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5.第205章 雁门大战(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两国交兵不斩来使,这是古今中外都通用的法则,但萧逸却把它破坏了,而且破坏的理直气壮,他的理由是:“匈奴王庭乃是我大汉****所册封,理应就是我大汉的臣子,今日逆臣造乱,本统领是在为国杀贼,与邦交何干?所以不但要杀,还要悬头示威,让这些草原上的乱臣贼子都看看,这就是背叛大汉的下场!”

    “混账!本大单于一定要把汉军守将的头颅制成酒杯!天天用它来痛饮,如此方能消我心头之恨!”看到自己派出使者的人头被悬挂在雁门关的城墙上,气的‘于夫罗’就想拽出马鞭抽人,结果一手摸空,他才想起来自己的宝贝马鞭也被人家给扣下了,堂堂的匈奴大单于何时受过这样的羞辱,“来人,吹号,大帐点兵,汉人将军,咱们开战吧!”

    “嘟!嘟!嘟!……”连绵不绝的号角声迅速传遍了附近的山野,匈奴大军都是按照部落分别驻扎的,听到大单于传召,各部大王、酋长纷纷跨上战马向大单于驻地飞奔,汉军有严酷的军规,匈奴人也有自己的传统,大单于点兵,有敢迟疑不到者,轻则一顿鞭子,重则乱马踩踏而死,所以谁也不敢有丝毫的迟疑!

    很快,单于大帐里就站满了各部的首领,汉人守将斩杀使者的事情众人都已经知道了,出兵报复那是必然的,但由谁来做这个打头阵的人,却要还好思量一番才行!

    能做上酋长的人都不是傻子,相反这些人里很多都是草原上狡猾的‘老狼’,如今的雁门关就像是一个铁核桃,要想吃到里面鲜美的果仁,就必须先啃掉外面坚硬的果皮,可啃果皮的人十有**会被崩掉两颗大牙,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有个‘替死鬼’为大家冲在前面,等到他们和汉军拼的两败俱伤时,大家再一拥而上,如此一来就能毫不费力的享受成果了。

    至于那个倒霉鬼的人选吗?呵呵!不用说大家也知道,因为每次这种费力不讨好的差事都是他的--‘右校王’李云,一个夹在汉匈之间的弃儿,也是最好的炮灰人选!

    虽然这个办法有点缺德,但别人死总好过自己死吧!

    不过今天似乎有点不对劲,匈奴各部酋长惊奇的发现,大帐里迟迟没有出现‘右校王’李云的身影,这个老家伙平时可是非常听话的,要他向东,他从来不敢向西,每次大单于点兵,他都会第一个到达,今天是怎么了,难道说他还敢违抗军令不成,那样的话正好趁机瓜分他的部落,许多有着同样野心的部落酋长纷纷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于夫罗也察觉到自己预定的炮灰人选没有出现,这让他更加的恼怒,抗令不来,这是对匈奴大单于权威的挑衅,完全可以按律治罪的,“右校王怎么没来?难道他没接到本单于的召唤吗?还是他觉得本单于的马刀不够锋利?”

    “大单于,大单于……小王在此……”正在众人纷纷幸灾乐祸的时候,随着一阵虚弱的喊声,只见一个披头散发、臭气熏天的家伙突然冲了进来,正是‘右校王’李云,只见他面色苍白至极,仿佛受到什么惊吓一般,而且两条腿软的像面条一样,几乎是踉跄的连滚带爬进来的……

    “右校王,到底出什么事了?”于夫罗也是满脸的惊诧,据他所知‘右校王’李云此人一向注重仪表,生怕丢了他祖上‘飞将军’李广的脸面,与那些整天满身油腻的各部酋长相比,他可以说是最干净的一个,如果不是遇到天蹋地陷的大事,是绝不会如此狼狈的。

    “回禀大单于,我部落中二千多健儿突然全部患病了,一个个上吐下泻,倒地不起,如今营地里已经乱成一团了!”李云刚说了几句话就喘息不止,一只手还紧紧捂着小腹,脸上的汗水就像小溪一样淌下来,一副很痛苦的样子……

