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0.第190章 贫穷的小部落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天一早,小商队又踏上了路途,每个人都带着黑眼圈,一路上哈气连天的,萧逸这个负责守夜的人自然是一夜没睡,至于其他人嘛!等人的一夜没等到,听床的一夜没听到,自然全都睡眠不足啦!

    大家看向萧逸的眼神中都带着疑问,嫣然郡主的脸上则挂满了幽怨,胖刘更是小心翼翼的跑过来询问萧逸,以后给他熬的粥里面是不是加一些壮阳补气的药物,并且号称有祖传的独家秘方,三碗药粥下去,保证龙精虎猛,连野猪都打的死,结果被萧逸一阵拳头给打跑了,“哥的身体没病,就是不吃药,照样能把野猪打死!”

    不过昨晚的失落换来了今天的运气,下午时分,小商队终于遇到了一个匈奴小部落,说是小部落,一点也不夸张,拢共只有三座毡房,而且破破烂烂的连遮蔽风雨都有些困难了,一辆同样破旧不堪的木头车,几头毛都快掉光的瘦牛,就是这个小部落的所有财产了。

    见到有人过来,最先冲出来的是几条半大的草原狗,在哪有气无力的嚎叫着,也都是瘦骨嶙峋的样子,从这些迹象可以看得出,这是一个非常贫困的小部落;之所以说这是部落,那是因为在毡房门口竖着一杆代表部落标志的族徽大纛,一根白桦木的杆子,上面装饰了几条破碎的狼皮,虽然残破,可那毕竟是一面族徽大纛!

    草原上的部落都有自己的族徽大纛,一般都是以狼皮为装饰,因为狼是草原人眼中的神物,可以沟通伟大的昆仑神,打仗时那就是冲锋的旗帜,平时插在毡房门口,昭示自己对周围草原的主权,无论何时,这面大纛都不能放倒,除非族灭!

    贸然闯进别人的家门是不礼貌的,所以萧逸等人恭敬的等在外边,半响,毡房门一开,从里面走出一名苍老的牧民,看不出具体大多年纪,破旧的羊皮袄只能勉强遮身,身体瘦弱的好像一阵风就能刮倒,显然是长期的营养不良,刀切斧刻般的面容应该是经历过很多风雨,而且他的一条腿还是瘸的,走起路来十分吃力,全靠一根拐杖支撑着身体,难怪半天才出来开门!

    看到门外的小商队,老牧民先是一惊,当他看到那两辆货车时,昏暗的眼中才生出一丝生气,但很快又暗淡了下去,显然以他的家境是拿不出多少东西和商队进行交易的。

    蚊子再小也是肉,牧民再穷也是顾客,既然来了,就必须做点生意,当曹胖子点头哈腰的走上去,准备用手语进行交流时,意外发生了!

    “远方来的客人,你们恐怕来错地方了,穷老汉这里恐怕没有你们想要的东西,当然了,如果你们是口渴想讨碗****喝,那么就请进来吧!”老牧民说得一口字正腔圆的汉话,而且还是最为正规的官方语言。

    怀着忐忑的心情,一行人走进了毡房,里面同样的破旧不堪,地上铺着旧羊皮,几名四五岁的小奶娃正在上面玩耍,老牧民的身边摆放着几件正在编织的马缰、马鞍,一旁的燃烧着牛粪的火堆上还煮着一种动物的油脂,发出刺鼻的气味,看来这个老牧民之前正在做皮活,以生牛皮为原料,羚羊的尖角就是他们的锥子,马尾就是他们的线绳,兽骨就是最好的扣子……,游牧民族生于草原,长于草原,他们所需要的一切也都从草原上汲取,草原就是他们的母亲。

    “老丈莫非是汉人?”分宾主落座后,接过老牧民递来的鲜**,道过谢,曹胖子首先发问到。

    “不,我是草原人,地地道道的草原人,我生在这里,长在这里,死后也会葬在这里,这里就是我的家乡!”摇了摇头,老牧民对自己的出身很确定,他是属于这里的,只是当听到‘汉人’两个字时,那双昏暗的老眼中有一丝精光闪过,显然是勾起了他的一些回忆。

