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2.第192章 强盗来袭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交谈许久,尚未请教老人家的名讳?如今的‘右校王’又是那一位?还有就是当年汉军的后裔还有多少人?”听到老人的陈述,萧逸心中念头飞转,一个大胆的计划正在酝酿成型,如果此计成功,对匈奴人而言不异于釜底抽薪啊!

    “老夫李羽,是李氏一族的旁支,如今的‘右校王’乃是李陵先祖的第十七代嫡孙,名叫李云,也是我们李氏一族的组长,年纪与老夫相仿,也是老病缠身了;至于当年汉军的后裔子孙,如今只剩下不足两千帐了!”一声长叹,想起宗族如今的情况,老人心中真是伤痛无限啊!

    草原百姓计算人口的方式不是按人头,而是按‘帐’,一户百姓就是一‘帐’,人员多少不等,少则三四口,多则七八口,并没有统一的标准,每逢有战事,匈奴王庭召集大军时,每帐必须至少出一名骑兵参战,而且装备、武器自备;所以两千帐的概念就是李氏一族拥有两千左右的青壮骑兵,以及一万多老弱妇孺。

    三千汉军将士,经过几百年的生意繁衍,竟然只有万余后代,而青壮年男子更是只有不到两千人,李氏部落在匈奴的境遇之惨也可见一斑了,草原上连年混战,每次出征匈奴王庭必然要大量征召李氏一族的骑兵参战,进攻时他们打先锋送死,撤退时他们断后御敌,每每都是死伤惨重,可等到分配战利品的时候,李氏一族就被仍的远远的了。

    连年征战,使得这些汉军后裔中大量的青壮年都殒命沙场,力量一直无法壮大,而且还要受到其他部落的欺凌,草场被霸占,牛羊被抢夺,匈奴王庭还屡屡前来征收财物,真可谓是苦不堪言;如果不是这些汉军后裔一向比较齐心,李氏一族的祖传箭法又确实厉害了得的话,估计这个部落早就被别人吞并消化掉了,要知道,匈奴王庭中对他们垂涎三尺的人可是大有人在的。

    “族中的青壮年大都埋骨沙场,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在哪苟延残喘,真不知流了多少寡妇泪,伤了多少父母心,”老人眼中含泪,显然他的亲人也大都是同样的命运,否则也不会只剩下一个小孙子李虎与他相依为命了。

    “有战争就会有孤儿寡妇,女人还好说,只要身体健康,能生儿育女,总能勉强找到一个归宿,可这些孤儿就惨了,草原上本来就食物匮乏,自己吃还不够呢,谁愿意去喂养这些永远也填不饱的小孩子啊!所以战争孤儿的命运,不是冻饿而死,就是被其他部落掠走成为奴隶,悲苦一生!无奈之下,老夫只好尽力把他们收拢起来,组成一个小部落,勉强挣扎着度日而已。”

    “老人家高义,爱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尽显我汉家仁义本色!”面对这样有慈悲心的老人,众人无不钦佩,纷纷以汉家晚辈的礼节上前参拜!

    “老人家的族人们就没想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或者……,举族南迁吗?”看到老人一脸愁容的样子,萧逸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南迁,河套平原已经是抵近长城边界了,再往南还能去哪?那只能是回归汉地了,但萧逸又不敢问的过于直白,毕竟那是关系到一族存亡的大事,所以他巧妙地用了‘南迁’这个词,但意思却表达的再明白不过了。

    “南迁,谈何容易啊!……来,请饮酒,这汉地的美酒已经很多年没有喝到了,真是甘冽无比呀!”微闭双目,老人李羽的脸上无喜无悲,根本看不出心里是怎么想的,对南迁的话题只是一闪而过,反而称赞起汉地的美酒来。

    “呵呵!老人家喜欢就好,请多饮几杯,这家乡的美酒吗,喝起来自然是沁人肺腑,回味无穷!”萧逸一向机警过人,自然听出了老人话里话外的意思,汉地的美酒,呵呵!喜欢就好啊!

    于是话锋一转,两人的话题就谈到了美酒上,萧逸自然不用说,本就是生**酒,而且海量无敌,玄甲军上上下下就是被他用拳头打了一遍,然后再用美酒给喝服的;没想到老人也是个酒国高手,虽然已经年老,但酒量依旧惊人,举杯豪饮,竟然能不落萧逸下风,可见年轻时该是何等的豪气干云!

