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7.第197章 举族南归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中医会诊讲究的是‘望、闻、问、切’四字真言,对此,萧逸也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和方法。

    第一:望,身为一名射雕手,萧逸的眼力一向很毒的,一眼望去,右校王李云虽然已经年过花甲,但身体却依旧强壮过人,胸臂上的肌肉一点也没有塌陷,把衣服撑的鼓鼓的,腰腹上更是一丝赘肉也没有,手臂上青筋凸起,虎口和指肚上带有厚厚的老茧,毫不怀疑,这位六十多岁的老人依然保持着极佳的身体状态,随时可以跨上战马,拉动硬弓,带着麾下健儿征战沙场。

    第二:闻,鼻子也很重要,因为通过嗅觉也可以获得很多的情报,常年卧病在床的人,因为很少活动,不见阳光,所以身体周围会散发出一种霉烂的味道,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病榻味。

    但萧逸鼻子里闻到的却是青草的芳香,那是经常在野外纵马驰骋的人身上才会有的味道;还有植物油的味道,看来这位躺在病榻上老人家没事还喜欢擦拭兵器和盔甲,那可不是一件轻松的工作,当兵的都知道,为了防止甲胄生锈,必须时时的保养,每次都要用最好的细麻布,沾上植物油,一点一点细细的打磨,必须让油脂渗进去才行,不能有任何的遗漏,这就需要极大的耐心和很好的体力才行,就是萧逸自己擦一次甲胄至少也要用上两个时辰,至于保养武器,那就更花功夫了;最重要的是这位老人家身上还有淡淡的血腥味,有野兽的,也有人的……

    第三:问,这一点被萧逸直接忽略了,因为他知道无论是问话的,还是回答的,嘴里肯定都是没有一句实话,实话实说的人在这片草原上是无法生存的,既然说出来的也是假话,又何必费那个功夫呢!

    其实通过以上三项,萧逸就可以断定,这位右校王大人身体根本就没病,以他老人家的强健劲,就是再活个二十年都不成问题的,既然没病还要找医师来切诊,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没病装病,或者说是心病!

    为了弄清这位老人家到底得了什么心病,萧逸决定用处最后一项:切,就是把脉,通过脉搏的跳动来了解病人身体的情况,这个办法最直观,也必须要和病人有身体接触,不过萧逸切脉的方法与别人大大的不同,别的医师都是用三根手指切脉,而他用五根。

    “碰!”萧逸的手指比较细长,骨节也不宽大,有点像女人的手,摸起来绵绵的,但就是这样的一只手,五指合拢却力有千钧,就像五根铁条一样将‘右校王’李云的手腕给牢牢抓住了,“老人家的脉搏很乱啊,似乎有很多心事缠头一般,这里人多吵闹,还是让无关的人都出去吧,在下也好给您细细的诊脉如何?”

    “好,好小子,所言极是,老夫真是小看你的本事了!”手腕刚一被抓,‘右校王’李云就是浑身一震,似乎想要奋力起身,但不知为何又停了下来,昏昏欲睡的眼睛也猛然睁开了,目光在萧逸身上不停的上下打量,有吃惊,有懊恼,甚至还有一些赞赏,“所有人都退出去,不要打扰了小神医切脉,李勇,你也出去,到外面好生守护,不得有丝毫的懈怠,明白吗?”

    “诺!”虽然心有疑惑,但军令大如山,帐中的一众侍卫还是都退了出去;连两名贴身侍女也都出去了,赵嫣然则很自觉的站到帐门处,当起了看门把风的角色。

    大帐中一下子就清静下来,只剩下萧逸,李云在哪相视而笑,一老一少,笑的都有点奸诈,就像两只狐狸在斗法,看看谁的道行更高深。

    刚才手腕一被抓住,‘右校王’李云就感觉到不对了,那绝不是一名医师该有的手,虽然手掌修长俊美,却孔武有力,几个特别地方的老茧厚重的很,对此李云是再熟悉不过了,因为那是常年弯弓射箭留下的痕迹,他的手上也有;一个医师是不可能常年拿着弓箭的,所以眼前这名少年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可惜,为时已晚,萧逸已经牢牢抓住了他的手腕,这也是‘右校王’李云在惊慌之后没有当场反抗的原因,通过手腕上传来的力道就知道,神力惊人啊,如果这个少年想要杀他,根本就用不到兵刃,只须一击足矣!