    一番话在萧逸听来却大有深意,草原人不一定是匈奴人,其实在这片草原上生活有许多民族,有东胡人,鲜卑人,乌丸人,西域人,甚至还有一些汉人;就像在中原内地,同样有许多的匈奴人和他们的后裔一样,比如汉军中的‘长水胡骑’,就是由纯粹的匈奴人组成,这其实都是战争的产物。

    汉人和匈奴之间打了几百年,几百年中两族死了无数的人,同样也互相抓获了无数的俘虏,匈奴部落有前去依附汉朝廷的,同样,出塞作战失败后的汉军也有投降匈奴人的,可以说,战争变向的促进了两个民族的融合。

    另外,萧逸还在毡房的墙壁上看到了一副弓箭,虽然很是陈旧,但萧逸看的出那是一张‘四石’左右的强弓,威力极大,这样的弓可不是谁的能拉的开的,再看看老牧民那双骨节宽大的手掌就可以得知,年轻的时候,这也是一位草原上的勇士,甚至是一名射雕手。

    当然了,这些都还不是重点,最让萧逸吃惊的是那张弓的样式,以他的眼力可以看得出,那是一张汉军中专门装备的骑弓,而且还是几百年前的那种老款式,非常的古朴,还有一点就是,这张弓和萧逸的那张‘绝影宝雕弓’竟然有几分相似之处,莫非二者之间存在着什么联系不成?

    “小伙子,你看上老汉的这副弓箭了吗?呵呵!如今毡房也也就它还有些价值了,如果你喜欢,那就拿走吧,只要留下一些盐巴就可以了,孩子们正在长身体,缺了盐水的滋养,他们就无法长成草原上最强壮的男子汉,也就没法骑上战马,抡起马刀了!”老人的眼光很是锐利,一眼就看出了萧逸正在观察什么。

    挣扎着站起身,老人摘下了墙壁上的弓箭,一弓在手,老人的神情立刻发生了变化,那是气质上的变化,如果说刚才他还是一位来日无多的垂垂老朽,那么现在他就变成了一名真正的战士,那副专注的神情,那双枯萎的大手抚摸弓身时的动作,准确无误的向萧逸传达着一个信息,这是一名货真价实的草原‘神雕手’,虽然已经年迈,但‘射雕手’就是‘射雕手!’

    就像狮子再老也还是狮子一样!兽中之王,不可轻视!

    犹如抚摸情人的头发般,老人轻轻的触摸着弓身的每一个地方,这里面有他太多的回忆和骄傲了,虽然是一张旧弓,但保养的极好,弓身上反射出油亮的光泽,显然是经常被人擦拭的,人只会对自己最心爱的东西才会如此珍惜,但看了看身边那几个头发枯萎,身材瘦小的娃娃,老人还是一狠心,递出了手中的弓箭。

    再重要的东西也没有人重要,而人中最重要的就是这些奶娃娃,因为他们代表着希望!

    “后辈末学不敢受老人家如此厚礼,请收回吧,至于您想要的东西,……小斌,将外边车上的东西留下一半给老人家!”上前一步,萧逸轻轻的将老人家手里的弓箭推了回去,而后做了一个只有在‘射雕手’内部才能看懂的手势,那是后生问候前辈的手势,当初张济教他射箭时,曾经教过他一套射雕手内部联系的肢体语言,还曾说过,天下弓箭手虽多,但称得上‘射雕手’的却寥寥无几,一旦遇到了,只要不是生死大敌,能帮一把时就尽量的帮一把吧,因为咱们的同类实在是太稀少了!

    ‘弓在人在,弓毁人亡!’这是射雕手必须遵守的一条原则,所以萧逸是无论如何不会接受老人家的这副弓箭,一名射雕手要想得到同类手里的弓箭,那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在战场上,光明正大的凭本事射杀多方,只有战利品才能得之无愧!

    “好!好!真是难得啊,难得!”老人一连赞了几声好,不知道是称赞萧逸的人品好,还是称赞他这么年纪轻轻就跨入射雕手的行列好。

    射雕手是无法冒充的,那套肢体语言只会在他们内部自己人之间传播,师父言传身教给徒弟,不会留下任何文字说明,别人想学也学不来,更何况萧逸刚才见礼的时候,把自己的双手翻过来给老人示意过了,射雕手的双手和普通人的截然不同,那几处特殊地方厚厚的茧子就可以说明一切!

    他乡遇同类,可喜可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