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7.第207章 雁门大战(四)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夜晚,雁门关外,匈奴大营,右贤王-‘呼厨泉’正跪在单于大帐外请罪,今天因为进攻不利,按照匈奴人的律法他是要受到惩罚的,其余各部的酋长也分列在两旁,人人面沉似水,白天一战,他们参战的各部都有死伤,虽然没有右贤王部那么惨重,但也足够肉痛的了!

    大帐中,大单于-于夫罗已经在自己的狼皮靠椅上坐了有一会了,脸上似怒非怒,阴晴不定,就那么呆呆的坐着,似乎在回想着什么,“今日一战,各部共计死伤了多少人马?”

    “回禀大单于,今日一战,以右贤王所部伤亡最重,其余参战各部也都有损伤,合计,……合计折损了两千多勇士!”一名负责统计伤亡数字的侍卫胆战心惊的站了出来,生怕大单于一怒之下把他给砍了。

    “嘶嘶……”虽然心中已经有所准备,但听到伤亡两千这个数字,‘于夫罗’还是倒吸了一口冷气,整整两千匈奴勇士啊!这几乎相当于一个中型部落的全部人马了,白日一战虽然他是有意的想削弱下右贤王部的实力,但一下子伤亡这么大,也够让他心痛的了,不管怎么说,死的毕竟都是他们匈奴人。

    回想一下白天的战事,于夫罗猛然发现自己似乎掉进了敌人的圈套里,从第二次进攻开始,整个战场的节奏就被对方掌控住了,好几次汉军都是有意的露出破绽,把自己麾下的勇士们放上城头,让自己以为看到了胜利的曙光,然后诱使自己不断的在那些突破点上投入兵力,一次又一次,就像添油一样,最后却被汉军给耗了个干净,现在仔细回想一下,这些突破点那是什么破绽啊!分明就是人家早就设计好的陷阱,利用防守的有利优势,大量的杀伤自己麾下的士卒,真是阴险狡诈啊!

    郁闷的一拍身下的狼皮座椅,于夫罗却只能是暗气暗憋,身为大草原上的狼王,匈奴一族的最高统治者,他不能战败,也不能认输,一旦认下了,从此以后就会威信扫地,再也无法号令草原各部,那才是最可怕的,一个被赶下台的‘大单于’会是什么下场,他用脚趾头也想的出来!

    所以他必须要打赢这一仗,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然后带领手下的数万狼骑,深入中原内地,抢来更多的财物、女人,以弥补更部的损失,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受到各部酋长的继续拥戴,也才能坐稳自己的单于宝座!

    “右贤王,我英勇的弟弟,起来吧,白天的战事我都看在眼里,伟大的昆仑神作证,你确实已经尽力了!”走下座椅,于夫罗用双手将跪地请罪的右贤王-‘呼厨泉’搀扶了起来,现在惩罚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越是局面不利的时候,就越要安抚人心,“放心吧,我的弟弟,等拿下了雁门关,我准许你分双份的战利品,以弥补今天的损失!”

    “多谢大单于不罚之恩!”听到哥哥安抚的话语,右贤王‘呼厨泉’那颗悬着的心才算落了下来,今天这一仗打得真是窝囊至极,明明好几次眼看就要突破汉军的城防了,可总在关键时刻被赶了下来,还白白死伤了那么多勇士!

    “各部的酋长们,今日一战虽然小有挫折,但本单于也借机看清了汉军的虚实,一只刚长出犄角的小羊羔无论如何是斗不过草原上的狼王的,明天大军倾巢出动,左贤王-刘豹打先锋,本大单于亲自坐镇指挥,不破雁门,誓不收兵!”刀指雁门,于夫罗决定把自己的本钱全压上了,让自己的亲儿子冲在最前面,这下各部酋长该说不出什么了吧!

    “大单于英明!”众酋长齐齐地俯首行礼,事到如今,他们也只有跟着一起拼命了。

    ………………………………………………………………………………………………………………………………………………

    雁门关上,激战了一天的汉军将士正在忙着清理战场,自家阵亡的将士被小心的抬了下去,而那些匈奴人的尸体直接扔下城关了事,反正外边已经是尸积如山了,没有悲伤,也没有哀嚎,因为根本就没有时间,受伤的要赶快医治,白天消耗的箭簇、石块要补充足,砍出缺口的长刀要修理,每个人都在忙着自己的工作,只为了明天能继续活下去!

    满身血污的萧逸同样在听取报告,阵亡八百多,还有数百重伤,在这个医疗落后的时代,重伤和死亡其实也没多大区别,无非是早一点,晚一点的事,今天一战就折损了一成的兵力,虽然说杀伤的敌人更多,但萧逸心中依然是忧虑重重,毕竟本钱没有人家雄厚啊!

    看了一眼关下,有火把闪耀,那是匈奴人在收尸,犍牛拉着的大车上满是死尸,一车一车的往回拉,却总是也拉不完的样子,还有悲哀的牧歌响起,那是匈奴兵在哀悼战死的同胞;城上的汉军没有趁机放箭,虽然是敌人,但死者为大,应该给他们应有的尊严,尊重敌人,也就是在尊重自己!

    白天一战,萧逸同样看出了许多问题,一万守军中,只有自己那三千玄甲军堪称精锐,每次防堵缺口都是他们在浴血厮杀,至于其他各部,无论是在战斗意志上,还是指挥协调上都不尽如人意,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甚至出现了逃兵的事情,虽然立刻就被负责督战的小斌给处决了,可还是动摇了军心,明天这些人还能不能坚持住尚在两可之间,看来有些秘密手段必须拿出来了……

    “弟兄们,赶快用些饭吧!”胖刘带着一群火头兵涌了上来,两人一组抬着大桶的食物,人头大的锅盔,喷香的粟米饭,还有大碗的肉汤……,战时的伙食水平就是好,所有人都在狼吞虎咽,能吃一口就多吃一口,谁知道今天这顿饭是不是这辈子的最后一次了!

    “统领大人,您也用一点吧!”一盘子满是精肉的肉骨头递到了面前,萧逸知道,自己的伙食肯定是特制的,也肯定是最好的,这就是身为上位者的特权,官兵人人平等之类的东西根本就不适合这个时代,将就是将,兵就是兵,连死后的棺材都会分出等级,更何况是活着的时候。

    吃,大口的吃,除了要补充消耗的体力,萧逸吃饭也是给士兵们看的,为了安定军心,只有他吃的喷香,将士们才能安心,因为这说明战况一切顺利,如果连一军统帅都焦急的吃不下饭去了,那大家还有希望吗?

    肉很香,但不知道为什么,萧逸总是觉得这遍地的鲜血味更加芳香,别人闻起来直作呕的味道,却让他精神百倍,连食欲都大增了,修罗战场,尸山血海,却让他有一种找到归宿的感觉,看来自己心底真的很嗜血啊!

    “胖刘!”吃饱喝足,将这位心腹厨师叫道身边,萧逸小心的开始低语起来,谁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只是看到胖刘的一张肥脸几乎皱成了包子,还忽蓝忽绿的变起了颜色,听到最后甚至干呕了起来,看来把他恶心的不轻,但军令不能不听,最后胖刘还是垂头丧气的带着一群火头兵跑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