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5.第235章 刘备来访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二千多西凉战俘,最后只剩下不到八百人,八百个血人,萧逸现在可以确定,这些人绝对是精锐中的精锐,个个骁勇善战,这就是他所需要的人!

    一声呼哨,‘白菜’快如闪电般的跑到木台下边,萧逸纵身一跃,分毫不差正落在马背上,随即‘白菜’奋起四蹄,一溜烟的冲到包围圈里,那副趾高气昂的样子,比萧逸这个三军统领谱还大,也难怪它如此傲气,玄甲军里的人都知道,大营之中,‘白菜大爷’才是第一,萧逸只能屈居第二!

    “弟兄们,沙场决战,勇者生,弱者死,这是军人的天命,现在能站在这里的都是百战余生的勇士,从此以后也是我最信任的部下,跟随本统领,生死与共,富贵共享!”萧逸跃马冲到八百血人面前,虽是一人一骑,但在这八百恶鬼一般的悍卒面前却毫无惧色,如果这些人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那他就是天生的鬼王!

    “都是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好汉,从今以后,你们单独组建一营,就叫‘血魂营’粮饷与玄甲军其他诸营无二,另外,今晚‘血魂营’宿卫中军后帐!”

    此言一出,不但玄甲军将士人人惊讶,就是这八百血人也惊得目瞪口呆,人人嘴巴张的同时塞三馒头都有富裕;所谓中军后帐,也就是萧逸晚上睡觉的地方,让‘血魂营’负责宿卫,也就相当于萧逸把自己的生死安危都交给这八百人了,作为刚刚收服过来的新兵,这是多大的信任,又是多大的勇气呀!

    唯大无畏者是真英雄!

    “愿为统领大人效死!”双眼赤红的晏明第一个跪了下去,对萧逸他是心服口服,外带由衷的感激!

    “愿为统领大人效死!……愿为统领大人效死!”其余众人也纷纷下拜,萧逸用自己的狠、勇双绝,彻底征服了这些西凉悍卒!

    跟着这样的统领,前途无量!

    “好了,大家都辛苦了,那边早就准备好了帐篷和热水,还有全新的盔甲、衣物,大家都过去洗澡、更衣,吃肉喝酒,尽情娱乐去吧!”萧逸手指军营一侧,在哪里胖刘等人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诺!……”一声欢呼,血魂营齐齐向哪里走去,而且自发的组成队列,一丝不苟,显然他们在内心中已经以萧逸的侍卫亲军自居了,军人荣誉高于一切!

    “好了,派人通知曹将军,孙太守,还是徐州刺史陶谦,让他们过来选人吧!”最精锐的已经选了出来,那些剩下的就可以送出去做人情了,当然,萧逸是绝不会做亏本买卖的,羊毛出在羊身上,送出去的东西肯定会有人来买单的。

    曹操带了几个心腹将领,快马加鞭跑来的,而后直奔俘虏营而去,以他和萧逸的交情,根本用不着客气,对萧逸他一向视为晚辈子侄,爱护有加,哪有长辈会对自己的晚辈说谢谢的,送礼是应该的,算你小子孝敬。

    对于兵源,曹操挑选的全是一些年纪略小的士兵,有很多干脆就是新兵,这些人的战斗力也许不是很强,可塑性却比较好,看来曹操是打算亲自训练这些士兵了,也对,别人的兵再好,那也是别人的,曹操要的是完全属于自己的兵马,“唯有一张白纸,才好随意涂鸦不是!”

    孙坚自己没来,却把儿子孙策派来了,可见这位‘江东猛虎’内心何其矛盾,既不想见到萧逸这个坑了他好几次的罪魁祸首,又舍不得那些兵源,无奈之下只好把自己的儿子派来了,典型的死要面子!

    与父亲相比,孙策就要厚黑的多,见了萧逸以后一口一个‘叔父’,叫的又勤又甜,丝毫没在意二人的年纪只是相差两岁而已,至于他挑选的兵源,全是些身强体壮,强悍善战之人,看来虽然外表隐忍低调,但江东‘小霸王’的本色未变,本来是准备给他二千人的,可孙策一口一个‘叔父’,泼皮耍赖,各种手段齐出,最后竟然被他拉走了五千多人,弄得萧逸都心生感概,“真是生子当如孙郎啊!”

