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5.第225章 温酒斩华雄
    ,精彩无弹窗免费!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什么情况?今天不是关二爷扬名立万的好日子吗?怎么这份‘大奖’落到自己头上了?”可事到如今,萧逸也没法退却了,已经被人逼到悬崖边上,看来自己最近真的是太低调了,低调到让人以为软弱可欺,以至于什么人都想算计自己一把!

    袁术的‘借刀杀人’,就凭这个草包还没这份算计,肯定是幕后有人给他出谋划策,此事得去好好查一查,背后那个阴险的家伙到底是谁?

    袁绍是‘落井下石’,在洛阳时两人就不对付,别看他现在当上盟主了,威风八面,可就凭他这份心胸,也难成大事!

    最后还有张扬,不闻不问,估计这位老上司心里巴不得自己战死在沙场上,然后他既甩掉了一个心里负担,还能趁势接管自己玄甲军,一举两得啊!

    “举世皆敌!”这就是萧逸此时的想法,“老虎不发威你们当我是病猫啊!……好,既然都想把我往死路上推,那我就杀出条活路来让你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鬼面萧郎!”

    “末将遵命!”握了握腰间的‘血浪斩蛟剑’,萧逸从武将群里大步迈了出来,随着他节奏分明的步伐,整个人的精神状态立刻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如果说刚才他还是一条蛰伏起来冬眠的懒蛇,那么如今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就是一条择人而噬的恶蛟!

    无声无色,其锋自利,萧逸就是一个人站在那里,却像有千军万马跟随其后,那股无形的杀气让在场的人个个汗毛孔发紧,一些比较敏感的武将,如刘备身后的关、张二人,都不约而同攥紧了手中的兵刃,向前一步,将大哥挡在了身后,用自身的力量对抗起那股杀气来!

    “好!将军出阵,岂能无酒,请萧郎饮下这杯热酒,以壮胆气!”别人都在惊恐的步步倒退,只有曹操反而大笑着主动迎了上来,还有一杯刚煮好的热酒,酒香四溢,他这一生,最爱的就是猛将勇士,见贤臣猛将,如见美酒,必收为己用而后快!

    人生在世都有一爱好:

    农夫爱的良田,因为那可以为他打下更多的粮食!

    商贾爱的商机,因为那可以为他赚取万贯家财!

    而帝王爱的是贤臣良将,因为这些人可以帮他打下万里江山!

    人在孤独的时候最是需要帮助,一杯热酒,让萧逸差点哭出来,自从老道死后,从来没有人这么关心过自己;虽然萧逸身边有许多的朋友和部下,但在众人的眼里,萧逸铁血无情,算无遗策,是一个坚强无比的人,大家更多的时候都把萧逸当作自己的依靠,大牛,马六,小斌,数千玄甲军将士,莫不如此,萧逸就是他们心里的大山,顶天立地,可却从来没人想过,大山是否也需要依靠!

    屈指算来,萧逸今年也不过是十八岁而已,一座十八岁的山峰,那个感觉,除了孤高,就是寒冷!

    在人人都在算计自己的时候,还能有人关心自己,鼓励自己,纵然是早已经习惯了孤独,可萧逸心中还是暖暖得。

    “多谢曹将军,酒且寄下,无愁去去就来!”双手抱拳,向曹操恭敬的行了一个晚辈的礼节,萧逸大步迈出营帐,今天他也要创造一段属于自己的传说出来!

    “来人,为萧郎擂鼓助威!”曹操一声令下,立刻有亲兵前去传令,顿时数十面战鼓在阵前拼命擂动起来,那密集的鼓点催的人热血沸腾,浑身像是有使不完的气力;收买人心,不一定非要黄金、美女,有时候,一杯酒,一通战鼓足矣!

    大帐门口,亲兵小斌递过来‘凤翅鎏金镗’,随后萧逸一声呼哨,从玄甲军的队列里立刻飞奔出一道黑色的闪电,转瞬就到近前,正是他的生死搭档……‘白菜’!

    围着萧逸一连转了几个圈,白菜兴奋的嘶鸣不止,外面的号角声早就把它吹的热血沸腾了,神驹骐骥的归宿本就是在战场之上,那里也有属于它的荣光!

    “走白菜,咱们今天去斩将立功,让世人看看你我的厉害!”萧逸先是讨好的给‘白菜大爷’挠了几下肚皮,又喂了几口好酒,这是‘白菜’一贯的福利,这才翻身上马,将头盔上的‘蚩尤鬼面’拉下,只见‘白菜’仰天嘶鸣一声,而后奋起四蹄,直出阵前!

    ……………………………………………………………………………………………………………………………………………………………………………………

    两军阵前,华雄正比耀武扬威,两具血肉模糊的无头尸体就横躺在他的马前,至于人头,已经被割下来准备送到洛阳去表功,这就是武将的归宿,要不提着别人的头颅请赏,要不就献上自己的头颅,成全别人!

    碧血黄沙,男儿归宿,无怨无悔!

    “来将何人?通名再战,本将军刀下不斩无名鼠辈!”看到一道黑影突然从联军的大阵里冲了出来,华雄立刻提高警惕,一摆手中的‘板门大刀’,高声喝问到。

    “渔阳,萧逸!”一生断喝,威震八方!

