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0.第200章 又一排牙印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队们聚集的日子到了,天还是那片蓝天,草原还是那片草原,可是很多熟悉的面孔却再也不会出现了,每个商队有每个商队的境遇,有的收获甚丰,带回来大群的马匹、牛羊,有的收获甚微,还折损了不少人手,还有一些商队,在指定的日子里却没有出现在集结地点,众人都知道,商人是不会失信的,既然没出现,那就是永远也不会出现了。

    苏双、张世平的商队,河北甄家的商队,虎爷的商队都先后出现了,这几支商队都是带着大群的战马回来的,所收的货物也以牛皮、牛筋、牛角、马尾等战略物资为主,如今山东各郡都在暗地里积极备战,这些东西只要带回中原内地,立刻就是身价百倍;可以预期,几个富甲一方的大豪商就要出现了……

    当萧逸他们的小商队出现时,立刻引起了一片惊呼,到不是因为他们带回了多少东西,其实他们几个人除了几匹路上更换用的马匹,其他什么货物也没弄回来,以商人的角度来看,他们是赔了个底掉;右校王李云倒是想送萧逸一些战马,不过被萧逸暂拒了,不是不想要,而是根本没时间带回去,现在萧逸必须立刻赶回雁门关,做好迎接一场大战的准备。

    人们惊叹的是这支小商队竟然是完好无损的,要知道,就是其他大商队都或多或少的折损了些人手,草原上危机四伏,跟他们做生意的匈奴人又是虎狼成性,随时可能反噬一口,死些人是很正常的,甚至有三支商队连人影都没回来,下场如何也就可想而知了,可萧逸他们不但全回来了,而且一个个面色红润,一看就是吃的好,睡得好那种,尤其是胖刘,那腰围更加惊人了,莫非这几个人真有神仙护佑不成?

    来的时候因为有大批的货物随行,所以商队的行程很是缓慢,可回去就不一样的,大家的货物基本都是战马,其他牛皮之类的东西也可以放在马背上托运,机动性大大的提高了,再加上没人愿意在这个是非之地久留,所以全是日夜兼程地往回,仅仅三天时间就逼近到雁门关外围,到了这里,大家散伙的时间也就到了。

    当天晚上,大队人马在一处水草丰美的地方扎下了营地,因为这里可以安置那些马群,现在马可比人珍贵,在商人们的眼里,这些四条腿的家伙已经不是马了,而是一匹匹会跑动的钱袋子;当然,如果操作不当,也会变成一张张的催命符!

    营地扎完,各商队的伙计们开始围着篝火做离别前的狂欢了;不管怎么说,都是在大草原上生死闯荡过一回的,以后见面总有几分交情可谈;当然了也有些人相对交情而言,更加的喜欢钱财,比如说虎爷,这些凶神恶煞正在火堆旁喝酒,一边喝一边摸自己的佩刀,眼睛红红的,全是贪婪的血丝,在他眼里整个商队的所有东西都应该是他的才对,别人顶多算是他的运输工具而已,如今风险已经过去,该是他收割庄稼的时候了,时间就定在明天,而第一收割的,呵呵!他看了看甄家的商队,那里不但财货堆积如山,最关键的是,还能人财两得呦……

    半个多月没见,甄宓还是那么娇艳过人,草原上毒辣的太阳似乎对她的皮肤一点也没造成影响,别人全被风沙吹皱了面皮,变得黝黑黝黑的(萧逸除外,因为他本来就是小黑脸,呵呵!),唯有她一身白衣,风姿盖世,真犹如神仙中人一般。

    看到甄宓走过来,火堆旁的其他人立刻都觉得自己还有事没做完,曹胖子去和其他首领告别,胖刘为大家准备夜宵去了,大牛觉得这里还不是很安全,出去巡逻一下是很有必要的,而他走的时候还拽上了小斌……

    “没用的小易,明天商队就要各奔东西了,你们准备去哪?回家乡吗?”丝毫没有客气,甄宓直接就坐在了萧逸的身旁,看来草原的风情到底对她还是产生了影响,起码说起话来就直爽了许多。