    最后到的是陶谦,这位刺史大人就厚道多了,人家是带着大批礼物来的,足足好几大车,见了萧逸也是礼数周到,一点官架子也没有,这样的老好人,就是再凶恶的人也生不出欺凌之心,如果是在盛世,陶谦绝对是一个非常好的父母官,可惜,他碰到的是乱世!

    好人就得多照顾,萧逸亲自给他挑了三千名比较听话的俘虏,太厉害的怕他统帅不了,这样最好!人情做到底,萧逸还特意派了一些玄甲军将士过去当教官,帮他驯化这些俘虏,他对这位刺史大人的评价是,“陶公仁德,人不忍欺啊!”

    送礼就是最好的广告,那些早就垂涎三尺的诸侯们立刻闻风而动,有些实在抹不开面子的也派了使者过来,有陶谦的榜样在前面,没一个人是空手来的,礼物丰厚至极!

    人人满面春风,对萧逸是又吹又捧,全没了前几日的冷遇,“什么青春年少啊,年少有为啦,天下第一勇将哇,反正说好话也不要钱,……还有几个诸侯纷纷暗示自己家里有尚未出阁的女儿,长的是貌美如花,就想找一个勇武彪悍的女婿之类……

    诸侯们的意思只有一个,我们对你很友好,还带来了礼物,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你看是不是也回送我们点什么,比如几千名西凉战俘就挺好!

    可这时候,萧逸却脸色一变,再也没有免费送人情的意思了,反而拿出当年在卧虎亭开酒楼、做生意的嘴脸,跟诸侯们唇枪舌剑,左右周旋,那太极打的一个叫好,无数好话原封不动的奉还,把那些使者说的嘴上都脱了一层皮,可战俘还是一个也不送!

    最后忍无可忍的诸侯们直接撕破脸皮,“你到底想要啥?”

    萧逸手中的小木牌一番,上面清楚的写着:“想要战俘,东西来换,粮草,兵器,金银均可,另外,小本生意,概不赊欠!”

    诸侯们……齐齐吐血!

    诸侯们气的暴跳如雷,却没一个走的,人人心里都有本小账,如今董卓即将败退,关东联军杀入洛阳指日可待,到时候必然会重新划分战后利益,而分配权利的原则一向是,强者多分,弱者靠边!

    你现在为了面子掉头就走容易,可到时候分不到东西找谁哭去?

    没看大家都是口中喊着死活不受此等小人侮辱,脚下却没一个挪步的,都是作秀给别人看的,巴不得别人走光,自己好利益独吞,在权益面前,一张脸皮算得了什么,又不能当饭吃!

    无奈之下,诸侯们只好忍痛挨这一刀了,大批的东西陆续拉来,交易开始,在这一点上萧逸绝对的公平合理,“一匹匈奴战马换五个战俘,一件优质兵刃换一个战俘,一袋粟米换一个……,等等,你的粟米有点发潮,肯定没保存好,想换,二袋……

    萧逸谈起生意经来头头是道,临时提价,混肴概念,多家竞争,价高者得……,总之,让诸侯们掏出了比预期多出数倍的代价,还要一个劲的感谢萧逸,“大方,好人啊……黑心萧郎啊!”

    粮草官曹阳连小舌头都快笑出来了,原本对营地里多了八百张嘴他还有些担忧,没想到一下子就粮草堆积如山了,自家统领大人果然厉害,难怪当初九少爷--梁小鱼一再的说,如果萧逸经商,那‘天下第一富豪’就没他什么事了,果然利害……,“脸皮一级厚,小嘴一级厉害,心也是一级的黑啊!”

    交易完成,送走了心中骂娘的诸侯们,正当萧逸准备好好和部下庆祝一番时,大营的守卫禀报,“刘玄德来访,就在营门处等候!”

