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0.第230章 阴的就是吕布
    ,精彩无弹窗免费!

    “萧逸,无胆鼠辈,速速与我决一死战!”吕布甩了甩方天画戟上的血珠,一连斩杀三员战将,他身上的杀气更盛了,立在两军阵前,开始点名挑战!

    玄甲军大阵中,萧逸一脸微笑的摸了摸鼻子,对自己玩得这一手‘借刀杀人’很是满意,阴死穆顺,就相当于除掉了一只总在耳边嗡嗡乱叫的苍蝇,以后再想做什么事,可就方便多了!

    至于吕布,既然躲不过去了,那就一决雌雄吧,深吸一口气,沙场上浓烈的血腥味让萧逸舒爽无比,这是他最喜爱的味道,身上每一根青筋都兴奋的跳动起来,似乎有使不完的气力需要发泄,伸手拉下头盔上的蚩尤鬼面,而后轻轻一拍‘白菜’的脑门,‘白菜大爷’一声嘶鸣,四蹄腾空,像道黑色的闪电般直出阵前!

    “吕奉先,别来无恙?”萧逸的声音很是轻松,丝毫没有面对天下第一勇将的紧张,原因也很简单,一只小猫咪看到一头狮子自然会吓的魂不附体,可如果小猫咪换成一头斑斓猛虎呢,想来它看向狮子的感觉肯定是不一样的!

    “萧逸,整整六个月零十七天,我对你可是日思夜想啊!”吕布的声音犹如两把锋利的钢刀在使劲摩擦,能把日子算的精确到某一天,看来他对萧逸却是恨之入骨了!

    “呵呵!多劳温侯挂念!”

    “嘿嘿!无需客气!”

    “杀!……”两个刚才还谈笑风生的人,突然面色一变,爆发出强烈的杀气,几乎同时一催战马,挥动手中兵刃,向对方冲杀过去,作为敌人,他们也算是心有灵犀了!

    “当!当!当!……”短短的一个交锋,方天画戟和凤翅鎏金镗就一连碰撞了三次,二人出手均是快如闪电,招式更是凶狠无比,都恨不得一击将对方斩杀马下,结果却打了个平手;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普天之下还有比遇到一个可恨、更可敬的对手更让人欣喜的吗,二人的战意更加高昂,调转马头,狂吼一声,再次战在一处!

    方天画戟力猛招沉,时而大开大合,犹如山崩海啸,时而细腻如丝,犹如春风化雨,果真是变化莫测,鬼神难料,,可以说吕布的武艺占了一个‘奇’字。

    凤翅鎏金镗上下飞舞,犹如彩凤翱翔九天,只能隐约见其影,却无法见其行,又犹如万丈银河,飞流直下,在滔天巨浪中却又暗藏漩涡,让人防不胜防,萧逸的武艺,占了一个‘快’字!

    二十回合!

    三十回合!

    转眼之间,五十回合!

    萧、吕二人还是难分胜负,两军将士只见一红,一黑,两道影子紧紧纠缠在一起,远远望去就像是一团乌云裹着红霞,又好似一抹红霞衬托着乌云,是那么的诡异,又是那么的美妙,黑、红两色成了战场上的主旋律!

    “萧逸,真乃我儿奉先的劲敌啊!”虎牢关上,董卓知道义子这次是遇到对手了,连忙让手下的西凉军卒吹号助威,只听得城头上,二人抬的巨型号角‘呜呜’作响,连绵不绝,那种古老的苍凉感让人热血沸腾,战意无限!

    “今日方知萧郎竟悍勇如斯!”关东联军这边,十八路诸侯同时发出这样的感慨,但表情却大不一样,袁术等人是震惊,并州刺史张扬是懊悔,而曹操却是欣喜若狂!

    “来人,为萧郎擂鼓助威!”盟主袁绍这时候自然不能坐视不理,一声令下,阵前数十面战鼓同时擂动,联军将士们也是拼命呐喊起来,为萧逸加油助威,现在已经不是二个人之间的战斗了,而是两军的士气,斗志在较量,可以预期,获胜的那一方必然会士气大振,甚至一鼓作气取得这次战役的胜利也是可能的。

    战鼓如雷,呐喊如潮,萧、吕二人陷入了苦战,不但兵刃在斗,人在斗,就连他们的坐骑也在力拼搏杀,赤兔马嘶鸣不止,墨烟驹连连咆哮!就像吕布和萧逸一样,它们也是棋逢对手,战马通灵,它们也有争强好胜的心思,彼此之间死死的较着力气!

