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6.第196章 一幅画像
    ,精彩无弹窗免费!

    所谓的‘王帐’驻地与普通的牧民部落也没什么区别,无非就是帐篷大了一点,人多了一点,周围多插了几面旗子,帐篷顶上还有一颗狼头标志而已,如果是在中原内地,这样的地方只能算是个村落,除了没有砖墙房屋,其他都是一样一样的。

    这次前来,萧逸只带了赵嫣然一个人,而且还是两人一骑,赵嫣然负责操控马匹,萧逸则很无耻的抱着人家的小蛮腰,坐在后边,装出一副不会骑马的样子,正所谓做戏做全套,之所以带着个女人来,又装出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就是为了麻痹别人;试问一个连马都骑不好,出门还要女人照顾的汉地小医师,又有谁会去防范他呢?

    只要对手一麻痹大意,那么萧逸的机会就来了,装傻,是战胜敌人的最好手段之一!

    王帐驻地离此路途不远不近,经过一夜的奔驰,天亮时分众人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一条河边的平阔草原上,对于草原上的骑手而言,就是一连驰骋几天几夜也没问题,骑马已经是他们的生活本能了,就是坐在马背上都能睡觉,但汉人就不行了,奔驰一会就会气喘吁吁的,点背的还会磨破屁股……

    这不,汉地来的小医师从马上下来以后,不但面红耳赤,呼吸不匀,连迈那条腿走路都不知道了,反倒是负责控马的赵嫣然一脸兴奋的样子,精神好的不得了;让李勇等一众王帐侍卫看的哈哈大笑,纷纷出言讽刺,好在为了保全面子,他们都是用匈奴语说得,大意就是……‘一朵草原上的鲜花插在了汉地来的牛粪上!’

    虽然不知道李勇等人在说什么,但以萧逸的聪慧自然能够猜出一二,可惜,这些人只看到表面,却不知道实情,萧逸这一路上可谓辛苦至极,任谁怀里抱着一个总是不停扭动身体故意勾引你火气的妖精,那滋味估计都不会好受,萧逸这一路上是克制、克制、再克制、结果还是没克制住,刚一下马立刻鼻血喷涌,逗得马上的赵嫣然一阵的娇笑,那份风情,那份神韵,看的李勇等人都直流口水。

    鲜花果然是只有经过牛粪的滋养才会更加娇嫩啊!……不过萧逸流鼻血换来的就是美女的一阵关心呵护,而其他流口水的人吗,得到的无一例外都是大大的白眼!

    迈步向营盘内走去,萧逸趁机观察了一下这个王帐的情况,真可以用‘贫困交加’这四个字来形容了,里面的属民同样是以老弱妇孺为主,年轻人极少,而且人人面带菜色,衣裳破旧不堪,就连那些侍卫手中的武器也很陈旧,用骨质箭头的可不在少数啊!堂堂的一部王帐尚且如此,那其他普通牧民的生活情况也就可想而知了。

    不过有一点萧逸注意到了,那就是虽然贫困,但这里的人都还比较团结,互相之间很是爱护,估计这也是他们能在草原上苦苦煎熬,一直屹立不倒的原因所在吧;还有就是这个营盘的驻扎方法,竟然颇似汉军的军阵,看来老祖宗留下来的手段他们还没有忘光!

    “启禀大王,那名汉人医师属下将他带来了!”大帐门口,李勇躬身禀报,行的竟然还是汉军的军礼。

    “带他进来见我!”半响,一个沙哑苍老的声音响起,虽然低沉,但绝不虚弱。

    “诺!”连回答的方式也是汉军的,看来几百年来一直没有改变过,是刻意如此,还是习惯成自然?这就值得玩味了……

    迈步走入大帐,首先映入眼帘的并不是人,而是一副画,就挂在大帐的墙壁上,非常醒目;画中一名威武至极的黑面将军,身披铁甲,立于马上,手执巨弓,正在做射击状,远处有一块形如卧虎的巨石,一支雕翎箭已经大半没入石棱之中……,在画的背景中还有绵延起伏的长城,看那山势走向,赫然就是雁门关附近,萧逸的大本营就在那里,断然不会认错的,“只是不知为何,这名将军的眉宇之间,似乎有淡淡的愁容难以舒展,是壮志未酬吗?还是……”

    “嘶嘶!……”倒吸了一口冷气,如此明显的标志,如果萧逸再看不出这幅画上的人是谁,那他前世的九年义务教育就白上了“大汉飞将军--李广!”

