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6.第216章 站在那一边?
    ,精彩无弹窗免费!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每日里和几个朋友骑马、射猎、喝酒、吹牛,玩累了还可以去‘无心’小和尚那里换换口味,听听佛经,兴趣来了还能打几个禅机,用一些‘佛不进女色,那佛又从何而来’之类的话题难为一下小和尚,这样无忧无虑,逍遥自在的生活是多么快乐,如果可能,萧逸真想就这么一辈子过下去了。

    可惜,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春暖花开的时候,梁小鱼走了,这位立志成为天下首富的家伙要去开拓新的商路了,只有叮当乱响的金币才是他最大的追求;紧接着‘无心’小和尚也告辞而去,他要去草原上弘扬佛法,建立自己的寺庙,用佛家的慈悲心,化解那里的戾气,对此萧逸是举双手双脚支持的,如今匈奴人正忙着争夺单于大位,几股势力已经杀成了一锅粥,如果这时候再有宗教的势力渗入其中,呵呵,那可就真是‘百花齐放,妙不可言’了!

    出于对宗教大业的爱护,萧逸不但资助了小和尚大笔的钱财,还给他送了一面护身符--肥龙锅盔旗,有了这面旗帜,那些在草原上神出鬼没的马匪不但不会劫掠小和尚,还会尽力的帮助他,‘右校王’李云那里萧逸也打了招呼,有了这些人的帮助,再加上‘无心’小和尚的能力,相信不久的将来,草原上一定会响起漫山遍野的诵经声。

    对于萧逸如此热心的表现,小和尚也很高兴,他认为是自己用无边佛法终于感化了这个‘阿修罗’,在如此成功案例的激励下,小和尚终于在一个明媚的早晨,骑上一匹白马,勇敢的向草原深处挺进了……

    该送的都送走了,萧逸回过头来开始忙自己的事情,这时候天下出了两件事,一大一小;大的是董卓终于把被废黜的‘少帝’干掉了,而且干净利落,一杯寿酒,就把‘少帝’送去羽化登仙了,因为怕小皇帝路上寂寞,被顺路一起送走的还有何太后,以及小皇帝的老婆,唐妃!

    废黜的皇帝也终究是皇帝,哪怕他在那张宝座上只待过一天,与天下人也是有君臣名分的,如今董卓大胆弑君,天下震动,关东各郡一时间风起云涌,大批的门阀势力趁机结成联盟,暗地里四下串联,酝酿着反抗计划。

    而一件小事就是曹操刺杀董卓失败了,还赔上了一把七星宝刀,最后单人独骑跑出洛阳城,最后不知所踪;虽然洛阳城里也是议论纷纷,但也没人太把他当回事,连董卓自己都没太在意,无他,因为最近一段时间遇到的刺杀实在是太多了,洛阳城里的大小朝臣,还有那些士族门阀,无不把董卓看作是眼中钉,肉中刺,想要除之后快;光是表面上的刺杀就有十几起了,至于暗地里的更是不计其数,可惜,无一成功,因为董卓有一个最好的贴身保镖--吕布!

    但是很快,董卓就尝到自己忽视一件小事的恶果了,因为曹操引发了一件大事,如今关东诸郡就像一堆干柴,随时可能燃起反对董卓的熊熊烈火,所欠缺的无非是一点火星,准确的说就是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而已,而曹操给他们找到了这个借口,矫诏!

    当下曹操用小皇帝的名义,发矫诏号令关东各镇诸侯,顿时天下震动!

    檄文曰:“操等谨以大义布告天下:董卓欺天罔地,灭国弑君;秽乱宫禁,残害生灵;狼戾不仁,罪恶充积!今奉天子密诏,大集义兵,誓欲扫清华夏,剿戮群凶。望兴义师,共泄公愤;扶持王室,拯救黎民。檄文到日,可速奉行!”