    就血统而论,赤兔和‘白菜’都是纯种的汗血宝马,同出一源,难分高低,但赤兔已经成年,体力和速度都在巅峰时期,而‘白菜’今年只有三岁多,在汗血马的世界里,还是个少年,各方面的能力都没能完全展开,所以争斗起来难免有些吃亏,被赤兔给踢了两蹄子,疼得它嗷嗷直叫!

    不过‘白菜大爷’也不是吃亏的主,虽然力量上略逊一筹,但比起聪明来,‘白菜’绝对碾压对手,趁着二马盘绕的机会,狠狠在赤兔的屁股上咬了两口,生生撕下来一块血肉,疼得赤兔连蹦带跳,差点把背上的吕布给摔下来。

    除此之外,‘白菜’还会偷偷往赤兔马脚下踢石子,利用自己脚上有无坚不摧的马蹄铁的优势,故意往石头多的地方跑,气的赤兔马嘶鸣不止,它可没那些装备,见到石子得躲着跑;可以说,萧逸能和吕布对峙这么久,‘白菜’的功劳至少占了一半!

    “无耻,和人一样!”看到爱马被咬伤,吕布顿时七窍生烟,这什么缺德马呀,和它的主人一样,专门爱用阴险手段,真不知道是怎么调教出来的,无耻之人,骑无耻之马!

    吕布知道自己的人品口碑一向不太好,可跟萧逸一比,顿时觉得自己就是个正人君子,可这样的阴险之徒却处处被人吹捧,自己却总是背着骂名,真是苍天无眼

    萧逸此时也很无奈,天地良心,‘白菜’喜欢咬人真不是他教的,从当初在菜地里抓住它时就这样了,有时候萧逸也在怀疑,‘白菜’到底是不是一匹马呀,别的马最多踢人,可它却总是喜欢用牙咬,跟那些吃肉的猛兽一个习性,好在这几年来还没见过‘白菜’吃肉,最多是上火的时候喝过几个鸡蛋而已,还必须是母鸡当天生的,新鲜!

    五十个回合一过,萧逸就知道,自己确实不是吕布的对手,‘天下第一勇将’的威名真不是白叫的,你尽可以鄙视吕布的人品,但绝不能怀疑他的武艺,虎鸠之勇,天下无双!

    不过俗话说得好,逢强智取,‘天下第一’并不是不可以战胜,武力打不过,还可以玩阴的吗,在这点上应该向‘白菜’大爷学习,从智商上碾压对手,同样是一种胜利!

    虚晃一镗,萧逸双脚同时一勾‘白菜’的肚皮,拨马就跑,一边跑还一边高声喊到,“吕布,念你年少无知,小爷今天就放你一马,下次咱们再一决生死,逃命去吧!”

    萧逸这番话说的是理直气壮,如果两军将士不是看到他正在扭头逃跑,就话音而言,好像真是他大方的饶过吕布一命似的……

    “无耻小人,哪里跑,留下命来!”吕布正杀到兴头上,而且已经隐约的占了上风,此时岂会放过机会,当下崔马便追;不过有了上次的教训,吕布也长了心眼,生怕萧逸再使阴招,一面追杀,一面暗暗提高了警惕,只见前面的萧逸,右手倒提凤翅鎏金镗,左手抓紧缰绳,低低的伏着腰,既没有去摸弓箭,也没有回头观看,看样子却是在一心逃跑,这又让吕布放下心来,只要不是暗放冷箭就好!

    萧逸确实没有回头,因为机会只有一次,一旦回头就容易暴露,看不到目标不要紧,身为射雕手,耳朵一样灵敏,坐下的‘白菜’和自己心意相通,知道该怎么配合自己,剩下的就看自己能否抓住那难得的机会了!

    心如冰清,天塌不惊!闭上双眼,排除一切杂念,萧逸的世界里如今只有两个清晰的马蹄声,一个是身后紧紧追来赤兔,一个是坐下正在悄悄放慢速度的‘白菜’……十丈,八丈,六丈,近点,再近一点,……好,不足两丈了……

    萧逸的左手其实一直是虚握在缰绳上,全靠‘白菜’自己掌握方向,这是他突然左手向下一伸,从马鞍边的鹿皮套里,抽出了自己从未示人的绝杀暗器--狼牙流星锤!

    当初从梁家那里得到了百余斤的万年寒铁,经过牛铁匠的手,大部分打造了自己手上的--凤翅镏金镗,剩下的一半制作了二十支箭簇,另一半就是打造了这枚--狼牙流星锤;碗口大的锤头,全部用万年寒铁打制,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狼牙型的倒钩,后面链接有三丈长的细铁链,再后面是鹿皮的挽手。

    萧逸的手伸出去的同时就把挽手套在了手腕上,而后一轮锤头后的铁链,漂亮的锤花一闪,看也不看,全凭之前用耳朵定好的位置,闪电般向后砸去,目标就是吕布的头颅,只要这一击成功,虎鸠必死无疑!