    “好无礼的小子,见了本王为何不跪啊!”随着声音,一个苍老的身躯从前面的地毯上慢慢坐了起来,两旁有侍女连忙上前搀扶,为他放好靠背,披上衣服,小心翼翼的服侍着。

    “哦?这就是右校王--李云啊!”萧逸看到的是一个六旬左右的老者,头发都已经花白了,满脸的愁容,精气神全无,斜披着一件外衣,似乎很虚弱的样子,虽然是卧在那里,但看得出老者的身形应该很是高大魁梧,露出来的身体上也是肌肉隆起,虬筋百结,丝毫看不出这是一副老人的身躯。

    尤其是老人的眼睛,看似昏花,却有精光偶尔射出,让人不敢小觑,如果再仔细看,你会发现这名老者与画中的李广将军竟然有几分神似的地方,显然是一脉相传的嫡系子孙!

    “在下虽然是一名小小的医师,却是汉家后裔,炎黄子孙,断断没有向异族酋长下拜的道理!”鼻子一扬,大嘴一撇,萧逸神态要多高傲就有多高傲。

    “大胆,安敢对大王无礼!”眼看萧逸如此,一旁的李勇等众侍卫纷纷拔刀出鞘,大有一声令下,就剁成肉酱的架势。

    “全都给我退下!不得无礼!”虽然年老体衰,但‘右校王’李云在部落里的威望依旧极高,一声斥责,侍卫们立刻退了下去,“这个小医师说得没错,堂堂汉家后裔,炎黄子孙,岂能向异族酋长下拜呢!……呵呵!汉家后裔啊!”

    看了看面显惆怅之色的‘右校王’李云,萧逸突然面色一整,大步来到那副画像面前,整好衣冠后,屈膝行礼,恭恭敬敬的拜了三拜,向一位终生守护边疆,与异族连年血战的前辈英雄下拜,萧逸心甘情愿。

    “汉家郎,你不拜本王,却像一副画像跪拜,这是何理啊?莫非你认识画像中人吗?”看到萧逸的举动,右校王李云眼中精光一闪,随即又恢复了那副有气无力的样子,用沙哑的声音问道。

    “大汉飞将军--李广,乃是我汉家忠臣,世之良将,神射无双,一生守护边疆,浴血无数,几百年来为我大汉臣民百姓所敬仰,各处皆有庙宇祭祀,小子如何能不知呢?”转过身,萧逸小脸向天,露出一脸景仰之色说道,“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带弓,平明寻白羽,没入石棱中!”

    几句盗窃来的古诗一念完,大帐内外顿时一片肃静,就连李勇那样脾气火爆之人,都黯然神伤的低下了头,而右校王李云更是激动的双手乱颤,在哪轻轻的默念“平明寻白羽,没入石棱中!……好呀!好!几句小诗,道尽了先祖的神勇,也道尽了我李家箭术的精妙!”

    “少年郎,我来问你,李广将军在中原内地真的有许多庙宇祭祀吗?”李云的声音依旧沙哑,但却微微发颤,显然心中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平静。

    “正是!在下行医游历四方,所见到的李广将军的庙宇多如牛毛,而且香火鼎盛,就连那洛阳城中,都是有李将军庙宇的!”萧逸毫不犹豫的撒了个谎,而且面不改色,心不跳,心理素质极好;其实雁门关附近有李广的庙宇倒是不假,香火也还算鼎盛,但洛阳城,那是一国的帝都,岂能给一个有污名的家族立庙祭祀呢!

    不过萧逸已经决定了,以后有了机会,一定要在洛阳城里给李广将军立一座大大的庙宇,四时祭祀,香火不绝,这是‘飞将军’早就应该得到的荣誉,只是晚了几百年而已……

    “好!好呀!请小神医为我这个老头子诊脉吧!”几句诗词和庙宇的话一出,李云对萧逸的好感那是直线上升,称呼上从‘小子’变成了‘小神医’,而自己则从‘本王’变成了‘老头子’,显然已经是把两人放在对等的位置上来看了。

    “诺!”这次萧逸没再拒绝,姿态摆摆就好,一而再,再而三的,那就是不识抬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