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2.第222章 大战汜水关(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日暮时分,萧逸的玄甲军才慢吞吞的开到汜水关附近,因为昨天休息的很好,一路上又是慢行军,士兵们的体力依旧很充足,至于士气,呵呵!玄甲军的士气从来就不用鼓舞,永远是那么高昂,这是萧逸用无数场血战的胜利为他们奠定的,只要那张‘蚩尤鬼面’还在,玄甲铁骑,天下无敌!

    从汜水关外遗留的战场就知道,孙坚所部死伤惨重,据探马回报,江东人马已经后撤五十里下寨,看样子短时间内再难发起有力的攻击了,有了这样深刻的教训,想来以后孙坚会变得稳重一些吧!

    “萧郎,如今孙坚战败,光屏我们的五千人马,要想强攻汜水关恐怕会伤亡很大,你看是不是原地扎营,等袁绍盟主的大军上来再说?”马六为人机警,立刻提出了最稳妥的办法,由此可见,他已经初具成为一名良将的素质了,大军征战,最重要的就是一个‘稳’字,至于‘奇’字,那是名将才能玩的手段!

    “呵呵,普天之下就没有攻不破的城池,只不过蠢人是用脑袋去撞城门,而聪明人会让敌人自己把城门打开,告诉弟兄们,无需扎营了,最多明天一早,咱们就可以在汜水关内吃早饭了!”萧逸此言一出,身后的玄甲军将士们顿时就是一片欢呼,对于自己统领大人的话,没任何人产生怀疑,信萧郎,得永生!

    “大牛过来,你这样……”萧逸低声密语了一番,而后一脸阴险的看着远处的汜水关,身旁的马六等人立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们知道肯定要有人倒霉了,好在倒霉的是敌人,万幸啊!

    汜水关内,胡轸正在和一众部下庆功,打了胜仗,自然要犒赏一下三军,大碗酒,大块肉,吃喝的不亦乐乎,报捷的鸿翎信使一早就派了出去,今天首战告捷,杀敌数千,大挫了关东联军的士气,以董卓一贯的慷慨表现,相信这次的赏赐必然是非常丰厚的,想到这里胡轸忍不住仰天大笑,用敌人的头颅铺出自己升官发财的大道,这就是所有将军的美梦!

    “报将军,城西来了一队骑兵,打着我军的旗号,说是华雄将军的前部人马,咱们是否开门放他们进来!”庆功宴喝到一半,一名把守城门的小校突然跑了进来。

    “哦?华雄将军的援军到了,来的这么快?”胡轸微微有些吃惊,但转念一想,估计是自己求救的信使派的太多,援军这才星夜赶来的;早知道前来攻城的是孙坚这样的货色,自己何必那么急着要援军啊,真是失算了,肯定会被洛阳那群同僚笑话的,“走,随本将去城门处看看,事关重大,还是小心些为好!”

    果然,城西外来了支清一色的骑兵队伍,约莫有二千多人的样子,正队列整齐的停在哪里,看旗号却是西凉军无疑,为首的是一名体型彪悍的将军,头戴天王盔,身披镔铁甲,手中拿着一杆粗大的狼牙棒,骑在战马上,威风凛凛!

    看到这一幕,胡轸悬着的心放下来了一半,要知道,关东联军组建的极其仓促,而且战马严重不足,骑兵部队更是少的可怜的;更何况不是有了战马就有精锐骑兵的,一名好骑手的养成,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进行训练,还要经过无数战事的磨练,才能练出一支合格的骑兵队伍;而这样阵容严整,杀气冲天的精锐骑兵,似乎只有他们西凉军中才有,看来果真是援军到了。

    “我等乃是华雄将军的前锋,特来驰援汜水关,请胡将军速速放下吊桥,让我等进去!”那名手执狼牙棒的将军正在城下大喊,似乎很想进城的样子。

    “在下乃是汜水关守将胡轸,这位将军,如今天色已晚,在下身负守城的重任,实在是不敢随意开门,还请将军见谅啊!”虽然是友军,但胡轸生性谨慎,依旧不敢随意开门。

    “我等星夜驰援,人困马乏,难道胡将军就这么慢待友军吗?我家华将军的脾气你可是知道的,快点让弟兄们进城用饭、休息!”城下那名将军顿时大怒的叫喊起来,随即他身后的士兵们也是一顿鼓嘈,用各种西凉土话叫骂起来。

    “职责所在,还请见谅,等华将军到了,在下会亲往谢罪的,只是这城门,万不敢开!”听到下面一片西凉土话的叫骂,胡轸反而更加放心了,现在可以确定底下的就是自己人。

    “好吧,既然如此,我们就先在城外驻扎好了,不过弟兄们来的匆忙,还请胡将军送些粮草过来,好歹让弟兄们吃顿饱饭吧!”看到胡轸死活不肯开城门,那名将军似乎也不再坚持了,而是索要起粮草来,骑兵星夜驰援,确实随身带不了多少粮草,他所说的也是实情。