    “啊!……三姓家奴休走,燕人张飞在此,吃我一矛!”

    可惜,天不从人愿,就在萧逸回手投掷流星锤的同时,一声炸雷般的喊声在他和吕布身边响起,嗓门之高,把两军阵前的将士们齐齐吓了一跳,吕布首当其冲,条件反射般的一拉赤兔马的缰绳,速度立刻慢了下来,而此时萧逸的流星锤也到了面前!

    “糟糕!”……好个吕布,就在这短短一刹那的缓冲间,迅速反应了过来,双手提缰,继续减慢速度,与其同时身体猛向后仰,虎背熊腰的身躯变得像面条一样,紧紧的贴在了赤兔马的后背上,结果那必杀的一击流星锤贴着他的面门扫了过去,将头上的紫金冠打了个粉碎,满头的长发顿时飘散开来,犹如个疯子一般,原本俊俏的小脸也是吓得煞白,吕布这一辈子从来没离死神如此之近过,就差那么一头发丝的距离……

    “哎!……可惜!”联军将士齐齐发出哀叹,如果没有那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吼,现在吕布必然是脑浆崩裂了!

    “呜!……万幸!”这是虎牢关上董卓等人的欢呼声,好险啊!差点就折了自己的虎将!

    “欸!……见鬼!”这是萧逸发出的哀怨,就差一点点,自己就完成了绝杀‘天下第一战神’的壮举,真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啊!经过这次教训,吕布恐怕不会再轻易上当了,再想阴杀他,难比登天;“我的张三爷,你干嘛非得那时候吼这一嗓子啊……”

    另一边,张飞也意识到自己似乎坏了人家的好事,老天爷作证,他可真不是有意的,桃园三兄弟自从跟随联军出征以来,一直没有出人头地的机会,这次虎牢关大战,他们也是跟在了北平太守公孙瓒的队伍里,好在公孙瓒知道他们本领不凡,特意将他们安排在了阵头打先锋,结果萧逸伪装逃跑时正好经过他们的阵前,张三爷早就看不惯吕布的为人,这才挺矛出马,吼了那一嗓子,结果反而救了吕布一命,真是造化弄人啊!

    “啊!三姓家奴,看矛!”做了错事就得补救,张飞想的很明白,只要自己一矛挑死吕布,那不就全都解决了吗!

    吕布此时也是怒火冲天,如此小心防范,还是被萧逸阴了一把,如果不是机缘凑巧,今天就交代在这了,满腔的怒火顿时化作了涛涛战力,挥动方天画戟与张飞战在一处!

    张飞武艺本就不俗,手中丈八蛇矛枪上下翻飞,犹如一条怪蟒般死死缠住了吕布的方天画戟,他坐下的宝马浑身炭黑,只有四个蹄子处是白色的,名叫‘四蹄踏雪’,也是难得一见的宝马,拖着张飞酣斗吕布,连斗了五十回合,未分胜负!

    十八路诸侯们的心情就像过山车一样,大喜,大惊,来回反复;原来看萧逸的手段已经是鬼神莫测了,没想到联军中卧虎藏龙,竟然还有人能和吕布杀个难解难分,这个张飞,也是员悍将啊!

    等到关羽也抡起‘青龙偃月刀’加入战团时,诸侯们已经不是惊讶,而是痴呆了,“什么情况,又一个!”

    军中原来有如此多的悍将,可为何一个也没能重用呢,要是早早提拔了这些人,别说是虎牢关,就是洛阳城也该拿下来了,所有人在吃惊之余把愤怒的目光都投向了袁绍处,“你这个盟主是怎么当的,纯粹是有眼无珠!下台!下台!……回家抱娃去……”

    吕布真的快疯了,先前大战萧逸,已经消耗了他不少体力,如今随便跑出个莽汉竟也如此难缠,随后又来了个赤面长须的大汉,手持一把青龙偃月刀,犹如猛虎一样,只杀的吕布汗流浃背,危机处处,又勉强招架了三十个回合,等到刘备也挥动双股剑加入战团时,吕布彻底崩溃了,“三个打我一个,怎么比萧逸还无耻,有本事单挑啊……呜呜!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吗?”

    再响亮的号角声也振作不起斗志了,又斗了几个回合,吕布虚晃一戟,一带赤兔马的缰绳,扭头就跑,飞一般的奔向虎牢关的城门,心中暗恼的只有一个念头,“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四千字,满意吗?读者兄弟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