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8.第218章 谁为盟主?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有功论功,无功论爵!此乃千古不变的**,我等依祖宗之法行事,以顺讨逆,必然无往而不胜!”北海太守孔融是传统制度的坚定拥护者,就跟在他心中汉室江山应该万年永存一般,如果连这些也动摇了,那也就该到世界末日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孔融的提议立刻在诸侯中引起了极大的反应,众人一边继续切肉、饮酒,一边开始频繁的互相使着眼色,至于偷偷打手势,用脚尖碰人的小动作更是不断,至少萧逸就看到好几位诸侯,因为分心过度,切肉的时候差点把自己的手指头给削下来,也真是难为他们能把人类的肢体语言运用的如此丰富,萧逸甚至在想,如果这些人生在二十一世纪,绝对都是一等一的聋哑学校优秀教师,多么伟大的一个职业啊!

    这几年大汉内部还算安定,各州各郡除了镇压一些星散的黄巾贼寇,那里来的军功啊,如果真要说战功?大家的眼睛顿时全集中到并州刺史张扬的身上。

    雁门关一战,斩首匈奴大军两万,更是射杀了单于-于夫罗,大涨了汉王朝的威风,这可是谁也抹杀不掉的军功,虽然仗是萧逸打得,可功劳却被大家一致按在了张扬身上,因为他才是名正言顺的并州刺史。

    如此显赫的战功再加上并州刺史的头衔,以及三万大军的硬实力,如果张扬真的有心去做这个盟主的话,到是个热门人选!

    “如此,若论战功,盟主的大位非张公莫属啊!”诸侯中立刻有人做出了提议,至于用心是好是坏那就很难说了,因为大家都知道,第一块扔出去的石头,往往是问路用的。

    “盟主啊!天下第一人啊!”这几个字眼就像是惊雷一样打动着张扬的心,作为一个职业官僚,他这辈子图的不就是个升官发财吗,如今宝座就在眼前,只要轻轻迈出一步,那就,那就……,可问题是,不敢迈呀!

    心头的火热刚起,张扬自己就用冷水把它浇灭了,诸侯盟主,这个位子固然是风光无限,可同样也是杀机重重啊,一旦坐了上去,就必须扛起‘讨董’的大旗,到时候,别人尚有退路可言,而身为盟主者,要么前途无量,要么死无葬身之地啊!

    这样的重任自己担的起吗?

    这些桀骜不驯的诸侯们会服从自己指挥吗?

    最关键的是以自己的本事能对付的了董卓的西凉铁骑吗?

    一连三个问题,直接把张扬打落云霄,想上位,又担心自己没那个本事,想放弃,心里又实在是舍不得,真是让人难以抉择啊!

    有难题了怎么办?万般无奈,纵然心中有一万个不愿意,张扬还是强扭着脖子,把目光落到了一旁正在大口咀嚼着烤羊腿的萧逸身上,‘有疑问,找萧郎’,这已经是张扬的习惯了,纵然再忌惮萧逸,但不得不承认,这个妖孽少年在对天下大事的分析上,眼光精准,无出其右!

    正在埋头吃肉的萧逸,立刻感受到了张扬那热烈期盼的目光,原本今天他只想好好的吃肉喝酒,一言不发,可现在看来是不成了,有一种人就是这样,纵然你表现的再低调,依然会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

    我本无心向富贵,奈何富贵逼人来!这是运气逆天者的自嘲。

    我本无心惹是非,奈何是非涌上前!这是我们可怜的萧逸童鞋!

    大帐中出现了诡异的一幕,所有人都死死盯着张扬,想看看他是什么反应,而张扬却死死的盯着萧逸,等待着一份答案;无奈之下,为了不把大家的目光都引到自己头上来,萧逸只好挥了挥手中的切肉刀,就像在赶苍蝇一样,天可见怜,这才是早春二月,哪有苍蝇可赶啊!

    另一边,长出一口气,张扬心里的一块大石头却算是落地了,只见他非常谦恭的站起身,先是抱拳环绕行了一礼,这才用一副疲惫不堪的声调说道,“承蒙各位大人错爱,但本官今年五十有二,垂垂老矣,更是毫无德行可言,如何敢承担这‘匡扶汉室’的大任呢,诸公还是推举一位年富力强之人做联军的总盟主吧,老朽能在一旁辅助一二,足矣,足矣!”

