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3.第223章 你要名声,我得实惠!
    ,精彩无弹窗免费!

    “孙太守,诸位将军,里面请!在下已经备好酒宴,给诸位接风庆功!”汜水关城门下,萧逸用一副非常谦恭的态度迎接着孙坚和他的部下们,但越是如此,孙坚等人就越是觉得脸上羞愧,心中淌血!

    看着已经被攻克的城池,孙坚依旧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凭什么,天理何在?他江东兵马死伤无数都没能攻克的汜水关,被人家区区五千兵马,只用了一夜时间就打下来了,而且死伤甚微,战果却极大,难道说这个家伙有鬼神护佑吗?”

    “不愧是鬼面萧郎,一夜之间轻取似水关,孙某佩服!”无论到什么时候,战功都是一个军人最大的资本,骄傲如孙坚,此时也不得不收敛起一贯的强横,抱拳拱手行礼!

    “孙将军严重了,全靠你麾下的江东儿郎血战在先,极大的消耗了守军的力量,这才让在下侥幸成功,向盟主报捷的军报我已经发出,上面孙将军为首功!”萧逸立刻装出一副不敢当的表情,拼命的谦让起来。

    “领情了,不过我们江东子弟还是有几分骨气的,贪他人军功为己有孙某还做不到!,孙坚郁闷的晃动着手中的马鞭,脚下却不肯移动分毫,他已经下定决心,这座汜水关,他绝不踏进半步!“不知萧统领下一步如何打算,是继续西进?还是……”

    “这个嘛!汜水关虽然侥幸的手,但里面囤积的粮草却被那胡轸临死前一把大火烧了个干净,从俘虏口中得知,那西凉骁将华雄正在率兵赶来,此人号称有万夫不当之勇,一口大刀,鬼神辟易;故在下以为,我等还是谨守城池为上,正好等候一下军粮到达!”听到‘西进’两个字,萧逸立刻露出一副‘我怕怕,我不去’的神态,两只脚还故意的往后退了几步,怯阵的姿态做的十足!

    “军粮自有袁术将军调拨,想来绝不会短缺,既然萧统领想要固守汜水关,那么就让本将军带领麾下儿郎去会一会那个华雄吧,保重!”说罢,孙坚调转马头,带领麾下兵马直接向西开去,他必须用敌人的头颅来证明自己,对于胜利,他从来没有如此渴望过!

    “父亲大人,昨日一战我军死伤惨重,如今汜水关以下,里面各种军械极多,咱们为何不进关去补充一下,等休整完毕再迎战华雄不迟啊!”回望了一眼汜水关,孙策凑到自己父亲身边,小声说道。

    “混账!”孙坚反手一鞭子,狠狠抽在了儿子的脸上,孙策的面颊上立刻起了一道血淋林的印子,但他不躲不闪,就那么看着自己的父亲。

    “哎!”看到自己下手重了,孙坚郁闷的将手中的马鞭丢出很远,这才一脸爱惜的摸着儿子的小脸说道,“我儿记住,我们江东子弟,宁可站着死,也绝不向人屈膝示弱,想要军械,粮草,那就自己去敌人手里抢,那才是大丈夫所为!”

    “诺!孩子牢记终生!”

    这一鞭子,孙策的人生观彻底定型--宁折不弯!

    “一个败军之将而已,萧郎何须对他如此客气?”看着孙坚等人远去的背影,一旁的大牛愤愤不平的问道。

    跟萧逸相处那么久,对他的性格大牛可是知道的很清楚,别看他外表阳光、谦虚,其实那都是装给别人看的,没看他对军中的火头兵也是整天呲着一嘴小白牙笑吗;这是个从骨子里散发着骄傲的家伙,傲视王侯,对他来说不是一句形容,而是确实做过的,当初在洛阳城里,太后,皇后,小皇帝,大将军……,除了对那个公主他还有点谦让,至于其他人,呵呵!

    “呵呵,不如比,他怎会连城门都不进一步,就去大战西凉华雄了呢?”萧逸摸着下吧,又一次露出了微笑,一嘴小牙还是那么白,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他特别喜欢这种阴人的感觉。

    有些人就是这样,骨子里骄傲透顶,总把别人的好意帮助当做是歧视,你越对他客气吧,他就越是死要面子,不把自己折腾死绝不罢休,历史上的西楚霸王如此,孙坚父子同样如此,也许这就是他们江东子弟的性格吧,宁折不弯!

