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9.第189章 可怜的小羊羔
    ,精彩无弹窗免费!

    萧逸一行几人和甄家的商队也分开了,尽管‘甄公子’一再表示可以在生意上多多照顾,就是送给他几车财物也没什么问题,但二者还是分开了,目的不同的人是走不到一起的,商队追求的是利润,而萧逸的目的是探听匈奴虚实。

    要想追求利润的最大化,那么就应该去草原上最富庶的部落,因为那里有大群的牛羊、马匹;而要想弄清楚一个对手的虚实,那就应该去最贫困的地方,因为只有在那里才能看到真相!

    狠心告别了泪眼婆娑的‘甄公子’,又拍了拍哭的比自家主子还伤心的小竹的脑袋,一番互道珍重后,萧逸几人赶着那可怜的两辆货车踏上了属于自己的征途,故人离别总是让人伤心的,但小商队里有一个人却高兴的不得了,那就是赵嫣然,在她看来那个不男不女的‘甄公子’一走,就再也没人跟她竞争了,如此一来还愁萧逸不拜倒在她的马靴下,赵嫣然对自己的容貌可是很有自信的。

    这位集狂野与美丽于一身的女马贼正坐在货车的最顶部,兴奋的唱着草原情歌……“啊!可怜的小羊羔啊,不要贪图远方美丽的花朵,请你低头细看,近处的青草一样芳香,灯光闪亮处有一顶小巧的毡房,那里有一位美丽的姑娘,还有那最温暖的胸膛……”

    不知道别人听了是什么反应,萧逸这只‘可怜的小羊羔’此时却是一脸的黑线,这首歌在向他暗示着什么,赵嫣然是有自己睡觉的小帐篷的,难道她让自己像羊羔一样去小帐篷里过夜?

    “这也太大胆,太狂野,太违背礼教,太诱惑人流鼻血了吧?……”可怜萧逸两世为人,到现在还是货真价实的童子身呢……

    两辆货车在犍牛的牵引下行驶了一整天,别说是毡房,就连个人影也没见到,狼群倒是遇到了好几次,被几人用弓箭一一射杀,狼皮都懒得剥,因为实在是太多了,至于野兔之类的更是数不胜数,入眼的除了草原还是草原,一眼望去绿色是唯一的主旋律,这样的地方,一天两天还好,如果时间久了估计会发疯,因为实在是太单调,太寂寞了。

    黄昏时分,一行人在一处避风的高坡阳面扎下了帐篷,随手打来的野羊成为了今晚的主食,肉食在中原是奢侈品,只有贵族和七十岁以上的老人才有资格享用,在这里却成了唯一的食物,想不吃都不行,可肉吃多了也会腻的,好在胖刘熬了一锅米粥,火候恰到好处,让大家多少尝到了一点家乡的味道。

    众人中只有赵嫣然的精神最好,米粥一碗接着一碗的喝,五六斤重的肥兔子,她自己就吃了一整只,胃口好的不得了,可看看她那纤细的腰肢,还有苗条的身材,萧逸很是怀疑她把那些食物都吃到那里去了,真有拔开衣服检查一下的冲动啊……

    赵嫣然告诉萧逸,这在草原上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万里草原,地广人稀,牧民们又是逐水草而居,根本就没有一个固定的住所,有时候一连几个月也见不到个陌生人,习惯寂寞和孤独是草原人必须学会的,否则你就等着无聊死吧!就连草原上的婚姻也是实行的抢亲制度,因为连陌生人都很难见到,就更别提去约会、恋爱了!

    勇士们在草原上纵马驰骋,如果偶然见到个陌生的年轻女人在哪放羊,那么不用客气,直接用套马索套走就可以了,只要扛回家,她就是你的老婆了,至于这个牧羊女到底是位姑娘还是别人的妻子,那就无所谓了,总之,谁抢到就是谁的,有本事你可以用手中的弓箭和马刀再抢回去,强者拥有一切,这就是规矩!

