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3.第203章 战备进行时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觉醒来,萧逸发现自己竟然又升官了,因为雁门关的主将穆顺跑路了,原以为这个胆小如鼠的家伙怎么也会再挺两天,没想到当天晚上穆顺就带着几个亲兵偷偷从城门溜了出去,连私宅里的几房小妾都弃之不要了,走的那叫一个干净利索,还美其名曰:亲自去晋阳向刺史张扬大人祈求援军!

    堂堂的一城主将,连敌人的影子都没看到就跑去找援军,这种奇葩的事情在大汉几百年的战争史上也是很罕见的,主将跑了也就跑了,毕竟贪生怕死是人之常情,但按照汉制,当主将阵亡或者因故无法理事时,副将就自动递补上位,也就是说从现在起雁门关的所有大小事务都由萧逸一人说了算啦!

    “哒!哒哒!……”这次进城萧逸将玄甲军全调来了,他准备实行军管,雁门关里面已经乱成一团,听说主将都跑了,城中的官吏、百姓顿时就炸了窝,就像天要塌下来一般,大街小巷里全是准备逃难的人流,男人肩膀上扛着家里比较贵重的财物,女人一手抱着小孩,一手夹着舍不得丢弃的家禽,哭喊着向城门涌去,除了一些实在行动不便的老人,可以说是倾城出动了,甚至连一些守城的兵卒都扔下武器,在地上打个滚,再抓把泥往脸上一抹,趁机偷偷的混到逃难的人群中,当官的都跑了,老子还给谁卖命啊!

    “关闭城门,有敢再私自出城逃跑者,杀!”萧逸一声令下,手下的骑兵立刻把城门死死关上了,在明晃晃的马刀威胁下,人流终于被制止住,但仍在那里鼓嘈不止,要求开门放他们逃命,大人叫,小孩哭,局面乱成了一团。

    “城中的军卒、百姓听着,本将乃是玄甲军统领-萧逸,现在代理雁门关守将一职,坚守汉家城池乃是我等汉人的本分,从现在起军民一体,有敢再私自逃亡者,杀!”萧逸一挥手,一群如狼似虎的亲兵立刻从人群里抓出几名逃兵,按倒在地二话不说,照头就是一刀,血淋林的人头滚落,顿时让人群安静下来。

    人们逃难是因为怕死,如今死就在眼前,人群惊恐的向后退去,杀人立威在任何时候都是制止混乱的好办法,前提是你得能掌控好尺度,否则一旦反噬,那就是尸骨无存的下场;不过萧逸并不怕,打战,不就是杀人的买卖吗!

    “请大人带领我等守护城池!小民们愿助大人守城啊……”几名老人突然跪倒在萧逸马前大声疾呼起来,随后人群像波浪一样倒了下去,没人愿意舍弃自己的家园,也没有那个士兵天生就想做逃兵,正所谓‘兵随将走草随风’,人们慌乱是因为主将穆顺逃跑,大家没了主心骨,现在萧逸站了出来,用血淋林的人头告诉大家,本将要死守城池,再次找到主心骨的人们顿时爆发出守护家园的热情!

    “好,尔等听本将号令,所有士卒各归本队,谨守城池,城中青壮男丁一律上城助防,其余人等各归本家,不得随意外出,街道一律戒严,本将在此立誓,与雁门关同生死,共存亡!”宝剑在手背上一抹,萧逸这次用自己的鲜血证明了守护城池的决心!

    “谨尊大人号令!……誓与雁门共存亡!”人群爆发出震天的呐喊,只要当官的不怕死,那他们这些平民百姓怕什么!

    主将府大堂上,萧逸正在对着一副雁门城防图出神,现在他是这里的主人了,穆顺还算不错,走的时候把城守大印给他留下了,有了印信,萧逸就可以更加名正言顺的统领雁门的一切军政要务;玄甲军已经接管了所有的要害部门,下面就看萧逸如何排兵布阵了!

    三千玄甲军,七千普通士卒,再加上数万百姓,对抗匈奴人的六万精锐骑兵,力量上确实处于绝对的劣势,但战争除了比拼实力外,还要比拼双方首领的指挥艺术,这就是军事!