    做不了的事,还是放手吧!张扬倒也是想得开,立刻以自己五十二岁‘高龄’为借口,推了出去,这样做不但摆脱了麻烦,还能混个‘谦让’的美名不是!

    “张公高风亮节,我等深为佩服,来大家敬张公一杯,真乃大汉股肱之臣啊!”一些有心竞争盟主大位的人顿时松了一口气,纷纷举杯庆祝,各种不要钱的大帽子漫天乱飞……

    张扬退出,论功这一条也就不成立了,那么下面就该拼爵位,拼家世了!

    这时候如果说诸侯中谁最高兴的话,那就是袁术了,因为拼家世,那是他的强项啊!

    当今大汉天下,那个士族门阀地位最为显赫?自然是‘四世三公’的袁家,那袁家之中又属谁的地位最高呢?自然是身为嫡子的袁术了,以此类推,这盟主的大位,除了他袁术还有谁更有资格担任呢?

    想到这里,袁术心里简直乐开了花,恍惚间他看到了自己高坐在诸侯盟主的大位上,指挥千军万马,攻入洛阳,诛灭董贼,横扫天下,再之后……,万民归心,天下拥戴,更上一层楼……呵呵!

    强压下内心的欢喜,袁术虽然觉得盟主的位置自己十拿九稳了,但现在还需要一个人出来为自己摇旗呐喊,就像劝皇帝登基那样,自己得三辞而受,摆足了姿态,那样才有世家子弟的风范不是。

    “可找谁为自己推上这一把呢?这个人地位不能太低,名声也不能太小……”袁术的目光在诸侯中不停地闪动,开始物色那个合适的人选,很快,一个人就落入了他的眼中--孙坚,孙文台!

    孙坚是长沙太守,袁术是南阳太守,二人相邻而居,素有交情,而且南阳乃是富庶之地,钱粮丰厚,而长沙因为前几年黄巾之乱的缘故,民生疲敝,这次诸侯起兵,袁术在物质上给过孙坚许多帮助,钱粮,盔甲,兵刃,应有尽有,正所谓拿人的手短,孙坚是欠了袁术一个大人情的,于情于理,这时候他也应该支持袁术一把!

    想到此处,袁术开始频频的使眼色,打手势,暗示孙坚立刻站出来推举自己为盟主,可惜,等袁术的眼睛都眨酸了,人家孙坚还是稳如泰山的坐在那里喝着美酒,吃着烤肉,一点反应也没有,至于原因吗--政治迟钝而已!

    孙坚此人,自幼好武,弓马娴熟,勇烈过人,而且打起仗来往往身先士卒,悍不畏死,可以说他是一个完美的军人,这样的人放在战场上绝对是无往而不胜的,可惜的是,这次诸侯会盟,即是军事仗,更是政治仗,而孙坚在政治上是个彻头彻尾的弱智,一个不关心政治的军人是个好军人,却不是一个好领导,更不是一个好伙伴!

    “诸公听我一言,如今诸侯联合讨董,这盟主之位事关成败,非文韬武略俱佳之人不得担任!”正当诸侯们私下频繁联系的时候,曹操举着酒杯突然站了起来,顿时把众人吓了一跳,尤其是一些对盟主之位身怀野心的家伙,更是忐忑不安起来。

    自古诸侯会盟,还有一个规矩,那就是‘东道主’往往就是盟主的不二人选,因为只有盟主才有那个资格和威望,召集天下诸侯来自己的地盘上会盟,如今第一个打出讨董大旗的是曹操,陈留郡又是曹操的根据地,以此类推,曹操确实有资格当这个盟主的。

    更何况论起文韬武略,统兵征战的能力,曹操无疑是诸侯中最强的一个,在这一点上,就是骄傲如袁绍、袁术兄弟,口中不说,心里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差曹操远矣,如果曹操真的有意为自己挣位的话,成功的几率绝对非常大。

    “欲成大事,必须名正言顺,如今论起名声威望,袁家‘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布天下,当为天下门阀之首!”曹操一边说着,一边暗暗把各路诸侯的丑态都记在心里,话语之中却把自己给甩了出去,反而一心推举起袁家来。

    曹操心里很清楚,以自己的能力做这个盟主那是绰绰有余,可惜,出身不好,威望不足啊!

