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9.第219章 先锋萧逸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等参见盟主!从今以后,遵从号令,共讨****!”大帐中,各路诸侯、部将齐齐向端坐在正中的袁绍躬身行礼,算是彻底认可了他‘共主’的地位。

    此时袁绍坐在主位上,可谓是春风得意,他一面接受众人的恭贺,一面开始部署兵马调动,商议进军的路线和具体方略,而且安排的颇有章法,显示出了一定的军事造诣。

    平心而论,袁绍也是极有才干的,无论文治武功,都有可取之处,在拉拢人才,安抚人心上也有自己独到的地方,如今,文有田丰、审配等一帮谋士为其出谋划策,武有颜良、文丑这样的悍将追随左右,再加上他那‘四世三公’的显赫出身,想要在这个乱世中开创出一番伟业并非不可能,只可惜,天命难违,他生命中遇到的宿敌是曹操,几百年都难得一见的乱世奸雄!

    “不是我没本事,而是敌人太厉害了!”这就是萧逸对袁绍做出的评价。

    袁绍在哪里春风得意,一旁的袁术却是心如刀割,诸侯们还没商议完,他就独自退席了,再待下去他怕自己会发疯的,堂堂的袁家嫡子站在下边垂手侍立,一个丫鬟生的奴才种子坐在上面发号施令,还有天理吗!

    袁术的大营离这里并不远,此次诸侯会盟,他也从南阳带来了两万兵马,虽然战斗力不是最强的,却是最富庶的,粮草,军械堆积如山,袁术的根据地在淮南一带,那里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是数一数二的膏腴之地,就经济能力而论,袁术确实称得上冠绝诸侯了。

    一双妩媚的桃花眼,两片薄薄的红嘴唇,再加上一尘不染的白衣,紫木公子永远是那么在意自己的形象,自从离开洛阳以后,他就一直跟随在袁术身边,为他出谋划策,筹备军务,可以说袁术能带兵前来会盟,紫木公子是出了大力的,不过今天的诸侯大会他却没有去参加,因为在他看来,一把藏在暗处的匕首,远远比一把放在明处的长剑更有杀伤力,也更让人防不胜防;再说,他也习惯了这种隐藏在黑暗里的生活,只有在别人都看不见的地方,他才能更好的思考,更好的算计!

    “紫木参见将军!”袁术刚一回来,紫木公子立刻上前行礼,同时暗暗观察着这个草包的气色,从袁术那气急败坏的样子里就看得出,这次会盟肯定不顺利,至于盟主的大位,肯定也花落别家了。

    对此紫木公子并不吃惊,如果这个草包真的当上了盟主,那才是怪事,对于袁术,他早就看的透透的了,志大才疏,目光短浅,嫉妒心又强,可以说除了他袁家嫡子的身份外,这个草包真是一无是处;不过这也是紫木公子愿意留在这里的原因之一,对他而言,越是草包就越好控制,也就越能施展自己的本领!

    “紫木,那些有眼无珠的家伙,推举了那个奴才的种子做盟主,本将军该如何应对!”回到帐中,连身上的甲胄都没卸掉,袁术就开始向紫木问起对策来,尤其说道袁绍时,更是恶言相向,可见他对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是何等的怨恨。

    “将军勿忧,那袁绍一向贯会邀买人心,又善于作秀,更有一群狗腿子在周围阿谀奉承,如今他侥幸当上了盟主那也没什么,就让他在前面当挡箭牌好了好了,将军大可幕后操作,做那最后得利的渔翁!”

    “嗯,紫木所言,深得我心啊!”听了这番话,袁术这才算是顺了口气,但随即又皱起了眉头,“如今风云变幻,本将军该如何做才能成为最后得利的渔翁呢?要不咱们带兵撤回南阳,让他这个联盟不战自乱如何?”

    “不可,将军万万不能在这个时候抽身而去,否则,天下诸侯会如何看待?于将军的威望大大不利啊!”紫木公子连连出言阻止,这个草包,除了损人不利己,胡乱抽梯子,就一点高明的办法都没有,看来还得自己出谋划策了,“将军此时不但不能后撤,相反还要锐意进取才是啊!”

