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6.第236章 一个字,挖!
    ,精彩无弹窗免费!

    得知自家祖坟难保,刘备再也没有待下去的心思了,身为汉室宗亲,他必须力所能及的做些什么,如今要想保住洛阳城,保住北邙山中的历代皇陵,只有一个办法,让诸侯们火速进军,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用尸体堆,也要堆破虎牢关,然后兵临洛阳城下,唯有如此才能在董卓下定决心之前,保住汉家的祖陵龙脉!

    不过刘备心里明白,想让诸侯们进兵有多难,十八路诸侯,十八条心,人人都在千方百计地保存实力,乱世之中,有实力就有一切,谁也不会白白给别人做嫁衣。

    明知不可为却又不能不为,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刘备也要试一试,这是他身为汉室宗亲的责任和义务,第一次,刘备发现‘姓刘’原来也不全是好事啊!

    出得大帐,只见外面停着十多辆大车,每辆大车都由两匹强壮的挽马驾辕,上面鼓鼓囊囊的装满了货物,看马匹不停的从鼻孔中喷出白气就知道,上面拉的货物应该很沉重。

    “呵呵,这是送给玄德公的一点小礼物,粟米一千石,盔甲三百副,长枪一千杆,环首刀五百把,弓箭二百副,还望笑纳!”萧逸手指车辆,说着这些货物的清单。

    “如此厚礼,如何敢当,萧统领真是义薄云天啊!”刘备心中很是惊讶,他和萧逸素来没有什么交往,就连见面的次数都屈指可数,今天又是第一次来拜访,结果自己很寒酸的送了一头野猪做见面礼,人家却回礼了十几车宝贵的军械,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呀!

    “我与玄德公神交已久,今日一见足慰平生,些许礼物而已,无需推辞!”萧逸打死也不会说,自己是在《三国演义》电视剧里和刘备神交已久的,不过对这位大耳朵‘阿福’,他确实有些朦胧的好感,力所能及的帮上这条‘潜龙’一把,也算是圆了自己儿时的一个梦想吧!

    “如此多谢了,统领厚赐,容刘备日后回报!”

    “呵呵,不敢!不敢!”听到刘备说要‘厚报’自己,萧逸吓得心头就是一紧,在他那有限的历史知识里,凡是被刘备厚报的似乎都没啥好结果,比如-吕布,刘表,刘璋……

    乱世枭雄,不得不防啊!

    ………………………………………………………………………………………………………………………………………………

    一直送到营门口,刘备才带着关、张二人压着十几车飞来横财告辞离开,今夜发生的一切让他们犹在梦中,联军中关于萧逸的传说有很多,不过大都是‘狂傲无礼,嗜杀成性,奸诈狡猾之类’的评语,没想到今日一见,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他们看到的‘鬼面萧郎’,热情好客,出手大方,对他们兄弟更是礼遇有加,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谣言不可尽信!’

    “大哥,此人也算是个豪杰,对天下大事见解独到,一番谈吐更是不凡,可否收为己用,若如此大哥当得一助力?”关羽不但眼高于顶,更是惜言如金,今天他既然能说出这样的话,可见从心里对萧逸是极度认可的。

    “二哥所言极是,我看那萧逸人品武功都是一流,又善于带兵征战,还有一副好酒量,真对胃口……”一旁的张飞也举双手赞成,要是有这么一个酒友天天陪着他,那简直幸福死咩!

    如果别人听到三兄弟的谈话,一定以为他们疯了,区区一个平原令的芝麻小官,就想收服名满天下的‘鬼面萧郎’,那可是连董卓、袁绍之类的大人物都没能做到的,并州刺史张扬更是整天发愁--尾大不掉,只有关、张二人知道,自家大哥虽然现在身处卑微,但腹有良谋,胸有大志,日后必有一飞冲天的时候!

    潜龙没飞腾之前,谁知道那是条龙?估计都以为是菜花蛇呢!

    缺的只是风云而已!

    “难呀!二位贤弟有所不知,萧逸此人看似谦和,但骨子里却骄傲至极,连四世三公的袁盟主都不被他放在眼里,其心胸之大可想而知;这样的人物堪比古之白起,杀伐果断,铁血无情,要想收为己用,除非是‘秦皇汉武’那样的千古一帝才行,至于别人,用不起,也用不了!”

    刘备摇摇头,其实从萧逸‘温酒斩华雄’的时候起,他就起了结交、收服的心思,只是一段时间观察下来,他发现萧逸杀戮之气过重,犹如一把双刃剑,如果控制不好,不但伤人,也会伤己,他着实没有那个把握啊,再者,他刘备一向以‘忠厚仁义’著称,走得是亲民路线,而萧逸身上却是满满的凶名、恶名,两人道不同不相为谋啊!