    月上中天,酒到半酣,大家谈性正浓,那些吃饱了的小孩子们也都呼呼入睡了,毡房外面那几条看家犬却突然狂吠起来,接着外面的羊群也是一片的混乱,人喊马嘶之声隐隐传来,显然是来了不速之客了。

    草原上的孩子都很警觉,也许是跟他们长期的缺乏安全感有关吧,毡房里的孩子们一下子全都惊醒过来,一个个小脸煞白,显然也知道外面来了强盗,但却没人惊慌乱叫,反而是迅速聚拢在一起,包成了一个团,稍大一些的孩子都拿起了简陋的武器,虽然年幼,但他们保卫自己家园的心比大人们还要强烈,因为这是他们最后的一块乐土了。

    这样的孩子,只要稍加训练,长大后就是最好的骑兵战士啊!

    “些许蟊贼也敢败我酒兴!”喝酒喝到一半的时候突然被打断,这让萧逸很不高兴,杀神不高兴,后果很严重的,摸了摸鼻子,萧逸整个人的气质立刻为之一变,衣服还是那身衣服,面孔还是那张面孔,甚至连坐姿都没变,但大家都感觉得到,此萧逸绝非彼萧逸,刚才的萧逸是个温文尔雅的汉家少年,充满爱心,同情心;而发怒的萧逸,浑身上下冷如冰霜,让人望而生畏。

    “老人家请安心端坐,些许蟊贼,就让晚辈去处理吧!……胖刘,曹胖子,嫣然你们三个也留下,守护毡房,看好孩子!”一口喝完杯中的烈酒,萧逸长身而起,虽然未着铠甲,但那种叱咤风云,号令三军的风范任谁看了也会心折不已,“大牛、小斌,随我出去看看!”

    “少年郎,把弓箭带上吧,这张弓你用的上的!”说话间,老人把自己的那副弓箭递了过来,他相信,在萧逸手上,绝不会埋没了这张宝弓。

    “多谢长者所赐,今夜此弓必然饱饮人血!”萧逸双手接弓,试了试力道,虽然没有自己的‘绝影宝雕弓’那么神武,但也是难得一见的强弓了;也许是感受到了萧逸的杀气,弓弦不弹自鸣,发出清脆的叫声,神兵有灵,看来它也早就渴望杀戮了。

    毡房外已经乱成了一片,数十名黑影正在四处乱窜,一些冲进了羊圈正在那拼命地驱赶,弄得羊群惊慌乱叫,另一些却向着箫逸等人带来的货车下手了,正在那隔断绳索,搬运货物。

    强盗们丝毫没有察觉到萧逸三人的出现,一是他们人多示众,根本就没把这个小部落放在心里,他们在白天就观察清楚了,这里只有一个瘸腿的老人带着一群没长大的孩子,根本就对他们构不成什么威胁;另外就是车上的货物实在是太诱人了,原想着抢些牛羊而已,没想到这里不但有中原的精米,还有铁骑和食盐,真是让人喜出望外;直到滚落的人头和刺鼻的鲜血才惊醒了他们……

    “杀!”贪狼宝刀一挥,两个强盗的人头就被萧逸斩落,干净利落,犹如切菜一般,随即萧逸鬼魅般的身影四处游动,只要寒光一闪,必有人头落地,手下断无活口;另一边大牛手舞狼牙棒,小斌挥动长枪,同样是大开杀戒,虽然只有三个人,却杀的这些强盗们毫无还手之力,还以为遇到了什么鬼怪,在被杀的胆寒之后,强盗们无奈之下高呼一声纷纷夺马而逃!

    ‘要么不杀人,要杀,就把人彻底杀光!’这是萧逸的原则之一,让大牛留守帐门,萧逸一声呼哨叫来‘白菜’,随后翻身上马,和小斌一起追杀了出去,以他们二人出神入化的箭术,杀光这些强盗,不过就是时间问题而已。

    “小斌,今夜月明星稀,正是考验箭术的时候,你我比赛看谁猎杀的强盗多如何?”执弓在手,萧逸显得意气风发。

    “诺!……紧遵大人号令!”

    “好,杀!……”

    于是草原的月色下出现了这一幕,几十名强盗在前面狼狈逃窜,二名少年骑手在后面紧紧追赶,手中快箭连珠,每发一击,必有一名强盗落马,如同恶狼在追赶惊慌的羊群一样……

    毡房门口,老人李羽非常清楚的看到了萧逸等人杀贼的过程,真是让他难以想象,外表看起来如此阳光和煦的少年,杀起人来却是煞气冲天,犹如魔神一般,“哎!孩子是个好孩子,可惜,杀气太重了些,以后所到之处恐怕会血流成河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