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3.第193章 草原上最可爱的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草原上杀人,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管杀不管埋,萧逸和小斌只是把那些强盗的马匹收拢了一下,全都带了回去,至于散布在地上的那些尸体,估计等不到天亮就会被草原上的野狼啃的连渣滓都不剩了,干净利落!

    甩掉了一身的血衣,回到毡房处的萧逸又恢复了阳光灿烂的笑脸,童心未泯般与那些孩子们嘻嘻哈哈的玩成一团,人们总是看到萧逸妖孽的一面,却往往忘记了他的实际年龄也不大,只有十七岁而已,做这些小奶娃的大哥哥,还是绰绰有余的,玩到高兴处,还把最小的一个小奶娃放到自己的脖子上,心甘情愿的当起了大马,在草地上跑来跑去,其余的孩子们就在身边追逐嬉戏着,亲和的不得了;看到此情此景,任谁也无法把他和昨夜的那个杀神联系到一起。

    就连‘嫣然郡主’看向他的目光都没了往日的幽怨,反而变得柔和起来,也许她是在等着萧逸真正长大吧!

    “神恩如海,神威如狱!”这就是李羽老人最后对萧逸下的评语,他这一生见过无数的英雄豪杰,可像萧逸这样的妖孽,确实千年难遇,也许就不该来到这个世间,不过他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有此子在,乃是大汉之幸,却是匈奴之灾,日后这草原上恐怕要血流成河了!”

    要想成大事,必须得人心,昔日汉高祖刘邦就是凭借着‘约法三章’,尽收关中人心,从而奠定了自己的帝王伟业,萧逸暂时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收服整个草原的人心,但收服一个部落的人心他还是可以做到的,因为他可以成为这片草原上最可爱的人。

    草原上什么人最可爱,最受牧民们欢迎呢?

    不是勇士,草原本就是盛产勇士的地方,不惧生死的人到处都是;不是射雕手,游牧部落人人精于骑射,优中选优之下,每个部落都能推举出几个神射手的;也不是匠人,虽然草原上缺乏铁器,但没有铁锅可以用皮囊,没有钢刀可以用木叉,游牧民族总是能用热血来弥补武器上的缺陷,在草原上真正缺少的其实是---医师!

    没错,医师,就是看病的郎中,这种在汉地也数量不多的职业,在草原上的稀有程度绝对在汗血宝马之上,在匈奴各部落里,能有一名会装神弄鬼的巫医就很不错了,这些巫医看起病来,不但会勒索大量的财物献祭给所谓的天神,而且经过他们的手,治死的绝对比救活的多,小病看成大病,大病看成绝症的也不在少数,可就是这样,草原人依旧视他们为神一样的存在,因为只有他们才有办法缓解病人的痛苦。

    当然了,死,也是解脱痛苦的另一种方式!

    巫医看病,那还是匈奴贵族才有的特权,也只有他们才能向神灵的使者贡献上大量的牛羊,那一般的穷苦牧民生病了怎么办?

    答案,一个字,扛!

    病的太重,扛不住了怎么办?

    答案,两个字,死扛!

    如果最后真的死扛都扛不住了,那就只好剩下一个‘死’字了!

    草原人一生中有无数的劫难,生下来就是一大劫,因为没有医师,许多婴儿生下来就直接夭折了,而后从小到大要经受无数的疾病折磨,再加上各种天灾,七八个婴儿里有一个能健康的长大成人,那么他的父母就谢天谢地了,可以说能最后活到十六岁成年的,那都是昆仑神宠爱的幸运儿,可以跑到山顶上自豪的唱歌了……,但是到了这份上你也先别高兴,因为到了十六岁,恭喜你,成年了,该拿起马刀上战场了,那里还有一道鬼门关等着你呢!

    疾病和战乱就是制约草原上人口发展的两大难关,以至于游牧民族的人口总是无法突破百万这个数字,千百年来一直如此,从未断绝!

    但是今天不一样了,‘右校王’部落的草原上突然出现了一位真正的郎中,能治病救人的郎中,同时他还是一位道士,那就是萧逸,又号-无愁子道长!

    萧逸几人当初来草原时,除了那些随处拼凑而来的两车货物外,就是随身带着的一个木头箱子了,如今箱子打开,里面装的竟然全是各类药物,以及银针,火罐之类,这也是萧逸准备一展身手的工具。

    当初萧逸在卧虎山上潜修,一共学了三样出奇的本事,一为骑射,纵横沙场,神箭无双,二为兵刃,凤翅镏金镗所过之处,鬼哭神嚎,这第三样,就是从老道那里学来的医术了,可惜,一只怀才不遇,除了给大牛治过一次伤风感冒,就再也没出手过了,如今好了,总算是有了用武之地,事实证明,医术用的好,同样堪比千军万马!

    真正的英雄人物,既能杀人,也能救人!

    治病先从身边做起,草原人生活疾苦,有几个身上没有伤病的,萧逸的第一批患者就是这些小奶娃们,有感冒伤寒的,吃药!肚子里有蛔虫的,吃药!放羊的时候扭伤过筋骨的,先矫正,再吃药!而且最多三济,必然是药到病除!

    人活着,三分靠吃,七分靠养,经过萧逸的这一番调理,几十个小奶娃个个长的溜光水滑,活蹦乱跳,充满了活力,每天出去放马牧羊的时候精神抖擞,就是学起草原上的狼嚎来调门都高上三分,这无疑成了最好的广告宣传,而且萧逸治病就是纯粹为了治病救人,绝不收取任何报酬,一时间闻风而来的牧民们络绎不绝,从白天到深夜,几乎每时每刻都有人骑着马,活着被驮在马背上前来求医。

    以至于小部落的毡房内外总是充满了煎熬药汤的味道,连胖刘的那口大黑锅最后都捐献出来熬药了,就这还供不应求呢!

    萧逸除了治病还能疗伤,真正让他出名的是一位刀伤患者,一名小伙子在于其他部落争夺水源的战斗里,被敌人的马刀豁开了肚子,花花绿绿的肠子都流了出来,眼看就要到昆仑神那里去报到了,结果他的家人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用牛车拉着他来到了萧逸这里,于是‘无愁子’道长扬名立万的时刻开始了。

    刀伤看着可怕,其实只要没伤到内脏,没有失血过多,是不会立刻致命的,萧逸先用药水把患者的肠子略加清洗,然后给他塞了回去,又把针头烧红,别弯,再穿上细细的羊肠线,三下五除二,就像缝破布一样把伤口给封上了,随后敷上白药,再灌上几碗补气生血的汤药,剩下的就看天意了。

    结果煎熬了一天一夜后,伤者竟然奇迹般的睁开了双眼,开始逐步恢复了生机,而这神奇的一幕被无数的牧民见证了,顿时间,毡房内外,草原周围,跪倒了无数的牧民,既有本部落的汉军后裔,也有其他部落的匈奴牧民,所有人手心向天,虔诚跪拜,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昆仑神显灵,能起死回生的仙人下凡了!”

    一时间,‘无愁子’仙长的大名就像春风一般,随着牧民的歌声传遍了草原各部,甚至传到了匈奴王庭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