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3.第213章 萧郎难封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是真的?好一个萧逸,好一个‘鬼面萧郎’,不愧是天纵之将,天纵之将啊!”并州治所-晋阳,刺史府中,张扬正拿着手中的战报发呆,真是很难相信这份战报是真的,但事实却是如此,雁门关守住了,匈奴人退兵了,扰乱边境数载的心腹大患,匈奴大单于-‘于夫罗’也死于非命……,天啊!张扬老大人的精神世界差点一下子崩溃了!

    当初得到匈奴六万大军南下的消息,张扬差点吓得魂飞魄散,并州守军本来就不多,其中最精锐的那部分还被上一任刺史丁原带去洛阳,结果最后白白便宜了董卓,如今匈奴人兵临城下,你让我们的张大人拿什么去抵挡那些来去如飞的草原狼啊!

    左思右想,在屋子里转了几百个圈后,张刺史终于想出了一个对敌的好办法,那就是--跑,离匈奴人远远的不就没事了吗,尤其是他的心腹爱将穆顺也从雁门关跑回来以后,张扬就更加坚定了自己的跑路战略,跑归跑,但张扬还是有些责任感的,他并不是自己一个人跑,而是要带着晋阳周围的百姓一起跑,向南,过上党,一直跑到并州南部去,如果还不安全,那就干脆退过黄河!

    不过张刺史这边的包裹还没打好,雁门关的战报就来了,死活不相信的张扬急忙派出使者前去确认,结果战报无误,确实杀伤匈奴兵两万余人,那座壮观,雄伟的巨型‘京观’就是最好的证明!随同使者回来的还有一根鞭子,匈奴大单于--于夫罗的鞭子,这下再无异议!

    终于反应过来得张刺史顿时暴怒了,第一反应就是拿过鞭子来猛抽穆顺,“你不是说匈奴大军势不可挡吗?你不是说雁门守军人心惶惶,连骁勇善战的玄甲军都准备跑路了吗?结果呢?人家萧逸不但守住了雁门关,还立下如此显赫的军功,你穆顺倒好,身为雁门主将,连匈奴人的影子都没看到就望风而逃,把这天大的功劳白白让了出去,知道你没啥本事,可身边不是有高人吗,你就不知道用吗?害的老夫也差点跟着跑路,打死你!打死你都不解恨啊!”

    “老大人息怒,末将无能,给大人丢脸了!”面对劈头盖脸打来的皮鞭,穆顺躲都不敢躲,就老老实实跪在那里,满脸的委屈相,但心里却松了一口气,张扬肯拿鞭子打他,那就说明还拿他当自己人看,只要是自己人,这关就算是过去了,就怕打都不肯打,那才是真麻烦呢!

    不过穆顺心里也恨,恨萧逸,你明明能守住雁门关,却装出一副要战死沙场的模样,吓得自己连夜开溜,这下那还有脸面再回雁门关啊!主将的位置肯定是保不住了,还挨了一顿鞭子,此仇此恨,我穆顺牢记在心啊!

    “哎!”终于打累了,张杨颓然坐到地上,看着眼前已经满脸鞭痕的穆顺,实在是无话可说,除了无能之外,其实穆顺其他方面都很好,‘勤快,听话,忠心,从来不自作主张……’,与那个才华横溢,却又桀骜不驯的萧逸正好成为鲜明的对比,一个是翱翔九天的雄鹰,虽然飞的高,却不好操控,另一个就是窝在草堆里的老母鸡,虽说窝囊了一点,可架不住它每天都能给自己下个鸡蛋不是,啊,这两个人怎么就不能中和一下呢?

    悠悠苍天啊,对老夫为何如此刻薄!

