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0.第220章 那一声‘叔父’
    ,精彩无弹窗免费!

    洛阳城外,西凉军大营,董卓正在与一众部将们商议军情,自从接到关东诸侯会盟的消息后,董卓就离开了自己那座装修奢华,美女如云的太师府,日夜在军中坐镇,住军帐,吃军粮,与部下们同甘共苦,展现出了自己铁血的一面,以激励三军士气,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出,董卓为人虽然残暴,却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枭雄!

    “关东联军如今集结了多少人吗?都有哪些诸侯会盟?”帅座之上董卓面沉似水,正在询问着军情。

    “如今各路诸侯共计一十八路,已经汇聚于陈留郡,推举了袁绍为盟主,总兵力不下三十万众……”谋士李儒开始一一列举了各路诸侯的名字和实力大小,“彼军虽然在数量上超过我军,但大都是些连刀都握不稳的的新兵,根本就没上过战场,绝不是我们西凉铁骑的对手,这一点上请太师放心就是!”

    “呵呵!袁绍,世家纨绔子弟,兼又胆小如鼠,好谋无断,有他做盟主,老夫无忧矣!”听到关东联军的情况,董卓仰天一阵大笑,“其余众人如孔融、陶谦……之辈,都是些只会夸夸其谈的白面书生而已,用来治理郡县还勉强可以,说到上阵打仗吗,不砍到自己的脚面就是万幸了,这样的人,纵然有百万之众,老夫也丝毫不惧,反倒是那个曹操,坚忍多谋,当初连老夫都被他瞒住了,倒是要多加留意才是啊!”

    “报!……关东联军已经倾巢出动,大军前后绵延数十里,正向洛阳一路杀来!”一名鸿翎信使突然闯入大帐,开始汇报最新的军情。

    “前部先锋是哪一镇诸侯啊?”

    “回太师,是长沙太守孙坚,另外还有‘鬼面萧郎’同行!”

    “哗!……嘶嘶!”听到‘鬼面萧郎’四个字,大帐里顿时响起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许多西凉大将脸上都露出了惊恐的神色,不用说肯定都是当初在萧逸手下吃过大亏的人。

    就连帅位上的董卓都是一脸的阴霾,对萧逸他是恨之入骨,又爱如珍宝啊,可惜如此人物未能为他所用,不过董卓就是董卓,立刻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既然得不到的,那就干脆彻底抹杀好了。

    “如今汜水关上是胡轸将军带领一万兵马把手,虽然有雄关天险,但要对付萧逸恐怕还是有些棘手,不知哪位将军愿意领兵前往,会一会那个‘鬼面萧郎’啊?”

    “刷!”西凉众将个个低头不语,生怕点将到自己头上,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鬼面萧郎’这样的杀神躲还躲不及,谁敢往上凑啊!那不是纯粹活腻歪了吗!

    “嗯,难道我西凉勇士无数,就没一个敢去和那萧逸较量一下吗?”看到还没开战,手下的士气就弱了三分,董卓顿时大怒,“都是一群兔子胆,生生怕了那头‘贪狼’不成!”

    “义父莫恼,孩儿不才,愿去会一会那十八路诸侯,定将这些逆贼的首级斩下,悬挂于洛阳城门之上!”身穿百花战袍的吕布跃众而出,脸上满是骄傲的神色,上次被萧逸那一支三棱透甲锥射伤后,他将养了数月之久方才痊愈,如今正是重振自己威名的时候,至于对萧逸,他更是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呵呵!有奉先吾儿在,老夫无忧矣!”董卓对这个义子肯主动请缨很是高兴,当下就要拿出令箭,分派人马。

    “杀鸡焉用牛刀!不须吕将军亲往,末将不才,愿去会一会那萧逸,看看他到底是不是三头六臂!”董卓的令箭还没拿出来,从西凉众将中大步走出一人,此人身高九尺,虎背熊腰,身披铁锁连环甲,一脸彪悍的神色,正是西凉骁将--华雄!