    “刘备,他来干什么?”萧逸心中无数的念头闪过,对这个大耳朵‘阿福’,他可从来不敢轻视,那是能与曹操相匹敌的人物,乱世枭雄,“传令下去,大开营门,列队迎接!”

    “统领大人,那刘备只是个区区的平原令而已,何必如此礼遇?”粮草官曹阳知道,自家统领一向心高气傲,对那些诸侯都不假辞色,不知为何看重一个小小的县令。

    “呵呵,记住了,人的目光得放长远,没错,刘备现在是个小人物,可以后他会名满天下的!”萧逸仰望长空,目光不停的闪烁,似乎能看破宇宙未来似的,“刘备,就是千古以后,谁敢小觑此人啊!”

    大营门口,刘备一脸谦恭的站在这里,常年的落魄生活已经让他习惯了各种冷遇,并不介意再忍受一次,‘鬼面萧郎’的冷傲无礼,在关东联军里那可是出了名的,连盟主袁绍的命令他都敢抗回去,何况是他一个声名不显的刘备。

    “呜!……呜!……呜!”但事实大出刘备预料,随着一阵号角声,只见大营里涌出无数全副武装的士兵,队列整齐划一,为首一人,黑盔黑甲,腰悬宝剑,一张小黑脸笑的格外灿烂,正是赫赫有名的‘鬼面萧郎’!

    “萧统领安好,刘备何德何能,敢劳烦统领大驾迎接,惭愧,惭愧!”看到萧逸竟然亲自列队出迎,不但刘备受宠若惊,就连他身后的关、张二人脸上都有了笑意,男人出来闯荡乱世,用手中的刀剑浴血厮杀,图的不就是一个荣华富贵和面子吗!

    “呵呵!玄德公客气了,我玄甲军的大门永远向英雄豪杰敞开!”萧逸看了看门口的桃园三兄弟,衣着简单,甲胄不全,看来最近一段时间,他们虽然也算是扬名立万了,但实际生活水平并没有太大的提高。

    当然了,人家也不是空手上门的,几个随从手里都提着礼物,‘野鸡,野兔,獐子,还有一头大野猪,身上的箭孔还冒着鲜血,看来是刚刚猎来的,连送个礼物都需要亲自跑出去打猎,三兄弟的生活情况一望可知啊!

    “来,玄德公,里面请!”萧逸一伸手,示意刘备和他并马入营,这在军中是极高的礼遇了。

    “呵呵,多谢了!”刘备拱让一番后,还是答应下来,对这支号称联军第一强兵的--玄甲军,他充满了兴趣。

    一路走去,只见玄甲军大营里的士兵,人人精神抖擞,个个盔明甲亮,战马也是膘肥体壮,看到刘备等人入营,各部将士丝毫不乱,一个跑过来围观的也没有,大家各司其职,可见营中军纪之严!

    “此子练的一手好兵啊!”

    一直来到中军后帐,眼前的情景让刘备大吃了一惊,因为大帐周围的数百亲卫虽然人人衣甲光鲜,但身上那种浓浓的血腥味,是无论如何也洗刷不掉的,更何况有些人身上的伤口还包裹着,不用问也知道,这是一群刚从沙场上下来的百战勇士啊!

    人人带血,杀气冲天,就连关、张二人都把手按在了宝剑上,生怕萧逸对他们大哥不利,这种气氛,不由得他们不紧张!

    “呵呵!三位勿惊,这些亲卫都是今天刚刚选拔出来的,身上沙场的味道浓了些,惊吓了玄德公,赎罪,赎罪!”

    萧逸一番话说得轻描淡写,但在刘备三兄弟心中却犹如惊雷滚动,‘沙场血战选兵’的事情,早已经传遍了联军各营,白天还在被逼互相残杀的战俘,晚上就敢让他们侍卫中军,这份胆量和气魄……,萧郎,狠勇双绝啊!

