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6.第186章 歃血为盟
    ,精彩无弹窗免费!

    “能分给我多少?这片草原上可是有许多匈奴勇士需要靠着这条商路吃饭的!”像汉人那样设立关卡,收取赋税,这就是赵浪一直想要做的,如此一来不但可以有一个稳定的财源,而且也能减少手下勇士们的伤亡,何乐而不为呢?

    再者,赵浪心中还有一个说不出口的想法,他的手下都是一些马贼,这些人自由散漫,忠诚度极差,如果是顺风顺水还可以,一旦遇到逆境,那这些人肯定会做鸟兽散,再去投奔一个新的强者。

    所以赵浪必须把他们整合起来,而整合的办法就是树立规矩,有了规矩的团体就不再是马贼了,而是一股势力;理顺商路,设立关卡,就是树立规矩的第一步,只要走出这第一步,赵浪就有信心一统草原上所有的马贼,形成一股庞大的势力,到时候他就能恢复家族往日的荣光了!

    “两成,所有货物都可以给你两成,作为一路平安无事的代价!”摸着下巴,在思索了一番后,萧逸报出了自己的价码。

    一只柔软的小手在萧逸的腰间掐捏起来,并偷偷数起了四根指头,那是甄宓在暗示萧逸,商队完全可以出到四成左右的买路钱,因为在草原上走私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就是拿出一半的财物买平安,商队照样能挣大钱,如果这份平安能被他们甄家商队独占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

    可惜,萧逸有自己的想法,美女虽然可爱,但还干预不了他的决断,别说是甄宓,任谁也不行!

    以萧逸这段时间对商队走私的了解,自然知道其中的利润到底有多大,至于为什么开出的价码是两成,那是因为雁门关的驻军也要占二成,无财不聚兵,要想让玄甲军兵精粮足,要想在这个乱世中发展自己的势力,就必须有一个稳定的财源,所以走私的利润,萧逸自己也要占一份的。

    “五成!给我五成,我保你一家的商队平安无事,……要知道,独家的买卖可是最好做的,日进斗金也不是不可能啊!”赵浪也不是等闲之辈,立刻狮子大开口,要分一半的利润。

    听到赵浪保证独家占用这条商道的条件,甄宓一双杏核眼睁得大大的,小手在萧逸的腰间扭来扭曲,催着他赶快答应下来,如果他们河北甄家能独占这条商道,天啊!那以后中原就再也没有什么三大财阀了,甄家完全可以一家独大,富甲天下!

    “呵呵!大首领这是要害我啊!人心戒贪,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我还是知道的!”一把攥住甄宓那只不安分的小手,萧逸眼中清明无比。

    开玩笑呢,独占,整个大汉天下,不知道有多少势力都在盯着这条商道呢,那可是流淌着金银财宝的一条财富之河啊!具他猜测,光是河边的那些走私商队里,就有七八股不同的势力背景,有私人的,也有门阀的,甚至还有朝廷里的,哪一个也不是省油灯!

    听到萧逸的点播,甄宓也一下子明白过来,不禁的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是呀!夺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即便以甄家的地位,要独占这条财路也必然会引起无数势力的打击,到时候恐怕甄家还没富甲天下,就已经九族全灭了……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一个字‘分’,把利润和风险一起分享出去,拉拢住一些有实力的商队,大家共同使用这条商路,如此一来大家就会齐心合力的对抗外势力的争夺,把风险降到最小,而甄家作为河北第一财阀,完全可以占据其中最大的一块蛋糕,这总比独家占有,最后落个举世皆敌要好得多吧!

    想通了这些环节,甄宓再看向萧逸的目光立刻神采连连,这样的人才,这样的智慧,如果能把他招入甄家的商队,那绝对是独当一面的人才,至于所要付出的代价吗,河北甄家富甲一方,为三大财阀之一,什么金银珠宝,良田美宅拿不出来,就是代价再大一点,把她自己也……,呵呵!那也不是不能考虑滴,毕竟萧逸长得还是很帅的呀!

