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4.第214章 财神驾到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大汉以武立国,首重军功,‘雁门大捷,阵斩两万,射杀匈奴大单于-于夫罗’,当八百里加急信使把这条军报送到洛阳时,立刻震惊了朝堂,而后就是一片的狂欢声,在大汉国势日渐衰微的时候,能有这么一场振奋人心的大捷,无异于给这些汉家老臣们打了一记强心针,就连‘太师’董卓都在私下里说了一句,“莫非汉运未终?竟赐此绝世良将!”

    有功自然有赏,朝廷里以前所未有的办事效率议定了有功之臣的封赏,张扬正式成为大汉并州刺史,加骠骑大将军称号,爵定远侯,并赐玉带一条,御马一匹;至于其余有功之臣各有封赏,阵亡者也一一加以抚恤,就连那个临阵脱逃的穆顺,因为‘押运粮草’有功,都混了个‘护匈奴中郎将’的职位,至于此战最大的功臣萧逸……,还是萧逸!

    没有爵位,没有官职,没有赏银,什么封赏也没有,只是在圣旨里提了一句,‘萧郎当为大汉边军守将之典范’,仅此而已!

    对此,朝廷中给出的官方解释是,萧逸尚且年幼,(才17岁,未成年呢!)若骤居高位,非为善,实为害也!

    不给你高官显爵那是为了爱护你,因为你还年轻嘛,继续好好努力,机会以后会有的……;

    而实际传来的小道消息却是,董卓原本有意给萧逸封侯,然后直接以皇帝的名义把把萧逸召还京师,从而名正言顺的把这只‘贪狼’给软禁在手里,再进一步的慢慢软化,最后收为己用;不过却被司徒王允为首的一些老臣给阻扰了,认为萧逸这样的少年良将还是放在边关继续锻炼为好,这一正一反,僵持不下,封赏自然也就没有了!

    事情有时就是这么奇怪,要给你高官厚禄的,其实包藏祸心,拼命打压你的,反而是出于爱护,其中意味,真是值得慢慢品味!

    对此,萧逸倒是无所谓,据说人的一生都有‘五缺三弊’,在厉害的人物也会有一处不如意的地方,或是寿数,或是亲人,或是钱财,萧逸认为自己缺那一块就是没有官运,从当初的‘入宫面圣’到后来的‘北邙救驾’,以及这次的血战匈奴,那次不是劳苦功高,可那一次不是都给别人做了嫁衣,牛打江山马坐殿,这就是命啊!

    朝廷的封赏迟迟没有等到,但萧逸却等来了自己的一位好生意伙伴,好朋友,梁小鱼!

    从蓟县到雁门关,梁小鱼的车队足足走了一个多月,出发时还是满目金黄的深秋时节,等到达目的地,已经是瑞雪飘飘,天地一片苍茫了!

    不是商队走的慢,而是他们一路上不得不谨慎小心,经常是夜行昼宿,还要尽量的挑没有人烟的小路绕行,没办法,货物实在太显眼了--精铁,食盐,这两样可是能影响到国家命脉的贵重物资,自古就是朝廷专卖,但凡有走私者,杀无赦,毫不客气的说,有了这数百车的盐铁,就是起兵造反都够了!

    梁小鱼一到,立刻被萧逸接到了自己的大营里,欢喜的不得了,一年多时间,两个人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初的可爱小道士,如今已是统帅千军万马的一镇统领,手中军旗一挥,千颗人头落地!而梁小鱼也不再是那个守着破酒馆,苦苦煎熬的小商人了,如今梁家已是山东三大豪商之一,而他九少爷也是赫赫有名的‘梁财神’了!

    “一路辛苦!”看着梁小鱼又黑又瘦的面容,就知道这一路上没少受罪,萧逸上前深深的施了一礼!

    “在所不辞!”梁小鱼坦然而受,为了这个朋友,受再多的苦,再多的累,也值了!

    没有过多的寒暄,也没有什么感激的话语,两个人都把眼前的一切看作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我们是朋友。

    ‘因为我需要帮忙,所以朋友来了!’

    ‘因为朋友需要帮忙,所以我来了!’

    一切就这么简单!