    华雄,原本是西凉军中第一骁将,深得董卓的器重,所以董卓入京的时候,把西凉这块根据地就交给了华雄看守,后来的洛阳大战,他也就没能赶上,这次关东联军势大,董卓为了保险起见,又从西凉抽调了些人马,以及部分西羌部落的骑兵助战,华雄这才来到了洛阳城。

    对于萧逸,他只是听同僚说起过此人如何了得,但心中却一直不服,认为那是因为当时自己不在,否则早就斩了此人,那还容得他嚣张,这次有机会去较量一下,当然要主动请缨了。

    另外还有一个说不出口的原因,自从吕布投靠到董卓帐下以后,备受恩宠,不但封了他侯爵,在其他赏赐上也远远高于西凉诸将,这就让军中产生了一种敌对情绪,一是吕布为首的原并州兵马一派,另一派就是那些西凉元老们,两派人这几个月来明争暗斗,处处刁难对方,只是因为董卓的强力压制,在加上众人又忌惮吕布的神勇,这才没有闹大,现在有个立功的机会,身为西凉诸将之首的华雄,自然不肯让给吕布了。

    对于军中两派之间的矛盾,董卓自然是一清二楚,西凉军确实是他的基础,但最近一段时间他又不得不压制一下西凉派系的力量,如果只是死死的依靠一派人马,那他董卓最多也就成为割据一方的军阀,而要想得到整个天下,那就必须收揽天下人为己所用,这就是一个枭雄必须有的胸怀,所以文官方面他才强行提拔了名士蔡邕,为自己装点门面,而在武将中,就是提拔吕布了。

    不过这次,董卓准备偏袒一下西凉派了,因为那毕竟是自己的基础力量,大战将临,团结重于一切,再者,吕布可是他的杀手锏,现在就放出去,为时过早啊,“好,如此就有劳华将军了,老夫给你两万人马,再派李肃为监军,随你一起,火速支援汜水关,此一战务必要旗开得胜,打出我西凉铁骑的威风来!”

    “末将尊令!”华雄大步上前,兴奋的接过令牌,而后高傲的撇了吕布一眼,这才走出大帐,点兵出发去了……

    ………………………………………………………………………………………………………………………………………………………………………………

    另一边,联军的先锋部队正在浩浩荡荡的开进途中,中军位置,萧逸、孙坚并马而行,一边闲聊,一边暗自打探着对方,二人虽然都是声名远播之辈,却从来没有会面过,这次联军作战,自然要好好的试探一下对方的底细了,万一是个猪队友,那可就麻烦了。

    “萧统领真是年少有为啊,一十八岁就能统帅大军征战沙场,真是羞煞老夫了!”孙坚今年三十六岁,在这个时代完全有资格自称老夫了,不过他的话语中表面看来是在称赞萧逸少年英雄,实际上却是在很清楚的暗示着,老夫是你的军中前辈,这次盟主虽然让咱们共同统兵做先锋,但这谁是主,谁是次,还是要分清楚的。

    “呵呵!久闻孙太守勇烈过人,又是征战沙场的宿将,这次先锋重任,就全仰仗将军的江东健儿了,在下能为将军摇旗呐喊,擂鼓助威足矣!”有人愿意冲在最前面当挡箭牌,萧逸自然举双手赞成,用一点虚名换来实惠,多划算啊!所以他非常乐意摆出一副低姿态,哪怕就是给孙坚做晚辈也没什么,扮猪吃虎永远是王道!

    “呵呵!我江东子弟速来轻生死,重义气,自古就是出强兵、名将的地方,此番讨伐****,正要大展身手啊!”看到萧逸如此的识趣,孙坚不禁哈哈大笑,随后又热心的介绍起自己的几名心腹爱将来。

    萧逸对这些江东集团的元老们也很是感兴趣,以前只在演义里经常听到,这下终于见到活人了,当下仔细观察起来:

    程普,用一条铁脊蛇矛,倒是有几分勇力,只可惜格局不足,给人当了一辈子的副手!

    黄盖,用铁鞭的,嘶嘶!这家伙的苦肉计可是大大的有名啊,不知道是不是练过金钟罩一类的硬气功……

    韩当,手提一口大刀,嗯,也不是无名之辈,堪称江东的三朝元老。

    最后一个,祖茂,用双刀,这家伙不太出名,似乎死的比较早……

    总体而论,江东兵马还是比较强悍的,吴越一带,自古民风彪悍,士兵作战更是以悍不畏死而闻名,想想当初西楚霸王项羽那战无不胜的八千子弟兵就知道了;不过强兵还需强练才成,孙坚麾下大概有一万五千人马,大都是这次为了讨伐董卓临时从民间招募的,勇气有余,而训练不足,至于军纪,更是差的多。

