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3.第233章 敢越狱的才是好兵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有人类,就有战争,而有战争就有俘虏,这是任何人都无法避免的,猛虎尚且有落入平阳地的时候,再勇猛的战士也难免被绊倒在地,生擒活拿!

    两万多西凉军俘虏,全被关押在玄甲军大营旁边,这些人放下了武器,卸下了盔甲,浑身上下只剩一件衣物,就像一群绵羊般被关在了这里,周围的木栅就是关押他们的羊圈,那些手执利刃,日夜往来巡视的玄甲军士兵就是牧羊人!

    萧逸并没有虐待他们,受伤的给治伤,因为伤重死掉的也会好生安葬,每天两顿稀饭,虽然吃不饱,也不用担心会饿死他们,这绝对算是厚道的做法了,其他诸侯可是经常用饥饿的办法处决那些俘虏;而萧逸只是想让他们处于半饥饿状态,这样才能防止他们有体力暴动,一旦战俘炸营,除了斩尽杀绝,可就没有任何其他办法了;所以说不让他们吃饱也是一种爱护!

    很多诸侯都在打这些俘虏的主意,比起他们手下那些只会耕田不会砍人的农夫兵来,这些西凉战俘可都是身经百战的精兵,骑射俱佳,砍人的技术更是一流,如果能把这些人稍加整顿,收为己用,必然极大的提高自己的实力;这样的好机会谁不动心啊!

    首先袁绍就以盟主的身份提出,希望把这些俘虏都交给他看管,但被萧逸强行顶回去了,打仗的时候没见你怎么出力,现在抢起果实来你到冒出来了,凭什么?

    面对萧逸的强硬态度,袁绍虽然贵为盟主也不敢用强,万一把这位杀神惹怒了,那可不是好玩的,无奈只好狠狠而退,在心里的小账本上,又给萧逸画了一个大大的黑圈。

    诸侯们一看强压不行,立刻变换策略,这次由并州刺史张扬出面,直接以军令的形式要求萧逸交出这些俘虏,由诸侯们共管,顶头上司有令,强抗就不合适了,虽然现在内部隔阂不断,但毕竟没彻底撕破脸皮不是,不过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萧逸很无赖的玩了个拖字诀,把军令文书往书案最下面一压,使者捏着鼻子用烈酒灌醉后直接扔到了后营;交出去可以,但不是现在。

    现在要做的就是从这二万多人里挑出最精锐,最强悍,也最聪明的人来,补充进自己的玄甲军,条件有些苛刻,时间更是有限,二万多人日耗粮草巨大,萧逸不可能长期的养着他们,所以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挑出自己想要的人,该如何挑选,这就看萧逸的本事了!

    “小斌,去把各营的校尉都叫到我的后帐来,记住要悄悄的,不要惊动任何人,今天晚上我要摆下天罗地网,看看到底能抓到几条大鱼!”萧逸摸着下巴,显然又开始动心思了。

    “诺!”小斌最大的长处就是服从命令,从来不问为什么,所以他是一名最好的亲兵,不过正因为如此,他也只能当一名亲兵!

    既然是密令,就必须行动谨慎,只见玄甲军里各处人影晃动,各营的校尉们纷纷以各种借口消失,然后逐渐汇聚到后帐里,在这里,萧逸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着他们去执行了,这次,即是抓鱼,也是练兵,机会难得啊!

    ……………………………………………………………………………………………………………………………………………………………………………………………………

    俘虏的生活就是两样事情,吃饭,睡觉;然后躺在俘虏营的角落里看着日升月落,再告诉自己,又活过了一天,谁也不知道未来的命运如何,会不会发配去做苦力?关东联军会不会坑杀他们?

    ‘杀降’这样的事情可是自古有之的,名将白起,霸王项羽,就是以杀降闻名于世的,他们在西凉时也没少做,凡是被董卓抓获的羌人俘虏,往往只有一个下场,活埋;惶恐和不安时刻缠绕在他们的心头,这是一群没有希望的人!

    如果想要得到希望,那就必须自己去寻找!

    日落西山,枯燥的一天终于熬过去了,俘虏营也陷入了寂静,大多数人都选择了浑浑噩噩的混下去,当兵吃粮,反正早晚也是一死,可有些人却不一样,他们虽然也躺在人群里,却时刻睁大了眼睛观察着周围的动静,里面全是渴望自由的目光!

