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9.第209章 雁门大战(六)
    ,精彩无弹窗免费!

    匈奴大营,大单于-于夫罗已经没有力气发怒了,白天的一幕他看的清清楚楚,不是左贤王刘豹指挥无能,也不是麾下的勇士们不努力,实在是城上的汉军太顽强,太凶悍,也太缺德了!

    带火的酒坛,滚烫的粪汁,烧红的炭火,让人睁不开眼的粉尘……,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而且个个歹毒无比,于夫罗现在很想写封信去问问汉军的守将,你这些缺德的守城招数都是从那学来的,就不拍挨雷劈吗?

    大营里伤兵的惨号声此起彼伏,尤其是那些被‘金汁’烫伤的,叫的都不类人声了,许多人为了解除痛苦,都狠下心给了自己一刀,那些伤势过重,已经没有力气举起刀子的,就在那苦苦的哀求别人,与这种非人的痛苦相比,他们宁愿选择死亡!

    还有一个危机也显现了出来,那就是粮草和饮水的不足,萧逸派人一把火焚了周围二百里内所有的草场,这就让匈奴大军的无数马匹失去了口粮来源,虽然之前匈奴兵也在别处收集了一些,但时间仓促,准备的并不充足,加上每天的消耗量实在太大,营中的草料已经快要耗尽了。

    饮水同样如此,周围的水因为被汉军施了黑魔法,无法饮用,从远处运水又极其艰难,大军始终都处于半饥渴状态,一些严重缺水的伤兵,已经开始偷偷的给战马放血了,这些东西都在迅速消磨着大军的士气!

    现在摆在‘于夫罗’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继续咬牙强攻,白天的战场上,已经出现汉人普通百姓在城头上厮杀了,由此可见,汉军也同样快油尽灯枯了;要么就立刻撤军,离这个该死的雁门关远远的,最好再也不要来了,否则犹豫不决的这么耗下去,缺粮缺水之下,大军崩溃就在眼前啊!

    望着眼前死攻不破的雄关,‘于夫罗’突然想起一个人,那就是各部酋长中年纪最老的‘白羊王’,这位谨慎的老人一向以智慧闻名,但近几年因为反对大军南下攻汉,被一些少壮派酋长斥责为胆小鬼,老糊涂,同时也被自己所疏远,结果初春的时候‘白羊王’就郁郁而终了,在临死前记得他给自己说过一些话,现在回忆起来,别有一番滋味!

    “如今汉朝内政混乱,百姓民不聊生,已显衰落之相,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其数百年底蕴犹在,汉庭虽无名君,却从来不乏名将,只须出一二如冠军侯--霍去病者,则我大匈奴危矣!为今之计大单于应休养生息,积蓄力量,蚕食鲜卑、乌丸诸部,收为己用,然后坐观汉朝成败,如其兴,则继续低头臣服,如其亡,再兴兵南下不迟!”

    可惜,晚了,如今自己已经无路可退,身为匈奴的大单于,于夫罗绝不能带着失败的阴影灰溜溜的逃回去,否则立刻就会有一个新的狼王出来取代自己,至于那个人,可能是某一部的酋长,可能是自己的弟弟,甚至可能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明日各部倾巢出动,与汉军决一死战!”手握刀柄,‘于夫罗’决定再赌一把,赌注就是自己的单于宝座,一个失败者是不配坐在上面的,是生是死,就让伟大的昆仑神来决定吧!

    …………………………………………………………………………………………………………………………………………

    还是一样的军阵,还是一样的进攻方式,但萧逸明显感觉得到,匈奴人的士气已经衰落了,打仗凭的就是一股子士气,再而衰,三而竭!等到敌人彻底衰竭的时候,就是自己反击的时候,现在就差一个机会,一个可能稍纵即逝的机会!

    “杀!……”喊杀声依旧震天,但匈奴各部酋长明显的已经是出工不出力了,这样的血肉磨坊,上去多少都是送死,谁也不想把自己的老本全部拼光,为了督促各部作战,‘于夫罗’的金狼头大纛已经是一进再进,都快推到雁门关下了,他如今只能用这种方式鼓舞士气,催促那些犹豫不前的士兵们冲上去与汉军厮杀,但效果明显不佳!

    与匈奴兵恰恰相反,经历过昨天的浴血厮杀,那些死里逃生的汉军将士变得格外勇猛,已经经历过生死,也就无惧生死了,在萧逸精妙的指挥下,就是一名普通的汉人百姓都敢拿起锄头和敌人拼命,这种无谓的气势把攻城的匈奴兵压得死死的。

    城上依旧血战不止,雁门关内几乎所有的力量都动员了,但有一个人却很清闲,那就是马六,从开战到现在他就一直在养精蓄锐,跟他一起的还有整整五百名玄甲军士兵,他们是萧逸预留的后备队,也是最后的反击力量,即使在最艰难的时候,萧逸宁可自己亲自带队肉搏血战,也没动用他们。

    看着兄弟们在上面拼命,自己却躲在后方悠闲的用餐、休息,马六就焦躁万分,能用的人几乎全用上去了,玄甲军,普通守军,火头兵,伤兵,最后连百姓们都发给刀枪上去了,一个个悍不畏死的冲上去,然后又变成一具具血淋林的尸体抬了下来……,看到这些,身边的士兵已经几次向他请战了,可都被马六压了下去,他知道萧逸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目的,所以马六就只能忍,继续忍,就像一张被逐渐拉满的弓一样,等着射出那全力的一箭!