    一路行军,萧逸的五千玄甲军一直阵列整齐,默默无声的就那么开进着,所有杀气都内敛在胸中,而孙坚的部下呢,没走出多远就开始窃窃私语,队列更是参差不齐,这谁强谁弱,自然一望可知了。

    不过有一名少年倒是引起了萧逸的注意,看样子也就十五六岁的年纪,脸上汗毛未退,长得颇似孙坚,身高七尺有余,身穿一件青铜铠,手提长枪,虽然是默默无闻的跟在众将身后,但那股子彪悍的气质是怎么也压制不住的,这绝不是一个平凡之辈啊!

    “此乃小儿孙策,字伯符,年方一十六岁,自幼倒也学了些武艺,这次特意带出来长长见识!”看到萧逸盯着后面那员小将,孙坚哈哈一笑,连忙给介绍起来,神色中颇为得意,显然对自己的这个儿子还是很满意的,“来伯符,快快见过你……萧叔父!”

    萧逸与孙坚虽然年龄上相差甚远,但这次出征同时被任命为先锋,份属同僚,又没有上下级之间的关系,再加上萧逸如此识趣,处处退让,孙坚一高兴,直接就把二人的辈分拉平了,孙策是他的儿子,自然就应该管萧逸叫叔父了;在这个年代,辈分可以远比年龄重要得多呦!

    “伯符见过叔父,久闻叔父在雁门关大战匈奴的威名,今日一见果然英雄了得,还望叔父大人日后多多提拔小侄才是!”听到父亲的召唤,孙策拍马上前,丝毫没有犹豫,‘叔父’两字叫的极为亲切,而且对萧逸的战绩很是吹捧,看似是少年对偶像的崇拜,但实际上却是叫自己的父亲小心谨慎一些,一个能阵斩匈奴两万大军,建‘京观’的人物,又岂会是平凡之辈!

    萧逸心中快乐开花了,孙策啊,未来的江东‘小霸王’,曹操都称赞他是‘狮儿难以争锋!’如今竟然乖乖的叫自己‘叔父’,这个面子,天大!

    至于孙策那点小心思,他又岂会看不出来,不过萧逸并不怪罪,未来的江东之主,打下‘六郡八十一州’地盘的人物,自然应该有些心机才是,不得不说,孙策比起他那个有勇无谋的父亲来,强的不是一点半点,不过欣赏归欣赏,萧逸决定还是给他个下马威,让孙策知道一下,他这个‘叔父’也不是白当的。

    “呵呵,侄儿你才是年少有为啊!”说话间,萧逸伸出一只手,按在了孙策的肩膀上,脸上笑的很是慈祥,好像真把自己当了人家的‘叔父’一般,手中却是暗暗地加力。

    马背上的孙策立刻浑身一震,小脸绷得紧紧的,只觉得萧逸的手掌就像是一把铁钳般,抓的他肩胛骨‘嘎嘎’作响,几乎要断裂一般,那种剧烈的疼痛,让他半边身子都酸麻不已,吓得他连忙运起全身的力量对抗,同时紧咬嘴唇,生怕自己忍不住痛,叫出声来。

    一个有意试探,一个全凭着少年人的倔强,二人就这样不动声色的较量起来,在外人看来两人似乎很亲密的样子,而身在其中的孙策却是生不如死啊,虽然萧逸只是比他年长两岁,却经历过无数的血雨腥风,在沙场上历练出来的那种煞气,又岂是他这个第一次上战场的毛头小子所能比的;很快肩膀上的酸痛就蔓延到了全身,就在他忍不住要失声痛叫时,萧逸却突然松手了!

    “小子,不错,这般年纪就有这样的身手和毅力,称得上少年英雄了!”下马威立完,萧逸对这个未来的‘小霸王’很是赞赏,于是决定再劝戒他几句,至于能听进去多少,那就看他自己了,“要想战胜比自己强大敌人,只有两条捷径,一是智慧,一是忍耐,忍气,忍敌,忍己,忍天下难忍之事,如此,方能战无不胜啊,切记,切记!”

    “多谢叔父大人教诲,今日之事,侄儿牢记在心!”孙策呲牙咧嘴的勉强抬起手臂,向萧逸抱拳行礼,至于他牢记在心的是萧逸那番话,还是肩膀上的剧痛,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