要迁都,还是去那个残破不堪的长安,但凡有点脑子的,谁也不干呀!

    群臣纷纷出言反对,列出各种不能迁都的理由,祖宗陵寝不能丢弃呀,洛阳经营不易呀,长安破旧不适合作为都城呀……,而董卓只用了一条理由就说服了所有人,他拔出腰间宝刀,双眼赤红的说道,“当今天下大事在我,顺我者生,逆我者亡!”

    原来这只是一道非常简单的选择题,活人跟我走,死人可以留下!

    纵然心中有一万个不乐意,群臣的脖子毕竟硬不过董卓的刀子,只好骂着娘收拾行李去了,小皇帝要走,文武百官要走,城中的百姓也要走……,董卓下令强行迁徙洛阳百姓,和大军混杂在一起,军人一队,百姓一队,严格监视,又令心腹爱将李傕、郭汜各带三千铁骑手执钢刀在后面监视,但凡有不愿迁徙,或行动迟缓者,杀无赦!

    乱兵如火,趁此机会那些西凉大兵那里还会客气,只抢百姓钱财的就是好兵了,连人家老婆闺女一起抢的还不算坏到家,最坏的是先杀活人,再挖死人财的那些家伙,绝对坏的头顶流脓,脚下生疮……

    吕布作为董卓的义子,有干爹罩着自然抢了个最好的地盘,北邙山中的十二代帝王陵寝全归他挖掘,里面金珠宝物无数,作为亲自执行者,吕布顿时发了大财,每晚数钱数的眼睛发绿,就像恶狼一样盯着这些帝王的陵墓,无数的陪葬品搜罗一空,就连尸骨上的‘金缕玉衣’都没放过,统统扒下来带走……

    可怜大汉历代先皇,生前得享人间富贵之极致,死后却连件遮体的衣服也没能留下!

    看到吕布发财,其余的西凉将官顿时红了眼,大家手里都握着刀把子,你能发财,我们凭什么不能呀,好,你挖帝陵,那我们就挖豪门大户的坟冢,里面好东西绝对不少,不挖白不挖,谁挖出来算谁的……,

    甚至出现了两伙西凉贼兵为了争夺一处大坟冢,拔刀火并的事情,一时间北邙山中,历代‘王侯将相’的坟冢被挖掘殆尽,白骨抛弃荒野,惨不忍睹……

    董卓的目的很简单,一个人,一间房,一根草也不给关东联军留下,把洛阳城彻底夷为平地,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

    张济混的不错,因为得到董卓的赏识,也给他安排了个好差事,那就是捉拿逆党,最近洛阳城里出现了一个恐怖而邪恶的组织,他们准备刺杀皇帝,推翻大汉,灭绝人类,毁灭九州大地……,反正是罪大恶极就是了,然后伟大的,英明的董太师察觉了这个阴谋,并开始抓捕这个组织的成员,至于怎么判断是不是这个邪恶组织的一员呢?

    很简单,这个组织成员有一个共同的特征,他们脑门上都写着五个大字--我是有钱人!

    洛水河边,一处沙滩上,张济正在这里监斩,数千名洛阳富户都被五花大绑的押在这里,刀斧手正在轮班行刑,无论这些富豪们如何哀求或是咒骂,谁也逃不过那一刀,此时再多的家财也救不了他们的命,反而是谁的钱多,谁就先死……,先杀活人,再抄没家产,收归国库,真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啊!

    看着一股股喷出的腔血,听着各种恶毒的诅咒,张济知道自己死后是注定要下地狱了,可这个活计,他不做,别人也会做,当初投入董卓麾下本是为了复仇,如今大将军何进满门诛灭,被废掉的小皇帝刘辨也已经被毒杀,连大汉十二代皇陵都被挖掘殆尽,这个仇也算是报了吧?

    可为什么他一点大仇得报的快感也没有?反而是越来越孤单、寂寞……

    复仇的道路,一旦走上就再难回头,张济自己死不足惜,死对他而言也许还是一种解脱,可是……,回头看看站在自己身后的一个青年,张济的眼中难得露出了柔和的目光!