    这样的性格,会是个好男人,却不是一个好军人,更不是一个好的帝王!

    “那孙坚此去会战华雄,你以为胜败如何?”这次提问的是马六,相比人性的复杂,他更关心战争的胜负,对西凉军,他可是恨之入骨的,因为他就出身西凉,全家老小全被人血洗,只有他一个侥幸逃了出来,作夜在城下用西凉土话叫骂的就是他。

    “呵呵,必败无疑!”

    “为何?”

    “前有强敌,后绝粮草,纵然是孙武复生,嫣有不败之理!”萧逸回头又看了看东方,那里就是关东联军大营所在,“告诉弟兄们,加紧动手,咱们的时间应该不多了,务必要做到抢光,般光,拿光!”

    “诺!……”

    ………………………………………………………………………………………………………………………………………………………………………………

    关东联军大营,接到萧逸的捷报,整个大营都沸腾了,旗开得胜啊,真是没想到,汜水关那样险要的城池,竟然区区一天就拿下来了,过了似水就是虎牢关,在然后就是洛阳城,诸侯们顿时陷入了盲目的乐观中,原来董卓的势力也不过如此,看起来吓人,实际上是外强中干,只需要轻轻一推,就会倒下!

    “早知如此,我就应该早点动手了,那样的话……功劳,岂不是……”一时间不知多少诸侯都升起了这样的心思,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孔融等一帮文人激动之下,更是连连做赋数首,歌颂今日‘为国讨贼’的功业!

    至于立下如此赫赫战功的孙坚,被大家加了一个‘江东猛虎’的称号,一时间声名远播!

    众人中唯有曹操沉默不语,拿着那份捷报看了又看,略加思索,心中已然明白了几分;这肯定又是萧逸的手笔,道理很简单,以孙坚的为人,如果这份功劳真是他立的,又怎么会轮到萧逸派人献上捷报呢?

    这只有一个合理解释,胜仗是萧逸打的,汜水好也是他夺得,至于孙坚,这头江东猛虎恐怕不但没得到什么便宜,反而是损兵折将了,另外他还要背一个大黑锅的,“鬼面萧郎,呵呵,坏小子一个!”

    萧逸在汜水关只做了三天的临时城守,联军的大队人马就开到了,这些诸侯们一个个兴高采烈的,都是以抢功的速度急行军赶来的,就连孔融那几个文弱的家伙,硬是三天三夜没下马,到达后还能健步如飞,眼睛里冒着绿光,直奔城里的府库而去,可惜,他们注定要失望了……

    诸侯们既然来了,萧逸只好让出汜水关,带着所部人马退到城外一个不起眼的小地方,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了;虽然只是做了三天汜水关的主人,可萧逸也没闲着,这三天来他把汜水关里有用的东西几乎全搜刮了一遍,盔甲,兵刃,财宝,旗鼓……,应有尽有,这些都是当初董卓囤积在这里的战备物资,准备用来和诸侯们大战的,没想到汜水关一天就失手了,结果全便宜了萧逸。

    对此,萧逸可不会客气的,统统收进自己的小仓库,大军征战,打得就是钱粮,物资,这些东西不会有人给他补充的,所以必须自己动手,才能丰衣足食!

    还有那些玄甲军的弟兄们,一个个舍生忘死的跟着他,萧逸也不能亏待了他们,回营之后,二话不说,各种战利品大把大把的发了下去,个个腰包揣的足足的,在这方面,萧逸绝不吝啬,再忠贞的将士也需要物质的奖励,这不是人心,而是人性;正所谓:“军无财,士不来,君无赏,士不往,香饵之下必有死鱼,重赏之下定有勇夫!”

    “信萧郎,得永生,跟萧郎,有肉吃!”这就是玄甲军内部新的口号!

    当然了,萧逸也不会笨到自己独吞,总会留下一些肉汤给那些诸侯们,人家大老远的跑过来也不容易不是;而且还不会被人怀疑到自己头上,因为所有人都认为汜水关里的战利品被孙坚独吞了,因为城关是他拿下来的嘛,至于孙坚前去迎战华雄,在诸侯们看来那也是怕别人跟他分战利品的表现,否则你干嘛不休整几天,等等我们,真是个又黑心,又小气的家伙!

    看着漫天飞舞的黑锅,萧逸不禁哈哈大笑,这就是他一定要把功劳送给孙坚的原因之一,“你得名声,我得实惠,多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