    日暮时分,经过一天血战后,匈奴大军再次无功而返,撤退的号角一吹响,各部士兵争先恐后的退了下去,他们只想早点回到营地,回到自己的牛皮帐篷里,在哪里他们还能得到一点点可怜的温暖,连酋长们的皮鞭都无法让他们排出整齐的队列,每个人都垂头丧气的走着,大军就像一盘散沙,就更别提应该有的断后部署了。

    “苍天保佑,机会终于来了!”城头之上,早就望眼欲穿的萧逸狠狠的拍击着垛口,任由碎石刺破自己的手掌也毫不在乎,为了这一刻他已经苦熬了三天三夜了,所有的血战,所有的坚持,就是为了这一个机会,一个让战场出现大扭转的机会,“快,叫马六,点兵,随我出击!”

    “轰隆一声!”正在缓步后撤的匈奴兵们惊奇的发现,自己苦攻数日的雁门关突然打开了,那扇夺去无数勇士的大门就那么打开了,然后一队身穿黑色玄甲的骑兵,犹如地狱中的幽灵般冲杀出来,就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直接杀向中军,那里有一杆金狼头大纛在有气无力的摇摆!

    “保护大单于,保护大单于,快,挡住他们,挡住那队骑兵!”匈奴大军顿时乱成了一团,有向中军狂奔的,有不知所措乱叫的,还有乱跑一气的,每个人都在大声喊叫,他们终于看出了萧逸的目的,就是趁着大军回营,斗志松懈的一刹那,出奇兵,直接斩首大单于-于夫罗!

    没想到啊,左贤王刘豹没想到,各部酋长没想到,就连大单于-于夫罗同样没有想到,在经历过数天的浴血厮杀后,守城的汉军还有这样的勇气和魄力,弄出这样惊天的一举!

    数百汉军骑兵个个悍不畏死,为首一名戴着‘蚩尤鬼面’的汉将更是勇不可当,手中的‘凤翅镏金镗’就像死神的镰刀一样,迅速收割着匈奴士兵的生命,他们就像一支射来的冷箭,出其不意的逼近到匈奴中军,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一是撤退的匈奴兵毫无防范所致,还有一点就是,大单于-‘于夫罗’为了督战,把自己的中军位置靠的太向前了,几乎是送到了人家的嘴边上,身为‘贪狼’的萧逸,又怎么会不狠狠的咬上一口呢!

    转瞬之间萧逸等人就杀到了离匈奴中军不足百步的位置,那杆金狼头大纛已经清晰可见,而大纛之下就是他们的目标--匈奴大单于--于夫罗。

    “嗷!”一声狂吼,萧逸在马背上人立而起,双脚死死踏住马镫,以方便自己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到双臂上,五石力道的‘绝影宝雕弓’被拉的圆如满月,机会只有一次,必须趁匈奴人没围拢过来以前,一箭射杀目标,否则不但前功尽弃,这闯阵的五百将士恐怕也难以回还了!

    随着弓弦一声剧震,一支三棱透甲锥如有闪电般直奔大纛旗下的‘于夫罗’而去,速度是无与伦比的,转瞬就到了眼前,战场上的所有人都把心脏提到了嗓子眼,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这一箭,这不但能决定战场胜败,甚至能决定整个匈奴命运的一箭!

    箭到近前,‘于夫罗’似乎也被惊住了,竟然忘记了躲闪,这时一名身边的死士突然扑了上去,意图用自己的身体挡住这一箭。

    “啪!”锋利的箭簇正中那名死士的心脏,看到这一幕,所有的匈奴人齐齐松了口气,感谢昆仑神,终于挡住了,而汉军将士则发出哀怨的叹息!命运难道真的眷顾匈奴人了吗?

    “啪!嗖……”正在大家以为命运已经定格时,奇迹的一幕出现了,强劲的‘三棱透甲锥’竟然刺透了那名死士的身体,继续飞窜向前,再次穿透三层厚的牛皮重甲,直直钉在了于夫罗的肩窝处,将他从马上撞的跌落下来,身边的匈奴亲兵立刻嚎叫着扑了过去,场面乱成一团!

    “万岁!于夫罗死啦!大单于--于夫罗死啦!”一箭逆转乾坤,萧逸立刻大喊起来,随即再次搭箭上弦,一支燕尾箭射出,金色的狼头大纛落地!

    “轰!……大单于死了!……大单于死了!”金色狼头大纛落地,再看到单于大帐的亲兵们乱成了一团,所有的匈奴人都惊恐的大喊起来,精神支柱瞬间崩塌,一个个丢盔弃甲,狼狈不堪的往回就跑,什么军令旗号,什么号角指挥,全不管了,跑,只知道跑,一时间匈奴大军自相踩踏,死伤无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