    不是每一个人都心甘情愿的做俘虏,虎牢关下那种情况,前无去路,后有追兵,除了暂时投降实在是无路可走,再说人都有强烈的从众心里,两万多人都跪下祈降了,在那种情况下,就是再硬的膝盖也得弯下去,身体投降并不可耻,只要你的心还向往自由,那么人就是自由的!

    晏明就是其中之一,他躲在了一个视线和通风都很好的角落里,接着微弱的月光轻轻数着巡逻队的人数,每记到一个数字,他就往地上放一块石子,每过一个时辰,他就在石子上放一根树枝,很快,一副完整的巡逻队执勤草图就出现在他的手里,虽然有些粗糙,但用来越狱足够了!

    “巡逻的很频繁,但也不是没有漏洞,虎牢关在西边,如果往哪跑,估计……,可我要是转而向北,来个灯下黑……呵呵!”半响,晏明终于想出一个很好的逃跑计划,想到自己很快就能重获自由,他高兴的哈哈大笑起来,结果把周围的人吓了一跳,纷纷连滚带爬的远离了他……

    原来晏明生来相貌丑陋,面色蜡黄如土,塌鼻阔口,一对獠牙支出唇外,尤其是他那双眼睛,别人的瞳孔都是黑色的,而他的是赤红色,再配上那副丑陋的长相,看上去犹如恶鬼一般!

    这个鬼样子,就是白天都会吓人一跳,何况是在深更半夜,笑起来比鬼哭都难看,难怪周围的西凉兵都躲他远远的,谁看了不害怕呀!

    对此,晏明只是撇撇嘴,他已经习惯了;因为这副不人不鬼的长相,他从小就受人欺负,常常被村里的顽童们打的遍体鳞伤,但生性倔强的他从未屈服过,就是处于绝对劣势,他也会以死相拼,父母为了他不在受歧视,特意搬到远离人群的地方居住,就这样,晏明在孤独与寂寞中磨练出一颗不屈不挠的心。

    长大后的晏明子承父业,成了一名渔夫,每天就在渭水河边打鱼为生,虽然清苦,倒也逍遥自在,可人们依旧欺负他,整天身前身后的叫他丑鬼,还说他是母亲勾引外族番人生下来的杂种,所以才会有一双鬼眼睛,辱及父母,身为人子的晏明终于忍无可忍,一怒之下用手中鱼叉连杀一十三人,随后离开家乡,投到西凉刺史董卓军中,过上了刀头舔血的日子,想用自己这条烂命拼一份前程出来。

    结果来到洛阳后,他参加的第一战就是虎牢关大战,很不幸,他被俘虏了,那个戴着‘蚩尤鬼面’的男人犹如魔神般矗立阵前,在那种威压下,没有人能挺直自己的膝盖,所以他和其余两万多弟兄一样,选择了跪地投降,但晏明不想当一名俘虏,他渴望着自由,这几天来他一直在筹划逃跑的计划,并试图联络几个有同样心思的同伙,可惜,没人愿意理他,就是逃跑都不带他玩,这样的人生啊……

    和晏明一样想逃跑的人很多,而且已经有数十人尝试过了,可惜,他们无一成功,被抓回来后全部当众枭首示众,血淋林的人头震慑住了绝大多数俘虏兵,这也是萧逸设下的第一道考验,只有不怕死的人才敢继续逃跑,而他要的就是悍不畏死的士兵!

    “哒哒哒!……”马蹄声响,深夜,俘虏营外,玄甲军的骑兵们正在巡逻;他们每五十人为一队,每十队为一组,被分为上下两组,午夜子时会交替一次,那也是防守上唯一的漏洞,而只有聪明人才能抓住这个漏洞,这也是萧逸有意安排的,一名优秀的士兵除了不怕死,还必须聪明才行!

    玄甲军后帐,萧逸一身便装的坐在这里慢慢饮酒,渔网已经张开,就看有多少条鱼会撞进去了,希望不要太少,那样就白费了他一番心血,可也不能太多,鱼太多,消化不了也会出问题的。

    “统领大人,鱼儿开始逃跑了!”小斌从帐外一路小跑进来,脸上满是钦佩的神色。

    “很好,给他们半个时辰,看看这些鱼儿到底能跑多远,半个时辰以后,吹号,收网!”一口喝干碗里的烈酒,萧逸眼中满是兴奋的神色。

    “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