    皇帝的名义从来没人敢冒充,因为皇权至上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太久了,结果关东各镇明明势力强大,却被掌握着小皇帝的董卓给压制的死死的,如今曹操以自己超一流的政治智慧打破了这个神话,众人才恍然大悟,原来皇帝的名义也可以像张牌一样,拿出来用的;说你是真的,就是真的,假的也是真的,因为大家需要的是一个借口,而不是真正的皇帝圣旨!

    曹操的矫诏一出,关东各地立刻风起云涌,凡是有点实力,有点野心的,纷纷趁势而起,想在这场天下乱局中捞上一把,第一个响应的就是渤海太守袁绍,他以自己家族‘四世三公’的名义为号召,很快就得到士族门阀势力的支持,整军三万,前来与曹操会盟,随后不甘人后的袁术也在南阳起兵呼应,瞬时间关东各郡,应者如云,而这股风波也很快吹到了遥远的并州,晋阳!

    ………………………………………………………………………………………………………………………………………………………………

    张扬已经在屋子里转了几百个圈,摔了十几个茶杯,又鞭打了几名看不顺眼的属下,其中就有非常无辜的穆顺,没办法,谁叫他离着最近,又看着最不顺眼呢,不打你打谁?

    “去,不去!……去?还是不去!”这就是张扬现在纠结的问题,如今天下汹汹,诸侯联合讨董,身为并州刺史,名副其实的封疆大吏,张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置身事外的。

    去,就怕引火烧身!

    不去,又怕被天下人唾骂!

    去?会得罪董卓,西凉兵团的战力他可是领教过的!

    不去?关东联军同样不好惹啊,那些士族门阀的底蕴可是深不可测,万一,他们真的讨董成功了……

    张扬陷入了两难之中,如今关东和西凉两大集团算是彻底撕破脸皮了,自己又一次面临站队的问题,站对了,以后在仕途上一帆风顺,凭他这些年来的功劳和资历,就是三公的位置也可以踮起脚来够一够的。

    可万一要是站错了,不但以前的所有努力会付之东流,就是眼下并州刺史的地位恐怕也难保啊;

    “怎么办?到底怎么办?”又转了半天圈后,我们的张大人面显狰狞,一咬牙,一跺脚,一狠心,终于有了最后的决断---问萧逸!

    ……………………………………………………………………………………………………………………………………

    “萧郎,一路远来幸苦,快快请坐,来人,上酒,上好酒!”晋阳的刺史府中,张扬满面春风地迎接着萧逸,一张老脸上的褶子都笑开了,一旁的穆顺同样是点头哈腰的,跑前跑后地张罗着,像迎接贵宾一样,把萧逸迎了进来。

    “不敢当刺史大人如此厚礼,但不知大人派人快马传末将到此所为何事?”摇着手中的马鞭,萧逸的态度还是那样,不冷不热,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至于张扬叫他来的目的,用小脚趾也想的出来呀!

    “前番匈奴大举入侵,全靠萧郎神勇无敌,这才保我并州百姓安然无恙啊,本刺史在此代万千黎民百姓多谢了!”张扬摸了摸腰上崭新的玉带,心中还是有些羞愧的,雁门一战,萧逸身先士卒,浴血厮杀,结果最后却一无所得;反倒是他这个一直作壁上观的人,弄了个名利双收,“萧郎浴血沙场,功劳无双,请放心,本官定然会上书朝廷详细说明此事,就是拼着身上这套官服不要,老夫也定要为你讨个公道回来!”

    看着张扬那副信誓旦旦的样子,萧逸也不得不双手各给他写个‘服’字,难怪人家官运亨通,就凭这张厚厚的脸皮,不升官都没道理啊,而自己呢?一直在原地踏步,至今还是个小小的‘点军司马’,至于雁门主将的位子,那还是代理的。

    “大人有何吩咐尽管直言吧,末将受大人知遇之恩,定会知无不言!”摆摆手,萧逸对这些其实并不是太在乎,功名富贵,他会用自己手中的宝剑一点一点的砍出来,用不着别人赏赐!

    “好,好!萧郎真是义士啊!”张扬也感觉到自己表演的有些太过火了,连忙收起笑脸,忐忑的问道,“如今天下纷乱,关东众诸侯联兵讨董,这会盟的信函已经送到老夫的手中了,萧逸以为老夫是去呢?还是不去呢?”

