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7.第217章 诸侯会盟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陈留,春秋时为留邑,先属郑国,后被陈国所得,故有其名;汉武帝‘元狩’元年,移济川郡治于陈留县,故改名为陈留郡,归属兖州。

    陈留郡地处要冲,兼又土地肥沃,物产丰厚,人口众多,一直是兖州的重要城邑,当今小皇帝刘协在登基之前的封爵就是陈留王,由此可见陈留郡在国家统治者心目中的地位;如今这里又成了天下聚焦的所在,自从曹操打起讨伐董卓的大旗,关东各镇诸侯纷纷来此会盟,一时间兵马云集,铺天盖地,联营长达数十里,声势极其浩大。

    及至‘永汉’元年,春,二月,关东各镇前来会盟的诸侯共计有十八位,他们分别是:

    第一镇,后将军南阳太守袁术

    第二镇,冀州刺史韩馥

    第三镇,豫州刺史孔伷

    第四镇,兖州刺史刘岱

    第五镇,河内郡太守王匡

    第六镇,陈留太守张邈

    第七镇,东郡太守乔瑁

    第八镇,山阳太守袁遗

    第九镇,济北相鲍信

    第十镇,北海太守孔融

    第十一镇,广陵太守张超

    第十二镇,徐州刺史陶谦

    第十三镇,西凉太守马腾

    第十四镇,北平太守公孙瓒

    第十五镇,并州刺史张杨

    第十六镇,乌程侯长沙太守孙坚

    第十七镇,祁乡侯渤海太守袁绍

    第十八镇,会盟的发起者,曹操

    这些诸侯中,有实力强横的,也有滥竽充数的,有一心为国讨贼的汉室忠臣,也有前来浑水摸鱼的投机者,更有一些心怀大志的枭雄同样混迹其中,如果用四个字来形容这个军事集团,那就是--各怀鬼胎!

    并州兵马因为路途较远,所以是最后到达的,这次讨董,张扬可谓拼老命了,尽起并州兵马二万五千人,萧逸也把经过扩充的‘玄甲军’计五千人,全从雁门带了出来,合计整整三万大军,而且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又经历过对匈战争的洗礼,战斗经验丰富,在各路诸侯中可谓是名副其实的实力派。

    大军一到,首先安好营寨,不过萧逸并没有和张扬合兵在一起,而是单独选了一个地方扎营,建起了自己的中军大帐,如今的‘玄甲军’在并州兵马里是一个特殊的存在,说明白点就是‘听调不听宣’,已经有些半独立的意思了。

    这次出征,萧逸把玄甲军的精锐全带了出来,而雁门关则留下了张转、杨和两人驻守,如今匈奴人内斗不休,短期内根本无力再南下进犯,以他们兄弟二人的能力,足矣保护一方平安。

    “启禀统领大人,曹将军派人送来了肥牛、美酒犒赏军旅,并附有书信一封,请统领亲启!”一名亲兵快步跑入中军大帐,脸上满是兴奋的神色,看来****的物资应该很是丰厚。

    虽然两军近在咫尺,但不管怎么说,萧逸也是张扬的部下,如果曹操直接过来探望,就会有挖人墙角的嫌疑,如此对刚刚开始的诸侯会盟产生不利的影响,可如果是借着****的机会,再送上一份手书,那是应有的礼仪,不会有任何的嫌疑了,而且萧逸可以肯定,以曹操那做事滴水不漏的性格,肯定也给其他各诸侯,包括张扬那里都送了牛、酒,这才是奸雄的手腕啊!

    萧、曹二人在洛阳时共谋过大事,灵帝驾崩那一夜,正是曹操连夜驰出城外,调动萧逸所部兵马,占据皇宫,这才压制住‘十常侍’,拥立了少帝,当时二人配合默契,相处的很是融洽。

    萧逸看起来外表谦和,其实也是个内心极其骄傲的人,这也是所有穿越一族共有的特征,因为在穿越者看来,除了自己,周边所有人其实都是活在虚幻中,难免就会产生那种以自我为中心的世界观,将其他人,包括帝王将相都看成草芥一样的梦幻泡影,但有些人不一样,即便是他们的一道身影也能在历史的长河里掀起惊涛骇浪,当然了,这样的人物在这个时代里,屈指可数,而曹操,位列第一!