    “哦?本将军该当如何进取呢?”

    “呵呵!这十八路诸侯当中,若论兵精,当以那张扬的并州兵马为首,尤其是他麾下的萧逸,人称‘鬼面萧郎’那可是个勇冠三军的人物,极不好惹……,但若要论粮足,却非咱们南阳军莫属,明日一早,将军可以差遣人,往各个诸侯大营里送些粮草过去!”用手刮着自己粉嫩的小脸,紫木公子笑的格外阴险。

    “什么,给那帮阿谀奉承的家伙送粮草?今日要不是他们,本将军岂会与盟主的大位失之交臂,尤其是曹操、孙坚,真恨不得将他们碎尸万段,方解我心头之恨!”袁术却是鼠目寸光,一听到要给其他诸侯送粮草,顿时大怒起来。

    “将军莫急,容在下一一道来,这次会盟虽然有十八路诸侯之多,但大都路途遥远,运粮极其不便,所以实际上为大军筹调粮草的就是徐州,河内,陈留,南阳这几处而已,其中又以将军的南阳最为富庶,送些粮草给那些远路而来的诸侯们,一可以为将军收揽人心,提升威望,第二嘛,将军还可以趁势提出要担当总粮草官的职务,统一筹调各处粮草!”

    “正所谓,大军未动,粮草先行,如此一来,那袁绍虽然得了盟主的虚名,可将军您却实际上掌控了大军的命脉,到那个时候,将军让谁生,谁就生,让谁死,谁就必须得死啊!”紫木公子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做了个截断的姿势,这一策果然是阴狠无比,试想大军征战之时,一旦粮草被截断,纵然有百万之众也会不战自乱啊!

    “好,好办法!紫木这一策比得上十万精兵啊!哈哈哈……”想明白其中厉害关系的袁术顿时大喜过望,仰天狂笑起来。

    “如此,末将恭贺将军大业早成!”紫木公子一边抱拳恭贺,一边向并州大军营地方向望了一眼,随即冷冷的一笑,“如今粮草尽在我手,萧逸,这次看你怎么应对!”

    ……………………………………………………………………………………………………………………………………………………………………………………

    第二天一早,袁绍令人正式的筑了一座点将台,台高四丈有余,分上下三层,里面用黄土夯筑,外铺青石板,周围遍插五色旗帜,当中一杆三丈高、碗口粗的旗杆,一面墨绿色的‘袁’字大旗迎风飘摆,好不威风!

    而后再杀青牛、白马祭天,诸侯们以袁绍为首,依次上前,将鲜血抹在自己的面颊上,歃血为盟,随后是各军中的将领,同样是上前歃血,仪式搞得非常隆重,从清晨直到午时才算结束!

    队列之中,萧逸的小黑脸上也被抹了一把血,被风一吹,干掉后的血迹贴在面皮上惺惺的非常难受,对于袁绍搞得这一套,他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繁礼多仪!

    沙场征战,讲究得是一个快捷,简单,明了,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应付那些复杂的军情战况,如今袁绍搞得这一套,看起来是挺壮观,可对于行军打仗是一点帮助也没有,明明能一剑刺穿敌人的心脏,你非得先耍几个剑花,等你这边姿势摆完美了,死的可就不知道是谁了……

    “大军征战,必须选一名勇烈的将军做前部先锋,不知哪位愿意担此重任啊?”好不容易结束了冗长的仪式,袁绍终于开始分兵派将了。

    此言一出,众诸侯齐刷刷退了一步,个个低头不言,前部先锋,听起来是挺荣耀的,可那就是一个当炮灰的活计,谁打头阵,谁就要第一个面对董卓的西凉铁骑,打赢了,恐怕也会损失惨重,最后便宜了那些在后边等着捡便宜的家伙,如果打输了,那就更糟,估计回都回不来,董卓可是一向有杀俘习惯的。

    “诸公都是大汉的忠臣良将,难道两军对阵之时,反而怯弱了不成?”看到底下毫无回应,袁绍顿时满脸的温怒,开始用出激将法,希望有个炮灰去打这头一阵。

    可底下的诸侯们也不是傻子,你袁绍身为盟主,手下又有颜良、文丑那样的勇将,都不愿意派出一个去当这个先锋官,干嘛让我们去消耗力量,说白了,等战后分红的时候,不是看谁杀的敌人多,而是看谁的兵最多,现在消耗完了,到时候就没有底气去瓜分胜利果实了,为她人做嫁衣的事,傻子也不会去做!

