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8.第208章 雁门大战(五)
    ,精彩无弹窗免费!

    清晨时分,萧逸是被阵阵冲天的杀气惊醒的,昨天夜里他和多许士兵一起睡在了城楼上,战争期间,容不得丝毫的松懈,一堆干草,一块毯子就是他的特殊福利,亲兵小斌拿着宝剑站在一旁为他守护着,有他在,萧逸会睡得更加安稳!

    今天早上的雾气少了许多,所以萧逸可以清楚的看到,匈奴大军倾巢出动了,黑压压一眼望不到边际,旌旗遮天蔽日,一个个军阵按照各自部落排列整齐,进攻阵容空前的强大,无形的杀气就像寒风般扑面而至,让人汗毛孔发紧,中军位置,匈奴大单于的‘金狼头大纛’就矗立在哪里,看得出‘于夫罗’这是要拼命了!

    “备战!”一声大吼,萧逸立刻冲上了指挥位置,不就是拼命吗,看谁拼的过谁!随着他的命令,各部将士纷纷涌上城头,弓箭上弦,长刀出鞘,准备迎接一场更加惨烈的血战!

    “左贤王刘豹!真是冤家路窄啊!”当看清匈奴大军先锋旗帜时,萧逸的眼中立刻充满了血丝,一张小脸也变得狰狞无比,甚至都有些扭曲了,毁灭卧虎亭的敌人,害死老道的元凶,这面旗帜曾经无数次出现在萧逸的噩梦里,梦中还有冲天的火光和无数人的呐喊声,这个梦魇已经折磨了萧逸很久,今天可以算算总账了。

    都说仇人的鲜血是破解梦魇的良药,萧逸准备试一试!

    没有多余的废话,随着一阵号角响起,匈奴大军立刻发动了潮水般的进攻,这次左贤王刘豹可谓是全力以赴了,没有私藏,也没有犹豫,一上来就是全军压上,对雁门关他是势在必得,这是他证明自己的绝佳机会!

    右贤王‘呼厨泉’在这里吃了大亏,损兵折将不说,还丢了匈奴大军的脸面,别看昨晚大单于‘于夫罗’非常和善的安慰了那些败军之将,但刘豹心里清楚,自己的父亲已经动了真火,如果自己能一举攻破雁门,不但可以得到大量的战利品,最妙的是还能在大单于以及各部酋长面前好好的证明一下自己的能力,匈奴人一向以强者为尊,到时候下一任大单于的位子就谁也抢不走了!

    号角长鸣,一排排的匈奴兵手执厚厚的牛皮盾牌结成阵势,缓缓地压了上来,全身牛皮战甲的精锐战兵就跟在后边,随时准备靠上来贴身肉搏,弓箭手则在刘豹的指挥下拼命压制城头上的汉军,还有隐藏起来的神箭手专门负责狙杀重要目标,对汉军的指挥官们造成了极大的威胁,这套进攻组织的极有章法,在后面督战的大单于-于夫罗都看的是频频点头,显然很是认可自己这个儿子的能力。

    “全军向前!有率先破城者,赏属民千户,封小王!”刘豹确实魄力非凡,直接就开出了惊人的封赏!

    “吼!吼!……”,听到封赏,匈奴士兵们顿时发出震天的狂吼,人人眼珠通红,就像一群发情的公牛般向前猛冲,在汉军密集的箭雨下,一排排的倒下,又一排排的冲了上来,个个悍不畏死,仿佛每个人都有两条命似的,很快匈奴大军就逼近到城下,当一辆带着尖角的艨艟撞车被推出来时,连城上的萧逸都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弓箭手压住他们的先锋,给我射那些推撞车的,长刀手上前,准备肉搏,再把烈酒全给我搬上来,点火,仍!”

    玄甲军中就有自己的酿酒作坊,原本是为了让弟兄们喝酒方便一些,如今战事一开,这些烈酒就成了杀敌制胜的法宝,大坛子的烈酒在点燃后直接砸了下去,顿时在敌群里暴起了无数的火花,烈酒流到那里,那里就是一片的火海,尤其是那辆撞车上,更是重点招呼的地方,只烧的那些推车的匈奴兵哭爹喊妈,满地打滚,许多人直接被烧成了焦炭!

    “冲上去,后退者斩!……快,用土灭火!”眼前的大团的火光让刘豹也是大吃一惊,这样的情景他经历过,就在一年之前,再看看城头上那个带着‘蚩尤鬼面’的身影,他终于确定了,冤家路窄啊!

    “一步不退,杀!”狭路相逢勇者胜,两军迅速开始了贴身肉搏,弓箭手毫无遮挡的互相对射,牌刀手与长枪手开始拼死血战,一方奋力向前,另一方死战不退,滚木、石块,刀枪,拳头,牙齿,搅在一起的士兵们无所不用其极,只要能杀死对方的就是好办法,人性在这一刻全部泯灭,就像两群在撕咬的野兽一样,谁狠,谁活!