    当下,萧逸在中军大帐设宴,热情款待,梁小鱼的到来无异于给他下了一场及时雨,要想扩充兵马,人力、物力缺一不可,人还好说,最近一段时间来投军的人络绎不绝,可物力却一直困扰着萧逸,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雁门地处贫寒,本身出产并不多,再加上前段时间饱受战火的蹂躏,虽然最后是艰难取胜了,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也变得破败不堪了,没有一段长时间的修养,是很难恢复元气的,刺史张扬那里更是指望不上,萧逸一连数次上书索要物资,却犹如泥牛入海,一点音讯也没有,至于原因吗,不说也知道.

    好在萧逸虽然没有一个好上司,却有一个好朋友,一个仗义疏财,能为他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的好朋友!

    “来,弟兄们,给我们的‘财神爷’敬酒!”萧逸一声令下,营中众校尉立刻一拥而上,在大牛、马六的带领下搞起了车轮战,对于梁小鱼,他们同样是感激的很。

    “来财神爷,仗义疏财,兄弟敬您一大碗!”

    “财神爷,祝您福、禄、寿三星齐全,咱们得喝三碗!”

    “梁财神,干脆您和大帐里这一百多兄弟一人喝一碗,打个通关吧……”

    梁小鱼:“……好!”

    面对蜂拥而来的热情,我们的梁大财神一开始还能勉强招架,但很快就被数不清的酒碗给淹没掉了,他可没有萧逸的海量,只喝的两眼发直,嘴中冒泡,最后脚下一软,‘咣当’一声栽倒在地,直接和周公谈生意经去了……

    在一阵大笑中,萧逸让亲兵把梁小鱼搀扶到自己的后帐休息,朋友来了自然要住在自己家里,而萧逸的家,就是后面的一顶普通军帐,那里除了他自己,一共只睡过两个人,一个是现在烂醉如泥的-梁小鱼,另一个是--张济!

    ……………………………………………………………………………………………………………………………………

    “头疼!……我这是在哪呀?……刚才和谁谈生意来着?好像是赚了!”梁小鱼摇摇脑袋,终于从宿醉中醒了过来,结果一睁眼就看到金星乱舞,看来昨晚和周公的生意谈的不错,好不容易等金星散尽,他这才看清楚,原来自己睡在一顶牛皮帐篷里,没有侍女,没有炭盆,没有屏风,没有锦缎的被褥,除了自己身上盖得一件黑色狼皮大氅,这里什么也没有。

    不过梁小鱼却感到很舒心,这件狼皮大氅他认识,因为上面有四个可爱的小窟窿,这可是萧逸得到的第一件猎物,一向视若珍宝,从不轻易示人的,更别说给人盖了,不过不是他打来的,而是用牙咬来的,或者说是拿命换来的!

    “财神爷应该起来了吧?今天难得的好机会,出去试试手气,不起也要把他拽出来……”可惜,温馨的感动还没持续多久,随着一阵恶毒霸道的话语,萧逸、大牛,马六三人就并肩走进了帐篷里,今天三人都没穿铠甲,而是换了一身猎装,看上去精神抖擞,身上还佩着弓箭,看到他们进账,梁小鱼哀鸣一声,立刻把头缩了进去,死活也不肯出来……

    几个人虽然是好朋友,但爱好却截然不同,每当大雪纷飞的时候,萧逸他们三个都喜欢出去打猎,享受与天地争斗的乐趣,而梁小鱼呢,他更喜欢围着火炉,一块一块的数自己的金子,怎么也数不够……

    如果这样‘井水不犯河水’的也挺好,但萧逸他们一向认为,有乐趣的事情就应该与好朋友分享,所以每次打猎都会强拉硬拽的把梁小鱼也带上,在他们的强大蛮力下,我们的‘财神爷’每次都是无奈的屈服!

    这次也不例外,萧逸三人坏笑着塞了几团早就准备好的冰块进去,就把梁小鱼从被窝里给拖了出来了,然后硬给他换上了一身猎装,直接扔到马背上就冲了出去,就像他们当初在卧虎亭时一样,只有好朋友才会互相打闹,无所顾忌,相敬如宾的那是陌生人!

    有几个朋友在身边,真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