    他曹操是什么人,阉竖之后,父亲曹嵩是宦官的养子,顶风都臭出八百里去,就算是自己强行登上盟主之位,也不会有人真的心服,至少袁家兄弟就肯定会背后拆台,到时候会盟必然分崩离析,这绝不是曹操所希望的,既然坐不上去,那就干脆高尚一把,主动将盟主的位子送给袁家吧,不过,可不是白送,曹操也有自己的打算。

    明知不可为,那就干脆以退为进,为自己尽量争取到最大的利益,这就是打政治牌,在这上面,曹操无疑是个绝顶高手。

    “袁家四世三公,威望无双,这盟主之位却是非袁家莫属啊!”曹操的提议一出,诸侯们立刻议论起来,而且是一边倒的支持,袁家是门阀之首,这个号召力确实是任何人,任何家族都比不了的,就连与会的诸侯中,有好几位都是出自袁家门下,不支持袁家还能支持谁呢?

    不过,支持是支持,可袁家的候选人也不止是一个,别忘了,袁家可是有两兄弟呢,到底拥护谁坐这盟主的大位呢?

    作为候选人的袁绍、袁术兄弟互视了一眼,都露出了强烈的敌意,在权利面前,什么兄弟骨肉,本就不合的二人此时都恨不得砍上对方一刀,让你跟我抢!

    袁术现在兴奋的都想抱着曹操亲上两口了,袁家,还能有谁,当然是他这个嫡出的公子了,自古嫡庶有别,无论是皇位继承,还是宗族分家,嫡出永远高于庶出,难道让那个小老婆生的家伙做这个盟主大位?

    “他配吗?奴才的种子而已!小老婆……,不,是丫鬟……生的……”撇了一眼不远处的哥哥袁绍,袁术心里骄傲极了,如果他有尾巴的话这时候一定会使劲的摇一摇,上面还要挂上一面大牌子--袁家嫡出!

    掸了掸身上的甲胄,袁术正襟危坐,就等着曹操说出自己的名字,然后就在万众瞩目中登上盟主的宝座,展示一下袁家嫡子的风范,到时候姿势一定要帅,气势一定要足,是先迈左脚,还是先迈右脚呢?……袁术滴滴答答的流着口水,陷入了无边的意淫中。

    另一边,曹操的发言在继续着,“我与本初兄自幼相交,深知他文武双全,胸有韬略,而且当初在洛阳时他就直言反对过董卓,足见其一片公忠体国之心,故在下以为,这盟主的大位,非袁绍,袁本初莫属!”

    “哗!……孟德高见,非袁本初不能当盟主之位!”众诸侯纷纷俯首称是,对于袁绍的本领他们还是知道的,也算得上才华出众。

    “多谢诸位厚爱,如此,本初就当仁不让了!”早就按捺不住地袁绍丝毫没有谦虚的意思,立刻把盟主的桂冠戴在了自己头上,造成既定事实,如此一来,就是有些人想出言反对也来不及了,比如说他那个草包弟弟!

    “我等参拜盟主!”大位已定,冀州刺史韩馥,山阳太守袁遗等几个袁绍的心腹好友立刻一拥而上,开始大礼参拜,把这件事彻底的定下来,其余众人见此也纷纷上前行礼,算是正式认可了袁绍盟主的地位,再无更改!

    峰回路转,看着竟然是袁绍登上了盟主之位,一旁的袁术差点气的喷出一口老血来,真是血伤,身伤,心也伤啊;怎么会这样?不应该这样啊……

    袁术越想越气,但事到如今,再也回天无力了,在众人目光的逼视下,他也唯有迈步上前,心不甘,情不愿的对着袁绍拱拱手,勉强行了一礼,但心中却深恨上了二人,一个是曹操,另一个就是孙坚!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啊!

    五一假期熬夜写作啊!大家给来点支持吧!月票,打赏,推荐都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