    “少年郎,你很有本事,连老夫这双眼睛都没看出破绽来,真是老眼昏花了,说吧,你想要什么?成箱的金银?整山坡的牛羊?还是成群的美女?老夫的部落虽然穷困了一些,但这点东西还是拿的出来的,你尽管狮子大开口吧!”右校王李云很干脆,输了就输了,当下提出各种条件,在草原上部落之间征战,是可以用财物赎回俘虏的,所以他才有此一问。

    “呵呵,金银财宝饥不能食,寒不能衣,要之何用;牛羊满山,小子我一顿顶多也就吃一条羊腿而已,至于美女吗,我已经有了,那可是你们草原上的一盏明灯啊!”伸手指了指站在帐门处的‘嫣然郡主’,萧逸一张小脸笑的格外灿烂。

    “你想要老夫的这条性命?”身为一名俘虏,最怕的就是敌人一无所求,右校王李云的一张老脸顿时沉了下来,再也没有刚才的从容,“小子,你是南边来的?还是北边?”

    右校王李云很清楚,普天之下想要他老命的只有两批人,一南一北,南边的是指大汉朝廷,而北边的则指匈奴王庭,只要他一死,对这两边都是有利,汉庭算是清洗了一位叛徒的后代,而匈奴王庭则可以趁机吞并他手下的兵马和属民。

    “老人家果然是机智过人,不错,小子从南边来,不过,不是来杀你的!”轻轻的松开了对方的手腕,在右校王李云满脸惊诧中,萧逸从怀里拿出了一面金牌,长五寸,宽三寸,厚五分;通体由黄金打造,金牌两侧雕有云龙纹饰,正面八个篆文:“虽无銮驾,如朕亲临!”

    “嘶嘶!”身为一部大王,李云也是识货之人,自然看得出这面金牌意味着什么,御赐金牌,大汉特使!

    “奉皇命,出使右校王部,李云,见金牌如见陛下,你还敢无动于衷吗?”金牌,汉灵帝当初御赐的金牌,萧逸简直快爱死了,这绝对是‘扯虎皮,做大旗’的无双利器啊!

    “臣,大汉飞将军李广之后李云,参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略一犹豫,李云还是恭恭敬敬的整理衣衫,而后以臣子礼节向金牌行了三跪九叩的大礼,而且自报身份也是以汉臣李广的子孙自居,而对匈奴赐给他们家族的‘右校王’封号提也没提。

    一边下拜,李云心中也是念头百转,身为李家子孙,向汉皇跪拜自然是应当应分的,就是以匈奴的爵位来看,当年匈奴一分为二,连南匈奴的王庭都是大汉册封的,他这个小小的右校王自然也应该是大汉的臣属,以臣拜君,有何不可!

    不过头可以磕,膝盖可以弯,但事情却要看看再说,这名少年汉使来此到底出于什么目的?既然不是刺杀自己,那他要做什么?是分化?是拉拢?还是要自己举族归汉?

    一想到最后一种可能,李云就激动的浑身颤抖,那可是他们李氏家族十几代人的梦想啊!如今匈奴王庭对自己的部落又屡屡欺压,左右贤王更是几次想要瓜分自己的属民,生死存亡啊!如果能举族归汉,也不失为一条活路,只是,这条路不那么好走啊!

    “奉皇命,探望李将军全族,当年之事,乃是天意弄人,与将军祖上无关,说实话,当初那一战将军祖上已经尽全力了!”先是出言安抚了一下当年李陵兵败投敌的事情,萧逸看了看已经激动的泪流满面的李云,心中也是一声长叹,一个家族背负了十几代人的屈辱,有国难归,有家难投,在这异域他乡受尽排挤,也真是难为李氏一族了,“另外朝廷还希望,李将军能够举族归汉!”

    “举族归汉?难啊!……”虽然南归是李氏一族十几代人的梦想,但实际操作起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李云私下也曾经做过无数次的试探,但每一次都无功而返。

    首先是匈奴这边,匈奴王庭对李云所部的方法是一边削弱,一边监视,最后再分化瓦解;通过连年的征兵打仗,以及不断的收取贡品、赋税,削弱李云部落的整体实力,让他们无力反抗,另外为了防止他们叛逃,还以荣宠为名,把右校王部落的牧场放在了匈奴左右贤王之间,让大单于的两个儿子时时监视李云的一举一动,只要稍有异动,最多一夜时间,左右贤王两部的大军就会兵临城下,到时候鸡犬不留啊!

    还有就是汉朝那边,随着大汉国势衰弱,对草原上的控制力已经是一日不如一日,灵帝驾崩,董卓入京,现在大汉内部自己都乱成了一团,那里还有精力管外边的事情,李云就是想举族南归,汉朝那边能派兵接应吗?又该如何安置他这一万多部署,会不会在招降以后再行杀戮?这些都不得不仔细考虑啊,一旦失手,那就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最后就是李云部落内部的事情了,毕竟他们在草原上已经生活了几百年时间,十几代人同化下来,无论是生活习惯,还是心理状态,他们都已经是彻底的草原人了,现在出生的小孩们,说匈奴语的多余说汉语,一些个别的甚至连名字都匈奴化了,他们生在这里,长在这里,大草原就是他们的家乡,至于长城内的汉地,那只能是梦乡而已!

    家乡现实,梦乡虚无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