    听完赵嫣然的讲述,萧逸突然觉得自己其实很适合当一个草原人的,因为他的情商很低,而在这里基本就用不到情商,只要有弯刀快马就可以了,这些可都是萧逸的强项,凭他手中的绝影宝雕弓,再骑上奔驰如飞的‘白菜’,萧逸觉得自己抢回的女人可以组成一个部落,而他可以和这些女人创造出一个民族,呵呵!如果那样的话,萧逸觉得自己可以化身成一条色狼……

    如果在大草原上行走时,突然有人拍你的肩膀,那么先别惊喜,因为你十有**是遇到野狼了。

    草原狼最喜欢的就是从后面趴到人的肩膀上,如果你一回头,它就会趁势咬断你的喉咙,所以这时候的正确办法是先伸手摸摸,如果是狼爪子,那就要立刻拔出弯刀,反手一刀,如果摸到的是姑娘的小手,呵呵!那么恭喜你,你今晚可以去她的毡房里过夜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两个人聊天的话题扯到了狼的身上,又从狼的身上扯到了姑娘和毡房,他们一行人有好几顶帐篷,其中最小巧,最漂亮的那顶就是赵嫣然的,而此时一只漂亮的小手就搭在萧逸的肩头上,回头给了萧逸一个黯然**的眼神,后者一步三摇的回到自己的帐篷里去了,至于其他几个人,早早的就给这二位腾出了场地,都在自己的帐篷里竖起耳朵听动静呢……

    于是,篝火边就剩下了萧逸一个人,一个可怜的人,一个不知道去那个帐篷睡觉的人!

    美色当前,诱惑万分啊!去还是不去?

    去了就是禽兽,不去呢?禽兽不如!

    可人毕竟是人,与禽兽的最大区别就是,人可以战胜自己的**……

    萧逸经过几番天人交战,在恨恨掐了几次大腿,又用冷水洗了几把脸之后,到底还是没敢去赵嫣然的帐篷里过夜,而是老老实实的当起了守夜人,他说服自己的理由就是,“哥还未满十八周岁,属于未成年呢!”

    另外在萧逸的心中,有一道模糊的倩影总是无法忘记,并时时出现在他的梦中,那是前世的记忆,却带着今世的因果,不打破她,估计萧逸的心里很难再接纳另一个女人的。

    温暖的胸膛没有看到,萧逸倒是在与赵嫣然的交谈中知道了许多草原上的事情,对匈奴各部落也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北方草原辽阔无边,但匈奴人即使在顶峰时期人口也没超过百万,这片草原养育了他们,同样也束缚了他们。游牧民族人口的数量取决于他们拥有羊群的数量,而羊群的数量又取决于草场的大小,草原千年未变,所以匈奴人口的数量也无法发生大的变化,草原母亲只能提供那么多的食物,她无法养育过多的人口,所以匈奴人就必须自己控制住人口的总数量,在这个没有计划生育政策的年代里,控制人口最好的办法就是--战争!

    匈奴各部落之间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和平过,为了争夺一块草场,一处水源,争夺牛羊,争夺女人,他们无时无刻不在厮杀,大的吞并小的,强的吞并弱的,在抢夺生活资源的同时,他们又通过杀戮来减少人口的总数量,可以说,每年草原上有多少新生的婴儿呱呱坠地,就得有同样数量的族人倒在战场上,食物只有一口,谁吃谁活,不知有多少草原勇士都是在亲吻过自己的孩子后,跨上战马,拔出马刀,奔赴战场的,如果不能抢来足够的食物,那就结束自己的生命,为家里省下一份食物吧!

    有人要问了,既然匈奴人也在进行着吞并战争,那为什么不能以战止战,像千古一帝秦始皇那样,通过统一的办法来结束这种战争内耗呢?

    答案:还是草原。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中原王朝是农耕文明,有固定的家产,有文字,有相对发达的交通环境,所以才能建立起大一统的中央集权制度,而匈奴则不能,这种居无定所的游牧生活方式使他们根本无法集中居住,必须像羊群一样星散在广阔的大草原上,然后根据牧场和水源地,分成一个个不同的部落。

    即使像冒顿单于那样伟大的存在,在统一草原各部后,也无法一个人管理上万里的大草原,只能把草场和属民们分封给自己的兄弟、子侄们,以部落联盟的方式来分别管理,于是部落之间就不停的吞并、分裂,再吞并,再分裂,永无止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