    “家?那里还有家呀!天涯浪子,四海为家罢了!”遥望天空,北斗七星还是那么明亮;据说星星可以为每一个人指引回家的方向,但萧逸对此却很不赞同。

    ‘家’这个词对萧逸而言实在太陌生了,雁门关?洛阳?卧虎亭?小道观?……

    不是,都不是,那些地方都不是他的家,他只是一个过客而已,萧逸的家只能在自己的梦乡里了,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回家的美梦已经越来越少了……

    “跟我回河北吧,以你的本事绝对会受到甄家的重用,到时候‘豪宅、钱财、地位、名誉……’,甄宓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她发现听到这些许诺后,萧逸一点动心的意思也没有,也对,以他的本领这些东西本就是唾手可得,“要是你不信的话,我甄宓可以拿自己做担保!”

    甄宓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说出这么大胆露骨的话,拿自己做担保,这和以身相许也没什么区别了,都说女人可以胆小一辈子,只要关键时刻勇敢一次就够了,看来我们的甄大小姐这次是豁出去了。

    可惜,有时候光有勇敢是不够的,人不能与天争,关键还是得看天命啊!

    甄宓有甄宓的天命,萧逸也有萧逸的天命!

    “呵呵!河北,我以后会去的,但不是现在,虽然不知道家在那里,可我知道自己的路该怎么走!”豪宅美人,说不动心那是假的,萧逸没见过甄宓穿女装是什么样子,但一身白衫尚且如此明媚动人,这要是换了女装,岂不是要祸国殃民啊!可惜,美人青睐却无福消受,自己的路必须自己走下去。

    “那我在河北等你!”说话这句话,甄大小姐突然像条小母狼般扑上去,在萧逸的左臂狠狠咬了一口,咬的是如此用力,以至于连萧逸这铜皮铁骨的身躯都开始吃痛不住了,不过他却动也不动,咬的越痛,爱的越深,而且他在手臂上还感觉到了两股热流,一股是自己流出的鲜血,另一股是女人的眼泪……

    甄宓黯然神伤的走了,萧逸却是欲哭无泪,因为他发现自己胳膊上又出现了一排牙印,红红的,犹如桃花盛开一般……,左臂一处,那是甄宓刚刚咬的,右臂还有一处,那是当年‘女王大人’给他留下的纪念,一个男人,两个女人的牙印;也许这就是一种宿命吧!

    三个人,最后,一个忧伤了一生,一个孤独了一生,一个愧疚了一生!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萧逸现在是品味出这句话的真谛了,江湖尚且如此,更何况他要面对的是整个天下啊!可惜,萧逸还没来得及忧伤一下,就立刻抖擞起精神来,因为另一个麻烦也向他走过来了--赵嫣然!

    今天晚上女人们都很怪,甄宓这个世家出身的乖乖女变得大胆奔放,而赵嫣然这个女马贼却变得含羞不语,就那么乖乖的坐在萧逸的身边,大有一副出嫁从夫的样子;按理说作为一名人质,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可看样子也知道,这个女马贼根本就不想离开……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萧逸只好开动脑筋,在赵嫣然的耳边轻轻低语起来,然后不远处的大牛、小斌等人就看到那名彪悍的女马贼小脸突然变得红扑扑的,两只小手扭捏的绕来绕去,还在那不停的点头,神情也变得羞涩起来,最后竟然捂着小脸逃跑了……

    “萧郎,你到底跟她说了什么呀?竟然能把一个彪悍的女马贼羞走,真是我辈楷模啊!”禁不住八卦之火烧烤的大牛终于跑了过来,小商队的几个人里面,也就是他可以过问一下萧逸的私事,因为他们之间不单是将军与校尉的关系,还是从一个地方出来的朋友,生死之交!

    朋友之间互相过问一下婚姻大事,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没什么,我就是说要给她哥哥赵浪下一份大大的聘礼,让她回去好好等着就行!”萧逸说得很是轻松,似乎真的准备男婚女嫁了。

    一旁的大牛却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因为萧逸在说到聘礼时,是摸着自己的鼻子说得,以他对萧逸的了解,看来这份聘礼真的是很大,而且还会带有浓浓的血腥味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