    ……………………………………………………………………………………………………………………………………………………………………………………………………………………

    虎牢关中,董卓最近可是度日如年,本就脾气暴躁的他,已经一连打死了十几个无辜的侍从,吓得连他身边的亲军侍卫都不敢靠近,这时候的董卓就像一头被关在牢笼中的疯虎,谁靠近就吃谁!

    “哎,虎牢关,虎牢关,莫非此地真的与老夫的命格犯冲吗?”董卓少年时曾经找西凉的巫师批算过命格,得到的结果是‘恶虎临凡,天下大乱!’

    一生主杀伐不断,所到之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无人可制!但命中却有一劫,乃是‘二虎争食’之像,也就是说会有另一头猛虎对他产生威胁,董卓也曾经怀疑过,“这头猛虎会是谁呢?袁绍?孙坚?又或是那个曹操……”

    命运之说虽然虚无缥缈,如今的局势却实在对他不利;关外的诸侯联军就像一把悬在头顶的利剑,随时都有掉落的可能,西凉大军被他全数带到了虎牢关,原以为能速战速决,没想到一场大战下来,义子吕布败北,还折了数万人马,如今大军士气低落,后方的洛阳城又空虚无比,朝中那些文武百官的心思他非常清楚,只要诸侯联军出现在洛阳城外,他们立刻就会反戈一击,到时候腹背受敌,可是大大的不妙啊!

    “何去何从?何去何从?”事到如今,董卓不得不考虑退路了!

    “太师可是为当今局势烦恼?”当董卓暴躁不安时,只有谋士李儒敢靠过来,因为只有他最懂董卓的心思。

    “是啊!如今进退两难,真叫老夫不知该如何是好了!”看到是自己的首席谋士李儒,董卓焦躁的内心才稍微平静一些,“可有何良策助老夫脱此困境啊?”

    “如今却是个困局,属下不才,有上下两策请主公自行抉择!”李儒脸上露出一副自信的神色,显然暗地里他早就对破局的办法考虑多时了。

    “哦,有两策,说来听听!”

    “上策就是,破釜沉舟,焚毁城中所有存粮,把兵马尽数开出城外列阵,由太师亲自阵前督战,奋勇向前者重赏,退后一步者立斩,与关东诸侯决一死战!”李儒举起手中的佩剑,示意董卓关键的时刻到了,与其坐困在这里,不如豁出去,拼了!

    “破釜沉舟,决一死战?”如果是一年前刚到洛阳的董卓,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采取这条建议,那时候他雄心万丈,麾下将士也是锐气正盛,可自从进入洛阳以后,繁华的生活和奢侈的享受慢慢消磨了他的斗志,麾下那些如狼似虎的西凉铁骑,如今也被泡软了骨头,再无往昔之勇,否则前几日的大战,又怎会败的如此之惨,三万多精锐啊,就那么弃械投降了……

    如果是刚到虎牢关的时候,凭着一股子锐气,还能有八成的胜算,可如今义子吕布战败,将士们斗志尽丧,此时决战,就是五成的把握也没有了,五成,他董卓赌不起,因为现在的他不是那个一无所有的西凉游侠了,他是当朝太师,他有滔天的权势,他有无数的如花美眷,说白了,他怕死了……

    “再说说下策如何?”董卓脸上神色数变,最终还是放弃了上策,人就是这样,穷的只剩一条烂命时什么也不怕,就是有半分机会也敢拿命去搏一搏,可一旦富贵以后,就惜命的厉害,五成把握也不敢去试了。

    “哎!主公的英雄壮志不在了!”李儒心中暗暗长叹一声,他知道此时的董卓再也没有当初的豪迈无惧了,猛虎的爪牙已经变得迟钝,以后恐怕再也没有统帅百兽的雄风了!

    “这下策就是太师立刻领兵回镇洛阳,然后挟持天子和文武百官,迁都长安,暂避联军的锋芒!”李儒迅速调整好心态,身为一名谋士,无论主公有什么变化,他都得尽全力辅助,这就是这个时代谋士们的操守。

    “长安地近西凉,乃是太师的基本之地,补充起粮草、兵员来极其方便,又有函谷关天险以为屏障,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而诸侯联军大都是关东兵马,西进路途遥远,可以极大的拉长他们的补给线,再者,诸侯们都各有算计,不愿意远离自己的根据地,生怕被别人抄了自己的老巢,所以他们是断然不敢孤军深入关中的,如此可保我军无恙!”

