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8.第198章 好名声,坏名声!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举族归汉之事非朝夕可成,请容老夫徐徐图之!”李云没有拒绝,可也没敢一下子就应承下来,事关一族人的生死存亡,身为族长他必须慎重再慎重,小心再小心,“对了,相谈半响,还未请教使者大人的名讳?”

    “在下雁门关副将,玄甲军统领萧逸,现在并州刺史张扬大人麾下听用,”知道这个狡猾的老头子对自己还不是十分放心,所以萧逸对自己的身份并没做什么隐瞒。

    “哦,莫非是北邙山中单骑救驾,洛阳城外大战过董卓的萧郎吗?”听到萧逸自报家门,右校王李云先是一惊,随即又点了点头,认为自己输的不冤,原来是这个厉害的家伙,虽然地处塞外,但大汉朝廷中发生的事情他一直关注着,自然知道最近京师洛阳风云变幻,外戚,宦官,朝臣,边军等几股势力杀的是血流成河,而在这场惊天大变局中,有一个少年的名字就像流星般划过了天空,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就是大名鼎鼎的‘鬼面萧郎’,也就是萧逸。

    “没想到在下的名声竟然传到塞外草原来了,一点虚名,侥幸,侥幸而已!”萧逸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扬名立万,可他做的那些事,就是想不出名也难啊!

    “少年英雄吗,老夫虽然地处塞外,但对你的事迹那可是如雷贯耳啊!”右校王李云的八卦精神看起来很强,一谈到各种传闻,整个人都精神起来,再也没有刚才那种病态。

    “不知外面现在是如何传闻在下的,还请告知一二!”萧逸也有点好奇了,因为从来没人对他说过这些,看来自己现在大小也是个名人了,就是不知道名声是好是坏!

    “这个传闻可多了,有人说你出身名门,乃是开国丞相萧何之后,长得更是相貌英俊,自幼得异人传授,文武双全,受司徒老大人看重,又深的先帝的赏识,一向忠心为国,乃是国之干城,而且所到之处还有大批的美女青睐,是天下第一奇男子……”

    “嗯,公道自在人心,没想到在下的一点长处已经是人尽皆知啊!”萧逸的一张小脸都快笑出花来了,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名声还不错的嘛,不过这美女青睐一条似乎不太准,可怜自己至今还是个处男呦!

    “不过嘛,还有传闻说你……”,话锋一转,右校王李云的脸上开始露出似笑非笑的奇怪表情,“说你本是一名野道士出身,冒充名门,武艺低劣,尽走些旁门左道,而且腹黑心狠,嗜血成性,尽用阴谋诡计害人,还有就是贪花好色,每夜无女不欢,据说跟先帝留下的公主千岁也……呵呵,有些关系!”看到萧逸的脸由晴转阴,两排小白牙也频频磨动,右校王李云连忙停住了话题,但那一脸玩味的笑意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血口喷人,谁在背地里坏我的名声?”萧逸一张小脸上满是黑线,自己怎么就腹黑心狠了,不就是算计了几个人吗,洛阳城当时那个局面,谁没在算计呀;嗜血成性?战场之上你不杀人,人就杀你啊!尤其是最后一条,东汉的狗仔队也这么厉害?怎么连自己和公主有点小暧昧的事情都传出来了,还传到塞北来了,那中原内地岂不是人尽皆知了?……呜呜!真是没脸见人了……

    “好了,少年郎,正所谓男子汉,大丈夫,行非常事,自当誉满天下,也当谤满天下!”李云安慰似的拍拍萧逸的肩膀,继续说道:“那不招人嫉是庸才,再说你这样的艳福,多少人羡慕还羡慕不来呢,至少老夫我就是有心无力呦!好事!好事呀!”

    不说还好,真是越描越黑,再看看站在大帐门口,竖起小耳朵在哪偷听的‘嫣然郡主’,显然这位女马贼对自己的‘风流艳史’很感兴趣,连看向自己的眼神都有些不对了,‘一副你原来很坏的表情……’,这下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萧逸觉得头顶上有无数的乌鸦飞过,怎么会这样,自己可一直在努力当个好人的呀!

    “美名也好,虚名也罢,可有一条老夫是相信的,都说‘鬼面萧郎’,腹有良谋,算无遗策,看人看事无有不准,尤其能断天下大事,如今本部落进退两难,还请为老夫也谋划一二如何?”都说盛名之下无虚士,显然右校王李云也动了心思,也许是为了让萧逸全力帮忙,这个老头立刻开始加好处,“只要能保我一族平安无事,度过这次劫难,那我李氏一族所有未出嫁的女子,任君挑选,就是多选几个也可以,老夫能做这个主的……”

    看来自己这色狼的名声是坐定了,还几个,门口那一个还搞不定呢,再来几个还不把自己给撕了,草原女子的狠辣劲,萧逸可真是消受不起,“老人家无需多礼,身为汉使,为李氏一族谋划,也是在下应有之义,如果所料不错,匈奴王庭可是要大举南侵了?”

    “不错,‘鬼面萧郎’果然是名不虚传,王庭已经派人传来消息,二十天后要各部酋长尽起族中精锐,齐集王庭,大举南侵,而且十有**,会派老夫的部落在前面打头阵,到时候攻关破城,必然死伤无数啊!”先伸出大拇指称赞了一番,随后右校王李云就开始叹息,他之所以没病装病,就是想拖延一下南下的事情,一旦和汉军开战,他的兵马必然会被当作先头炮灰使用,打赢了,死伤惨重,打输了,那些匈奴贵族就会趁机分化吞并自己的部落,左右都是死啊!

    “这次匈奴大军南侵有多少人马,兵分几路?”匈奴南侵早就在萧逸意料之中的,去年那次南下,匈奴各部全都劫掠了大量的财物,恶狼偷到一只羊,自然还会再想着偷第二只,再说现在大汉正处于内乱之中,边防力量虚弱无比,此时不抢,更待何时?

    “这次匈奴王庭大集各部人马,兵力应该在六万上下,都是各部落的精锐骑兵!”右校王李云对匈奴各部的力量了如指掌,他说六万,那就肯定是六万,“至于进攻路线吗,这次只有一路,那就是……雁门关!”

    “嘶嘶!……雁门关?”

    “没错,六万大军,直逼雁门关!”原来上次匈奴兵分三路南下,白羊王所部在右北平被公孙赞的‘白马义’从所阻,左贤王更是在渔阳的卧虎亭吃了个大亏,所部精锐将士折损了一千多人,真可谓是伤筋动骨,只有雁门关一路劫掠的最重,光奴隶就抓获了几万之多,而且还没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所以这次匈奴王庭大会,一致决定,全军直扑雁门关,再狠狠的捞上一把!

    “好!很好!让他们来吧,越多越好,我的家乡有句老话,朋友来了有美酒,倘若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叉!”得知自己把守的雁门关会成为主战场,萧逸眼中泛出阵阵的杀气,报仇雪恨的机会终于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