    大牛正在拼死血战,身上已经数处受伤,鲜血染红了战甲,胳膊上还挨了一箭,他却全不在乎,六十四斤重的狼牙棒轮动如风,每大吼一声,就必然有一个攀上城墙的匈奴兵被砸的骨断筋折,倒钩上全是匈奴兵的血肉,从认出刘豹旗帜的那一刻,他就陷入了疯狂中,家园被毁的大仇,父母被害的大仇,就像烈焰一样烤着他的五脏六腑,杀!只有不停的杀,用仇人的鲜血才能剿灭它!

    大牛的身体在流血,左贤王刘豹却是心头在滴血了,眼前的城关就像是一个血肉磨坊,整整两个时辰的强攻,连撞车都被焚毁了三辆,可无论自己投入多少兵力都会被迅速消磨个干净,无数的部落勇士,就那么一队队的消失在城头上,最多溅起一点浪花,却始终无法占领城头阵地,该死的汉人,怎么就杀不退呢,难道他们都是铁做的不成。

    “刷!”一刀砍了个退回来的小头目,刘豹咬着后槽牙继续调动兵力增援,今天这一战,不胜也得胜,否则大单于的宝座就会归他人所有了,王旗向前推进,刘豹开始亲自带队冲锋了……

    “胖刘,‘金汁’准备,浇!”看着再次蜂拥而上的匈奴兵,萧逸终于放出早已准备多时的杀手锏了!

    “诺!”随着一声答应,只见胖刘带着一群火头军冲了上来,还是两人一组,抬着大号的铁锅,不过这次锅里熬的可不是美味可口的饭菜,而是散发着弄弄恶臭的‘金汁’!

    所谓金汁,就是把人的粪便加上红土和石灰,放在大锅里熬煮而成,千万不要小看这东西,一旦被它沾上,不但会烫的皮开肉绽,而且粪毒还会渗入伤口,引发溃烂,医药无救,除了味道恶心一点外,绝对是灭敌制胜的法宝,为了凑齐这点‘材料’,胖刘可是捏着鼻子连夜掏光了城里所有的茅房,大厨变成掏粪的,也真是难为他了!

    “刷……刷!”滚烫的‘金汁’劈头盖脸的就泼了下去,正在攀爬的匈奴兵顿时掉进了无间地狱,被烫的皮开肉绽,许多人直接就摔落城下,金汁所到之处,匈奴兵成群成片的倒下,惨绝人寰的哀嚎声连城上的汉军听了都头皮发紧,对自家统领大人也更加畏惧了,真是够毒啊!

    还有一个就是胖刘,从此以后他得了个‘金汁大厨’的美名,害得他整整哭了一个多月,整天拽着萧逸要求给他恢复名誉!

    城头上的血战在继续着,得到增援的匈奴兵又几次冲上来,又几次被压了下去,每一个垛口都是修罗战场,一些地方的死尸已经铺了好几层,萧逸不但亲自上阵浴血拼杀,为了激励三军,他还在后面设置了督战队,明晃晃的大刀就摆在那里,让拼死血战的汉军将士不敢后退半步,今天,不死于阵前,就死于军法,拼吧!

    ……………………………………………………………………………………………………

    两军从清晨杀到中午,又从中午杀到日落,血流成河,死尸遍地,刘豹终于绝望了,眼前的这座雄关就像是铁铸的一样,无论他如何努力也打不开它,大单于数次给他增调援军,依旧无济于事,手下的士兵们已经杀的胆寒了,自己一连砍了十几名带队首领的脑袋,还是无法驱使他们向前,一些年轻的匈奴兵甚至已经精神崩溃了,扔掉了手里的刀枪,坐在尸堆上哇哇大哭,今天,他们仿佛看到了地狱……

    “呜!呜!呜!……”撤退的号角终于吹响了,发令的是大单于-于夫罗,眼前的尸山血海让他也忍受不住了,他带了六万匈奴大军南下劫掠,可一座雁门关就让他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再这么打下去,他还能带回去几个人?草原上还能剩几个男人啊!

    “哗!……”早就已经胆寒的匈奴兵立刻撤了下来,残盔断甲扔满了战场,一天的厮杀已经让他们彻底麻木了,所有人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我还活着!’

    有这个想法的还有城上的汉军将士,匈奴大军一退,很多人直接就瘫软在城头上,没有哀嚎,没有哭泣,人们只是麻木的躺在尸堆上,任由地上的鲜血把自己浸泡起来,根本就分不清谁是活人,谁是死人!

    “统领大人,今天咱们折了三千多将士,剩下的也大都带伤,”一身血污的小斌走到近前,向萧逸汇报今天的战损情况,“另外,雁门四兄弟中的老三李让被冷箭贯穿了脖子,阵亡了,老四何辉重伤,估计也很难熬过去,其余各级将校,伤亡大半!”

    微微点了点头,看着如血的残阳,萧逸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