    “好,妙策,绝妙啊!”李儒的一番话正说道董卓的心里,把小皇帝迁到长安去,不但可以避开诸侯联军的锋芒,他董卓还可以继续做自己的太师,荣华富贵丝毫无损,真是一箭双雕的妙计,“不过,京师乃是一国之本,迁都如此大事,可有什么需要顾忌的吗?”

    “有,要想迁都长安,以卑职之见,有三件事必须办妥,而后才能成功!”

    “哦,那三件?说说看!”

    “第一,先使人在军中和洛阳制造谣言,就说‘西头一个汉,东头一个汉,鹿走入长安,方可无斯难!’把人心先鼓动起来,将迁都说成是天意!”李儒很明白舆论的重要性,再说大汉王朝一向就有以‘图谶’治国的传统,当年‘王莽篡汉’就玩过这一手,现在不过是借用一下而已。

    “第二,在虎牢关上多插旗帜,每日让士兵大声呐喊操练,给诸侯联军造成我们一直在添兵备战的假象,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好争取出足够的时间,太师则带领人马连夜返回洛阳,劫持皇帝、百官,强行宣布迁都的事情,有不服者,杀!”

    “好,这两策甚好,那第三件是什么?”看到李儒在连说两策后突然沉默不语,董卓先是称赞了一声,而后开始追问起来。

    “这第三吗,也是最难的一项了,就是钱财!”

    犹豫了半响,李儒还是说了出来,“迁都长安,重新营造宫室要钱,安置百官另设朝廷要钱,最重要的安抚军心,让西凉兵马继续跟太师走下去,也需要钱!”

    自古以来,要想办成大事,无不是黄金铺路,粮草做墙,没钱绝对不行,可问题是现在洛阳的国库里--没钱!

    国库空虚,这不能全怪董卓,因为在他们来洛阳之前,国库就是空的,汉灵帝那就是个能花钱的主,多年来营造宫殿,选美享乐,把大汉王朝历代积蓄的钱财早已挥霍一空,而后新君登基大典,董卓又疯狂的招兵买马,扩军备战,那一样不是花钱如流水一般,而大汉各州的州牧们早已把地方赋税全部截留,一分都没有上缴洛阳,没有了赋税来源,如今国库里空的都能饿死老鼠了……

    “是呀!没钱难办事,没钱不聚兵啊!”董卓明白,如果没有足够的钱粮,别说迁都去长安,就是留在这里恐怕都坚持不了多久,十几万大军,日费粮草无数,将士们豁出性命跟着他打天下,他董卓就必须把这十几万张嘴喂饱,如果把大军饿到了,那可是会吃人的!

    一旦乱兵起来闹事,就是他董卓也会粉身碎骨,自古因为拖欠粮饷而发生的兵变还少吗?想到这里,董卓也不禁吓得一身冷汗,无论如何也要避免那样的事情发生,所以必须弄到钱,多多的钱,“有何良策,但说无妨,就是杀人放火,老夫也干了!”

    “其实,洛阳城不是没钱,只是那些钱不好取出来而已!”事到如今,李儒反而犹豫起来,他知道,此策一出,无论日后成败如何,他都会留下千古骂名,永无翻身之日。

    “钱财在哪?”

    “地下!”

    咬着后槽牙,艰难的吐出这两个字,李儒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地上,汗流浃背,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地下?”董卓略一思考,顿时明白过来,在洛阳城外埋了大汉朝十二位天子,帝陵里面陪葬的金银无数,按照汉制,赋税‘三分之一’入山陵,那十二座皇陵就是十二座金库啊,而且皇陵周边还有大量的嫔妃、大臣陪葬的陵墓群,里面的墓主生前非富即贵,想来绝不会缺少陪葬的器物,如果能把这些东西从地下取出来,必得亿万钱财,如此则军费无忧啊!

    可挖掘他人的坟墓,自古就是大忌,更何况要挖的那可是帝陵啊!

    对鬼神,华夏民族有一种无尚的推崇,一向讲究视死如视生,就是再穷困的贫民,也不会断了自家祖先的血食、香火,除非是断子绝孙!

    一旦他董卓挖了大汉十二位先帝的陵寝,从此以后就会不容于世人,不容于天下,留骂名于千古,就是死后恐怕都有开馆戮尸的危险;可要是不这么做,眼前这一关都过不去,怎么办?

    挖?还是不挖?

    面对艰难抉择,残暴如董卓都不禁犹豫起来,生死,是非,对错,史书会怎么记载自己?后人会如何评论自己?……死后都不得安宁啊!

    “嘿!男子汉,大丈夫,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老夫死后管他洪水滔天呢!”想到这里,董卓反手拔出腰间的七杀宝刀,心中顿时平添了无尽的勇气,一个字,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