    “呀!来着可是‘鬼面萧郎吗?”看到对方脸上那张恐怖至极的鬼面盔,华雄心中就是微微一颤,早在洛阳时就听了无数关于萧逸的传说,今天算是见到真人了,吃惊过后就是无比的兴奋异常,据说连‘虎鸠’吕布也在此人手中吃过大亏,这要是能把他斩杀马下,那自己西凉军中‘第一勇将’的位子谁还能撼动,就是太师董卓那里,也会对自己青睐有加……不过听说此人箭术无双,倒是要小心应对才是!

    “鬼面萧郎,早就听说你骑射无双,不过暗箭伤人算不得英雄好汉,如今在两军阵前,当着无数热血男儿的面,你可敢与我比拼兵刃,一决生死吗?”华雄也有奸诈的一面,想用激将法让萧逸放弃自己的长处,只要不用弓箭,他华雄就谁也不惧!

    “好,今天就陪你玩玩兵刃!”萧逸就像个初次上阵的毛头小伙子一样,毫无心机的就将自己的弓箭扔给了后面的亲兵,年轻人打仗,全屏一股子豪勇,他这么做似乎也很正常!

    “好,真是好汉子!”华雄大笑着伸出一根拇指,心里却在暗骂,“傻小子,到底是经验不足,今天该着本将军斩将立功啊!”

    “呵呵!来吧,一决生死!”萧逸心中同样在暗笑不止,“傻瓜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今天不但要大获全胜,还必须胜得干净利落,那里可还有一杯热酒在等着自己呢,万一要是凉了,那可就丢面子了!”

    “咚!咚!咚!”摧阵鼓隆隆作响,相隔五十丈,两人开始同时蓄势,马上对决,比拼的就是一个‘马快,力猛,手疾,心狠,’胜负往往就取决于二马相遇得一瞬间,当然了,这只是一般武将的做法,在萧逸看来,兵不厌诈,纵然是武将对决,那也是需要智慧的!

    萧逸一边催马向前,一边用右脚在‘白菜’的肚子上轻轻画了个圆,二者心意相通,‘白菜’立刻心领神会,悄悄放慢了速度,只是表现出一般战马的力量和速度,藏拙,它也会,跟萧逸学的!

    “嗨!……铛!”‘凤翅鎏金镗’和‘板门大刀’在空中一击,发出嘹亮的碰撞声,半斤八两,谁也没能奈何谁,这一击只是双方互相试探一下而已,华雄纹丝没动,反倒是萧逸身子微微晃动了一下,坐下的‘白菜’马步也乱显慌乱……

    “鬼面萧郎,也不过如此吗?原来只是弓箭厉害而已!”华雄通过刚才那一击,感觉到萧逸虽然也算是一员猛将,却也没有传说中那么夸张,五十回合,他有战胜的信心!

    另一边的萧逸却露出气急败坏的样子,调转马头再次冲了过来,挥动凤翅鎏金镗,力道与刚才丝毫不差,华雄也挥刀迎上,又是一个回合,华雄还是纹丝没动,萧逸却是猛地一晃,差点从马背上摔了下去,‘白菜’也是马步散乱,还发出几声可怜巴巴的嘶鸣,二者配合的天衣无缝!

    “哈哈!最多二十回合,定能取胜!”华雄终于彻底放下心来,挥动大刀,发起了第三次冲锋!

    另一边,萧逸努力的晃动兵刃,也勉强发起第三次冲锋,但威势比起前两次来无疑要差了许多,很是符合兵家,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规律,而华雄却是越战越勇,再也没有一丝防守的意思,全力发动进攻!

    五十丈,三十丈,二十丈……,突然,萧逸右脚猛地一点‘白菜’的肚皮,后者一声嘶鸣,再也没有刚才可怜兮兮的样子,开始疯狂的加速,犹如一道黑色的闪电般,瞬间就冲到近前,而萧逸几乎是同时挥动风翅镏金镗,人借马势,发出了迅猛的一击,真奔华雄的心窝刺来!

    “糟糕!”因为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等华雄反应过来时已经是来不及了,进攻的节奏彻底被打乱,高高举起的大刀根本来不及变换招式胸前空门大开,但凭着沙场宿将的经验,华雄还是勉强的把刀身挪了挪,挡在自己胸前,承受了这一击,至少比前面强大三倍的力道,狠狠的砸在了他的心窝上,力穿重甲,砸的他一口鲜血直直喷了出来……

    “去死吧!”另一边萧逸得势不饶人,一击成功,立刻般镗头,陷镗尾,反手用镗尾狠狠的砸在了华雄毫无遮挡的后背上,直接将对方从马背上横扫了出去,重重摔落沙场,大口的喷出鲜血,里面还带着破碎的内脏,受此致命一击,华雄抽搐着再也爬不起来了!

    说是迟,那时快,一切都只是发生在电闪雷鸣之间,等两军将士看清发生的一切时,萧逸再次挥动‘风翅镏金镗’,轻轻一扫,就把华雄的人头抛到了空中,而后一把接住,就这样一手提兵刃,一手提人头,在两军阵前狂叫着驰骋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