    “什么?满营皆病?哪有这么巧的事情,走,随本单于去看看!”略一沉思,于夫罗带着各部酋长出了大帐后打马飞奔,直奔右校王的营地而去,对李云的话,他信一半,怀疑一半,所以必须去亲眼验证一下,如果是想用装病的办法来逃避上战场,那么他就会给予‘右校王’所部以最严厉的惩罚,废黜他的王位,趁机把部落兼并到自己的麾下,到时候谁也说不出什么来,可万一他说得是真的,那可就糟糕了,一片阴云顿时浮上于夫罗的心头……

    刚到‘右校王’的营地外,于夫罗等人就急忙勒住了战马,根本就不用进去了,在外边就能闻到营地里臭气熏天,整个大营简直就变成了一个大号的茅房,遍地的黄白之物,那种刺鼻的味道隔着老远就能把人熏一个跟头;所有的士兵都躺在营地里哀嚎呻吟,偶尔有几个能站立的,也是脚步虚浮,脸色苍白,这样的士兵别说是上阵作战了,就是走出营地都成问题。

    “右校王,你的部落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不但于夫罗有疑问,就是其余的各部酋长也是一脑袋的问号,什么情况能把二千多虎狼一样的猛士一下子全变成了病猫?

    “回大单于,部落里的骑手们前天还都好好的,昨天在河边扎下营地后开始出现了几个病号,小王原本以为是水土不服所致,谁想到一个传一个,只一夜之间,麾下的两千多勇士就全病倒了呀!”

    “什么,会传染的!”一声惊呼,刚才还围在‘右校王’身边看热闹的酋长们立刻四散奔逃,就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尤其是那些刚才还和‘右校王’李云打过招呼,拍过肩膀的人,这时候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拼命的洗手,一些比较过激的把自己身上的衣服都脱下来扔的远远的,所有人心中只有两个字在回荡“瘟疫!”

    在草原上瘟疫是所有部落的大敌,人人畏之如虎,一人患病,很快就会传染给身边的人,然后一传十,十传百,整个部落都会感染上,人畜皆难幸免,因为一场大型瘟疫而弄得整个部落都灭绝的事情,在草原上也不是没有过。

    “这件事很是古怪,怎么会突然间发生瘟疫呢?说说你们看法?”于夫罗也不禁惊吓的倒退了几步,瘟疫所过,人畜皆没,绝不会因为自己是大单于就能幸免。

    “回禀大单于,小王以为这可能是卑鄙的汉人在附近的水源地施了‘黑魔法’,否则右校王所部不会一下子全病倒的,”左贤王刘豹脑筋转的很快,思索一番后,立刻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黑魔法!”听到这三个字,这些匈奴人的权贵们无不倒吸一口冷气。

    在草原上,有一种古老相传的恶毒手段,就是在水源地附近掩埋病死的牛羊,然后由部落里的巫师们做法,这样凡是来水源地饮水的人畜就会都染上瘟疫,紧接着就是大范围的传染,无药可医;当年汉匈大战的时候,穷途末路的匈奴人为了阻挡汉朝大军的进攻,就曾经施展过一次‘黑魔法’,效果相当惊人,汉军的人马死伤无数,据说汉军的战神霍去病之所以年纪轻轻就病逝,也是被这种‘黑魔法’所害,绝对是神挡杀神的厉害手段!

    不过‘黑魔法’虽然厉害,却是一把双刃剑,既能杀敌,也能杀己,瘟疫这个东西能传给染汉军,也就能传染给匈奴人,那次施法以后,匈奴各部落同样是死伤无数,绝对是两败俱伤的办法,所以不到最后关头,匈奴人是绝不会用这种恶毒手段的。

    “没想到汉军的守将如此决绝,竟然连这样恶毒的手段都用出来了,本单于真是小看了他!”看了一眼雁门关方向,于夫罗觉得自己之前得到的情报可能有误,一个胆小贪婪的将军用不出这种同归于尽的手段,只有大魄力者方能如此,守卫这座雄关的到底是什么人呢?

