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8.第188章 艳福无边
    ,精彩无弹窗免费!

    桃花运是每一个男人都盼望的事情,而且与年龄大小,是否已婚无关,那是由他们身体里的基因决定的,尽量的占有更多的配偶,多多生育自己的后代,这就是男人身体里每一个细胞分子的呐喊声,人们管碰到美女称为艳遇,当然了,如果你遇到的是丑女,那也有一个专有的名词称呼---见鬼!

    没有那个正常男人可以拒绝一名美女的青睐,但是当美女的数目为两个或者两个以上时,而你又没有那种脚踏多条船的本领时,艳遇就变成了灾难,现在萧逸就处在一场严重的艳遇灾难中,因为他的情商确实很低、很低!

    首先是赵浪的妹妹‘嫣然郡主’,因为她的特殊身份,大家也不敢过分的约束她,在商队里她是可以自由活动的,而且伙食优越,还有准门的帐篷居住;可是不知为什么,她最爱待的地方就是小易的车上,还殷勤的不得了,小易睡懒觉的时候,她就在一旁给打扇子,驱逐蚊蝇,小易吃饭的时候,她就主动地跑过去帮他打饭,而且还把自己的那份肉挑出来全放到小易的碗里,简直比汉地的小媳妇还要贤惠,让所有的人都惊掉了一地的下巴!

    谁也无法把这个乖巧的女子,和那个胡乱抢劫男人,还要用马蹄踏死别人的彪悍女马贼联系在一起,虽然她们确确实实就是同一个人。

    “大概这个匈奴女子比较喜欢汉家儿郎吧!情之一物,最厉害的地方就是可以把百炼钢化成绕指柔;……如今连那个‘没用的小易’都如此的受到青睐,那我们这些人岂不是同样机会大大的!”一时间商队中议论纷纷,要知道,谁要是做了马贼首领赵浪的妹夫,那可真是人财两得啊!不但能得到一名如花似玉的匈奴大美女,而且以后在这条商路上更是好处多多,自家人肯定更好说话不是!

    想到这一点后,整个商队内部都轰动了,所有首领全把自己压箱子底的衣服翻了出来,宝剑、玉佩、香囊、吊坠……,总之,凡是能挂的全给他挂上,西域来的高价熏香,不要钱似的往自己身上玩命招呼,一张老脸更是平均每天洗上七八次,至少要让自己的样子看上去年轻二十岁不可,你要是看着年轻十岁,那都不好意思往美女眼前凑。

    众首领聊天的内容也发生了变化,而且聊的声音洪亮,几乎整个商队都听得见,动不动就是:“我家在中原多么有权势,我在内地有多少房产、商号,……我又刚好没了夫人,家里的万贯家财没人打理,本人恰巧又是个痴情种子,一直都没有续弦等等”。

    大家的目的很一致,务必要把成熟男子的魅力展现的淋漓尽致,好吸引到那位‘嫣然郡主’注意力的……

    车有车路,马有马路,那些在身价上比不上首领的商队伙计们,就利用自己年轻、英俊、更加强壮的优势,每天跨刀佩剑,雄赳赳、气昂昂,无数次的在赵嫣然面前走过,他们一致相信,凭自己的容貌和气质,一见钟情,并不是神话!

    对此,赵嫣然确实听得很用心,尤其是听到那个商队首领吹嘘家里钱财无数时,她的眼中就会泛起一阵红光,而且频繁的擦口水,一边的萧逸知道,这个女马贼确实是贪上了那些财物,不过她得到财物的方式一向是轮着马刀去抢,先杀人,后抢劫,干净利落,至于流口水,那是人家的职业病而已,在她眼里,这些肥头大耳的商队首领,那就是一只只待宰的肥羊啊!

    对此,萧逸的反应就是紧紧的看住她,无论到哪都拉着她的手臂,生怕这位姑奶奶不管一切的在商队里干上一票,那就麻烦大了,结果在众人眼里萧逸的这种行为就是---‘护食’!