    曹操的信很简单,一是对萧逸进行了一下问候,言语中颇多关爱,再有就是陈述了一下当今大势,以及自己对时局的一些分析,其中很多见解和萧逸自己设想的不谋而合,看来两人还真是心有灵犀啊!

    书信中丝毫没有拉拢收买的言辞,反而充斥着一种长者对晚辈的关爱,想想也是,曹操年长萧逸近二十岁,看来他是真的把萧逸看成一个才华横溢,又有共同语言的晚辈了;润物细无声,也许这才是亲近一个人的最高境界吧!

    “曹公有心了!”看完之后,萧逸随手将信扔到了大帐的火盆里,顿时升起一股青烟,飘飘渺渺,不留痕迹是一个好习惯,必须保持!

    ………………………………………………………………………………………………………………………………………………………………………………

    当天傍晚时分,各路诸侯集聚一堂,召开了一个盛大的宴会,宴会的地点就在曹操的大营中,一方面大家联络一下感情,探讨下讨伐董卓的策略,还有一件更重要的就是--推举盟主!

    “后将军南阳太守,袁术……到!”

    “北平太守,公孙瓒……到!”

    “乌程侯长沙太守,孙坚……到!”大帐门口,有专门的司仪官一声声的唱和着前来会盟诸侯的名字,随便拉出一个来,都是威震一方的大人物。

    萧逸是以部将的身份,跟在张扬身后一起来的,等到他们走到大帐前时,却发生件不大不小的事情;

    “骠骑大将军,并州刺史,张杨……到!”

    “雁门守将,点军司马,萧逸……到!”

    “哗!……”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唱名,却在与会诸侯中引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轰动,因为这意味着曹操是把萧逸和其他各路诸侯平等看待的,要知道,各路诸侯最起码也是一郡太守,封疆大吏,而萧逸呢,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点军司马’,二者相提并论,实在是太抬举萧逸了吧!

    一时间大帐内议论纷纷,有不屑一顾者,如北海太守孔融等,这些士族名流一向最注重身份,清高的很,此时听到把他们和一个小小的‘点军司马’相提并论,顿时满脸的温怒,只不过自持身份,才没有当场发作而已。

    也有些聪明人选择了闭口不言,如袁绍、袁术兄弟,以及北平太守公孙瓒等人,前者两人是在洛阳城时就领教过萧逸的厉害,他们深深的知道,这个‘鬼面萧郎’是何许人也,又有多大的本事;至于公孙瓒,他长期驻守边塞,对雁门大战的经过知道的一清二楚,能够阵斩两万匈奴大军的人物,他不得不敬!

    最后,还有一个嫉妒的人,就是走在萧逸前面的张扬,对分兵下寨的事情他已经有些不满了,如今曹操又如此的看重萧逸,那将他这堂堂的并州刺史又置于何地?真是尾大不掉啊!

    第一次,张扬产生了甩掉这条不听话的尾巴,轻装上阵的念头,离开一个小小的点军司马,难道老夫的天就会塌下来吗?

    征战之前的宴会,自然充满了豪迈的野味,大帐中的篝火上,架满了肥猪、烤羊,还有大坛的美酒摆放一旁,有专门的帐下亲兵为众人割取烤肉,然后放在托盘里,连割肉的刀子一起呈上,这种豪迈的吃法,再衬托着军营里那种铁血的气氛,就是再文弱的人到此,也会变得慷慨激烈起来。

    军营野餐,萧逸自然不会陌生,也许是曹操特别关照过,侍从给他分了一条最肥美的羊腿,金黄色的肉质上满是滴落的油脂,看着就有食欲,萧逸一边用刀子熟练的切割烤肉,一边开始查看大帐中的诸侯们,很多人他都是闻名已久,这次算是见到真人了。

    满脸书卷气的孔融,据说这家伙还是孔子的直系后裔,难怪那么傲气……

    长了一张老好人脸的陶谦,果然是敦厚长者啊,以后可以亲近一下;

    袁绍不愧是‘四世三公’的世家子弟,在这种场合下谈吐不俗,应对起来留刃有余,至少比他那个草包弟弟袁术要强的不是一点半点……

    在与曹操遥相敬了一杯后,萧逸的目光很自然的就转到了北平太守公孙瓒的--身后,因为那里站着一个让他充满兴趣的人物,刘备!