    此人身高八尺,猿臂蜂腰,身上白袍,白盔、白甲,手持一杆虎头金枪,枪尖上寒光闪闪,一看就不是凡品,青年生的堪称相貌堂堂,尤其是那眉眼之间,竟然和张济有几分相似。

    青年名叫张绣,是张济嫡亲的侄儿,也是他在这个世上最后一个亲人了,他的这个侄儿骨骼清奇,资质奇佳,自幼被异人看中,收为弟子,当初张家被灭满门的时候,张绣恰好在外学艺未归,因此躲过了一劫!

    张绣学艺回来后就一直在江湖上闯荡,因为武艺高超,枪法如神,到也闯出了个‘北地枪王’的名号,后来听闻叔父张济在洛阳,这才千里迢迢的前来投奔,叔侄相见,自然是悲喜交加,张济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有亲人在世,那种血浓于水的感觉一下子让他那颗冰冷的心温暖起来。

    董卓倒行逆施,已经惹的天怒人怨,西凉军团完蛋是早晚的事,这点张济早已看得透透的,如果是孤家寡人一个,就是万劫不复张济也不在乎,可现在不一样了,有了亲人,张济也就有了顾忌,他必须为侄子谋划一番,无论如何也得给张家留下一条血脉才是,可怎么才能给侄子留下一道护身符呢?

    “叔父,逆党已经全部行刑完毕,咱们回府去吧!”张秀看叔父精神不振,以为他连日操劳身体不适,连忙劝他回府休息。

    “呵呵!好,回府!”对这个侄子,张济是很满意的,武艺不用说,手执一杆虎头金枪有万夫莫当之勇,就是张济右手没残废之前估计也不是他的对手,为人也是至亲至孝,对张济晨昏问礼,从无懈怠,唯一可惜的是这个侄儿有勇而无谋,心性也不坚定,耳根子极软,这样的性子在乱世中是很难生存的,张济不得不多操一份心啊!

    ………………………………………………………………………………………………………………………………………………………………………………

    张济的府邸就在皇宫东门外不远处,六重的豪宅,里面房屋众多,奴仆无数,装修的也是金碧辉煌,门口一对大石狮子,有一人多高,威武雄壮,这里原本是一位传国侯爷的家宅,董卓入京后大肆杀戮以前的权贵,没收来的宅子就分给自己手下的将领们,张济功绩显赫,所以就分到了这里。

    “报将军大人,府门外有名小道士求见,他说乃是卧虎亭的故人,纯阳观当代观主!”张济刚在府中坐定,一名亲兵就撒腿跑进来禀报!

    “什么?卧虎亭,纯阳观!“听到这几个字张济就是一震,当初他落难时,就是被纯阳观的老道‘出尘子’所搭救,后来才隐居在卧虎亭,隐姓埋名的当了一名皮匠,不过老道早已经仙逝,按照规矩,现在的观主就应该是他唯一的徒弟,小道士-无愁子--萧逸!

    “呵呵!快,大开中门,迎接贵宾,再让夫人那里准备酒菜,今天本将军要一醉方休!“说着张济大步向外走去,要亲自到门口迎接,以他此时此刻的身份地位,可谓是隆重至极了。

    “一名道士而已,叔父何须如此礼遇?”看到张济出迎,身为侄儿的张绣自然也快步跟了出去,心中却是疑惑万千,就是太师董卓驾临,也顶多是让后厨备酒席招待而已,夫人亲手调羹,那只有通家之好的至亲好友才能享受的待遇,一个道士?

    “孩子,你不懂,这个小道士手里有一样东西,叔父必须给买过来!”张济走的极快,而且春风满面的样子,似乎心里有一大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哦?什么奇珍异宝值得叔父如此看重,夜明珠?无暇美玉?又或者是什么绝世神兵?”

    “是保你一生平安无事的护身符!”转身看了一眼自己的侄儿,张济一字一句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