    “这个是自然,请将军先去城外安营下寨,粮草随后就送到军中,绝不会短缺的!”看着城外的兵马果然顺从的去别处宿营了,胡轸点了点头,开始盘算起来,他的汜水关里可是屯了不少粮草,足够数万大军食用小半年的,这原本是给主力部队准备下的,现在分出去一点,并不算什么。

    既然是送,那就不要小气,胡轸直接下令调出上百车的粮草,还有一些酒肉,让一群辅兵给对方送去!之所以如此慷慨大方,胡轸是有着自己的思量,一是缓和下刚才不肯开城门的矛盾,毕竟是友军,以后的战事还需要人家帮助呢,再者他还有一点私心,白天一战,让他的自信心爆棚,关东联军原来也不过如此,所以他就不希望把这份军功分给华雄了,可人家又已经来驰援自己了,总不能再把人家撵回洛阳去吧;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华雄的援军全驻扎在城外,这样等太师董卓论功行赏的时候,就是他胡轸一人死守住了汜水关,当为军功第一呀!

    所以他送的粮草是按照华雄两万人马的需求量送的,只要粮草充足,想来那华雄也就没有借口入汜水关了吧!想到这里,胡轸得意的大笑起来,这年头打仗,除了勇气,更重要的还是拼智慧啊!

    ……………………………………………………………………………………………………………………………………………………………………………………

    一个时辰后,运粮的队伍回来了,似乎是慢了些,但一想到走的是夜路,还有可能受到那些粗鲁士兵的刁难,大家也就没产生什么怀疑;自家人马,没有经过任何的盘问,胡轸就命令放下吊桥,让他们进来了,一切都很顺利,但问题就是太顺利了,反而让人有些疑惑,当运粮的队伍走到城门口时,胡轸突然感觉好像那里有些不对劲?可又说不出具体是哪里,就在这种疑惑中,人马已经来到城门位置。

    “不好,是兵刃,他们手里的兵刃不对劲;负责押运粮草的都是军中的辅兵,地位地下,一般都是由老弱病残充任,这样的队伍使用的兵器自然也大都是残破不堪的,可这些回来的士兵呢,不但一个个身材魁梧彪悍,而且手中兵器齐全,在月光下反射着丝丝寒光,都是清一色的好兵刃,这样的队伍怎么可能是自己原来派出去的辅兵呢?

    既然不是自己人,那他们是谁?想做什么?

    “敌袭,快关城门啊!”终于想明白了其中细节,胡轸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喊。

    可惜,为时已晚,城门处的那些士兵忽然一声呐喊,抽出手中的兵刃,迅速砍倒了毫无防备的守军,他们一面迅速占领了城门,一面舞动火把,发出了进攻的信号……

    随后从黑夜中冲出来无数兵马,而且都是精锐骑兵,这些人早就埋伏在城门不远处,为了怕弄出声响,他们还用麻布包裹了马蹄,如今城门一开,他们一个冲锋就杀到了进前,并迅速解决了城门的守卫,向城内各处要害猛插;为首之人,身穿‘螭纹寒铁铠’,头戴‘蚩尤鬼面’,手中一杆凤翅镏金镗,切瓜砍菜般屠戮着那些惊慌的西凉兵将,正是大名鼎鼎的鬼面萧郎--萧逸!

    城门上,看到这一幕的胡轸肝胆尽裂,他知道完了,全完了,没想到敌人狡猾到这个地步,一环一环的严丝合缝,让自己不知不觉的就中了圈套,如今城中全无防备,好多将士还沉醉不醒,如何是萧逸麾下玄甲军的对手,城池失陷已经是必然的了,自己该如何是好呢?胡轸知道自己死定了,就算是跑出去,按照西凉军规,董太师也不会饶了自己的,所以自己如今只有战死一条路可走了,至少还能保全家小,得些抚恤;

    “对了,还有粮草,那是大军的命脉,绝不能给他们剩下!……萧逸,咱们下辈子再继续为敌吧!”想到这里,胡轸一咬牙,再也不管城中的激战,而是带着几名亲兵直奔城中的粮库而去,很快,一把冲天大火就从哪里燃烧了起来,熊熊的火光照亮了整个汜水关,也照红了整个天际……

    黎明时分,玄甲军终于彻底控制住了汜水关,城中守军小半战死,大半被俘,只有为数不多的侥幸逃了出去,守将胡轸在粮库中举火**,尸骨无存,尽到了自己军人最后的职责,对这样忠勇的将军,萧逸也只是一声叹息,大家立场不同,生死全靠天命而已!

    萧逸一面派人通知孙坚的部队入城,一面快马飞报袁绍,就说汜水关已经拿下,不过在签署名字时,他还是把孙坚也写了上去,而且位列在自己之前,虽然打了胜仗,但低调还是要保持的,这些所谓的军功,在萧逸看来,远没有自己实现了让弟兄们在汜水关内吃早饭的诺言重要!

    身为一军统领,言必行,行必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