    不是萧逸的眼光有多犀利,也不是刘备的脑门上刻着字,可萧逸还是一下子就认出他了,刘备,绝不会错,因为那对远超常人的大耳朵,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大耳招福,就是从此而来的吧!”摸了摸自己薄薄的小耳垂,萧逸哑然失笑,看来自己的面相是个没福的了。

    刘备能出现在这里可是费了千辛万苦的,在蓟县他得到梁家的钱财资助后,立刻使出浑身解数,先是弄了个平原令的小官职,然后开始招兵买马,积草囤粮,终于拉起了一只千余人的队伍,虽然薄弱了些,但好歹是自己的班底不是,随后他又通过同学关系,混进了北平太守公孙赞的队伍里,终于来到了陈留参加诸侯会盟,但以他的官职和力量,也只能是以一个小小部将的身份参加而已,但即使如此,刘备也很欣喜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次会盟,就是一次诸侯们瓜分天下的聚会,无论是什么身份,只要能走进这个大帐,那就相当于有了参与瓜分的入场券,而那些游离于这次会盟之外的地方力量,也就同时失去了角逐天下的资格。

    “诸公!如今汉室倾颓,奸佞董卓废立天子,杀戮公卿,使得人神共愤,此贼不除,大汉永无宁日矣!”酒过三巡,,作为东道主的曹操率先站了起来,把此次会盟的必要性又说了一下,算是统一了思想。

    “匡扶汉室,义不容辞!”与会诸侯顿时齐齐大吼了起来,反正这种不要钱的政治口号,不喊白不喊。至于会不会去做,那就只有鬼才知道了。

    “好!诸位皆是大汉的忠臣良将,但蛇无头不行,要想匡扶汉室,讨伐董贼,我等还需推举出一位盟主,统一号令才是!”曹操还是一贯的作风,话锋一转,直奔主题。

    “哗!……刷!”大帐中先是一片低哗,随后又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中,除了篝火上燃起的啪啪声,再也没有任何声响!

    讨伐董卓,其实就是一场政治上的豪赌,这些诸侯们既然能来会盟,自然早就想清楚了其中的厉害关系,就算是那些比较鲁钝的,也肯定有身边的谋士们为其详细分析过;如今汉室倾颓,董卓专权,诸侯们讨伐董卓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汉室,而是为了把董卓手里的权利抢过来,抓在自己手里,而且这些人肯定会抓的更紧,也更不要命!

    做为诸侯们的盟主,一旦讨董成功,不但名誉,权利,威望,能统统收为己有,而且对天下各镇诸侯还具有了名正言顺的约束力,成为货真价实的天下第一人,有了这些资本,最差也能封侯拜相,位列三公,如果天命有所更改,就是再进一步,位登九五,也并非不可能啊!

    试问,这样的权势,这样的诱惑,这盟主的大位,谁不想做?

    但位子只有一个,虽然人人都想,但有资格,有能力,有野心去坐上去的,却屈指可数,最后会花落谁家呢?

    中国自古就有诸侯会盟的传统,自从齐桓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开始,对于选举盟主就有一套专门的制度,简单点说就是:有功论功,无功论爵!

    这个‘功’字,名义上是指诸侯们对国家的功劳,暗地里则是指硬实力,试问,没有千军万马在手,一个诸侯又如何为国家立下汗马功劳呢?

    谁的拳头大,谁就是当之无愧的老大,这就是古代诸侯会盟时选举盟主的办法,简单,直接,合理,最关键是,有效!

    这时候又一个问题出来了,如果会盟的诸侯们实力相差不多,没人能占据压倒性的优势,怎么办呢?

    那就只好把大家的爵位,官职都亮出来,看看谁的品级最高,谁的资历最老,那谁就是盟主;不过这样选举出来的盟主,往往威望较低,不但底下的人不服,就是坐在盟主座位上那个,同样会很不舒服,没有强大的实力做后盾,再好的位子也坐不安稳啊!

    如今十八路诸侯齐聚一堂,是论功?还是论爵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