    “不知玄德公深夜来访,所谓何事啊!”大帐内早已备下酒席,分宾主落座后,萧逸开始出言试探,对刘备这样的枭雄,不得不小心防范。

    “特为当日‘虎牢关’之事而来,我家三弟鲁莽,坏了统领大人的好事,放跑了吕布那厮,在下是特来赔罪的!”刘备绝对是一流的演技派,一番道歉的话说的楚楚可怜,就是再刻薄的人此时也不好意思再追究下去了。

    “呵呵,战场之上,千变万化,那吕布命不该绝,与三将军何干,此事无需介怀!”萧逸也不是心胸狭窄之人,再说,留下吕布一命,也未尝不是好事,正好给董卓留下个掘墓人。

    “当日之事,是俺老张坏了你那一流星锤,大家都是血性汉子,喝一坛子酒就当给你赔罪了!”张飞可不愿意欠人情,更不愿意自己大哥受委屈,说罢抄起一坛子烈酒,口对口,长流水,瞬间喝了个点滴不剩,完了还舔舔嘴唇,一副好过瘾的样子,真不知道他是有心赔罪,还是借机喝酒呢……,这位张三爷,可是有名的粗中有细!

    “好,好酒量,好汉子,来而不往非礼也,三将军如此豪爽,在下奉陪一坛子!”论起喝酒,萧逸从来不弱于人,一仰头,瞬间也是一坛子烈酒下肚,脸色丝毫未变!

    喝酒是男人之间最好的沟通方式,很快双方就谈笑风声了,刘备固然是让人如沐春风,萧逸论起口才来也是毫不逊色,看过那么多集的百家讲坛,还侃不过你一个大耳朵‘阿福’吗?

    萧逸一边和张飞拼酒,一边和刘备侃侃而谈,话尽古往今来,天下大事,两边竟然都丝毫不落下风,让桃园三兄弟深为敬服,就连关羽那种眼高于顶的人,此时也放下姿态,在一旁仔细倾听起来,听到妙处,还向萧逸敬了几杯酒,以示领教之意。

    关二爷不是看不起人,他是只看的起有本事的人!

    “呵呵,萧郎真是腹有锦绣,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但不知统领大人如何看待当今之势?”话锋一转,刘备很自然的就谈到了当下,虎牢关,洛阳城。

    “这个嘛!虎牢关一战,董卓锐气尽失,再无战心,恐怕不日就要向西逃窜了!”心中略微斟酌了一下,萧逸还是把自己心中所想说了出来,同时也在观察刘备的反应。

    “那联军岂不是很快就能攻克洛阳,届时‘诛奸贼,清君侧’,我大汉中兴有望了……”刘备一脸的喜笑颜开,似乎真的在为朝廷兴起庆祝。

    “呵呵,那也未必,董卓确实会走,但洛阳城却不一定能落到联军手里!”萧逸眼中精光四射,‘诛奸贼,清君侧’这六个字可不是乱说的,如果他没有记错,上一个说出这六个字的人,就是西汉景帝时的大反贼的吴王-刘濞,他还有一个身份,和刘备一样,那就是汉室宗亲!

    刘备此人,野心不小啊!

    “萧郎此话怎讲?”

    呵呵,如果有一人怀抱无双美玉在路上行走,突然有强人前来抢夺,此人既无力抵抗,又不甘心美玉落入他人之手,请问玄德公,那该当如何呢?“

    “那还用说,如此美玉岂能落入歹人之手,自然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嘶,……啊!”刘备话说一半猛然领悟过来,一脸恐惧之色的看着萧逸,显然他也猜到董卓下一步可能做什么了……

    “没错,正是如此!”萧逸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董卓此人虽然胸中格局略小,只能偏霸一方,不能统一天下,但论起残暴好杀来,却是天下无双,他得不到的东西,就是毁了也不会留给别人,洛阳城也是如此。

    “我等该当如何?”刘备手中的酒杯都拿不住了,颤抖的厉害,洛阳城,不但是大汉的都城,城外北邙山中还有汉室历代帝王的陵寝,那可是他们老刘家的祖坟啊!

    “恐怕,无能为力了……

    五千字大章,给力吧,求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