    “在下不才,愿意保举一人,长沙太守孙文台勇烈过人,乃是先锋大将的不二人选!”看到出现冷场,袁术出人意料的站了出来,而且很是积极的举荐了孙坚,至于原因吗,呵呵,公报私仇而已!

    “好!孙将军一向忠勇,确是大将之才,那就请孙将军即刻带本部人马兵发汜水关,讨伐董贼,本盟主随后统大军进发!”袁绍立刻一锤定音。

    “诺!……”诸侯中,一身金盔金甲的孙坚昂然站了出来,身为一名纯粹的军人,他的肚子里可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立刻接下了先锋的位置。

    “董卓的西凉铁骑堪称精锐,麾下的几名大将也是极难对付的,孙将军虽然勇烈,但一人前往恐怕会独木难支,不如再请一人同行吧,也好互相有个关照!”袁术今天似乎谋略爆发了一般,说起事情来滴水不漏,“久闻张刺史麾下有一名‘鬼面萧郎’,乃是一等一的勇将,曾经在雁门大战过匈奴骑兵,据说连那匈奴单于也是被他一箭射杀的,何不派去与孙将军同往,必能旗开得胜,扬我军威,至于本将军吗,愿意在后面总督粮草,担保诸位后顾无忧!”

    听到袁术这番话,就连台下的曹操都微微有些吃惊,其余众人更是刮目相看,没想到这个草包还有如此谋略,,不但报复了得罪过他的孙坚,而且还要削弱诸侯中实力最强的并州刺史张扬的力量,接着又以粮草补给为名,把粮草官这个最安全,又关系大军命脉的职位拿到了自己手里,真是一箭三雕啊!

    “善,吾弟所言极是,张刺史麾下尽是精兵强将,理应为国出力才是!”袁绍心中略一盘算,立刻应承了下来,对萧逸,他心中同样是忌惮万分,洛阳城的那一幕,他可是亲身经历过的,“萧将军何在啊?”

    “真是想低调都不成啊!”听到自己被点将,萧逸先是看了看诸侯队伍中一言不发地张扬,随后蔑视的一笑,大步迈出队列,在诸侯们惊诧的目光中来到点将台下,“末将尊令!”

    “好,萧将军神勇过人,一手百步穿杨的箭法更是天下无双,有将军前去帮助孙太守,本盟主无忧矣!”看着台下一身螭纹寒铁铠,威风凛凛的萧逸,袁绍心中可谓是百般滋味上心头啊,对于萧逸的本事他是一清二楚的,当年洛阳城里那么危险的局面都被他全身而退,奸诈如董卓都屡屡吃了他的暗亏,如此良将,可谓智勇双全啊!

    不过可惜的是,萧逸未能为他所用,袁绍也不是没打过收服萧逸的主意,在洛阳时他就动过这样的心思,可不知道为什么,萧逸对他伸出的橄榄枝连理都不理,反而和曹操那个阉竖之后走的非常近,真是生生气煞死人啊!

    “萧郎此番前去,定要小心行事啊!路不妨走的慢些,曹某会亲率大军,随后跟进接应的,”看到萧逸接令,曹操立刻从诸侯队伍中走了过来,脸上满是关爱的神色。

    “呵呵!多谢曹将军挂念,无愁此去,定会谨慎行事,绝不敢轻敌大意,尤其会小心后路的!”萧逸冲着曹操微微一笑,一语双关的说道。

    “如此甚好!”

    又是四千字大章,读者们请火力支援!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