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4.第234章 勇者生,弱者死!
    ,精彩无弹窗免费!

    乌云遮月,伸手不见五指,这样的夜晚让人感到恐惧,但也给这些逃跑的俘虏们提供了最好的掩护,趁着守卫们交接的空挡,早有预谋的战俘们纷纷开始出逃,有单人独行的,也有三五个结成一伙的,今晚看守似乎特别松懈,再加上天公作美,此时不跑,更待何时呀?

    也许是命运之神垂青,战俘们的逃跑行动格外顺利,很快就冲出了玄甲军营地,萧逸选择扎营的地方,依山傍水,地形格外复杂,这给战俘们提供了很多隐蔽藏身之地,荒野上,树林里,山涧中……,到处都是拼命跑动的黑影,大家只有一个念头,冲出去,冲出去就是自由!

    短短半个时辰,就先后有二千多名俘虏跑了出去,犹如一条条漏网之鱼,拼命的奔向心中的自由,殊不知有一张更大的罗网早已悄悄布好,就等着他们一头撞上去呢……

    “时辰已到,小斌,吹号,收网!”玄甲军后帐里,萧逸一直在闭目养神,他给这些俘虏的时间只有半个时辰,这就足够了,有胆子的早就跑了,剩下没胆子的,再等也没用!

    “诺!”小斌大步走出营帐,从怀里掏出一支黝黑的牛角号,仰头向天,苍凉的号角声迅速在夜空中传播开来!

    “呜!……呜呜!”这就是收网的信号,很快荒野中无数的牛角号几乎同时响起,彼此遥相呼应,一队队高举火把的玄甲铁骑出现在原野上,开始四处搜捕那些逃跑的战俘,这就是萧郎给他们安排的训练任务,深夜捕俘,而且早已做了说明,谁能抓到最多的俘虏,有赏,反过来,要是谁的防区出现漏洞,呵呵,萧逸也给他安排了一份终生难忘的惩罚!

    “冲啊,统领大人有令,一律抓活的!……活的!”士兵们的追逐声,战马的嘶鸣声,逃跑者惊慌失措的哀嚎声,……发现猎物时的惊喜声,拳脚相加的肉搏声,响彻了整个夜空……

    玄甲军数千将士几乎都参加到这场围猎中,对他们而言这就是一场游戏,惊险,紧张,刺激,还充满了趣味性,每当他们从草丛里,泥坑中,或是树洞内掏出一个俘虏时,都能让他们兴奋的嚎上半天,这简直就是一场成人版的捉迷藏嘛!

    他们还迫切的希望增加这场游戏的难度,越难才越有挑战性,也才越有意思不是,对那些趴在草丛里藏头不顾腚的笨蛋,上去二话不说直接狂踢屁股,谁叫你这么笨的……,对那些隐藏水平好的,他们反而称赞有加,费尽力气抓住后,不但不打,反而客客气气的拿出自己的干粮和水递过去,再称赞一句,“兄弟,你藏得真好,这么臭的地方都能趴半天,好汉子呀,下次还跟你玩……”

    众人是越玩越起劲,最后连火头军都坐不住了,在‘胖刘’的带领下,他们以送饭的名义,领着菜刀,擀面杖,烧火棍也跑了出去,哪怕抓不到俘虏,就近看看也是好的呀,对男人们而言,游戏,是他们一生的最爱,其痴迷程度,远在‘女色’之上!

    天明时分,这场抓捕游戏终于结束了,一队队玄甲铁骑开始陆续返回大营,带回来的还有一群群垂头丧气的俘虏,几乎每个俘虏都是衣衫褴褛,满头的草屑、泥污,精神更是萎靡不振,他们可没拿这个当做游戏,那是真豁出命去逃跑的,哪知道人家早就布好了天罗地网等着他们,早知如此还跑个什么劲呀,躺俘虏营里睡大觉多好,还有就是,那个缺德玩意想出的这个缺德办法,太阴险,太无耻,太损人了……

    玄甲军大营里,法场早已搭好,萧逸高高的坐在上面,一边喝着小酒,一边欣赏着这部亲手导演的大戏,这绝对是史诗级的大剧,场景壮观、情节细腻、演员们配合的也好,无论是逃跑的还是追捕的,都真刀真枪玩了命啦……,简直完美到了极点,看到精彩处,萧逸觉得完全可以给自己发个小金人奖,以弥补后世国人的遗憾……