    想到这里,甄宓再也不多发一言,把所有的决定权都交给了萧逸,而她自己则像个听话的小媳妇一样,羞红着脸,乖巧的坐在一边,给萧逸舔肉,倒酒,这种感觉让她很安心,女人嘛!就是再强势,也的需要一个男人依靠的。

    “必须五成!否则我不敢保证你们二位能否安全的走出这里!”谈判除了较量智慧,还要比拼胆量和实力,赵浪一挥手,周围的马贼们立刻抽刀出鞘,杀气腾腾的把萧逸二人围了起来,大有再不答应条件,就大卸八块的架势。

    “两成,就是两成,呵呵!收起这些小孩子的东西吧,就凭这些还留不住我!”萧逸寸步不让,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逐渐变成了血红色,里面杀意无限,与对面的赵浪对视起来,至于别的马贼,他视如草芥!

    “留不住你,可留得住她!”赵浪手指着甄宓,一脸的玩味之色,他知道凭萧逸的本领,如果想单人匹马的突围,凭自己的这些手下恐怕还真的很难留住他,可甄宓就不一样了,他看得出,这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娃,虽然长得不错,可惜,根本就没有什么功夫,有了这个美女做累赘,哼!哼!就能绊住英雄的马腿!

    “不怕,女人吗,就像衣服一样,旧了、破了换一件就是,难道大首领以为在下就这一件衣服不成?……再者说,令妹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人选吗?”萧逸一脸不在乎的神色,说得很是轻松,但左手却已经攥紧了‘贪狼’宝刀,右手则偷偷的环住了甄宓的小蛮腰,一旦真的谈崩了,他就第一时间挥刀斩杀赵浪,然后趁乱把甄宓扔到‘白菜’的背上,向外突围。

    萧逸曾经估算过,他有十成的把握自己突出去,有三成的把握能带甄宓一起出去,但要想斩杀赵浪,他却只有不足一成的把握,这个对手,实在太强大了,枭雄之姿,不可小觑啊!

    萧逸和赵浪在哪比拼谁的心理更坚强,一边的甄宓却快被醋坛子淹死了,虽然心里明白萧逸这是谈判的一种策略,可一想到把自己比喻成一件随时可以丢弃的破衣服,她就怒火中烧,而且是听到萧逸还准备收了那个草原女人,气的她一只小手在萧逸腰间的嫩肉上扭啊!扭啊!……

    “好吧!两成,不过每次商队路过,都要给我五十坛这种烈酒!”一番交锋,赵浪终于还是选择了退缩,一则他不想失去这次合作的机会,再者,自己的妹妹毕竟还在人家手里做人质,玉石俱焚可不是他希望的。

    “没问题,一言为定!”暗中松了一口气,萧逸这才感觉到自己腰间好疼、好疼,看了看身边一脸怒色的甄宓,后者正在那冲他露出一嘴的小白牙,大有扑上来咬上一口的架势,吓得萧逸冷汗淋漓;他决定以后永远也不要得罪女人了,尤其是美女!

    “我愿与你歃血为盟!”草原人注重契约,赵浪毫不犹豫的在自己手掌上割出一条伤口,年轻人血气方刚,鲜血顿时涌了出来……

    事到如今,萧逸也来不得半点的犹豫,‘贪狼’刀顺手一抹,一道血口就出现了,宝刀锋利,甚至连疼痛都感觉不到。

    “我保你一路平安!”

    “我保你财源不断!”

    两只血淋林的大手紧紧的拍在了一起,同样的孔武有力,这是两只能翻天覆地的大手,这是两只影响了一个时代的大手……

    “你想娶我的妹妹,很好,草原上没有那么多俗礼,抽空把聘礼送过来就行,至于人,就由妹夫你来保护,不用再送回来了!”露出一嘴的小白牙,赵浪笑得很是开怀,就像是只第一次偷到羊羔的小狼一般,就差没在哪晃尾巴啦!

    萧逸:“聘礼?……妹夫!……什么情况?”

    甄宓:“我拧,我使劲的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