    雁门乃是天下险要,两侧山峰高不可攀,只有中间一条道路可以沟通南北,雁门关共设有南北两座城门,南门连接中原内地,那里不会出现敌人,所以只要守住北面一座城墙就可以了,托老太守张扬的福,当初动用了大量的民力、物力,将雁门的城防修的固若金汤,数丈高的城墙全用巨石和黄土夯成,坚不可摧,上面又设有密密麻麻的箭楼,防御工事极其完善,城里的存粮、兵器、箭簇都很充足,水源也不成问题,兵力上虽然有些不足,但只要指挥得当,守住城池并不是不可能。

    不过萧逸要做的并不是守住城池那么简单,他要大量的杀伤那些来犯的匈奴兵,以血洗血,当初卧虎亭的血海深仇,他可是一点也没忘呢!

    大牛、马六等一众将领就在身后默默站着,对于萧逸他们有充足的信心,那是百战百胜带来的,尤其是看到萧逸摸了半天下巴后,突然狂笑着开始摸鼻子时,他们就知道,匈奴人要血流成河了……

    “马六听令!你率领一队骑兵出北门,二天之内,将雁门关以北的所有村落居民全部迁到城内来,水井一律填平,房屋全部拆毁,最后再给我放一把大火,将那里的庄稼、草原烧成一片平地,务必要做到寸草不生,明白吗?”

    “诺!……”马六连忙上前行军礼答应,随后面有难色的说道:“附近的耕地大都聚集在城北,如今庄稼尚未成熟,一把大火烧了,恐怕会遇到百姓阻扰,那可都是他们的命根子啊……”

    民以食为天!雁门关地处边界紧紧挨着大草原,这里土地肥沃,可耕可牧,所以很多百姓都是春天浇水种田,夏秋季节就去草原上像匈奴人一样放牧,小日子过得还算不错,如今要强行迁移他们,并毁掉他们的家园,必然会遇到激烈的抵抗,所以马六才会有此一问!

    “那些粮食是吃不到我们嘴里的,与其留给匈奴人,还不如一把大火烧了干净,至少还能肥肥地;至于敢抗拒迁徙者,一律按通敌罪论处,杀无赦!”萧逸的声音冰冷至极,作为一名统筹全局的主将,他所考虑的只有战争的胜负,至于一些百姓的生死,只是战争天平上的一点筹码罢了,慈不掌兵,就是这个道理!

    看看马六涨的通红的脸庞,萧逸知道他心中还是有些不忍,这就是马六的性格,不够狠决。

    长叹一声,萧逸上前拍着他的肩膀说道:“知道你不忍心像老百姓动刀,可现在是在打仗,一切都是为了活下去,等赶走了匈奴人,再补偿一下那些百姓吧!让你去做这件事,还能少死几个人!”

    “诺!”马六不敢再说什么,转身带着一队人去执行军令,他知道萧逸说得都是对的,‘毒蛇噬手,壮士断腕,’军人需要这种果决!

    “大牛!你带人加固北面的城防,多多准备箭簇、滚木、雷石,必要的话可以拆毁城中的房屋,就先从这座主将府拆起,有敢阻扰者,同样杀无赦!”

    “诺!”大牛回答就痛快的多,对萧逸的命令他从来不多想,只要执行就好。

    “小斌,你拿着我的佩剑负责在城里巡逻,有临阵脱逃者,杀!……有扰乱生事者,杀!……有不听号令者,杀!”解下腰间的血浪斩蛟剑,萧逸直接递了过去,战时用重典,他必须让雁门关绝对的听从他一个人指挥,为此多杀几个人他并不在乎!

    “诺!”双手接过萧逸的佩剑,小斌感觉责任重大无比,同样的信任也是重大无比,据他所知,萧逸还从来没把自己的佩剑交给过别人执掌,他是第一个!

    士为知己者死!为了这份信任,小斌决定杀他个血流成河也在所不惜,无论是敌人,还是自己人!

    看着空旷了许多的大堂,萧逸微微一笑,把剩下的曹胖子、胖刘等一帮负责后勤粮草的人都叫到了一起,下面他要给匈奴人也准备一顿大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