    若干年后,国人真的以这段历史为素材,拍了一部大片,名字就叫做--《追捕》,还邀请了无数一线男女明星加盟演出,耗资数亿,历时一年,终于完成了这部大戏,随后拿到国际上参加竞逐,结果一举拿下了数项大奖,包括‘最血腥影片奖,最暴力影片奖,最******影片奖,最灭绝人性……’,总之风靡全球,票房更是创造奇迹高达100亿美元的记录,而萧逸的大名,更是随着影片的热播传遍全世界,被冠以‘战神,冷血杀手’等一系列称号……

    正当萧逸陷入自己的幻想中时,胖刘带着一帮火头军回来了,一个个衣裳不整,有些人还鼻青脸肿的,想来是经历了一番搏斗,火头军轻易不用上战场,难道他们碰到了野兽,另外他们还抬着一个担架,上面用绳子五花大绑的困着一个人,此人浑身泥泞不堪,却还在拼命的挣扎咆哮,就像一只被困住的野兽,没错就是野兽,因为他有一双赤红色的眼睛。

    “统领大人,小的们侥幸也抓住个俘虏,这家伙狡猾死了,别人都拼命的跑,只有他,一出营地就找了个水潭藏身,还浑身涂满了泥巴,要不是兄弟们去取水,还真发现不了他!”胖刘的脸上也青了一大块,嘴角还有血迹,看来抓捕的过程一定很激烈。

    “哦,灯下黑,有点意思,抬过来让我看看!”萧逸何等心思,立刻就明白了这个俘虏的躲藏办法,就是利用将士们拼命向远处追击俘虏的心思,他恰恰反其道而行之,就躲在近处,真是个妙人啊……

    “诺!不过这家伙长的不人不鬼,小心惊到统领大人!”说着胖刘等人小心翼翼的把担架抬了过来,“大人请看,这家伙的眼睛是赤红色的,该不不会是西域番人的杂种吧?”

    这时候的汉人民族自豪感极强,以黑发,黑眸为正宗的炎黄子孙,视其他一切外族为番邦蛮夷,匈奴人还好些,至少长相接近,那些金发碧眼的西域各族,在汉人眼中和野兽也没什么区别,因为只有野兽的眼睛才会是那种颜色呢!

    “不,他是纯种的汉家血脉,炎黄子孙!”萧逸仔细看了看,被捆住的这个家伙虽然满身泥污,但还是看的出来,他是黄色的皮肤,黑色的毛发,还有那五关轮廓,体貌特征,都是标准的汉人模样。

    至于眼睛为什么会是赤红色,简单,基因突变而已,这种情况虽然很少,但也并非没有,萧逸记得自己小时候有个同学就是如此,父母都是正常人,可他一生下来眼睛就是金黄色的,看起来很怪异,有点像小猫咪的眼睛,但他确实是纯种的中国人,当时同学们丝毫没有排斥他,反而很喜欢跟他一起玩,都亲切的叫他‘小喵’!

    萧逸就是玄甲军中的主宰,既然他说这家伙是汉人,那就一定是汉人,大家纷纷点头称是,再也不敢杂种,番人的乱叫了。

    原本还在拼命挣扎的晏明,在听到萧逸的话后突然安静下来,自幼从不哭泣的他此时竟然泪流满面,二十多年了,第一次,有人肯定他的汉人血脉,而且还是一位非常有地位的大人物,晏明觉得就是现在死了也没什么,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是汉人,纯种的汉人,炎黄子孙啊……鬼面萧郎都承认的……”

    “胖刘这次做的不错,抓到条漏网之鱼,带着火头军的弟兄们下去喝酒吃肉吧!”有功就该奖赏,萧逸在这方面做的很公平,哪怕你是个火头军,是个马夫,只要立下功勋,照赏不误,在玄甲军里绝没有贪污别人功劳,或者有功不赏的事情发生。

    当然了,有功该赏,有过就得必罚,胖刘等人下去后,萧逸脸色一沉,在众校尉的身上扫视了一遍,顿时吓得他们冷汗直流,“水潭那里是谁负责搜查的,为何会出现遗漏?”

    “回统领大人,水潭那里是属下的区域,属下一心向远处追捕战俘,没能仔细搜查那里,请大人责罚!”一个名叫李义的校尉急忙上前跪倒行礼,这次抓俘,他带领部下追的最远,抓的人也最多,本想能得到重赏,没想到竟然出现漏洞了,真是……哎!

    “下去领五十鞭子,记住,要鞭鞭见血,这是给你长个记性,省得以后再马虎大意……,你可服气?”

    “这……,属下服气!”