    “大人,不管怎么说那萧逸也是您的部下,雁门关也是您治下的城池,如今打退匈奴入侵,还射杀了匈奴单于-于夫罗,这是您统帅有方啊!如此滔天大功,您应该马上向朝廷献捷才是!”看到张扬怒气稍减,穆顺非常狗腿的贴了过来。

    “对呀!”一语惊醒梦中人,张扬这才想起来,自己乃是并州刺史,名正言顺的一州主官,立下如此大功向朝廷献捷乃是应当应分的啊,至于捷报上到底怎么写,还不是老夫说了算吗,我说谁立了功,谁就立了功,没功也有功,当然了这最大的一份功劳,非老夫莫属嘛!

    想到这里,张扬再看向穆顺时立刻觉得顺眼了许多,无论何时,‘奴才’就是比‘人才’更贴心啊!

    于是乎,在张刺史的笔下,一份全新版本的雁门大战就出现了,上面是这么记载的:听闻匈奴入侵,我们的张刺史大人临危不惧,运筹帷幄,先示敌以弱,装出一副要跑路的样子,当然了,这是用的骄兵之计,然后等匈奴人真的麻痹大意后,这才出奇兵,一鼓大破匈奴大军,在激战中我们的张刺史更是身先士卒,亲自拔剑督战,虽然受创多处却死战不退,用自己英勇无畏的行为振奋了三军士气,为这次大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至于匈奴人的兵力,大笔一挥,六万就变成了二十万,杀敌数量也变成了十万有余,反正朝廷也不可能真派人下来一个个的数人头,有那个雄伟的‘京观’在,怎么吹不可以啊!

    不过张扬还算有点良心,在捷报中还是写了几笔,‘此战,玄甲军统领萧逸,亲冒矢石,奋勇向前,更是一箭射杀了匈奴单于,请朝廷封赏嘉奖!’

    写到这里,张扬看了看像小巴狗一样可怜兮兮望着自己的穆顺,长叹一声,终于又添了几笔,“雁门主将穆顺,通报消息在前,又督运粮草在后,劳苦功高,请嘉奖云云……”

    捷报写完,在加上那根缴获的鞭子一起,八百里快马送往洛阳,万事大吉,下面就等着升官发财吧!

    …………………………………………………………………………………………………………………………………………………………

    萧逸还不知道自己的功劳一下子缩水了许多,就算是知道了他也不在乎,朝廷如今所谓的封赏,不过是一点虚名而已,就算封他个侯爵又能如何,在不久的天下乱局中,兵马才是安身立命的根本,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招兵买马,恢复实力!

    这一战,玄甲军就折损了三分之一,各级军官更是死伤惨重,因为在萧逸的带领下,玄甲军的作战风格是,‘兄弟们跟我冲,而不是兄弟们给我上’,每次开战都是军官冲在最前面,死伤自然也就惨重了!

    兵员得补充,军官得提拔,还有兵刃、战马、粮草,全都需要好好补充一下,当下萧逸以雁门代理主将的身份,开始大肆的张贴募兵告示,他征兵的条件很简单,说起来就是三条,‘一身体强壮,二,吃苦耐劳,三不怕死!’

    告示一出,应者如云,以往朝廷招募军队,尤其是骑兵,都是自己准备马匹、兵刃,这就直接把许多空有勇力,有志向,却家境贫寒的少年都拒之门外了,因为战马这种高端产品,真不是一般家庭能消费的起的,如果你家里不是三代地主出身,那就想都别想了,安心在家里种田纳粮吧,等到打仗的时候,能征召你上去当民夫,压粮运草就不错了!

    可是现在,机会来了,萧逸的募兵告示上说得明白,只要前来投军,什么也不用带,食宿全包,战马,兵刃由军伍全权负责,你只要带着张嘴,和一对拳头来就成了!

    谁不想建功立业,谁不想升官发财,雁门关瞬间就变成了一座大军营,每天都有大量的寒门子弟怀着建功立业的梦想前来投军,尤其是那座矗立在雁门关外的‘京观’,更是给他们的人生指明了一条通天大道,“好男儿,自当保家卫国,血洒疆场,用自己手中的刀枪,搏一份富贵荣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