    “传本大单于的军令,附近的河流已经被汉人施加了最恶毒的‘黑魔法’,所有将士一律不得在附近取水,也不得喂饮战马,违令者,斩!”为了几万草原勇士的安全着想,于夫罗不得不下达了最严厉的军令。

    “紧尊大单于军令!”部落酋长们全都俯首称是,其实不用于夫罗下令,谁也不会傻得再去附近的河流中取水了,灭家灭族的东西,谁不怕啊!

    不过如此一来,可就苦了数万匈奴将士了,因为在他们来到之前,萧逸已经让人填平了附近所有的水井,河水不能喝,井水又用不到,那只有去很远的地方运水,六万匈奴大军,至少三倍于这个数量的战马,再加上随军携带的牛羊群,昆仑神呀……,只要想一想每天所需要的惊人用水量,众人的头皮就一阵阵的发麻,真是要人命啊!

    一些比较精细的酋长甚至暗地里算了一下,至少得腾出三分之一的人马去远处运水,才能勉强保证大军不会出现干渴的情况,如果打起仗来,这个数字还会更多,水,可是大军作战的必需品之一啊!

    “至于右校王所部,攻城的事你们就不要参加了,把营寨远远的避到大军后面去吧,本单于会派出最好的巫师为你们施法,伟大的昆仑神也一定会护佑你们的!”为了怕瘟疫蔓延开,于夫罗只好把‘右校王’李云的部落赶的远远的,让他们自生自灭好了!

    “多谢仁慈的大单于,只要部落里的勇士们病情稍愈,小王就带领他们冲上战场,为大单于斩将夺旗!”看着打马而去的于夫罗与各部酋长们,‘右校王’李云面露悲情的大喊道,一边喊一边使劲的拧自己的大腿,不拧不行,因为他怕自己会忍不住笑出声来。

    看到众人都走远了,老头子李云伸手从怀里掏出一把黄褐色的小豆子来,现在他简直爱死这种椭圆形的小东西了,巴豆,一种吃了就会腹泻的恶药,也是救了他整个部落的良药,萧逸派人送来的!

    右校王李云很清楚,每次打战他的部落都会被推到第一线去做炮灰消耗,如今这二千人马已经是部落里最后的资本了,一旦拼光,等待着的必然是属民和草场被其他部落瓜分、吞并的危险,可如果抗拒大单于的军令,也是难免一死啊,而且会死的更快,在六万匈奴大军的裹挟里,想消灭他这区区两千人马,轻而易举!

    正在李云左右为难时,深夜时分,营地外突然来了一伙黑衣人,为首的就是那个当初在他部落里整天熬药的厨子--胖刘,胖刘给他带来了一份特殊的礼物--巴豆,以及一封萧逸的亲笔密信,在看完密信后,李云毫不犹豫的就在全军的饭食里添加了这种小豆子,与死相比,多拉几次肚子又算什么呢?要知道为了苟全性命,当初有一位霸主可是干过给仇敌尝粪的事情,男子汉、大丈夫,除了能上阵杀敌,有时候也得能忍常人所不能忍,于是军营的‘灾难’就开始了……

    离开‘右校王’的营地,大单于-于夫罗面沉似水,还没开战就出现这样的情况,如今附近水源污染,草原又被那些该死的汉人一把大火烧了,六万大军的后勤给养就成了一个大问题,缺水缺粮,任谁在这样的情况下也难以持久,为今之计只有速战速决,立刻调动大军攻占雁门,只要打破这座城池,那么所有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传本大单于军令,明日清晨,攻城!”拔出腰间的佩刀,于夫罗狂吼着刀指雁门关,这次他看的很清楚,在雁门关飘扬的那面黑色汉军主将大旗上,赫然是一个大大的‘萧’字!

    又是四千字大章,请大家继续推荐,打赏!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