    “好,错失错,功是功,这次你抓俘虏最多,当赏,挨完鞭子再去领五千两白银,算是对你的赏赐!”萧逸处罚严厉,绝对能让你记上三年,但奖赏起来更是大方,能让你终生难忘!

    “谢统领大人!”校尉李义狠狠的一个头磕在地上,这次他是真的心服口服了。

    “传令,布阵,下面该选出我需要的人了!”萧逸一声令下,五千玄甲军全员出动,前排以盾牌为墙,后面紧着长矛手,弓箭手占据制高点,围成了一个大大的圆圈,里面就是被抓回来的那两千多战俘,两万多人跑出来两千多,十选一,也算是精锐了,但这远远不够,萧逸要的是百里挑一的精兵,只有最勇猛的战士才会被他收为己用!

    “大家听着,俘虏擅自逃跑,按理说都应该处死才是,但本统领仁慈,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不但可以不死,还能加入我的玄甲军,从此以后,生死与共,富贵同享!至于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就看你们自己的了!”萧逸大步上前,拔出腰间的血浪斩蛟剑,斜指向天,“把东西扔给他们!”

    一声令下,周围的士兵开始向俘虏群里扔起东西,木棍,钢刀,长枪,匕首,铁索,盾牌……,五花八门各种兵器都有,军人天生对兵器有一种敏感,包围圈内的俘虏们立刻动手抢夺起来,这时候就看运气了,捡到一把长刀那是你小子命好,捡到匕首的也别抱怨,没看见许多人还赤手空拳呢!

    “沙场决战,勇者生,弱者死,本统领只要那些最强的勇士,至于是生是死,你们自己抉择吧!”萧逸的话语冷酷无情,不如此也镇不住这些骄兵悍将。

    俘虏们顿时明白了萧逸的意思,这是要他们用这些兵刃自相残杀啊,就像南方的越人选蛊虫一样,将各种剧毒的毒物如蝎子,毒蛇,蜈蚣,蜘蛛……,都放在一个罐子里,让他们互相残杀、吞噬,最后活下来的就是蛊虫,也是虫中之王!

    沙场选兵,殊途同归,萧逸要的就是兵中之王!

    “大家冲出去,跟他们拼了!”已经反应过来的俘虏们顿时一阵大哗,拿着手中刚刚得到的兵刃,向包围圈冲击过来,但玄甲军早已四面围定,想跑出去,那是难如登天;俘虏们刚刚冲过来,立刻开始被弓箭手射杀,密集的箭雨毫不留情的扫荡了他们,偶尔有几个冲到近前的,也被长矛手一击捅死,死尸挑回阵中,统领大人没发话,死尸也休想出去!

    “擂鼓助战,三通鼓摆,再不举刀者,格杀勿论!”萧逸一摆手,下达了最后的催命符!

    “咚!……咚!……咚!”如雷的战鼓敲打着每一名战俘的心,大家知道,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如果是别人说杀光他们,还未必可信,可如果说话的是鬼面萧郎,那就绝不会有假,萧逸的信誉一向比金子还值钱,尤其是在杀人的时候。

    “杀!”再也忍受不了这种恐惧压迫的战俘们,终于举起手中的钢刀向附近的人砍杀过去,既然活路只有一条,那就留给自己吧,至于其他人,统统去死吧……

    犹如蛊虫在互相吞噬般,包围圈里立刻变成了杀戮场,战俘们全都陷入了疯狂状态,无论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只要靠近自己举刀就砍,如此近距离的贴身肉搏,比的就是谁心狠手辣,只要稍微有一点犹豫,那么死的就会是你,到了这个份上,人全变成了野兽,撕咬,拼命的撕咬……

    晏明正在拼命伦刀劈砍,一双本就赤红的眼睛此时犹如滴血,已经连杀十余人了,周围的战俘都见鬼般躲避着他,可他依旧四处出击,疯狂杀戮,“他要活下去,他要加入玄甲军,他要跟随哪位大人……”

    “回统领大人,里面还剩一千五百人了!”近身肉搏死伤很大,转眼就倒下了数百人。

    “擂鼓,再战!”萧逸的声音还是那么冷酷,他要的是百战精兵,而不是死亡数字。

    “统领大人,还剩一千人了!”报数字的军官也是久经沙场的,可此时也被眼前的血腥的一幕吓得声音颤抖起来。

    “擂鼓,再战!”萧逸不说停,鼓声丝毫不敢停顿,这样残酷的厮杀,连鼓手都闭上了眼睛。

    “还剩不到八百人了!”军官的声音已经崩溃了……

    “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