    嫣然郡主还没什么反应,另一个人却被刺激的快要七窍生烟了,接到命令的侍女‘小竹’,开始频繁的出现在萧逸的货车上,而且每次来都带着精美的汉地糕点,让萧逸大饱口福,随后‘甄公子’以追踪自己的小侍女为名,也赖在车上死活不下去了,和赵嫣然针锋相对,弄着车上每天叽叽喳喳的吵个不停,都说一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子,那么萧逸现在的感觉就是有一千五百只鸭子在自己头上不停的‘嘎!嘎!的乱叫……

    此情此景,商队里立刻碎了满地的玻璃心,大家晚上走路都要小心翼翼的,生怕扎到脚丫子,那个‘没用的小易’不但得到了匈奴美女的青睐,竟然还公然的勾引‘甄公子’的侍女,吃着碗里的,还窥视锅里的,‘是可忍,孰不可忍!’一时间商队理至少有100个小伙子提着刀来找萧逸决斗,而在幕后还有十几个商队首领在哪推波助澜,大家齐心合力,众志成城,务必要把这个‘没用的小易’打回原形,让美女们看出他的本来面目!

    这种情况让萧逸真是度日如年,以前那种‘啃锅盔,睡懒觉’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现在不要说是吃饭,就是出去放个水,也会有人排着队过来找自己决斗,要不是有大牛和小斌帮忙,萧逸就要崩溃了,同时也让他再次确定了一个真理,低调才是王道啊!

    这种情况一直到他们遇到第一户匈奴牧民才宣告结束,因为生意开始了,在商人的眼中金钱的吸引力远远大于美女,有了响当当的金币,还怕没有美人嘛!

    一片宽广的草原上,树立着一座孤零零的毡房,外面拴着几十匹匹匈奴马,那是牧民们赶路用的工具,肥壮的草原牤牛,还有密密麻麻的羊群,今年河套草原一带风调雨顺,没有发生大的自然灾害,再加上这里水草丰美,牧民们的牛羊存栏数倍增,这既让他们有了过冬的充足食物,也让他们有了以物易物的资本。

    看到远道而来的商队,匈奴牧民的第一反应就是戒备,男主人拿起了自己的马刀,女主人举起了赶狼用的马棒,就连那个七八岁的匈奴小孩都端起了木叉,在这片草原上,部落之间的仇杀时有发生,可以说每一个陌生人都可能是敌人,所以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警惕。

    交易的过程很简单,一名赤手空拳的商队伙计走上去,先是挥舞着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然后拿出一小包食盐递到男主人手里,随后又指了指他马圈里的马,就把自己交换的意思表达清楚了,语言不通没关系,没有文字说明也没关系,商业交换永远是最简单的,肢体语言可以解决一切!

    匈奴牧民小心翼翼的打开纸包,看到里面粗糙的盐粒眼中就是一亮,这种带有大量杂质的黄褐色粗盐粒对他们而言,那就是仙丹啊!当他伸出舌头小心的舔了一下盐粒时,几乎幸福的哭了出来,跪在草地上,双手高举向天就是一阵狼嚎……

    嫣然郡主悄悄告诉萧逸,那名牧民在感谢万能的昆仑神,草原上物资奇缺,尤其是食盐和铁器,对这些无法自己制造的东西,牧民们格外的珍惜,看样子,这个牧民家庭已经很久没有得到食盐的补充了,据说在最困难的时候,那些极度缺乏盐分的牧民们甚至会去舔食牛羊身上的毛发,因为毛发里会有一些出汗带来的盐粒结晶!

    剩下的交易就容易了,一包二斤重的粗盐粒换一头牛,一口铁锅可以换一匹马,而一坛子烈酒则可以换两匹最强壮的战马。

    马和战马是两个概念,不是每一匹马都可以训练成战马的,那些老、弱、病、残、有暗疾,身高不够,力量不高,甚至耐力不够的,是成为不了一匹合格的战马的,只有最强壮,最彪悍,跑的最快的匈奴马才可以上战场。

    极度不平等的物价差却让双方都很满意,牧民得到了牧民想要的,而商队也得到了商队想要的,皆大欢喜!

    剩下的事情就该分道扬镳了,匈奴人逐水草而生,无数的大小部落就像棋子一样,散布在这片无垠的大草原上,所以商队必须分头出发,去往不同的部落寻找自己的机遇,至于最后是换回大宗的货物,还是丧命在某片陌生的草地上,那就听天由命了。

    大家约定好了,不论结果如何,二十天后所有商队在这里聚集,一起回中原内地去;对各人的命运不可预测,但萧逸却非常肯定一点,等到回来聚集的时候,商队的人数一定会比现在少得多,这就是商人的命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