    “这个嘛!诸侯讨董的事情末将也有所耳闻,但不知老大人是什么意思?”萧逸很自然的玩了个太极推手,在没弄明白上司的心思之前,下属最好先别表明自己的态度,覆水难收,这说出去的话同样是收不回来的呦!

    “呵呵!”张扬只是干笑了几声,却一句有用话也没说,身为官场老手,他自然不会轻易露出自己的底牌,所以这时候就需要一个干脏活的人来替他说话了,说错了,黑锅有人背,说对了,功劳归自己,人选也是现成的--穆顺。

    “以在下的意思,老大人应该来个坐山观虎斗,两不相帮,无论是关东也好,西凉也罢,就让他们狗咬狗的厮杀去吧,等战事有了眉目,咱们再投靠获胜的那一方,如此才是稳妥之策啊!”穆顺不愧是天字第一号的狗腿,揣摩上司心思的本事无人可比,立刻把张扬心中想说的,通过自己的嘴给说了出来。

    “隔岸观火?呵呵,倒也是个办法!”萧逸点点头,立刻明白了张扬的心思,这位老大人想左右逢源,谁也不得罪,如果在事后能弄点好处就更好了,“可惜,若如此,只怕事后会引火烧身啊!”

    “萧郎此话怎讲?但请直言相告?”

    “要想隔岸观火,首先就必须有自保的实力才行,无论谁胜谁负,都奈何不得我们,老大人以为凭并州的人马能和关东联军或者董卓的西凉兵相对抗吗?”

    “这个,自然是不能!”丝毫没有犹豫,张扬直接给出了答案,以他并州的这点力量,又怎么可能对抗的了天下两大集团呢。

    “请老大人再想一想,关东,西凉,二虎相争,无论谁胜谁败,胜的一方肯定会吞并另一方的力量,从而更加的壮大自己,虽然现在还看不出谁会取得最后的胜利,但我们可以设想一下,若是董卓的西凉胜了,老大人会如何?能平安无事否?”萧逸手指西方,一脸玩味的问道。

    “定然不能!”张扬也不是蠢笨之徒,之前在洛阳自己可是得罪过董卓的,以那位‘杀人狂’睚眦必报的性格,若是西凉军得了势,肯定会回过头来拿自己开刀,到时候……死无全尸啊!

    “呵呵!那老大人再想一想,若是关东联军获胜,事成之后必然要论功行赏,以那些士族门阀的习惯,大人并州刺史的位子可能保全吗?”这次萧逸用手指了指东边。

    “还是不能!”张扬久在官场,自然知道那些士族门阀的性格,既贪且毒,一旦让这些人获胜,必然会除掉自己,而这并州刺史的位子正好可以拿出来赏功。

    “什么‘隔岸观火’……叫你出的馊主意,叫你奸猾取巧,枉你深受国恩,却不思报效国家,老夫今天要打死你……”张扬猛地抡起鞭子,对着穆顺又是一顿猛抽,他这样做,一是表明对原来想法的推翻,另一则也是打给萧逸看的,黑锅总得有人背不是。

    至于穆顺……,他既没有勇烈,也没有智谋,如果连黑锅都背不了,那他凭什么成为张扬的心腹,还一直官运亨通呢?

    人,总得有点长处不是,哪怕是做脏活!

    “大人息怒!”看到张扬都打得气喘吁吁了,萧逸这才缓步上前,很是虚伪的拦了一把,对于穆顺,他现在没有嫉妒,反而是百分之三百的同情了,想想他这一路的升迁,真不知道是背了多少黑锅换来的呢,同情的眼泪一把把呀!

    “看来这场大戏没了老夫还真是不行啊,那萧郎以为咱们站在那边为好?”到了这个份上,张扬也就不在乎自己这张老脸了,直接问了起来。

    “自然是关东联军一边!”

    “哦,为何?”

    “虽然他们是一盘散沙,难成大事,但关东联军代表了天下人心啊!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